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心点,我的年轻投资者们

原标题:耐心点,我的年轻投资者们

撰文:彭博社

霍盖戈说迪卡普里奥应该出手帮更多忙

霍盖戈说迪卡普里奥应该出手帮更多忙

“一般一个以色列的风投企业需要4-6个月,我们是4-6个星期”

“一般一个以色列的风投企业需要4-6个月,我们是4-6个星期”

35岁的以色列创业家摩西·霍盖戈(Moshe Hogeg)的履历,可能会被误以为是一连串的笑话。一个图片共享应用,但不是Instagram。一个消息应用程序,用户却只能发“yo(表示打招呼)”。一个售价1.4万美元的皮质外表智能手机。他最新的风投项目也是他迄今为止最大胆的一个:谷歌那种智能眼镜的软件,他赌定人们会乐于佩戴这种眼镜,而给这款软件编程的公司,5年前还是一个失败的人寿保单买家。

演员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对那款照片应用进行了投资

问题是,人们还总是买他的账。演员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和墨西哥亿万富翁卡洛斯·斯利姆(Carlos Slim)对那款照片应用进行了投资。Yo从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的创始人以及打造出媒体网站Mashable的彼特·卡什莫尔(Pete Cashmore)那里筹集到资金。出演电影《疯狂的麦克斯》的明星汤姆·哈迪,成为了那款售价1.4万美元的手机的代言人。

眼镜软件公司Infinity

2016年11月29日,前身名为Absolute Life Solutions(下文简称为Absolute)的智能眼镜软件公司Infinity Augment ed Reality(下文简称为Infinity),宣布它已经从阿里巴巴和日本信息技术公司Sun募集了1800万美元。Infinity的前身,本来一直是一个低价股企业,两个月前已经退出场外交易市场。

霍盖戈说,考虑到收购现有股东持股的成本,让Infinity退市的做法存在争议的。根据监管文件,现在持有Infinity23%股份的阿里巴巴当时表示,如果公司继续挂牌,它就无意投资。霍盖戈穿着他惯常的T恤,戴着时髦的粗框眼镜,留着疏密不均的胡子,他说为了促成交易自己不遗余力。“对我来说,”他表示,“有争议是好事。”

对他来说,这番话可谓异常低调。霍盖戈的公司Singulariteam创立于2012年,现在已是以色列最耀眼的风投企业。它筹集了1.52亿美元,支持者主要来自亚洲。它手里的风投项目之多令以色列的其他企业难以望其项背,2015年就达12个。它有一个吸引名人的诀窍。每个霍盖戈的投资组合公司都受益于他的营销公式,这是一个融合了公关噱头、名人朋友以及他自己说的“纯运气”组合。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项目为投资者带来了回报。

智能眼镜软件公司Infinity Augment ed Reality

Infinity给霍盖戈带来了一系列新挑战,也让他超越了自己。霍盖戈2011年接管Absolute时,这家上市公司专门从需要快钱的投保人那里低价购买人寿保险保单,然后在他们去世后收回保险偿付。作为董事长,霍盖戈给公司改了名称,并使用资产负债表上剩余的500万美元聘请了一支团队为谷歌眼镜构建软件。

在2014年谷歌眼镜失败后,霍盖戈聘请了一位也是做智能眼镜创业的人来当Infinity的首席执行官,然后又与以色列硬件初创公司Lumus合作,为Lumus的智能眼镜原型研发软件。Infinity和Lumus表示,他们将在2017年1月拉斯韦加斯的年度消费电子展上联合推出一款概念产品。Infinity的首席执行官莫蒂·库什尼尔(Motti Kushnir)表示,他们已经向亚洲制造商出售了原型硬件和软件,将在2017年上半年将智能眼镜推向市场。

霍盖戈的创业史

霍盖戈是一个以色列空军中校的长子,在沙漠小城贝尔谢巴(Beersheba)长大,在那里他感到陷入困境。“没有钱,甚至没有有钱的邻居,让我们看看有钱是什么样,”他说。从这里往北大约110公里就是以色列的技术中心特拉维夫。“我们总是把特拉维夫这个中心看作高于我们的有钱人。”霍盖戈在以色列军队里待了7年,在那里他设计了一个设备共享计划,帮助单位降低成本,最后他成为了一名军官。2007年,不顾父亲的反对,他离开部队开始创业。

霍盖戈创办的第一家公司叫Web2Sport,他认为足球迷想用一支真正的球队来玩幻想游戏。他买下一支排名不高的地方球队,并建了一个网站,粉丝可以投票选择首发阵容。2010年,他把这家公司便宜卖给了一家广播公司,他把这次生意的失败归咎为2008年的金融危机。不久后,他创办了照片共享应用程序Mobli,还把它推荐给好莱坞,作为一种社交网络,它可以帮助名人对狗仔队偷拍所造成的影响进行反制。

以色列创业家摩西·霍盖戈

这有些夸大其词,但霍盖戈开始想办法让名人帮他做宣传。根据彭博社查阅到的证券文件,2011年,迪卡普里奥仅投资9.54美元就拿到了Mobli近100万股的股份。霍盖戈则称,Mobli没有“总投资在10美元或接近这个数字”的股东。迪卡普里奥拒绝对此予以置评。在Facebook于2012年买下Instagram之后,霍盖戈居然在歌手保罗·安卡(PaulAnka)的帮助下,与当时世界第二大富翁斯利姆搭上了线。

根据彭博社查阅到的公司文件,Mobli向安卡支付了100万美元的现金,作为咨询服务“成功费”,服务内容包括介绍认识斯利姆——他是安卡的朋友,两人的父母都是黎巴嫩基督徒。2013年,斯利姆同意在美洲电信的2.9亿无线用户中推广Mobli。霍盖戈说,董事会批准了向安卡支付报酬。斯利姆的发言人拒绝就此予以置评。Mobli在2013年年底的高峰时期用户数曾经达到2200万,但自从重新定位后就始终处在挣扎中——首先作为视觉搜索引擎,目前是作为一个社交网络。根据彭博社看到的一封公司在9月致股东的信件,指出其各种资源“现在严重短缺,几乎用尽”。霍盖戈说迪卡普里奥应该出手帮更多忙。

快速筹集资金

在2014年,霍盖戈创造了其所谓最伟大的营销实验Yo。这是他自己的创意,他说,这个应用程序使得他只用按一个键就能给助手的手机发去一个“yo”的短信。这款应用的研发只花了8个小时,流行起来所用的时间也只比这个稍长一点。Yo在十多个国家都是下载量最多的应用程序之一,它在停止增长前吸引了150万美元的资金注入。

霍盖戈最近最引人瞩目的一个项目投入更大。他的智能手机初创公司SirinLabs从投资者那里募集了7200万美元;迪卡普里奥和哈迪在伦敦的发布仪式上亮相,这款名为Solarin的皮质外表奢华手机,价格从1.38万美元到1.74万美元不等(霍盖戈表示,这个价码对他的目标人群来说小菜一碟)。他的宣传大法引起了很多媒体的注意,但正面评价却很少。不过,他募集到了7200万美元。

风险投资公司彭博资本(Blumberg Capital)的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戴维·布隆伯格(DavidBlumberg)说:“我知道很多真正优秀的公司永远都筹不到那么多钱。有些创业者绝对是讲故事的高手。”

霍盖戈说,在这段疯狂的过程中,他也一直在对Infinity进行改造,转向智能眼镜软件的生产,不过他不愿意透露收入状况或其他财务数据。与以往一样,他在准备下一个投资,比如大幅增持电池初创公司StoreDot和机器人投资顾问公司Invest.com的股份。Singulariteam在特拉维夫总部有很多星球大战和蝙蝠侠的玩具和人偶,有紫色天鹅绒椅子,还有穿着传统哈萨克服装的人体模特。

由于高超的“讲故事”技巧,霍盖戈快速筹集资金的能力越来越成为一个卖点,创下了初创企业的估值跳到9位数的时间纪录。“6个月成交是不行的,”他说,“一般一个以色列的风投企业需要4-6个月,我们是4-6个星期。”

编辑:李辰旭稼、王一然

翻译:杜然

回复你感兴趣的关键词

立即获得关于TA的更多信息!

特朗普团队丨“避税大师”苹果 丨悲观预测丨纯电商将死

MBA学位的代价丨许小年丨太空垃圾丨中国海外收购丨离奇谋杀案

......

Master狂虐围棋圈顶尖高手

人工智能为什么能这么强 |视频

尽在《商业周刊/中文版》App

长按识别二维码,速速下载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