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花3万多整容效果不理想 顾客在美容诊所自杀

原标题:花3万多整容效果不理想 顾客在美容诊所自杀

信网1月16日讯近几年,医学美容成为爱美人士的选择,为了追求完美的外表,不少人一掷千金,然而,方女士与医疗美容诊所之间的纠纷最终酿成苦果,令人唏嘘不已。前段时间,在郑州工作的方女士来到青岛市南区一家医疗美容诊所进行了“鼻综合六项”美容手术,她认为手术后出现明显缺陷,但修复手术未能修复,眼看前后花了35600元,却被“毁容”,方女士便向医疗美容诊所索赔,2016年12月26日,方女士在与医疗美容诊所争执之后,一怒之下,在诊所服毒,送往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信网(热线0532-80889431)了解到,该医疗美容诊所已经停业状态,负责人也已失联,卫生监督部门和公安部门已介入,目前仍在调查阶段。

徐国士医疗美容诊所大门已上锁

花3万多做“鼻综合六项”失败?

方女士刚从大学毕业不久,生前在河南郑州工作,从她留下的遗书中,信网获悉,2016年初,她见经朋友在青岛徐国士医疗美容诊所做的“鼻综合六项”比较好看,于是便动了心,在关注了几个月后,于2016年6月20日抵达青岛,在徐国士医疗美容诊所交了3000元定金,预约了“猫脸人中六项鼻综合手术”,双方协商23800余元余款通过网上支付。

2016年6月22日,方女士进行了手术,5天后,她发现手术有缺陷,据其原话描述:“带着鼻夹侧面还看起来鼻小柱被过于拉长,漏大鼻孔了,她们(医生)都发现了,一直说我这个问题太明显。”

方女士家人提供的材料中透露,诊所承诺的鼻综合六项包括“鼻假体、缩鼻头、耳软骨垫鼻尖、鼻小柱拉长、缩鼻翼、鼻孔”,然而做手术时,“缩鼻头、耳软骨垫鼻尖、缩鼻翼鼻孔”这些项目却没做,她在遗书中说:“徐医生说我的鼻子基础条件很好,这些没必要做,一切手术从简。”

对于方女士鼻孔过大的问题,“徐国士说过三个月后就会好转,否则会给免费修复。三个月后,鼻孔过大并没有改善,还不如之前的自然,完全没有达到效果。”

2016年12月18日,方女士再次来到青岛,沟通三个小时后,徐国士同意“把鼻行调整下,把鼻头缩小,鼻小柱缩短,鼻翼鼻孔缩小”,但并未免费,方女士又交了8800元手术费。

然而,手术开始后,徐医生却告知“缩鼻翼鼻孔的手术做不了,鼻孔大的问题解决不了”,然后就直接缝合了。手术开始后,却被告知不能修复,不仅白挨了两刀,想要的效果都没有做到,“还把鼻子整成很奇怪的鼻型”,方女士的情绪十分激动。但徐国士医疗美容诊所不再给出解决办法。

方女士的遗书 芳华年龄香消玉殒令人唏嘘

遭打骂在诊所服毒自杀

遗书中显示,在得知修复失败之后,方女士的情绪比较激动,“那会已经是不想活下去了,就想死在他们那。”

方女士要求徐国士医疗美容诊所退还所有手术费用,但是徐国士的答复是“概不退还,有异议找卫生局做鉴定。”并向方女士出示了一份手术知情同意书,称是双方都签了字的有效合同,“上面没有印章只是手术同意书,不是合同,背面是门诊病历,我根本都不知情。”

根据方女士遗书中描述,当天她并未离开,晚上7、8点,徐国士的儿媳出面辱骂并殴打了方女士。遗书的最后,方女士很激动:“不是逼我死吗?你们以为我怕死不敢吗?你儿媳妇不是要我命吗?我给你!我没你们想象中怕死胆小。”

2016年12月26日,方女士快递购买了“敌草快”农药寄至徐国士医疗美容诊所,并在诊所内当场喝下,诊所人员将其送至医院抢救,经抢救无效后于2016年12月29日下午死亡。

而信网从方女士家人与徐国士的电话录音中听到,在方女士死亡之后,徐国士并未对家属进行安慰,而是其自身的损失,“我是个非常在意名誉的人,我的诊所关一天,我的损失有多大,你们再不起诉,我就准备起诉你们了。”

医院出院记录的出院情况显示:死亡

徐国士失联诊所已关门

“她长得很漂亮,没什么好整的,也没有告诉家人,我们都不知道她要整容。”方女士的家人告诉信网,方女士此次到青岛只告诉了她弟弟,“期间表现一直很正常,没有表现出焦躁、难过,甚至自杀的倾向。”

至今,方女士的家人也不相信她会自杀,“她一直很开朗乐观,也很能干,生活条件也不错,怎么可能选择自杀呢?一定是整容失败后发生了什么。”

方女士的家人在得知其服毒后,立刻赶到了青岛,“见面时,她已经不能说话,第三天就抢救无效离世了。”方女士的家人说,在其死亡后的9天时间内,徐国士医疗美容诊所拒不露面也不接听电话,“连句安慰也没有”。

2017年1月13日,信网来到徐国士医疗美容诊所,其大门已经上锁,处于停业状态,而徐国士本人也一直不接听电话。据信网了解,1月12日下午,方女士的父亲将其遗体火化,带回了老家安葬。

在徐国士医疗美容诊所的8800元消费小票

警方介入调查

对于此事,青岛市市南区卫生监督局法规监管科万科长表示,市南区卫生监督局曾召集双方当面协商,“徐国士表示顾虑很多,打算走司法途径,不愿意进行协商。”

万科长表示:“是否属于医疗事故目前尚不能判定,具体的情况公安部门已经介入调查了。”

山东德衡律师事务所的黄鹏举律师认为,此事可以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鉴于目前的情况,家属可以根据徐国士医疗美容诊所的相关病例等进行医疗事故判定,申报公安部门调查,并到法院起诉申请民事赔偿。”

信网获悉,市南区金门路派出所已经介入调查,工作人员介绍,具体细节目前仍在调查取证中。

信网全媒体记者 杜杲燃 见习记者 郑艳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