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私募一哥”徐翔一审判决监禁近6年,罚金高达110 亿元!

原标题:“私募一哥”徐翔一审判决监禁近6年,罚金高达110 亿元!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王牌专栏,20年专注港股,金融名家齐聚,做最有深度的原创财经号。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文|陈铭京,香港财华社财经编辑。

今天,对于徐翔来说是一个值得永远纪念的一天,随着审判长法槌的这么关键一敲,他的过去,无论气质多么潇洒英姿,魄气逼人,手段多么高明,或称股市常胜将军,在今天都变成了一个犯罪的事实。所谓一念成仁,一念成渊,笔者感叹徐翔勇气过人,聪明绝慧,但又在惋惜他的才华没有用在正途,利用投机取巧的门路获取大量财富,最后臭名远扬,沦落牢狱之灾。

根据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法院认定徐翔等人的证券市场操纵罪,并构成情节特别严重的事项。徐翔作为主犯,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王巍也作为主犯,判处有期徒刑3年,而竺勇则是从犯,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三年,同时并处罚金。值得一提的是在证券法中,证券市场操纵罪构成极其严重情形的,判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如果按照证券市场操纵罪的极其严重的情况,徐翔、王巍和竺勇的牢狱判决确实轻了很多,他们几个主动认罪得到了法律的“从轻处罚”。不过让笔者疑惑的是,和徐翔等三人合谋进行证券市场操纵的那13个上市公司的23名高管去哪了呢?他们没有判决吗?

监管层目的杀鸡儆猴

笔者发现,青岛人民检察院的目标并非所有的犯罪成员,而是徐翔、王巍和竺勇三人。在2016年12月5日,徐翔案一审正式开庭,公诉方青岛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对徐翔、王巍、竺勇三位被告提起公诉。而人民检察院得到了更多的人证,那就是那13个上市公司的23名高管,当然,这23名高管同样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列席被告。

如果了这23名高管的指控,再加上这些人证给出的物证,徐翔等三人不认罪都不行。而让笔者惊讶的是听闻涉案的13家上市公司董事长或实际控制人全部已批准取保候审。所谓的取保候审就是一种保释加保证,要保证随叫随到,也就是说这23名高管目前处于不受羁押的状态,但徐翔一案要作为证人要随叫随到。如此说来,如果按照剧情节推演,这23名高管很可能在较早之前被人民检察院一一问过话,并保证指控徐翔犯罪成立,给予特别的从轻处罚。

不过笔者倒是认为检察院这是杀大头,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13个上市公司的高管只不过是检察院实施计划的第一步,要规范证券市场,检察院也是良苦用心。在检察院看来所谓擒贼先擒马,真正的罪魁祸首是徐翔等三人,而这23位上市高管或是被利益熏心,而上市公司高管中大都是实际控制人或是董事长,他们可以制造不存在的上市公告信息,因此而被徐翔他们利用作出此等苟且之事。

徐翔实际上已经形成投机倒把组织集团

实际上,这已经不能用共犯来认知这场证券市场操纵罪了。所谓的共犯是一种多个人在意图上的行为,徐翔等人确实已经成为共犯,而且意图非常明显,那就是二级市场高抛低吸获利分成。但是比共犯还要严重的就是犯罪集团,当然笔者说的有点罪过,但是笔者不得不说的是徐翔案已经牵扯到犯罪集团的概念。

根据犯罪集团的定义,首先要有两点条件,第一点是必须三人以上,徐翔案完全符合;第二点是必须在实施犯罪行为之前,就组成集团,有共同目的、计划、分工和较固定的组织联系。如果按照这样的条件,徐翔等人分工是非常明确的,徐翔等部分人在二级市场守株待兔,等散户被上市公告诱导进网拉升股票后,择机收网,而上市公司则负责公告信息的发布,当然也有的负责获利的分成。

其实徐翔等人在共同目的、计划、分工上已经有了很好的组织概念,但市场并未传闻他们组成组织的形式。而集团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他们实际做的就是以组织集团的方式进行运作,这是事先已经商量好的。名义上徐翔他们并没有设立个固定的共同的办公场所,或者开圆桌会议的地方,实际上,真正密谋可以多种方式进行,比如酒店会议、邮件会议或者视频会议等。

而作为犯罪事项,在2010年到2015年,徐翔已经实施了13起证券交易操纵行为,王巍参与8起,而竺勇参与了5起。可见这些犯罪事项之多,时间之长,是有通过有组织进行策划和运作的。说实话徐翔为主的组织已经成了投机倒把集团。这个利益集团分工明确,手段单一,但却屡试不爽。徐翔作为带头人,如果低调做事,或许也不会被查出来。笔者曾记得,在2015年时,银行代售基金产品中到处可见徐翔的产品,收益也标的也格外诱人,而当时徐翔在股市的事迹也到处在民间流传。

须出台政策保护小股民,防止徐翔案再发生

徐翔等三人已经被法律处罚了,但是那23位高管怎么定罪?难道就这样完了?就算这23位高管受利益诱惑,但是其中也得到了一些好处,比如公告费,利润分成等。作为共犯,在性质上怎么说也构成操作证券交易罪,如果判处的轻了难以服众啊,那些受坑害的小股民,小散户怎么得到慰藉呢?

在笔者看来,政府不愿意看到资本市场有大规模的动荡,如果同时审理23位高管,并量刑定罪的话,或许这将成为全球史上资本市场的最大的笑话了。不管是针对国内,还是国际市场,这都是监管层一方不太愿意看到的,如果惩戒头头分子就可以令市场敬畏法律,尊重交易规则,何乐而不为?!但若如果给市场造成恐慌,更加不利于监管层以后对资本市场的监管。

因此,随着徐翔等三人的处罚落地,这23名高管可能监管层方以被威逼利诱为由处以一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或者是更为宽松的决定。不过所得赃款都要上缴国库,钱都要被没收,这是必须的。

徐翔案给了资本市场法律法规方面一个重重的一击,这不仅仅是中国资本市场在法律层面的欠缺,更是上市公司高管对资本市场法律的文盲。如果这23位高管懂得法律知识,那么即使在徐翔等人的利诱下,或许也会坚守底线。但是他们选择了与豺狼为伍,就很大反应了中国资本市场法律教育环节太过于薄弱。

监管层要给中国股民一个交代,不是处罚几个人就行了,如果中国资本市场不完善,没有建立起保护小股民的政策法规,没有给予上市高管更多的法律知识教育,或者对上市公司证代没有一个完善的核查机制,对资本市场机构参与者没有一个很好的监管,那么徐翔案或将再次发生。市场存在有利可图的地方,而且法律规制有漏洞的地方终究会有市场,一代陨落,意味着一代即将崛起。

■ 编辑|李思,财华社财经编辑。

听说订阅「港股解码」微信公众号的小伙伴们都能赚大钱哦!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