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二战后日美关系:日本出兵伊拉克战场需要被保护

原标题:二战后日美关系:日本出兵伊拉克战场需要被保护

冷战后,美国一直遵循着被波森称之为“自由霸权”的大战略,尤其在环太平洋区域,利用《美日安保条约》在亚洲,甚至更广阔区域部署整体军事行动。那么在《美日安保条约》框架下,日美关系到底如何?是不可替代,还是互相指责?

2010年1月,在《美日安保条约》签订50周年纪念大会上,国务卿希拉里·罗德姆·克林顿提道,“美日联盟在确保美国和日本的安全繁荣上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同时也是地区和平和稳定的有力保障。”这样的陈词滥调在正式会议上已经司空见惯,但掩盖了联盟中根深蒂固的不平等性。日本在自我防御方面所做的努力远远低于其能力所及的范畴。除了提供资金,日本对于国际维和行动以及美国领导的远距离军事行动几乎毫无建树。日本承诺支持由美国领导的在亚洲地区可能进行的军事行动,然而就连这样的承诺也是不温不火的,而且准备不足。

1947年的《日本宪法》就是在美国的指导下制定的,宪法严格限制了日本发展军事力量的能力,其中第9款对任何形式的军事攻击行为都予以禁止;甚至有些学者解释为,日本根本就不应该发展军事部队。在过去的若干年中,由于冷战竞争带来的必然结果,以及应美国的反复要求,很多最初的限制条件都被重新阐释或者干脆已经名存实亡。实际上,日本现在已经拥有大规模的军队和巨额国防预算,几乎可以和英法两国的预算和兵力结构相媲美。2002~2012年,日本的预算每年都在递减,十年间,总额减少了近6%。日本购置了精良的装备,部分军队还能抵达距离日本数百英里以外的区域,以保卫日本的岛屿。然而,日本却很可能无法完全依靠一己之力进行防御,而且战术上的进攻能力也非常有限。不过,我们必须要注意到这一点,即目前日本的防御计划都是围绕未来“西南岛链”的防御展开的,冲绳岛周边地区与台湾相距不远,距离中日之间的争议岛屿也很近,这就意味着未来两国有可能会发生冲突。因此,日本要求少量增加额外军费开支的请求便得到了批准。日本目前做出的努力有:在短期内对部分雷达装置进行更新换代,把一个战斗机中队派遣到冲绳岛,除此之外,其他更多的实质性计划(比如壮大日本潜艇部队的力量等)是否能够实现我们还要拭目以待。

签订《美日安保条约》

1960年《美日安保条约》中规定,美国有责任保护日本,但日本在自身防御上只有协助的义务。美国有权在日本使用大型军事设施,直到目前为止,美国仍享有这项特权。目前约有5万名美军士兵驻守在十多个主要基地,其中1/3驻扎在冲绳岛。实际上,关于这些军事设施如何使用,日本几乎没有任何发言权。从美国的角度来看,这些军事基地的作用不仅仅是为了保护日本,还是为美国在亚洲甚至更广阔区域的整体军事行动提供支撑。日本所处的地理位置刚好可以为美国在朝鲜或台湾地区进行军事行动提供依靠。冷战期间,日本的地理位置也对遏制苏联的太平洋舰队起到了重要作用。如果有必要的话,日本的地理位置也会在遏制中国海军的军事行动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为给驻扎在日本领土上的美军提供支持,日本每年都要花费30亿~40亿美元,并为目前正在进行的美军驻日基地重组拨付了专项资金。就军事基地的有效性和日本的直接财政供款来说,日本的确为美国的地区性乃至全球性战略做出了贡献。

然而,考虑到日本自身的国防需求,我们很难判断日本所做的贡献是否与自身实力相称,甚至无法判断日本到底应该做出多大的贡献。日本国内政策规定,直接用于军事的开支不得超过GDP的1%,这是日本宪法有关非军事化宗旨的体现,在日本也获得了民众的广泛支持。由于日本的人均GDP比较高,日本的国防负担并不重。就日本为实际防御所做的计划来看,美日两国之间的合作非常少,这一点非常出人意料。近期,美日安全关系的长期参与者约瑟夫·奈和理查德·阿米塔发布了一项报告,称“新的环境需要美国和日本两国大力增强联合性和互通性”。美日两国部队在日本领土上频繁地进行战术演习,自2005年以来,双方都做出了一些努力,为协同指挥作战做出一系列安排,这将有利于在实际战斗行动中增强两国的协同作战能力,起码在空战和导弹防御体系方面确实能起到作用。但是,从总体来看,一再劝诫对方多承担责任就有当前工作进展过于缓慢的嫌疑了。而且,日本并没有与美国做联合计划的打算,显然是担心如果这样做的话,美国可能会要求日本在自我防御方面承担更为明确的责任。

伊拉克战场

自冷战结束后,美国一直敦促日本在更广泛的区域为安全行动做出更大贡献,可惜收效甚微。1992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国际和平合作法案》,允许日本军队参与联合国的维和行动。在日本拒绝参加1991年的“沙漠风暴行动”之后,这部法案的出台为安抚美国政府的不满情绪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在“沙漠风暴行动”中,日本只做出了资金支持,并没有派遣军队。克林顿政府和布什政府都成功获得了日本政府的正式承诺,即进一步提高军事实力,并加强与美国的安全合作。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之后,小泉政府找到了参与美国军事行动的途径:日本海军为美国驻印度洋的军队提供后勤保障;日本的一个步兵营多年来一直驻扎在伊拉克南部的一个相对安宁的区域,为伊拉克重建提供援助。众所周知,日本士兵使用武器受限,因此联盟中其他国家还要派兵保护日本士兵。在美国撤离伊拉克之前,日本的军队就已经撤离了,而且自2009年日本民主党执政后,日本的海军后勤部队也撤离了印度洋地区。总体来说,尽管联盟内部的外交政策、联合声明以及国会法案都有着相关规定,日本仍然不愿意承担海外军事任务。然而,更麻烦的是,日本在完全承担自我防御方面也准备不足。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日本的政策制定者还声称,美国没有承担起联盟的职责。随后,奥巴马总统当选,美国针对美国核部队的立场展开了内部审查,并承诺对新一轮核武器控制进行谈判,以上种种都使人们对美国继续进行威慑承诺的可靠性感到忧心忡忡,美国因此还专门建立了一个新的协商机制对这个问题进行讨论。人们产生这种顾虑的原因尚不清楚;日本受到的来自朝鲜或中国的核威胁也远不及冷战时那么紧迫。当时,美国无力阻止苏联对日本进行致命的核攻击,而只能对苏联进行威慑。当时联盟是相当强大的。而现在日本的标准似乎有所提高,其中的原因难以解释。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有一些日本官员认为,有一支类型特殊的或是有一支数量上占优势的核部队就能够对朝鲜或中国形成威慑,并且能够(也许能够)成功阻止朝鲜和中国造成破坏。即使对手只是一支力量平庸的核部队,美国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保证,日本官员对此是了然于胸的。朝鲜军队的规模较小,正在组建中的日美战区导弹防御系统应该能够击落朝鲜发射的核弹头导弹,但是结果如何谁也无法保证。美国的常规军事行动或者核进攻行动都有可能阻止朝鲜发射核武器,但同样也无法得到保证。面对中国更为强大的核潜力,无论是主动出击还是被动防御,取得成功的概率都微乎其微。美国对此也无计可施。是否对以上任何一个行为体进行威慑的决定性因素是它们是否真的形成了报复性威胁,这种报复针对的是美国核部队的巨大实力和美国保全日本独立的利益。美国的驻外部队以及《美日安保条约》都是美国利益的核心指标。

(本文摘自:《克制:美国大战略的新基础》,作者:[美]巴里·波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