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慈禧在他的帮助下夺得了权利 又用眼泪逼迫他下台

原标题:慈禧在他的帮助下夺得了权利 又用眼泪逼迫他下台

我们常说,慈善统治了中国半个世纪之久,但事实上慈禧掌握清朝权利也是一个逐步实现的过程,其中与恭亲王奕诉之间的斗争也是辛酉政变之后改变政局的关键。那么奕䜣纠结是因什么得罪了慈禧?慈禧为了弹劾奕䜣又做了哪些准备呢?本文摘自:《西太后:大清帝国最后的光芒》,作者:加藤徹(日),译者:董顺擘。

辛酉政变中最活跃的人是恭亲王奕诉。政变以后,恭亲王被新皇帝封为议政王。当然,他实际上有自己的如意算盘。而且,他的一家还得到了“世袭罔替”的恩典。

在清朝的爵位制度中,按照惯例,亲王家的子、孙、曾孙每一代的爵位等级会越来越低。父亲那一代是亲王,儿子那一代就是郡王,孙子那一代就是贝勒。只有立下特别功绩的情况下,才称之为世袭罔替(不会更替的世袭),允许其子孙自动继承亲王的爵位。皇帝以建国期有战功以外的理由授予世袭罔替的特权(称为恩封),奕以前只有怡亲王家,即使通览清朝的历史,授予“恩封世袭罔替”的也只有四个亲王家。顺便说一下,怡亲王家的第一代,是康熙帝的第十三子胤祥(生前名字是允祥)。乾隆帝为表彰胤祥协助自己的父亲雍正帝继承皇位的功绩,授予了怡亲王世袭罔替的恩典。第六代的怡亲王载垣因辛酉政变被赐自尽后,怡亲王家由载垣的远亲继承,直至清朝灭亡。

恭亲王一定有“掌控天下的权力迟来了十年”的心情。皇兄咸丰帝虽然将皇太后的称号赠予了恭亲王的生母,但是在其死后却差别对待。恭亲王一成为议政王,便立刻更正了母亲葬礼的差别待遇,与皇兄的生母同等对待。

实行新政之初,恭亲王看起来很是荣耀。辅佐年幼的同治帝和东西两太后的恭亲王的地位,就像是辅佐年幼的顺治帝和孝庄太后的摄政王多尔衮一样。但是,顺治帝统治时还是朝气蓬勃的建国初期,而同治帝统治时已处于衰退期。此外,后人对孝庄太后的评价很高,视其为女杰,西太后却不同。而且,恭亲王的才能和声望原本就远远不及多尔衮,他现出外强中干的原形只是时间的问题。

恭亲王虽然不在乎,但是西太后的心中却郁积了不满。说起来,有能力的人在旁人看来本来就好像骄傲自大,况且恭亲王还是辛酉政变的功臣。西太后的眼中,他的大长脸开始看起来好像在炫耀其功绩,极端傲慢。而她是那种对于妨害自己的事情,一旦下定决心就要一步一步动手解决的人。

最初西太后还能忍受,因为如果没有擅长实际政务的恭亲王,垂帘听政就将陷入僵局。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西太后逐渐掌握了政务的要领。就这样,辛酉政变后的第二次政变发生了。

就像《史记》中记载的“狡兔死,走狗烹”那样,君主取得天下后肃清功臣的例子,在历史上不胜枚举。如果是男性政治家,通常伴随着血腥的暴力。但是,这次肃清大剧的主角是身为女性的西太后,因此变成了中国历史上不常见的具有特色的政变剧。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已经进入新政轨道的同治四年(1865年)三月,日讲官蔡寿褀上奏弹劾恭亲王奕,列举其四大罪状。其内容是恭亲王傲慢、收受贿赂等,而根据只不过是些风闻。

蔡寿褀在官僚中是一个少有的“政治流氓”。辛酉政变前,有名为董元醇之人恳请东西两太后垂帘听政,就为自己赚取了分数。蔡寿褀是翰林院编修(从五品),并没有上奏的资格。但是,他兼职的日讲官,是给皇帝讲课的职位,有上奏的权利。他一眼就看透了西太后心中对恭亲王越来越不满,因此提出弹劾恭亲王的奏折,也为自己赚取了分数。

果不其然,西太后立刻上钩。她将理解自己想法的、蔡寿褀书写的弹劾文书给恭亲王看,促使其深刻反省。

恭亲王读了这个弹劾文,发现被弹劾的“罪状”自己并未做过。并且,上奏人是被称为“政治流氓”而恶名远扬的蔡寿褀。恭亲王一说“此人的弹劾不可信”,西太后就更加激动了。

恭亲王退下后,西太后与东太后立刻一起召集群臣。西太后边哭边说:“恭亲王结党弄权,已经不能容忍了,必须严惩!”

群臣都非常吃惊,面面相觑。看到群臣的反应迟钝,西太后过于歇斯底里,边大声哭叫边说:“众卿都忘了先帝的恩情了吗?不要害怕恭亲王!倘若今日视而不见,他日皇帝长大成人,尔等也不会相安无事的!”

群臣中的领袖周祖培,没有办法只得说:“此事务必妥善处理,因此还望首先查清事实”。西太后这才勉勉强强地允许群臣退朝。

周祖培等人对恭亲王和蔡寿褀分别询问,进行调查。但是,原本那些罪名就毫无事实根据,因此当然不会发现证据。

在此期间,恼羞成怒的西太后使用了最后的武器。她自己代笔同治帝下发朱谕,以示群臣。其内容以“谕在廷王、大臣等同看,朕奉两宫太后懿旨发朱谕”为开始,斥责“恭亲王从议政以来,妄自尊大,诸多狂敖(傲),以(倚)仗爵高权重,目无君上,看(视)朕冲龄,诸多挟致(制)”,最后决定剥夺恭亲王的一切职务。西太后逼迫群臣立即按照皇帝的朱谕行事。

这一朱谕也流传到现在。若看到它,会发现在这份文字不多的朱谕上错字连篇,这实在令人感到吃惊。例如,应该写“似”的地方错误地写成了“嗣”,“事”写成了“是”,“暗”写成了“谙”,“即”写成了“及”,“政”写成了“正”等,好多地方都写错了。西太后作为当时的妇女能阅读书写公文,已经很罕见了,但是其写文章的能力也不过如此。

群臣对此不知所措。恭亲王的罪状明显是捏造出来的。但是,绝对不能无视以皇帝名义发布的朱谕。

结果,群臣为其求情,诉说缘由,恭亲王则跪拜在幼帝和两位皇太后面前,痛哭流涕,对其并没有犯下的罪行道歉。西太后见此感到满足,于是以同治帝的名义下了宽恕恭亲王的诏书,此次事件将不被计入政府的官方记录中,以示恩典。恭亲王除了失去议政王的职务外,恢复了以前的全部职务。

在西太后的眼泪中突然开始的事件,又在恭亲王的眼泪中结束了,这一事件历时三十九天,草草收场。

西太后为什么突然对恭亲王态度转恶,其真相是一个谜。一说是,某天垂帘听政时,恭亲王若无其事地喝了放在身旁茶碗里的茶,但那杯茶实际上是为皇帝准备的,因此西太后非常生气。此外,还有很多种说法。

也许并没有什么具体的理由。就像雪花轻轻飘落到屋顶然后堆积起来一样,西太后心中对恭亲王的不满也在不断累积。正好这时,蔡寿褀的奏折提供了恰到好处的借口,导致了此事的爆发,也许这就是真相。

西太后和恭亲王之间达成和解之后,蔡寿祺因以毫无根据的罪状弹劾了恭亲王造成政局混乱而被问责,官降两级。

不清楚西太后是怎么考虑的,但是同治四年的政变,从结果来看可见其演技出色。这件事之前,政治体制是以恭亲王作为事实上的摄政,在此基础上东西两太后同时垂帘听政的折中体制。但是,以同治四年的政变为契机,确立了事实上的西太后独裁体制。也就是说,真正意义上的垂帘听政,是以辛酉政变三年半之后的这次政变开始的。由此开始,西太后的专政持续了四十多年。

通过此次事件,可以说恭亲王元气大伤。他知道自己不是周公旦,也不是多尔衮,只不过是一个臣子罢了,无论怎么努力也永远成不了最高的掌权者。已经断了念头的恭亲王,此后将身为政治家的职责限于尽量保持平安无事,一腔热情投入到了兴趣爱好和艺术的世界里。恭亲王的官邸“恭王府”有考究、漂亮的庭院,现已成为北京非常受欢迎的一个观光景点。皇兄晚年对政治漠不关心的心情,也许他此时才开始有所理解。

群臣在心中苦笑“西太后终究还是女人”的同时,大概对未流一滴血地完成了权力的移交总算松了一口气。如果是男性掌权者的话,会怎么样呢?例如,如果是肃顺和恭亲王对决的话,大概会看到逮捕或者处罚等流血事件。但是,正因为西太后是女性,所以以眼泪和骂声的滑稽剧代替了流血事件的肃清大剧而收场。过去的中国,是个名副其实的男尊女卑的国家。儒教思想对于女子而言,是被强迫遵守幼时从父、既嫁从夫、老而从子的所谓的“三从”(《仪礼·丧服》)。这样国家的臣民,能接受身为女性的西太后作为统治者的一个原因,也许正是由于存在这样的意外之处。

此后,西太后在光绪十年(1884年)的中法战争开战前,再一次让恭亲王下台。到了此时,恭亲王对下台已经习惯了,并不慌张,且有心理准备。经过十年的空白期,直到光绪二十年(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时,恭亲王才恢复职务。

天才的政治家让实务派的政治家几度沉浮,以防止权力过度集中而调整其权力,这也是中国政治的习惯做法。并没有人教西太后这样做,但她似乎不自觉地就掌握了这样的操纵方法。她不愧是一代女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