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后自媒体主义时代,自媒体人的出路在哪?

原标题:后自媒体主义时代,自媒体人的出路在哪?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喧嚣了将近两天的微信小程序这会儿终于消停了;自媒体人也该冷静冷静了。

毕竟小程序对于自媒体人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个内容发布平台,那些所谓的入口红利几乎就是扯淡,微信的体量和用户使用习惯就是它的上限。好奇的话不妨看看峰少周一公文《关于微信小程序的前世今生,张小龙你错了》。

所以我们还是回归到自媒体的本身;也许Medium 流量增加300%却大幅裁员你还觉得没什么,偏安一隅的中国有其特色,但是新榜CEO徐达内预预言的2017年内容创业迭代洗牌将更频繁,这就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紧迫性:

如果不想安乐死,我们就必须在这个后自媒体主义时代结束前找到自己的路在何方?

在这里峰少就不提那些2016年终盘点中出勤率极高的自媒体大咖,诸如:同道大叔(同道文化套现3亿)、李叫兽(当上百度副总裁)和吴晓波(巴九灵估值20亿),人家都已经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从此走向人生巅峰了。

不过看到了自媒体人光鲜亮丽的一面,我们还必须要正视自媒体人蓬头垢面的大环境;我们不妨来复盘一下2016年最大的自媒体招标事件: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2016年上半年光速蹿火的短视频播主papi酱,在接触罗辑思维之前就已经被封为“2016第一网红”;3月份接受罗辑思维真格基金等1200万注资更是估值3个亿;而且就在4月21号由罗辑思维一手炮制的“新媒体史上第一拍”也获得了2200万的天价贴片广告,一时间自媒体人无出其右(就算是咪蒙也不行)。

但就在如此光鲜亮丽的外表之下,迎来的却是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舆论质疑,从罗辑思维的暗箱操作到阿里巴巴是幕后黑手(丽人丽妆、阿里拍卖,优酷土豆投资的罗辑思维都有阿里巴巴背景),网友脑洞大开;以至于情急之下拍卖结束后,杨铭宣布将拍卖所有的净收益捐赠给母校中央戏剧学院草草收场,而且风暴中心的papi酱一直都不在现场。

而且就在此时,剧情又出现了神转折:罗辑思维和papi酱之间似乎出现了裂痕,直到7月23日脱不花出面宣布放弃papi酱,并宣称投资papi酱是罗辑思维的耻辱……

个中是非以及真相我们自是无从得知,但是我们可以明确两点:

第一、罗辑思维通过这一次“过河拆桥”事件终于清晰了自己的定位,而这之后就有了得到的大繁荣——逻辑思维找到了自己的未来出路:成为平台、知识付费;

第二、papi酱具有超前思维和商业头脑正在积极的谋求转型,虽然经历了罗辑思维撤资的滑铁卢事件,但是从papi酱7月21号在8大平台同步直播同时在线观看量达到2000万以及12月出演积家奢侈腕表广告可以看出,papi酱似乎找到了自己的第二春。

罗辑思维带来的这一股“业火”已经蔓延开来,不管是得到专栏的大行其道还是喜马拉雅的亦步亦趋;似乎他们已经给自媒体人找到了一条出路:通过知识付费平台来兑现自己的内容价值;于是李笑来、和菜头、万维钢都来了,马东的奇葩天团、最强大脑的烧脑天团,湖畔大学三板斧都已经枕戈待旦。

可是寄希望于知识付费平台终究有些虚妄,首先你必须是人格魅力体,还要自带流量背书,这样的内容才有付费价值;它的门槛太高了;于是一部分内容不具备直接变现价值以及那些暂时还不想过多涉及资本力量拔苗助长的自媒体就只能走papi酱的那条路:反复打磨自己,找到自己的最佳定位。

那么下面我们就通过新世相、深夜发媸和梦生工作室一起来看看他们是怎样中找到自己的求生之路的:

新世相:基于爆款事件打造IP衍生品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其实很多新世相的粉丝应该和峰少一样,都是在2016年7月8号新世相发出的公文《我买好了30张机票在机场等你:4小时候逃离北上广》;在一片哗然的质疑和羡慕嫉妒恨之中,新世相完成了第一次的国民刷屏级事件。

而在此之后2016年11月15日新世相又推出了一篇公文《我准备了10000本书,丢在北上广地铁和你路过的地方|丢书大作战》;同样的这一次的#丢书大作战# 在引起质疑声和效仿的同时,新世相又一次引爆了潮流。

而在2016年12月7日,新世相公文《我们花了3年时间,只是为了让它在流行一次|青春版《红楼梦》》;虽然这一次新世相与果麦文化联合推出的“青春版《红楼梦》没有像#逃离北上广#和#丢书大作战#那样成为国民营销事件,但它也十分轻松的登上了话题榜;豆瓣网友甚至对这版红楼梦发起了“一星运动”。

从“逃离北上广”到“丢书大作战”,以及最近一次的“青春版《红楼梦》”事件,新世相策划的内容活动一次次登上社交媒体的话题榜,尽管存在一些质疑其“鼓吹伪文艺”、“抄袭国外营销事件”的非议,但新世相在内容传播领域的营销能力的确值得关注。

虽然新世相把自己定位为一家“内容公司”——探索可能出现的新的内容生产模式和传播方式的新内容公司。

但在不少广告营销人眼中,新世相基于公众号打造出来的“伪文艺”价值体系已经超越一般的公众号定位,反倒越来越像“一家活动营销公司”,虽然新世相曾多次否定这一说法,强调自己“不为品牌做营销策划”,但它自己不就是品牌么!

而且有消息声称:明年,新世相计划基于爆款事件打造IP,进军综艺和电影行业。

徐老师:要做“时尚界的泥石流”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深夜发媸曾是个泛情感公众号,运营者徐老师的 IP 形象是语言辛辣,擅长写段子和“小黄文”。

2015 年年底,深夜发媸转型成时尚美妆号,微信矩阵拓展到四个:

深夜发媸发布综合时尚内容、“深夜种草”主要介绍美妆护肤产品和时尚穿搭、“明星照妖镜”主要侧重明星八卦、最后徐老师的个人账号“深夜徐老师”,更新穿搭内容以及徐老师日常。

至于转型的初衷,是因为徐老师想把自己变成一个时尚博主,想把深夜发媸打造成一个高门槛、具有延展性和大规模运营基础的时尚美妆品牌;具有更强的商业变现属性。

在商业化探索方面,深夜发媸在商业推广、电商、推出联名品牌领域都有尝试,并且还在最近推出了自品牌 low fashion。

作为一个以“小黄文”起家的公众号,深夜发媸转型初期也曾一度阵痛——“疯狂掉粉”几十万;但是经过一年的努力,深夜发媸的微信矩阵现在将近有350万粉丝,男女比例二八开;而且粉丝以大学生和初入职场者为主,由一线沿海城市逐渐向二、三线城市扩展。

由此看来,时尚博主徐老师的“low fashion”似乎已经初具规模。

宋小君:好故事是唯一通行货币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由宋小君联合作家编剧戴日强、影视出版销售策划张轩洋共同创立的梦生工作室,同样是基于宋小君的个人IP诞生的“超自媒体”。

梦生工作室正在尝试区别于腾讯阿里、跃文集团之外的中小型IP孵化;并且通过文学IP的孵化单年营收超过千万元:以《一男三女合租记》被改编成电视剧《深圳合租记》作为契机;宋小君的第三本书《玩命爱一个姑娘》是梦生工作室孵化出的第一部作品,初期通过微信公众号进行传播,累计产生20亿次的阅读分享,而后与典雅天地合作改编成话剧,目前已演出七八十场。

在此之外,梦生工作室还将《玩命爱一个姑娘》中多个故事的改编权签约给影视公司;与万达影业、黄渤工作室、华海时代等展开合作,有7个故事正在改编的过程中。

梦生工作室在进行IP孵化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一套可复制的内容商业化模式:

由作家产出内容,经过包装、推广、营销来打开影响力,形成IP。

而后与影视公司展开合作,梦生工作室作为版权方的同时,也有可能参与到剧本的改编中,并且作为出品方,出资占有一定比例的股份,共享收益。

作家本身在安心创作的同时也能得到自己的分成。

除了影视,IP虽然可以演变成话剧、漫画、手游、创意周边等形态;但产量是一个亟待突破的问题。

梦生工作室今年共推出将近20部作品,现有20位签约作家,分别位于北京和东莞;其作品涵盖都市爱情、悬疑推理、少女向、甚至同人等类型。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其实不管是新世相、深夜发媸还是梦生工作室,他们虽然有着不同的出路:新世相属意打造爆款IP衍生业态、深夜发媸决心把自己转型为时尚美妆品牌,梦生工作室也在复制自己的成功模式企图打造IP孵化平台。

但究其本质,这三者都在基于自己的个人IP(自媒体)基础试图打造出一个“超自媒体”跨界平台:从活动策划到影视综艺、从情感账号到时尚博主,从个人IP到孵化平台。

连新世相、深夜发媸、梦生工作室等自媒体“大咖”都已经先知先觉了,那么微信至少还有2200多万的公众号以及其他平台的自媒体又该怎么办?我们又该如何找到自己的出路?

其实上文中以及给in给出了答案:我们要么向左,寄希望于内容平台变现;要么向右,积极谋求自身“跨界裂变”。

当然,这里的跨界裂变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行的,我们必须基于自己的自媒体内容定位和运营潜力从小见大延展出一套成功可规模化的成熟路径;这样才不会在2017年的自媒体大浪淘沙中死无葬身之地。

原创|峰少|微信ID:Fun-Plus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创业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