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专访闫妮:变美很好,但也享受把自己摔破的时刻

原标题:专访闫妮:变美很好,但也享受把自己摔破的时刻

题记:闫妮最近变化好大,大到几乎每个人一提到闫妮的名字,都会自然而然地加一句“现在怎么那么美?”

最近闫妮的新片《美容针》定档,片名让人不禁引发联想——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份改变又给她带来了什么影响?相信所有人都已经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我是一个顺其自然的人

说出闫妮名字的那一刻,脑袋里会立马出现什么呢?是打着夸张的腮红、高声喊着“额滴神呀!”的佟湘玉,还是《三枪拍案惊奇》里王五麻子“家庭暴力”之下的披头散发的面馆老板娘,亦或者是《斗牛》里穿着脏兮兮破布棉袄的寡妇九儿?

就这样回忆着,闫妮在近十人的伴随下走进了即将开始采访的房间。

闫妮进来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少女般灿烂的笑,露肩礼服、精致妆容,眼前的这个人和刚才记者脑中的那几个角色完全不能共存在同一个画面之中。

因为拍摄的原因,闫妮又轻车熟路地换上了那双起码有十厘米的高跟鞋。镜头下的闫妮,熟练地摆着各种pose,散发着成熟女性的性感与妩媚。

《美容针》的剧本很特别,剧情全部通过漫画的形式展现了出来,这个别具匠心的点子一下就抓住了闫妮那颗双鱼座爱幻想的心,闫妮主动要求想和导演见上一面。见面后闫妮才知道,电影是根据导演的漫画作品改编,并且电影中的故事就真实地发生在了导演的身上。

了解之后,闫妮觉得这个故事起码是有根基的、有说服力的,而且闫妮和导演在交流的过程中越发觉得两人在情感上有着相同的共鸣,就像是命运的安排。所以闫妮欣然接受了这个角色。

《美容针》的男主杜天皓,年纪和闫妮的外甥差不多大。聊起杜天皓的时候,闫妮想起了两次“初遇”的有趣经历。

说是“初遇”其实两人有着一墙之隔。

闫妮笑着说,当时杜天皓住在她隔壁,但她们还没打过招呼。闫妮只记得到了晚上,隔壁的音乐声就放的很大。闫妮心想:这个地方怎么还有人唱卡拉OK呢?怎么唱来唱去老唱那几首呢?

后来两人熟悉了之后闫妮觉得“这是他的自由,就让他自由发展吧!”也就没有干涉他的卡拉OK爱好。虽然两人年龄差距有些大,但沟通起来也没有任何问题,因为一切都是顺其自然。

采访过程中,闫妮不止一次说到这个词——顺其自然,似乎这就是她人生的座右铭。

就像她最近饰演的两个角色:《美容针》里的李堂珍和《情圣》里的马丽莲,都是所谓的“剩女”,李堂珍还独自抚养着姐姐留下的两个孩子。但是这两个女性都很勇敢,无论遇到什么都是不怕的。“不管怎么样都是老天爷给我的,就像我也是这样顺其自然的一个人。”

闫妮所说的“顺其自然”其实更多地体现在了她有些“二”的可爱性格上。

闫妮很诚实地说自己不记事,聊起一些电影细节闫妮就会很不好意思地说:“哎呀我也不记得了,可能我看了电影之后才会想起来吧。”

当说起前段时间上映的《情圣》时,闫妮又一次表现出她迷糊的一面。《情圣》导演之一的宋晓飞在拍这部电影之前一直都是以摄影师的身份活跃在电影第一线,早在2009年的《斗牛》中,两人就已经结识。当《情圣》还处于筹备期的时候,宋晓飞就已经把闫妮的名字写了上去,尽管这两部电影中闫妮饰演的角色有着云泥之别。

“那么到底是您身上什么地方使得宋晓飞那么坚定地用您呢?”记者好奇地问道。谁知道闫妮听完这个问题就愣了,然后恍然大悟地开始自说自话:“对哦,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诶,我一会儿一定发个微信问问他。”

特别单纯特别懵,就是闫妮给记者留下最深的印象。

闫妮说《美容针》的导演很有少女心,但闫妮本人才真真活的像个少女,不计较不深究,放声大笑,顺其自然。

角色美才是真正的美

闫妮很少许愿,如果说作为演员的闫妮有什么愿望的话,那应该就是“希望自己从形象上有所改观吧”。

从《情圣》上映后的观众反响上就能看出,闫妮如愿以偿了。

关注橘子娱乐 微 信 公 众 号 :(juziyule),发送“电影资源”,获取橘子君推荐电影资源,坐在家里看经典大片!

在《情圣》的豆瓣短评中,很多人都评价闫妮身材好、长得美、为了她也要多给电影一星。这些热情的回馈都让人想起闫妮粉丝最常说的那句——世上女子千千万,只有闫妮最好看。

在观众的眼中,闫妮身上发生了改头换面的变化,但闫妮本人却不以为然。“其实我的内心还是不那么自信,就像今天发布会,舞台拉开的那一刻我依旧很紧张。我说不出来那种紧张是从何而来,但一开始我总是要寻找(安全感)。”闫妮一边皱眉回忆,一边说道。

闫妮很感激那些愿意夸奖她、给她自信的观众,但她仍然抱有疑惑:“别人都说我现在变了,我变什么了呢?除了瘦了点,我也没怎么着啊。”

从一炮而红的《武林外传》,到带她初次走进电影世界的《三枪拍案惊奇》,闫妮不止一次在影视剧中扮丑。从当初的“丑”,再到现在《情圣》中一身红装挥舞着小皮鞭,性感又诱人的“美”。无论是哪种状态,闫妮都觉得自己是在为角色服务。

“当我开始演戏的那一刻,我就摘下了我的面具,戴上了她的面具。因为有她的面具我会更加自由,我会更加快乐。”

可能外型的婀娜美艳会让人很快地收获外界的赞扬,但闫妮觉得把自己“摔破”的时刻,也挺好。

或许有人觉得外型的改变会让闫妮有机会接到更多元化的角色,但闫妮始终认为演员是被选择的。当提到希望和什么导演合作或者出演什么角色的时候,闫妮用了“非分之想”这个词。外型的改变到底会带来什么,闫妮自己也不清楚,但唯一不变的,是她始终对于表演的热情。

正是基于这种热情,平日里亲切随和的闫妮会在拍摄过程中变得一丝不苟,正如好友耿乐所说的:“当我们聊到表演的时候,闫妮可能会拍桌而起。”比如《情圣》中马丽莲把叉子掰成中指形状的有趣情节,就是闫妮“违抗”导演旨意的结果。

当时设定的是马丽莲本人怒不可遏,扭头对着镜头竖了个中指。但闫妮觉得,一个女性在银幕里竖中指不是很好,所以她就想,叉子中间连接的地方掰下去也像竖中指。于是她把想法跟导演沟通之后,才有了这个让影院观众哄堂大笑的巧妙桥段。

不论是竖中指,还是衣着性感劲歌辣舞,闫妮都是为了让角色更加丰满。即使《美容针》的导演要求角色不许化妆,闫妮也都照办了。

因为在闫妮的眼中,没有个人的美或丑,只要角色塑造好,才是真正的美。

重要的不是胖瘦,而是自己的感受

闫妮变美最主要体现在了她的身材上。

当初《罗曼蒂克消亡史》发布会的直播平台上,闫妮身着黑白两色,挺拔高挑,和片中经营琐碎家务的王妈一丁点都不一样。只要镜头一投向正在站着的闫妮,弹幕就开始出现“闫妮怎么这么瘦”、“闫妮腿好长”等诸如此类的消息。仿佛闫妮明年去走维密开场秀,都没有任何问题。

说起大家最好奇的减肥话题,闫妮坦言自己就是在拍《美容针》的时候开始减肥的。“我当时一直跳一个操,但是他们说我跳的是大妈操,不适合减肥,所以我主要就是晚上不吃。”一想到那个所谓的“大妈操”,整个屋子都充满了闫妮的笑声。

而闫妮的减肥动机也特别单纯——人总是要有所改变的,长高长低控制不了,长胖长瘦还是可以的吧!“我想说有胖有瘦才有过往,所以就是试一试,没想到就成功了。”

紧接着闫妮又补充说:“如果不成功也没有关系啊!你是胖胖的,重要你觉得好,就挺好!”

我们临走的时候闫妮在给自己的团队拍摄照片,她像一只蝴蝶一样放松蹁跹,和发布会舞台上那个谨小慎微的她一点都不一样。

这次的变美是她给观众的一次惊喜,谁又能猜到下次惊喜是什么呢。

更多采访细节请点击:

关注橘子娱乐 微 信 公 众 号 :(juziyule),发送“电影资源”,获取橘子君推荐电影资源,坐在家里看经典大片!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闫妮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