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体育的水很深 改革的第一步就是认清体育系统的复杂性

原标题: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体育的水很深 改革的第一步就是认清体育系统的复杂性

“点名姚明能当篮协主席”“足管中心正式裁撤”“运动员出身的李玲蔚当选中国奥委会副主席”……苟仲文上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一个半月的时间里,已经让外界感受到他将改革进行到底的决心和行动,尽管他看上去还带着学者型官员的十足书生气。

里约奥运会中国代表团成绩滑落、体制改革箭在弦上、体育产业5万亿目标如何实现……一系列棘手又迫在眉睫的问题已经摆在了苟仲文面前,这位外表斯文又被身边人称为“雷厉风行”的新局长该如何接招?

苟仲文初印象:亲自撰写发言稿 不打常规牌

12月28日、29日,国家体育总局大楼中异常热闹。

体育总局新任局长与各省市体育局长的会议就在楼里举行。

这是苟仲文上任后,第一次直面各地方体育局的掌舵人,也被外界视为是新局长“施政纲领”的发布仪式。

28日这一天,老局长刘鹏正式卸任,坐在一旁的苟仲文只做了例行的发言,戴着银边眼镜、看上去有些消瘦的他并未多说什么。“说得不多,多数时候是在听。”28日的会议后,一位协会负责人这样形容对苟仲文的初印象。

这似乎符合了苟仲文斯文学者的形象。北斗星通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儒欣曾多次在涉及高科技的会议上见到苟仲文,“发言比较专业而且简洁,很少长篇大论。”从政多年,毕业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信号、电路与系统专业的苟仲文一直被同僚视为“专业型”人才。在被任命为北京市副市长之前,苟仲文曾担任信息产业部副部长的职务,他负责的军工、企业信息化工作,被认为是专业性较强的领域。

不过,苟仲文在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时的老部下徐晓兰却表示,老领导苟仲文虽然做人低调,但做事绝对果敢,雷厉风行。

28日的大会后,中国体育总局正式迎来苟仲文时代,29日的分组讨论会和苟仲文的总结发言,才让大家真正见识到这位新局长的“个性”。

29日这天上午,苟仲文并没有出现在分组讨论中,这让已经准备好“诉苦”的各省市体育局长有些意外。经常参加这样会议的工作人员介绍,每次奥运周期后,局长会上除了总结成绩和不足,不少体育成绩不发达的省市体育局长都借机“诉苦”,希望总局能给予更多的政策倾斜和支持。

没想到,上午刚刚结束分组讨论,局长们准备去食堂就餐时,各讨论组组长突然接到通知,下午总结大会前,新局长将单独约谈各组长,了解各组讨论情况。

“聊天”的过程中,大家都感觉尽管只上任了一个月,但苟仲文对各项目的研究已经相当透彻。其实这一个月的任期,苟仲文已经多次前往一线调研。他曾经和身边的工作人员说:“你们准备、介绍的,和我观察的角度不一样。”

上任短短一个月后,苟仲文分别会见了甘肃、内蒙古等省、自治区的负责体育的副省长、副主席,见面时苟仲文明确表示,2022周期要大力发展西北地区的冰雪产业。在大家盯着黑吉辽以及京津冀传统冰雪业发展中西部冰雪产业发展,苟仲文的注意力更扩展到西北地区。

据了解,上任之初,苟仲文就前往首都体育馆,看望训练中的中国花滑队。当时,现场的不少陪同官员都和苟仲文介绍花滑取得的成绩以及如今的训练方法,然而走出训练场时,他却单独和花滑主教练赵宏博说:“首体这样的训练环境我很吃惊啊,这么重要的冬季项目,训练条件这样差,我心很凉。”

亲自赴一线观察,是苟仲文从政多年的习惯。2012年,作为北京市副市长的他选择乘坐公交出行。到了44路公交总站北官厅站的时候,苟仲文更戴上“用心为乘客服务”的绶带,手拿小红旗,引导乘客文明上下车,当起“文明引导员”。

12月29日,为期两天的体育局长会议闭幕,苟仲文更全程亲自撰写了自己的发言稿,并未借助任何工作人员,近一个半小时的讲话中,他几乎全程脱稿,而话题多是围绕着“改革”,更多次“语出惊人”直指台下各中心协会领导存在的问题。尤其是点名篮管中心,直言不讳的说:“体育人做体育事,姚明就很适合做篮协主席”,而此时,篮管中心主任信兰成就坐在台下。

接手体育总局曾叹“体育圈水太深”

2016年11月21日,国务院任命苟仲文为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组织委员会执行主席。苟仲文上任之初,曾经和身边人感叹:“体育的水很深。”他曾告诫自己和身边人:“改革的第一步就是认清体育系统的复杂性。”

2013年年底,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决定》提出,激发社会组织活力。正确处理政府和社会关系,加快实施政社分开,推进社会组织明确权责、依法自治、发挥作用。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随着体育总局各中心协会“脱钩”的进行,总局内部、各中心系统多年积攒的问题在改革中都一一暴露出来。2016年2月,足管中心撤销,中国足协与体育总局“脱钩”完成,但各地方足协的脱钩仍未完全完成;而在参加本次局长会的不少各地方体协人士的反馈中不难发现,“脱钩”过程中,体制内人员安置等一系列错综复杂的问题仍较为尖锐。

翻看苟仲文简历不难发现,他曾于2000年10月任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院长,对赛迪集团进行了股份化改制,成功主导了赛迪集团改制上市。拥有体制内改革的经验显然是他最大的优势。从政以来,从未涉足体育领域,这一点也被外界认为是他被选中“不受各方利益牵绊进行改革”的原因。

其实,不仅曾主导体制内改革拥有经验,苟仲文对改革一直是很有魄力。2014年,在担任北京市委常委、教育工委书记期间,苟仲文曾铁腕取消“共建”,堵住特权入学通道。过去,国家部委、事业单位、央企都会和一两所优质中小学签订“共建”协议,保障职工子女优先入学,这一做法因有违教育公平广被诟病。苟仲文推动取消“共建”,多少也触及了一些既得利益,阻力可想而知。当时苟仲文在接受采访时说:“面对择校顽疾,我们等不起、拖不得,必须果断解决、当断则断。”不仅取消“共建”,苟仲文还打铁趁热的颁布15条“禁令”,严禁区县、有关单位和学校以任何名义收取与入学挂钩的费用,切实解决“以钱择校”问题,严禁学校违规提前招生和点招学生,抵制入学过程中打招呼、递条子等行为。

“扁平化管理” 新局长直接对话总教练

拥有一系列改革的经验和魄力,正式上任的第一次正式发言,大家就感受到苟仲文的“雷厉风行”。

12月28日在与国务院领导、各省市体育局局长交流时,苟仲文在发言中首先就提到了继续深化改革,表达了在自己任期中勇于破除不利于体育事业健康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做好改革的顶层设计。

上任后,苟仲文曾在总局内部公开表示,“国家体育总局就是政府职能部门,各项目中心给国家队服务,没有发号施令的权力,乱就乱在这里。”在苟仲文看来,一位运动员在获得金牌时,身后有几十个、几百个指手画脚的人,这一点他十分不解。

“我们现在不是举国体制,是举中心体制,处长(各中心主任是处长级别)选对了,项目就好了;处长选错了,就都瞎了。”在一次总局内部公开讲话时,当着各中心主任,苟仲文直言不讳,让坐在台下的各中心主任不敢多说一句话。

其实,担任北京市委常委、教工委书记时,在出席首届全球未来学校大会暨世界基础教育高峰论坛上,苟仲文就曾讲述了自己的一些思考:学生应该成课堂的主人。在演讲中,他曾提到,自己在观看清华附小百年史剧《丁香花开》的剧目后的体会,那就是以学生为主体。“不是教师不重要,而是教师要随着社会变,随着学生变。”苟仲文昔日强调以“学生为主体”的理念与如今强调教练员运动员为主体的思路极为相像。

一位金牌项目的总教练也和腾讯体育透露,在与苟仲文的两次长谈交流中,新局长都提到“扁平化”管理的模式,即苟仲文直接对话各金牌大项总/主教练,未来,弱化各中心的行政权力势在必行。

举国体制将有重大改变 未来或仿效英美

29日下午,为期两天的局长会结束,苟仲文马不停蹄的前往五棵松体育中心,观看KHL大陆冰球联赛昆仑鸿星对阵海参崴海军上将队的比赛。

“其实24号仲文局长已经来看过我们的比赛。”昆仑鸿星俱乐部总裁廖志宇这样对腾讯体育表示,据她描述,新局长在看球期间,在询问俱乐部工作人员时特别关注球队的成绩以及昆仑鸿星与中国青年冰球队的梯队共建。

“成绩好要奖励大家。”观看比赛时,当听到俱乐部赛季目标是闯入季后赛时,苟仲文开玩笑的和球队负责人这样说。

“感觉新局长面临的压力很大,毕竟竞技体育和体育产业两者都不能放。”一位参与局长会的地方体育局局长这样表示。

去年里约奥运,中国体育代表团取得26枚金牌首次被英国超越,同时也是2000年后,中国代表团在奥运会上取得金牌数最少的一届。与此同时,日本队以12枚金牌位列奖牌榜第6位,而2020奥运在即,4年后的东京,日本已对中国军团的领军亚洲地位“虎视眈眈”。

上任后,谈及2020东京奥运,他多次和身边工作人员表示:“咱们准备好了么?反正我知道人家日本准备好了,还相当有底气。”

据参加局长会的某协会负责人透露,在新局长的推动下,未来中国体育传统的“举国体制”模式将有重大改变,或仿效英美等国家的策略,成绩好的项目将获得更多的资金支持,潜在项目国家和省市结合搞,而无法染指奖牌的项目将完全社会化。“‘谁有能力谁来做,国家队不再养那么多人’,这是新局长的原话啊。”一位地方体育局局长这样表示。

约谈郎平3小时挽留 强调科技助力体育

据悉,在上任后第一时间,苟仲文已与众多重点项目的负责人、教练员约谈,其中就包括中国女排主帅郎平,更与郎平单独深聊了近3个小时,极力挽留郎平留任的同时也倾听一线教练员在训练、比赛中遇到的问题。

在与郎平的交流后,苟仲文对身边人坦言,国家队后勤保障对于球队的重要性,“优势项目要都能像女排的后勤保障一样。”他在局长会议上还特别提到,在他的设想中,备战冬奥期间,所有的项目可以拥有24小时,365天都能安安心心训练的环境。

在信产部工作期间,苟仲文曾为推动中国与世界500强企业的合作做了大量工作。2004年在他的努力下,微软和惠普两大IT巨头分别在中国设立了国家级软件实验室。而成为体育总局局长后,他也一直强调“科技助力体育”。在与各省市体育局长对话过程中,他特别提到法国三级跳运动员背后的科研团队,针对运动最后踏板能力反复截取视频,帮助找出问题和提高的事例。上任以来,他也和多位总教练恳谈时都提到,“教练光看经验是不行的。游泳(成绩提高)是磨出来的么?自行车是磨出来的么?” 今年1月12日,苟仲文在京会见了芬兰罗瓦涅米市长罗特沃宁,他也重点提到,芬兰在科学训练方面具有独到之处,值得中方学习。

结语:

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还是破釜沉舟将改革进行到底?一个半月的时间似乎还无法证实我们对苟仲文的推论。不过,正如苟仲文自己感叹,“体育的水太深”,新局长和中国体育都面临着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局面。

(文章来源于网络

免责声明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公众号立场无关

我们尊重原创,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因种种原因未能与原作者联系上,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感恩原作者的辛勤创作与分享!希望我们共同推动体育事业的发展。

上网不涉密 涉密不上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