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想打铁啊?去大德路啦!

原标题:想打铁啊?去大德路啦!

本号给各位朋友拜年啦!

大德路是广州的南城墙所在,路东是归德门。城外是宋代的外贸码头——西澳。在城内有一座建于唐代的护国仁王禅寺,但在明代已破败不堪,蓁莽荒秽了。广东提学魏校大毁广东寺庙时,把仁王寺改建为紫阳书院。如今寺院也没有了,书院也没有了,原址已变成了熙熙攘攘的大德市场。

在大德市场对面,有一条铁炉巷。清初平南王、靖南王占据广州后,在城里设了两个专门铸造兵器的铁局,一个在六榕路铁局巷,另一个就在诗书路的铁炉巷。这两条巷子迄今尚存。铁炉巷靠近大德路,也就是在当年的城墙脚下。

如今的铁炉巷,再也看不到锻铁的炉火了,再也听不到工匠们的吆喝声了。然而,三百年前的铁炉巷,曾经是炉火熊熊,火苗随风箱的节拍喷吐上窜,映照天空,昼夜不绝;铁匠们光着膀子,一手握锤,一手握钳,在铁砧上叮叮铛铛地敲打着烧得通红的铁器,然后把放入水槽内淬火,随着一声“吱啦”的爆响,白烟轰然冒起。这曾经是铁炉巷里的百年经典场面。

打铁炉的火光

据史书记载,在铸兵局中,有一个跟随清军从关东南下的铁匠庞秉权,工艺纯熟高明,打造的刀枪兵器,精利绝伦,刀室鞘柄,铸有精美的鎏银团鹤纹,简直就像艺术品。任何行业都有自己的龙头,铁器行业的龙头就在铁炉巷。然而,由于清代广州从大北门至归德门,都属旗界。大德街(今大德路)起,沿尚果里、拐角楼、铁炉巷至诗书街(今诗书路)南段是镶黄旗驻地,无法形成商业市场。

到民国以后,随着清廷的倾覆,八旗也失去了往日的威势。冷兵器的时代结束了,打铁铺也要转型,从打造刀枪剑戟,变成要打菜刀、镰刀、火钳、锅铲了。城墙拆掉后,开辟了一条大德路,铁炉巷的磁吸效应开始显现。城内许多铁器作坊都慕名而来,一间间的五金铁器铺,沿街鳞列,焊铁焊锡,焊铜煲锑煲;许多废钢铁、废有色金属、旧小五金杂件的旧货店、收买佬,也闻风而来了,烂铜、烂铁、烂锑煲,烂烂都买。马路才开辟几年,就变成了一条五金铁器专业街了。

打铁作坊

鸦片战争后,由于大量洋铁、洋钉、洋针等金属制品涌入中国,对中国传统的冶造业形成巨大冲击。就以铁钉而言,传统的铁钉是方形的,但自从圆形的洋钉进口后,方钉的市场被抢夺一空。广州的五金制造业急谋对策,1921年,长安金属制品厂在大德路开业。从1928年开始,广州的铁器作坊都改用进口优质钢材,学习国外工艺技术,模仿洋货,生产洋钉(圆铁钉)、洋镐(十字镐)、番铲(钢铲)、扳手、钳子等,除了在本地市场销售外,还销往东南亚各国。

仅大德路一带,就聚集了铅铜铁制品业户长泰、和兴、全兴隆、源发、海长春、正利以及八达螺丝厂、泗元剪铁店、广利拉丝店、生隆铁工厂等十余家,大部分是前店后厂,生产和销售锁、滚珠、轴承、弹簧、钉、锯条等五金制品。

想打铁啊?去大德路啦

广州的牙雕、玉雕、木雕和金银首饰都是有名的传统工艺,20世纪30年代,仅广州一地就有千余家雕刻店,上万艺人,他们的雕刻工具,大部分都是到大德路一带的五金店选购的。广州不计其数的酒楼、茶楼、大小食肆的锅铲盆勺,也到大德路采购。四乡农民也来购买锄头、犁耙、镰刀;各行各业用的刨刀、锯条、鞋钳、简易扳手、花色钳、钢铲、十字镐、钢锉、铁锤等;市民日常生活中用的五金制品、厨房铁制器皿,大德路都应有尽有。

1937年“七七事变”,抗日战争在北方已经打响了,而南方暂时还没有成为战区,于是北方的商人纷纷南下广州,采购进口五金器材、零件、铅水线、黑白铁皮、钢板等,使广州的五金商业盛极一时。但这段时间只维持了很短时间,1938年广州就沦陷了,五金工商业因涉及“军用物资”,成为日本人重点垄断、掠夺的行业,本地的商业户纷纷迁往香港、粤北等地。

日本人占领广州后,在大德路建了一座本愿寺,供日军朝拜。恶名昭著的杉元株式会社也设在大德路,专门在本地大肆搜购五金器材和旧铜铁,作为战略物资,全部运回日本。太阳旗阴影下的大德路,充满了凶邪的煞气,广州人无不望而生畏,绕道而行。

抗战胜利后,本愿寺被中国人拆毁了,杉元株式会社也关闭了,大德路才逐步恢复了五金的商业特色。

(图片来自网络)

读本号文章,品岭南往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