>科技>>正文

26岁身价过亿,马云湖畔大学首期唯一90后学员

原标题:26岁身价过亿,马云湖畔大学首期唯一90后学员

【引导语】:有意思的科技资讯平台,分享物联网行业秘笈。

他说:当代社会的创业家,

就是文学评论时代的鲁迅

移动互联网的变革,给90后弯道超车赶超老司机提供了绝佳的机会。

在12月初喜马拉雅FM主办的知识狂欢节上,90后孙宇晨的《财富自由革命之路》付费音频课当天的销售总额超193万元,在同场超过财经大咖吴晓波成为销量冠军。

关于孙宇晨的经历,在他的百度百科词条中,有一串数不清的光鲜标签:

  • 北京大学历史系学士,GPA排名第一;

  •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硕士;

  • 90后移动社交应用陪我APP董事长兼CEO;

  • 中国90后创业者领军人物;

  • 福布斯2015年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

  • 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首批学员中唯一90后学员……

孙宇晨的付费音频课在上线之初还得到了马东、吴晓波、鲁豫、冯仑等人的推荐背书,从10月初上线至今,订阅用户共3.8万。

马东、吴晓波、鲁豫、冯仑四位大咖推荐

然而,孙宇晨告诉创业邦,他做这个财富课的初衷并不是为了赚钱,课程的内容主要结合他自身的经历讲述如何形成正确的财富观并做聪明的投资,他将其称之为“90后的三观革命”。

创业邦于近日对孙宇晨进行了专访,通过本文你可以了解到

1、90后孙宇晨为什么能在26岁就实现财富自由;

2、他的这一套价值观念是如何形成的;

3、他如何理解财富自由并能收获3.8万订阅用户。

孙宇晨

独立思考

选择大众是不需要思考的,而少数派则要深刻思考

孙宇晨从小就是一个极具批判意识的人,上学期间他通过实际行动向应试教育挑衅:语文考试只写作文;英语考试用中文答题;历史考试填空时,反面人物一律填上班主任的姓名,英雄的人物则填上自己的名字。

他抨击校园和社会的主流现象,在生活中他愿意选择绝大多数人不走的那条路。他说“选择大众是不需要思考的,而选择少数则需要经过深刻思考,比如为什么要走,优劣势分别是什么……”

他拒绝过早地结婚、买房、买车,拒绝进入公务员系统,而是选择在创业,这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与父母产生了分歧。在孙宇晨去美国留学的时候,每年需要30万的学费,父母当时有些反对,觉得可能买房会更好,甚至在一段时间断绝了父母的经济来源。

在美国留学期间,经济比较窘迫的时候,孙宇晨就开始折腾投资。2013年,他通过投资特斯拉、比特币、唯品会赚了3000多万,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他的人生轨迹,当他发现自己已经自带千万富翁属性的时候,是一种个人预测被市场验证的感觉。

自带千万富富翁属性的孙宇晨

因为叛逆,孙宇晨在选择做少数派的时候也会分析利弊。他总结投资的秘诀是在好公司但是没有被绝大多数人看好的时候进入。

当时唯品会C轮融资不顺利,再加上中国的电商公司在美国信誉方面出现了问题,孙宇晨趁机进行了投资;而对于特斯拉的投资,同样是当时国际上包括像奔驰、宝马等厂商做电动汽车都不太顺利,很多人认为埃隆·马斯克只有概念没有产品,于是选择做空,给了散户投资者进入的机会。

但孙宇晨判断这些将会是未来的好公司和好机会,因为别人不看好都是因为一些量化问题,比如特斯拉的充电解决方案,是可以通过想办法解决的,而不是公司的逻辑内核和发展趋势的错误。

后来事实证明了一切,2014年,唯品会、阿里巴巴、京东等电商公司都完成上市,特斯拉也做起来了,比特币也从500人民币涨到6000人民币。

后来孙宇晨回国创业找投资,投资人没听他讲完就建议他把自己的简历改一改,好好找工作,凭借应届生身份或许还能获得一个北京户口。但孙宇晨心里觉得扎克伯格和比尔盖茨不也没工作就创业了嘛,心里一直不服气。

最后,IDG资本投资了他,他个人通过创业实现了从千万到过亿的财富积累。之后通过收购的方式拿下他和同道大叔开发的90后移动社交应用“陪我”,如今他是陪我App董事长兼CEO。

投资自己

在自己热爱的领域得到最顶尖认识的认可

回顾每个人生的重要节点,孙宇晨都把自己当做一次投资,并追求利益的最大化。

孙宇晨认为人生很大的一部分意义在于在追求自己热爱的事情时能得到该领域最顶尖人士的肯定和认可,所以他获得了新概念作文一等奖,考上了北大,选择出国留学,之后回国创业,进入湖畔大学……

2006年,他还只是一个学习成绩只能上三本的学生,但是他通过努力参加了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得了一等奖,当时部分一本院校向他抛出橄榄枝愿意直接录取他,不用参加高考。但是他还是执意要报考北大,而北大的政策优惠是只能降低20-30分的录取线。

孙宇晨所在的惠州市的高考报志愿制度是考前报志愿,父母当时知道他报考了北大的心理感受如同刚中了500万彩票又把这些钱全部投进了风险巨大的股市。庆幸的是,最终他以650分的高考成绩被北大录取。

在北大读书期间,他立志成为一个学者,针砭时弊,一度成为“校园意见领袖”。大一结束,孙宇晨从文学系转到历史系,他解释为希望增强自己的学术观。2011年7月,他和当时在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就读的蒋方舟一同登上《亚洲周刊》封面。

在美国留学期间,孙宇晨逐渐开始从学者向商业方面转型,他做比特币投资、折腾创业。孙宇晨告诉创业邦,这次转变是因为受马克思·韦伯、安兰德等人的价值观洗礼,他们主张实现金钱财富增长的人是最高尚的,他们提倡企业家精神和商业社会价值。

孙宇晨认为自己是在向互联网转型。“前5年公司向互联网转型,现在人也要互联网转型,自己过去追求的学者形象是鲁迅的生活方式;而选择从事商业,是因为在当代社会的创业家就相当于文学评论家的时代的鲁迅,就像这个时代的纽约时报是Facebook、Twitter等产品一样。”

他努力成为互联网创业者中的一员,并作为首批90后学员被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所录取,使自己的90后创业者身份得到认可。

进入湖畔大学的孙宇晨

三观革命

财富自由不是数不完的钱,而是不必为钱付出种种因素

然而,在自己实现了财富自由之时,孙宇晨发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的人生观、价值观并不科学,甚至这样的观念也一度影响着父母。传统观念理解的财富自由就是花不完的钱、不用工作、周游世界、疯狂玩游戏……但其实马云、王健林等人已经实现了财富自由,却可能是世界上最忙的人。

“财富自由不是银行账户里有数不清的钱,而是不必因为金钱的因素付出情感、尊严、注意力等种种代价。”孙宇晨告诉创业邦,周游世界、玩游戏所带来的快感其边际效用的短暂的,而从工作和生活中获得的边际效用是最长久的。

他认为投资自己比什么都重要,所以至今没有结婚、买房、买车,他认为现在的很多人之所以没有形成正确的“财富观”,是因为缺乏独立思考和批判性思维,而过早地陷入了这个社会的鄙视链之中。

所以,他推出了《财富自由革命之路》的课程,帮助大多人革新三观。

内容付费

本质是社群的游乐场属性,收个门票而已

谈到内容付费,以及我们该为什么样的内容付费?孙宇晨认为付费必备,是门槛。

付费不一定代表内容有价值,因为不同的人对价值的定义是不同的;就好像游乐园的门票,游客喜欢就进去,里边逻辑运行是自洽的。付费价值是由消费者决定的,所以用户不一定就会为内容深刻买单,大家是否愿意为此付费,其实强调游乐场的属性,卖个门票而已。

而他之所以选择内容收费,有如下几方面考虑:

第一,把黑粉过滤掉,减少互联网暴力;

第二,增强粉丝的参与感,让粉丝参与制定课程;

第三,让粉丝花更多的精力在节目上,免费的打开率很低;

第四,筛选付费的门槛,之后的广告投放很精准。

在某种程度上,孙宇晨做付费音频并不是为了经济收益,而是通过付费,筛选出一部分垂直精准的用户构建社群。在采访过程中,孙宇晨一直强调“社群”的重要性,他认为在今天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控制力有点像民国的军队的控制权,名义是清政府的,实际指挥权是袁世凯的。

“很多大牌的传统电视明星可能很有知名度,但是在互联网时代没有能量,这是很现实的问题,不具有控制力和实权。但是像雪梨、张大奕这样的网红虽然知道的人很少,但是在自己的领域是老大,获取的红利是惊人的,比明星带来的力量更大。”孙宇晨认为,大众审美已经过去,这是个小时代的时代。

截止目前,孙宇晨已经搭建了一个涵盖2万人的社群。在此前喜马拉雅FM、果壳和新榜联合发起的“向知识致敬”24小时网红实验活动中,孙宇晨的音频依靠社群用户获得打赏近5万元。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