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二十四回——年尾升职难知福与祸 好胜斗狠害了汤先生

原标题:“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二十四回——年尾升职难知福与祸 好胜斗狠害了汤先生

曲玲年先生年轻时照片

时间来到八七年尾十一月份,经营项目临近收尾。这天在办公室逐一梳理项目进展,看着报表思考着问题,不知怎的,心里忽然有些想念何大爷了,也不知他在广州的事业如何了?原定停薪留职半年,眼看要到点儿了。我打电话请建荣过来,了解何大爷在广州的情况。据他所知,何大爷在广州虽说情况还好也有事情做,但好像没能融入当地的商业圈子。我心想,别等停薪留职到点儿了大家尴尬,赶紧顺梯子给何大爷请回来吧。我拿起电话接通了何大爷,告诉他我的想法,请他回来研究一下IBM新产品PS-2,我想年底进口一百台,看看这个被吹的神乎其神,采用微通道技术和OS/2系统的产品,真会如IBM所言颠覆PC市场吗?见到我顺过去的梯子,何大爷也没再执拗,买了张机票回了天津。

这天接到通知,让我尽快到局组织部一趟。忙叨叨的也没多想,到了组织部才发现,情况不大对,好像有事情发生,否则怎么是党委刘书记和组织部王部长一起和我谈话?先是刘书记向我交代情况:企业改革的需要,计算机公司要转为企业化运营。局党组决定,赵厂长、我、老朱和老高四人,充实到计算机公司任副经理。计算机公司与计算机厂合并为企业化公司。为妥善处理债权债务,计算机厂的营业执照,会再延续使用一段时间后注销。自今天起,要按照局里的安排,既要抓好计算机厂的收尾工作,还要接手计算机公司分管的事项。后来王部长又和我谈了些啥,今天已经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是压力好大。计算机公司下辖三个研究所:计算机研究所、计算机应用研究所、软件研究所,还有包括无线电二厂、五厂、红星工厂在内的九家企业。这是一家在电子部排位四十名之内的大企业,由我抓公司经营工作行吗?那么多老资格的厂长、所长会买账吗?有了前车之鉴,这次和书记、组织部长谈话没再争辩,不就是一颗螺丝钉吗,党让做啥就做啥,让接手立马接手就是了。

计算机公司这边没啥硬活儿,以前多是上传下达的事情,要直接上手的业务并不多。立刻要接手的项目,是正在与美国人谈的银行终端合资项目。这事情谈了有一段时间了,原本工商银行一直在进口这家公司的柜员终端,后来希望找个国内厂家,设立在岸服务中心,一来二去的就谈出个小型合资公司来。之前我也见过外方代表,一位台湾出生美国念书做了三十年IT行业的资深人士汤先生。我接手的时候项目基本谈妥了,计算机公司是大股东,美国公司做小股东,工行天津分行作为买家,也象征性的出10%股本金,参与合资项目。工商银行将合资谈判的事情,交由计算机公司代劳,作为小股东了解情况就好。之前知道项目组已经往返美国几次了,所有细节均已敲定,多少有点儿收割别人业绩的感觉。

第一次和汤先生见面,发现这个台籍美国人好有意思。笔挺的三件套西装裁剪的非常合体,雪白的衬衣、考究的袖扣、搭配和谐的领带,两只眼睛中散发出无限的优越感。交谈中发现,我们在汤先生眼里,都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不到一小时的谈话中,汤先生用的最多的句式是“不是的曲先生,你说的这件事情,从美国人的角度看,应是这样的……”我心里明白,我确实很土、真的没见过大世面,曾经有两次出国见见世面的机会,都因为“工作需要”没能成行。看官您想,我这个从未去过美国的土包子,最怕人家不停地戳你的短处。汤先生反复使用这个句式,让我心里十分反感,他也没想想这将造成怎样的后果?

本来想顺水推舟,不准备认真对付的项目,在傲慢的汤先生的激励下,我调来了所有与项目相关的技术资料和卷宗。详细阅读后发现,这间公司的全球报价体系很有意思,年初统一发布产品的美元报价,根据市场地域和客户购买数量,价格的折让比率差距十分悬殊。举例来说,一般小银行购买个十数台终端设备,折扣不会超过15%,而像工商银行这样,动辄采购数千台的大买家,折扣是50%。

之前合资三方已经达成共识,在合资合同文本中写明,美方提供给合资企业的零部件价格,在传统买家购买价格水平不变的前提下,应保证合资公司有6%的净利润。对全部文件仔细研究后,发现这位汤先生属自负有余精明不足的一路人,心想要整个损点儿的招让汤先生出出洋相,杀杀这假洋鬼子的锐气。谈判时,我提出,既然给合资公司留6%的净利已经谈妥,我也没啥意见。只是觉得,文字表述的不够精准,建议改为“合资公司应保有国际报价6%的净利润”。汤先生也觉得我的修改意见合理,改动后形成了最终签署文本。本来就是个规模不大的合资企业,大家达成一致后择机举行了简单的签字仪式。签约仪式后,按照之前的约定,仪表局和工商银行要摆桌酒席隆重庆祝一番。

离开签字会场,我与周总以及合资公司总经理关总,搭同一辆车去酒店,车上周总问:小关,你计算过吗?按曲头改过的文本,留给合资公司的净利润,是营业收入的百分之多少?

关总未加思考脱口回答:6%啊。

听了他的回答,我和周总忍不住同时哈哈大笑。周总说到:曲头,看来不仅汤先生被你蒙在了鼓里,连咱们的关总都没搞明白你葫芦里的药。

各位看官您先算算账,我要尽快赶过去陪领导喝酒了,到底是营业收入的百分之多少,后边再找机会捅破这层窗户纸。

据我所知,仪表局和工商银行的关系很铁,每年都会找机会赛几次大酒。分管信贷业务的陈行长,是位正师职转业干部酒量极好,每每让仪表局铩羽而归。陈行长自己讲,他们在东北当兵,喝的是自酿的烧锅酒也叫溜溜酒,我们今天叫原浆酒。紧赶慢赶我们还是来晚了,陈行长、单局长已经到了一会儿了。大家就坐后,单局长按照之前的规矩,请陈行长先说今天喝酒的规则。作为酒桌的常胜将军、仪表局的第一贷款大行,还是合资公司股东和大买家的陈行长,郑重宣布今天喝酒的规则:今天咱们庆祝合资公司签约,以后我们更是一家人了。所以今天喝酒,我整了个新规矩。由我代表工商行,我知道单局长身体不是很好,您指定个人代表仪表局,先来个一对一的较量,启动今天的酒局,后面再自由捉对厮杀。我们的一对一比试,用这个三钱的小杯按组喝酒,三杯为一组、一次干掉一组。我们二人开喝之前,每人先喝三组润喉酒,喝过后可以吃一口菜,后边每喝一组吃一口菜,谁家先叫停就算输了。这么多年了,我们还没输给过仪表局,真是挺不好意思的。今天我的规则放宽些,单局长可以再找个选手备着,和我打第二轮。您这两个人联手能和我打平,也可以算仪表局赢。

好大的口气,我这是第一次见识,仪表局和工商银行PK喝酒,看来陈行长算是吃定仪表局了。心想你吹的也忒大了吧?我们这边合资公司的关总,在内蒙古牧区插队放马七年,与贫下中牧同吃同住同劳动,酒量自是非同凡响,一个人上阵也未必会输给你。记得之前关总讲过,当年在内蒙插队,一位牧民大哥脚上长了个六指,每次买新鞋都要先挖个洞,让多余的脚趾伸出来,到了冬天冻得很是难受。这天他请关总陪他喝酒,两人干掉二斤多白酒之后,借着白酒的麻醉效果,牧民大哥请关总去寻些草木灰,自己拔出腰刀一咬牙咔嚓一声,切掉了多余的脚趾。关总赶紧帮他敷上草木灰,用绑腿给他裹上伤口,这之后大哥再买新鞋再也不用挖洞了。您想一斤多酒下肚之后,还能清醒的帮人家包扎伤口,关总的酒量绝非等闲。

只见陈行长让服务员又拿来16只酒杯,他和关总面前又加了8个杯子,刚好每人9只酒杯。陈行长是喝酒的老把式不大挑酒,当天我们喝的是52度的天津大曲,他二人面前的酒杯被服务员一一添满。按照陈行长的规矩,二人开始一杯一杯按顺序喝着面前的白酒。我突然发现这里有问题,谁家喝酒不是先吃口东西啊,啥吃食也不让入口,上来就是九杯白酒,空腹灌下去三两白酒谁能受得了?两人九杯白酒下肚还好没啥反应,趁着二人吃菜的机会,服务员又为他们添满了白酒。看着二人从容淡定的样子,不紧不慢地吃一口菜、喝三杯酒。我们这些还不曾举杯的观战者,都为关总捏了把汗,此时谁也不敢闲着赶紧多吃几口东西,给空着的胃打底子,还不知谁是倒霉的二号呢。不一会儿,两人面前的酒杯又都空了,服务员再次为每人添满了酒。每人已经二十七杯了,这一轮喝完都是八两多的量了。服务员开始添加第四轮,已经累计到三十六杯了,这轮若是再喝光就是一斤一两了!眼看这第四轮酒要结束的时候,关总的脸色有些不好了,脸色白的像纸一样。再看陈行长那边依然谈笑风生,面色微微有些红润,状态极佳语速和语调没有任何变化。我心里有点明白了,人家陈行长有备而来是以逸待劳,之前在精神和体力上都做了充分准备。而我们全天都在和美方讨价还价为谈判收尾,谈判结束后人困马乏的也没有休息,乘车直奔酒店而来。午饭没吃好晚饭又拖的很晚,再加上空腹应战,谁上去估计也难扛过第三轮。单局长已经看出关总不行了,在桌子下面用脚尖轻轻踢了我一下,朝我使了个眼色。看来不能再装傻了,我只好硬着头皮说到:曾经多次听人家说起陈行长喝酒如何了得,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这四轮酒喝下来,我们关总怕是不行了,看您的状态,比没喝的时候还棒,真是佩服。单局这边已经用眼色点我的将了,看来我是躲不过去了,要不让关总歇歇我陪您喝几口?

看到我出头说话,陈行长兴奋的哈哈大笑:真有你的单局,您是够实在的,还在这埋伏了个小曲经理。好,既然我这大话已经说在前面了,那我就再陪咱这位小曲经理喝一回。

我赶紧接过话头:陈行长您别急。

我请服务员帮忙,又拿来三瓶天津大曲、找来两只细细高高的饮料杯,打开一瓶酒刚好倒满两只细高玻璃杯子。然后对陈行长说:陈行长,我看出来了,以您的酒量用这三钱的小杯,一组一组、一轮一轮的整,实在是太累了不过瘾。我出个主意您看好不好,咱们干脆换成这种五两的杯子,一瓶酒整两杯,咱们一口一杯、喝一杯酒吃一口菜,咱豪放一些别委屈了您的海量,您看我这办法好吗?

陈行长真的没喝多,听了我的提议他再次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然后对单局长说:单局,没想到您今天准备如此充分,跟我玩儿老鼠托木锨的游戏,找个能喝酒的放在后边?先上个一般的陪我打消耗战,差不多了再让强手上来打劫。厉害呀,您仪表局想扳回一局去我理解,我可不能上您这当。小曲兄弟,下次咱再找机会单喝,按你的章法我和你一对一没问题,今天都喝到这会儿了我可不陪你了。

既然是陈行长抢先叫停,我自然就顺坡下了。我让司机先将关总送回家。酒会恢复到正常状态,在座各位开始按平时的规矩相互敬酒,房间里满满的都是友谊,刚刚比赛的事情,大家好像已经忘记了。送走了陈行长,单局长一把拉住我:没看出来,你小曲还真有两下子?给我露个底数,到底能喝多少?

我苦笑了一下告诉局长:如果我拼全力的话,那一大杯酒我还是能灌下去的,不过也只是一杯。我只有半斤酒的量,但我能喝急酒,可以一口灌下去,再多就要被抬回家了。刚才您点我的将,实在没辙了只好玩儿瞒天过海蒙陈行长一把了。我算计着只要能把第一杯喝进去,陈行长就会喊停。真没想到,陈行长清醒的很一杯也不喝,算我讨了个巧赚了回便宜。

听到这,周边跟着听笑话的大家同时爆笑起来。对付完陈行长,工作又回到了轨道上。这时,赵厂长作为公司主管计划的副经理,搬到公司那边上班了。我这个副经理兼副厂长的主要任务,是计算机厂年终的收尾工作,预算内的收成必须颗粒归仓。局里和公司都已知晓,我们厂今年的利润大约会翻番,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回收货款、完成利润,生怕再出啥临时变故。承包经营预算指标压力好大,逼得我不得不增加出差频次。真是不巧,偏偏此时舅舅生病来津住院,我请人帮舅舅住进了第二附属医院,可实在是没时间去照料,只好又把这事拜托给了书记王老师。舅舅在津住院的一个多月时间里,王老师隔三差五就会找时间去医院看望,经常带去食品、水果不说,还与舅舅谈天说地拉家常。大家都是胶东人,难得有人用乡音和舅舅聊天,估计舅舅能快速康复,与王老师的悉心照料有极大的关系。

这天从外地回来听到一个消息,年底前厂里会分一次房子。心想方厂长真英明,要是拖到明年,和公司那些人一个锅里抡马勺了,怕是再没分房子的机会了。不知看官您是否知道,在国企工作遇到分房子,那可是天大的事情,一旦错过了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再有机会。我赶紧去工会找分房小组管事的人,一打听心里立时凉了半截,他们制定的政策很简单所谓“40、10”。简单解释,男职工有权参与分房,要求职工年龄超过40岁、子女年龄超过10岁才有资格搬入两室一厅的新建住房。一盘算我自己32岁、女儿6岁,两项指标都没达标这可咋办?难道我这担着承包任务的副厂长,也不能额外开恩给我加点分?我去找方厂长求情,方厂长说:小曲你放心,我会关照他们,在政策上考虑给领导干部加点分。

不知怎的,我和方厂长的对话,让工会直性子的石工知道了,风风火火的跑来找我理论:曲厂长,你怎么可以干涉我们工会的事情,你搞好你负责的经营工作,我们处理好职工利益,咱井水不犯河水的事。

听着石工似是而非的道理,我心底的火气直往头上撞,合着干活挣钱的事我担着,分配利益是你们份内的事,我还不能过问了?这是哪家的道理?要说我当时还是太年轻,加之房子是个大事,我一个没搂住火,顺口回了一句:行,您回去接着分房子,我保证不再给您添麻烦。可我也有我的一定之规,我没钱买房子总可以吧,看您那分啥?

话一出口我就知道坏了,这话说的没道理,还会给人留下话柄。我和石工吵吵的声音有些大,办公室的人赶紧找来方厂长灭火,送走了石工方厂长笑着说道:小曲,你这还是嫩了点,这话怎么能说出来呢?没错,今年若不是你跑里跑外的辛苦挣钱,我一准儿没法再分房子,这事儿大家心里有数,感谢你还来不及呢。可你自己不能说出来啊,这一闹不是活鱼摔死了卖吗!记住了要学会忍,房子的事情你放心包在我身上。

可能是方厂长又做了石工的工作,这事儿没在厂里闹起来。周末赵厂长突然来我家看望,看他进门的架势我就明白,他大概是来说服我放弃分房的要求。我也明白,赵厂长对他自己的要求极为严苛,他的住房条件也很差,厂里原想为他解决一下。可他坚称,按规定应由局里为他分房,拒绝了厂里为他准备的房子。要是和赵厂长比,我的一间住房还是不错的。赵厂长进得门来,看看我爱人在办公桌那备课,刚上一年级的女儿坐着小板凳,在椅面上写作业,我拿着本管理书籍坐在床边。没办法,只好让厂长在床边坐了,我给厂长倒了杯白开水,赵厂长从手提包中拿出一个手摇削笔器,送给我女儿。我们聊了一会儿经营的事情,赵厂长始终没说出他准备好的话。临出门他说了一句:看来你的住房是紧了点。第二天方厂长找到我,昨天老赵在你家都说啥了?我把情况简要叙述了一下,方厂笑了:等信吧,这事儿八九不离十了。果然,不久后我搬进了两室一厅,近七十平米的新房,两间阳面卧房、一间十四平米的客厅,总算接待客人不用坐床铺了。

早上刚进办公室,延津主任过来说:汤先生昨天从美国飞过来了,昨天入住在凯悦饭店急着要见您呢。

曲:他这次来,提前有电话还是发了传真?

延津:没有通知,到酒店后打的电话,说话的口气是有点怪,这次来不像他以前的风格。

我心里有数了,八成是汤先生的账算清了。当晚我带着周总去凯悦饭店见汤先生,小包间内只有我们三人,汤先生有些憔悴的脸上,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傲慢。说话声调低了很多,胸脯好像也塌了下去,给人有些驼背的感觉,一个月不见汤先生多少有些老了。菜品摆上了饭桌,服务员轻轻退了出去。汤先生没有点酒,也忘了招呼我们吃饭,坐在那里呆呆的发愣。看着汤先生的样子,我们怎么好意思自己动筷子。大约又过了三四分钟的样子,汤先生突然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略微带些哭腔地说道:曲先生,上次的合同我没有认真演算,国际报价的百分之六,套算到拿50%折扣的工商银行项目上,扣除销售额中的关税部分差不多是11.3%,我们的损失太大了。为了此事老板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无论如何您得帮帮我,把合资公司的净利润,改成销售合同额的6%吧!否则我这份工作怕是要丢了。你看我都这把年纪了,因为这事儿丢了饭碗,在圈里怕是找不到工作了。

说着汤先生鼻涕眼泪都下来了,听的我心里也是酸酸的,眼圈也有些发红,我赶紧扶起汤先生,请他冷静一下容我和他慢慢说。其实这事儿真的麻烦了,到了今天,合资合同已经过了外经贸委的批准,在政府备案归档了,没人可以去更改了。您想,修改合资合同,还是为了降低合资企业的利益,这怎么可能?我把道理反复讲给汤先生听,慢慢的汤先生情绪稳定了下来,他知道事情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泱泱的回了房间,此事最终还是砸了汤先生的饭碗。

这件事对我后来职业生涯影响很大,懂得了商业对手同时也是合作伙伴,好胜斗狠不应是职业人的性格。留余,留有余地,无论在何时、于何地、做何事,都不能把事情做绝要留有余地。古代战争围城,还要给敌人网开一面留条退路,何况是商业伙伴呢。即便汤先生有些傲慢,也不该整的他丢了生计。这事让我很是后悔,然木已成舟没了挽回的余地,只能作为教训时时警醒自己莫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未完待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