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正文

专属于偏执症晚期患者 | “不合时宜”的推动力

原标题:专属于偏执症晚期患者 | “不合时宜”的推动力

平面设计师卢涛,人称套套卢,Bus公交委员会成员,常年从事一些靠谱以及不靠谱的视觉经营、设计。大多数人知道他是独立平面设计师,是社会活动家,但很少有人知道,套套卢还是啤酒共和的合伙人之一。

几个月之前,啤酒共和的很多新伙伴甚至没有见过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板,直到临近新年,套套卢开始有诸多作品公开发布,并且精力变得异常旺盛,时不时来喝点小酒、蹦个迪、指导一下设计工作,新伙伴们对这位老板的印象才终于从传说转到了现实。

新年伊始,套套卢再次执笔给《中国设计年鉴》撰写序文,啤酒共和的小伙伴们看后纷纷表示:我们还是读书太少了!

以下内容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云衣间

作者:套套卢

连续第二年给《中国设计年鉴》写平面设计板块的序文,对我个人而言这是对视力所及范围的一个梳理过程,在过去一年这个失宠的行业真的还在传递信心吗?似乎每次都要在老人堆里挤榨出“新鲜”来,但这种状态已经持续很久了。礼失,求诸于野。只有坏到一定程度后,那些还在继续着的才是它的本来面目。

由奔驰出品的这本《年鉴》已经是第三年了,你可以视为另一种胡润榜,另一种“偏见”,不合时宜的“偏见”,但至少比没有意见要好。

—— 套套卢

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平面设计多少显得有点落寞了。其发端于90年代初,秉持艺术手艺人的出身,套上欧美日种种先进理论术语,绑着新进企业家开天辟地,一幅多么未来主义的景象。但二十年后的未来主义是属于互联网的,如此凶猛,以至于行业人士不禁祭出《平面设计死了吗?》的哀歌。

过往的虚火和与之捆绑的红利带走了几代才俊,当下连跨界都不时髦了,还在这个行业里安静的作业可真是一种美德。如果还做一些实体唱片设计,在被各种“流”驾驭的人们眼里,这简直是逆时代车轮的倒流。互联网带来的一个好处是去中心化的存在,它使得我们的视线从一线城市的焦点拉到更宽广的场景中,捕捉这一年中有趣的身影。

白 冈 冈 作 品 - 《忘 摇》

你不一定知道 Dohop Workshop (多合)是什么,但你一定听说过南方有个白冈冈。前几年从那张梁奕源的《鸡神庙的上上签》可以感受到设计师对南方质地的透测认知,再到《相见恨晚》采用回收打口 CD 包装制成的专辑,以极巧妙的挪用制造了对打口一代的集体回忆。早年的广告公司经历,使得白冈冈更多以观念入手创作,而极简的视觉处理则成为一种辅助手段。当以一种番禺地头蛇的口吻说出:“在广东没有什么是办不到的”,你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在此厮混十多年的西安人。

白 冈 冈 作 品 - 《相 见 恨 晚》

影响胡子(胡镇超)职业生涯的,并不是他在内地就读的那个专业名校(城乡结合处配套整齐的大学城和扩招速成一代教师,差不多是这国青年学子的标配福利了),而是他的同乡——五条人(一支2~3人的乡村乐队)。当海丰的胡子碰到海丰的五条人之后,就成为南方的另一种代表。过去二十年设计审美上的无聊往往在于评委们只限于代表中国的那三个半城市,仿佛三个半之外就是塔克拉玛干。而海丰的意义在于“三、四线城市”不再是种模糊的指代,体现了小镇青年同样可以有高级的玩法,它是戏谑的,自嘲的,咸湿的,毫无顾忌的,不被人代表的。这也对其他小城镇提出了问题:你们的五条人和你们的胡子又在哪里?

没有自省意识,就活该被代表。

胡 镇 超 作 品

胡 镇 超 作 品

来自内蒙的天格思(泊物工作室)和杭盖乐队的合作关系是上述的另一种延伸,让我们再次审视“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这个恒古问题,“民族”往往会沦为被滥用的草标,你想挤进世界之前总要熟悉一下世界的语法构成吧。幸好天格思并没有陷入符号的陷阱,他通过对古语手写体的研究试图和过去建立哲思和艺术上的对话。共同的生活环境和文化传统,促进了新一代设计师的视觉写作,而非视觉装裱。

天 格 思 作 品

上面的例子提醒我们,好的乐队往往有好的设计师的支持,这差不多是不列颠流行以来形成的伟大传统,而有的时候强大的唱片设计(师)会摆脱乐队的存在,跻身设计史。但那是发生在唱片业最红火的时代,我们生也不幸。

天 格 思 作 品

MORE studio 的美德在于一直用美好的产品陪伴我们,而不是一直出现在行会。随着时间,他们以“时间”为主题的文具日用品伴随文创青年的日常已经有很多年了。除了每年一次的期待,Moretime 更多时候低调的促成上海的各种艺术设计行为,不啻是这个浮华都市的良心。

MORE studio 作 品

MORE studio 作 品

从吐毛球到立入禁止,人员的更迭并没有造成设计美学的波动——对于我国那么多的设计公司工作时而言,“美学”是一个多么奢侈的事。所以,立入禁止工作室的出品可以算是这个行业的高阶之作——从大声展平面单元的企划执行,到陈天灼艳俗亚文化视觉爆炸,以及把一个 Art Deco 建筑风格的楼书做成 Art Book,都显示了立入禁止同仁的某种偏执,和早期出道的那些行业大腕相比,该工作室规模的控制也是一种偏执。

立 入 禁 止 作 品

立 入 禁 止 作 品

在这个快速、即食、讨好的世界面前,上面这群人多少有点不合时宜——当别人跑得过快甚至时而仆倒时,他们还在以自己的理解方式摸索前行。

是的,我们需要的就是“不合时宜”的推动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