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鹅”是量化对冲基金的检验标尺

原标题:“黑天鹅”是量化对冲基金的检验标尺

蒋锴

资料图片

“衡量量化对冲基金是否优秀首先要看过往业绩,业绩时间越长越有说服力。看业绩并不是单单看每年盈利多少,更要看基金在牛熊周期中、极端市场情况下、风险节点上是否表现稳定。”

2016年资本市场经历了年初的熔断机制、千股跌停,年尾的人民币贬值冲击、“双十二”股债双杀等事件,市场资金在震荡中来回博弈。

险峻市场中,有一类基金却稳健依旧。据私募排排网数据中心不完全统计,截至去年11月30日,在股票策略对冲基金今年以来平均收益率为-3.42%的背景下,成立满一年的116只股票量化基金,平均收益率达到5.87%,超过七成产品取得正收益,在所有股票型基金中回报率最高。

为何量化对冲基金能在满是“黑天鹅”的资本市场健步前行?带着这一问题,《国际金融报》记者专访了上海艾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裁蒋锴。

债市风波成就量化对冲

在蒋锴看来,量化对冲基金是量化和对冲两个概念叠加的产物。

量化投资所对应的是基本面投资,对冲所对应的是不对冲,这四种交易模式可以两两组合,产生四类基金,且四类基金都能在市场中找到。

如市场有量化基金,基金经理不调研也不择时,就用模型选股做交易,这就是量化不对冲。

如传统私募股票型基金采取基本面选股,但是遇到股票价格剧烈波动、流动性不好的时候用股指期货对冲系统性风险,即基本面对冲交易。此外,传统公募股票型基金多为基本面不对冲。

在私募基金中较为流行的是量化对冲交易模式,也是市场上所说的狭义量化基金,即用量化方法选择投资机会,又用股指期货、期权等工具来对冲市场风险,量化加上对冲能实现稳健的绝对收益。

量化对冲基金多为私募及类私募,包括一部分公募专户、券商资管小集合,交易范围覆盖股指期货、期权等工具,以绝对收益、对冲的方式运作产品。

蒋锴强调:“量化对冲交易的收益可能不是最高的,但量化对冲交易的收益保持稳定。以艾方为例,2012年成立至今,每年都是赚钱的。在2015年、2016年这两个行情跌宕起伏的年份,所有产品也都是赚钱的。因此,量化对冲产品更适合稳健型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

“粗略估算,量化对冲行业规模已有5000亿元左右,但这个行业仍是一片蓝海,只要监管能够放宽,金融创新步伐往前再迈几步,未来数万亿规模可以期待。”蒋锴预计。

他进一步指出,2017年量化对冲基金规模将有大幅增长。

一方面,股指期货逐步恢复的预期越来越强烈;另一方面,2016年底的债市风波对2017年量化对冲市场是个利好,参与债券市场的机构投资者,如银行、保险此前均认为债券是低波动资产,但十年期国债现券短时间大幅跳水,国债期货快速跌停的经历冲击了这些机构投资者的认知。

蒋锴指出,2017年,稳健的投资者将会加大在量化对冲产品上的投资比重。

其实,量化对冲行业的发展伴随着固定收益类资产的式微。

“在2012年之前,我们为投资者做路演时发现,我们的客户群体与信托等固收产品的客户群是重合的,当时信托收益普遍较高,且还处于刚兑状态。而量化对冲产品虽然从历史经验看可以有15%至20%左右预期收益率,但最差的情况也会有3%至5%的亏损。在这样的背景下,量化对冲基金作为理财产品竞争优势不明显,量化对冲的客户群有着更好的理财选择。

“但从2012年开始,信托产品收益率不断下降,我当时就判断刚兑预期被打破将是大势所趋,此消彼长,量化对冲将迎来发展的黄金时期。现在信托产品预期收益率已经从15%、16%降至6%、7%,各种固收产品的无风险收益率下降,信用风险上升,使得量化对冲产品竞争优势开始凸显。这两年除了股市大幅波动后,股指期货受到限制外,量化对冲自身的发展势头很好,策略越来越多元化,收益率也保持在不错的水平。”蒋锴说。

2017是“黑天鹅湖”?

2016年资本市场充斥着“黑天鹅”,诸如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都是小概率市场。2017年资本市场的“黑天鹅”事件只多不少,甚至有经济学家戏称,2017年的市场充斥着“黑天鹅”,是乌泱泱的“黑天鹅湖”。

对于市场的高度不确定性,蒋锴却充满信心。

据他观察,市场上靠基本面选股的公募股票型基金连续5年跑赢中证500指数不足5%,但半数以上的量化对冲基金都能达到该目标,这显示量化对冲基金的胜率高出基本面选股的股票型基金。

量化对冲基金能够更全面地检索市场,A股市场已有超过3000只股票,即便最勤奋的基金经理也不可能全部覆盖。另外,量化对冲基金避免了人性的缺陷。再优秀的基金经理也会在市场最低点的时候恐慌,在市场最高点的时候亢奋。量化模型可以规避这些情绪,稳定找到跑赢指数的投资机会。

对于“黑天鹅”,蒋锴指出:“任何‘黑天鹅’事件都是检验量化对冲基金是否具有良好风险管理能力的标尺。”

他指出,衡量量化对冲基金是否优秀首先要看过往业绩,业绩时间越长越有说服力。看业绩并不是单单看每年盈利多少,更要看基金在牛熊周期中、极端市场情况下、风险节点上是否表现稳定。

“对于风险,更重要的是应对。”蒋锴强调,“我们采用的是多策略,即采用多个不同策略模型,这些策略逻辑不同,互相补充加以组合,在一部分策略亏钱的时候另外的策略却能赚钱,平滑收益。如2016年初股市熔断的时候,我们的量化选股策略亏损,但期权策略却在赚钱,对收益做了弥补。在2016年‘双十一’期货市场暴跌的时候,CTA策略当天回撤了0.2%,但整个投资组合其他策略却在赚钱,最后当天盈利了0.3%。”

人工智能或是未来方向

除了用业绩说话,蒋锴指出,量化对冲基金的生命力在于基金管理人是否有持续的策略开发能力。

他指出,艾方在刚成立的时候,80%使用的是境外模型,在境外模型基础上进行修改使用,但现在,80%的模型完全是在国内A股市场开发的。“境外模型比不上我们完全结合国内市场的特点,从底层开始,全新开发的模型效果好”。

“国内市场进步很快,艾方在策略开发上走在市场前列,但新开发的策略也只能平均领先市场3至6个月。2016年,我们将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应用到投资过程中去,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蒋锴说。

人工智能最大的优点是从原有的规律里面加以总结,在人类认知的基础上进一步升华。他进一步指出,原来做量化用的是已有的量化模型和规律来对市场进行演绎。人工智能可以借助计算机强大的运算能力,总结投资经理对市场的理解后,加以运算,在此基础上加以升华,帮助基金发现一些传统统计学发现不了的规律。当然,人工智能也不可能完全替代基金经理的作用,好的策略模型依然需要基金经理不断完善,但人工智能可以帮助基金提升机会发掘能力,进一步提高模型的收益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