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淄博绿皮小火车又上《焦点访谈》啦!

原标题:淄博绿皮小火车又上《焦点访谈》啦!

1月26日晚,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播出了始发淄博火车站的7053次列车(俗称绿皮小火车)为沿线发展带来的巨大变化。坐在电视机前的资深驴友韩章祥兴奋地跳了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隔三差五就乘坐的小火车,竟在《焦点访谈》播出了。

小火车是随着1974年辛(店)泰(安)铁路的建成而通车的。40多年来,一直作为铁路职工的通勤车和沿线居民的出行车,年复一年,默默无闻。它进入公众视野是近两三年的事,是随着驴友群体的兴起而引起关注的。

2016年2016年9月20日淄博晚报头版

当初为什么要修辛泰线?铁路沿线有哪些自然风光和风土人情?小火车为沿线居民带来了什么?对沿线经济社会发展又有哪些促进作用?带着这些问题,2016年秋,淄博晚报展开了一次详尽采访,当年9月20日至10月28日,精心策划推出了《哐哧哐哧,那趟绿皮小火车……》大型系列报道,对小火车的历史变迁、沿线发展、旅游景点进行了一次全方位、多角度、立体化展示,小火车途经淄博的12个站点也一一展现在读者面前。淄博日报所属微信公众平台“掌中淄博”和淄博晚报微信、济南铁路局淄博车务段微信同步推出。前后4.3万字,136幅图片,25个整版,淄博晚报对小火车的系列报道,无论广度还是深度都是前所未有的。从报道推出的那一刻,带来的连锁反应就再也没有停下过。可以说,这组系列报道引发了一股“小火车热”。

就在淄博晚报推出系列报道的第二天,2016年9月21日,新华社客户端以“穿越时空,感受中国最慢的绿皮小火车”为题进行现场直播。新华社记者从泰山站乘坐7054次列车到淄博,全程直播体验小火车的魅力。在泰山站时,新华社记者恰好看到淄博旅客宋鲁珍举着9月20日的《淄博晚报》与小火车合影留念,便拍下了这个瞬间,并通过客户端发布出去。新华社记者采访得知,宋鲁珍是看到《淄博晚报》关于小火车的报道后,即刻来体验它的魅力的。宋鲁珍说:“找回了几十年前的感觉,沿途风景很美,真是很棒。”新华社客户端直播中,还采用了《淄博晚报》一版照片。

新浪、凤凰等知名网站以及大众网、齐鲁网等省内重点新闻网站共30余家网络媒体也纷纷报道了淄博的小火车。一时间,淄博绿皮小火车,这趟惠及沿线乡亲的庄户列车,一下红遍网络。

转眼到了2017年,小火车引发的关注丝毫没有减弱。1月13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新春走基层”栏目,以“庄户列车上的新变化”为题,报道了淄博绿皮小火车方便沿线村民出行、带动村庄致富的新闻。1月26日,小火车又登上了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更详尽地报道了“庄户列车”成为“旅游专列”,成为沿线居民进出大山、脱贫致富的“幸福列车”。在《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的接连播出,小火车再次成为关注的热点。

其实,小火车通车40多年来,已成为沿线居民生产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上学、打工,离不开它,走亲、访友离不开它,运进、运出离不开它。特别是随着体验式休闲游的兴起,小火车带来了人气,带来了生机,人流、物流、信息流,汇集成了当地居民脱贫致富的推动力。

小火车也一直受到淄博市委、市政府的高度关注。2016年7月19日,淄博市旅游产业发展大会上,市委副书记、市长周连华在讲话时提到,绿皮小火车对带动沿线旅游起到了很大作用,有关部门要在策划包装和站点设置上多下功夫,打造淄博旅游特色名片。

对小火车的宣传推介,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毕荣青高度重视,对淄博晚报的系列报道多次提出指导意见。《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播出后,按照市委宣传部的统一部署,春节前后各媒体“新春走基层”,就以小火车沿线的采访报道为主。

小火车,这趟惠及民生的庄户列车,承载着沿线居民对美好生活的期盼,正缓缓驶向远方。

7053次列车(俗称“小火车”)连续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播出,已经退休的宋子栋激动万分。他总是喜欢捧着一个白色的盖杯回忆过去。这个杯子正面写着“辛泰铁路通车纪念一九七四年七月”的字样,背面图案描绘的是青山绿水间一架桥梁腾空而出,这是辛泰铁路上的标志性工程谢家店大桥。宋子栋1972年起在辛泰铁路工作,此后19年的青春全部奉献在了这里。

火车经过辛泰铁路

辛泰铁路全线开通是1974年,1971年6月1日,辛泰铁路铁石站到黑旺站首先开通。宋子栋的爱人孙兆香当时隶属济南铁路局工程八队,当时女同志都抽调当典礼的招待员,所以她记得特别清楚。“5月31日晚上火车从黑旺开到铁石。6月1日早晨,在铁石站举行的通车典礼。”当时车次为581/2次

为了方便旅客和黑旺铁矿矿石外运,1972年,辛泰铁路王朱站和辛店站接轨,小火车可以直接通到辛店站了。1973年,铁路进一步延伸到南博山站。此前驻扎在黑旺站的客车乘务组,也搬到了源迁站。1974年7月1日,辛泰铁路全线通车,小火车车次改为781/2次。曾担任过铁道部部长的万里亲自赶来剪彩。剪彩后,万里乘坐火车来到南仇站,随后前往齐鲁石化公司,前来接送的车辆停放在站内,时任南仇站助理值班员宋子栋要坚守岗位,远远地只看见了万里的背影。

通车后,写有通车纪念的杯子成了唯一纪念品。宋子栋可惜地说,杯子本来我们两口子一人一个的,后来不知道怎么丢了一个,现在只剩下这一个了。

宋子栋保存的老照片

从1972年刘征站开站任助理值班员开始,宋子栋一直在辛泰铁路工作,1973年5月任南仇站助理值班员,1975年在辛店临管段调度室,后来历任北牟站值班员、口头站站长、黑旺站站长、北牟站站长,直到1991年出任金岭镇站书记后才离开辛泰铁路。19年的青春,辛泰铁路给宋子栋和孙兆香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宋子栋回忆,那时行驶在辛泰铁路上的列车,只有三节老式车厢,还有一节行李车厢,行李车用的是篷车代替。老式的客车车厢座位是木头的,门是圆的,外面还有一块露天的围栏。孙兆香一开始就在辛泰铁路上做乘务员,她笑着说:“第一次通车的时候上车的人实在太多了,乘务员就两只手把在门把手上拦着,怕人太多掉下去。”

孙兆香是辛泰铁路上的第一批乘务员,当时抽调了24人,分两班倒,每班一天。孙兆香回忆说,那时工作热情很高,打扫卫生特别认真,大冬天用水擦车时裤子都淋湿了,小腿以下的裤子冻得发硬,仍干得很带劲。车长检查卫生时也很仔细,都戴着白手套一路摸过去,哪里脏一眼就能看出来,连暖气下面也要用手摸一下。车上没有餐车,带的饭冰凉了,就用热水泡一下吃。

当时小火车上午从泰安到淄博,下午淄博到泰安,全程6个多小时比现在慢一点。到莱芜东站后,车辆还要停靠40分钟供大家吃饭。到泰安在泰山公寓住一晚,第二天再返回。

当时列车设施并不完备,宋子栋回忆说,那时列车上没有电,作为行李车的篷车上放着一台大发电机,有专人负责发电。辛泰铁路隧道比较多,每当要进隧道了,负责人就把发电机插上把手,使劲摇起来发电,车上的灯就亮了。

过去,辛泰铁路沿线站点的职工和家属都住在站上。山路难行,宋子栋每次从口头站回博山家里,要先骑自行车到源泉,寄放在一家供销社门口,然后乘车到博山。回来时乘坐最末一班车到源泉,骑自行车到站上就是晚上了。在北牟站时也是如此,职工要到太河水库附近的粮所买粮食,没有路,需要推着车子穿行一段隧道。宋子栋印象中有一个画面,买粮食的职工每人拿一个信号灯,在隧道里铁路旁推着独轮车缓步前进。

上世纪八十年代,由于受交通限制,山区物资并不丰富。孙兆香说,那时口头站没有水,水井也没有,需要用铁路上的大罐车到黑旺站拉一罐水,然后供全站职工用,周边的村民也用罐车里的水。直到后来在车站附近打了一眼井,才解决了吃水问题。

那时职工住的房子很简陋,屋顶是油毡纸,墙是秫秸两面糊着泥巴的墙。平时大家最盼望的就是铁路上的供应车开到山里。车来了,大家才能买到钙奶饼干、青岛醋、青岛盐等山里稀缺的商品。

宋子栋还特别记得一个细节。1986年,北牟站拍过电影《车站》,由影星石兰出演。当时山里物资匮乏,石兰很想吃个香蕉,山里怎么也找不到。直到女儿来看宋子栋,正好捎来了一些香蕉,石兰看到了就上前问,自己太想吃了能不能吃一个,宋子栋赶忙给她拿了一些,才让石兰解了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