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假面舞会 ——漫谈罗马尼亚转型前后的是是非非(四)

原标题:假面舞会 ——漫谈罗马尼亚转型前后的是是非非(四)

前文提到,科兹马领导下的日乌河谷矿工,是救国阵线的一支别动队,不止一次帮助后者稳定局势,专门干政府部门不便出面的脏活,而且秘密警察对矿工的影响力也若隐若现,引起了各种联想。但这种合作也是有前提的——必须符合双方的共同利益。科兹马绝非善茬,也会为于己不利的政策而与救国阵线撕逼。

浩浩荡荡的矿工行进队伍

19919月,科兹马再度率领矿工挺进布加勒斯特,这次却是出于对政府经济改革措施的不满,物价飞涨,食品补贴却少了,矿工的工作环境越来越差。这口气科兹马当然咽不下去,“说走咱就走啊”,果断发起罢工,浩浩荡荡直入首都,一路上少不了与警察发生各种冲突。总统伊利埃斯库本来就不赞成激进的经济改革方案,趁机向总理罗曼施加压力,迫使其辞职下台,同时答应放缓改革步伐,总算把矿工们哄回了家。罗曼也是个有想法的长者,既然被战友抛弃,不如出来单干,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带走救国阵线的部分人马,建立了一个新党——命猪党(救国阵线)。

19991月,为了抗议政府关闭矿山,要求增加35%工资,科兹马第n次率众挺进布加勒斯特。经验丰富的矿工们带上了莫洛托夫鸡尾酒,边走边打,一路火花带闪电,警察拦都拦不住。

19991月矿工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

可惜,今时不同往日,这一次科兹马的对手是1996年接替伊利埃斯库上台的总统康斯坦丁内斯库。1996年,行宪后举行的第二次总统大选中,各路老牌的和新近成立的反对党组成了联盟,加上出走的罗曼在第二轮投票时也站到了救国阵线对立面,终于把伊利埃斯库拉下马。根据当时的宪法规定,罗马尼亚的政体更接近于法国的半总统制,总统对内阁具有实际控制力,所以总统职位花落谁家意义重大。

跟救国阵线的长者们不同,康斯坦丁内斯库领导下的新政府与科兹马不存在过多暧昧的利益纠葛,处理起矿工骚乱自然显得比较从容自信。一方面,总统迅速调集防暴警察,警告科兹马如敢造次,他将根据宪法的授权宣布罗马尼亚进入紧急状态,动用一切可动用的力量平息事态,严令旷工在限定时间内回家。另一方面,总理拉杜瓦西里则负责出面与科兹马协商,摆出诚意满满的姿态,假装向矿工认怂。

这套刚柔并济的组合拳果然奏效。科兹马刚把矿工们叫回家,早有预谋的反恐部队立即将他逮捕。19992月,最高法院以煽动骚乱的罪名判处科兹马十八年监禁。矿工们试图再次发起示威活动声援科兹马,但没了主心骨,很快被防暴警察驱散,只好接受政府的经济改革政策,乖乖回家。其实,一旦失去旧体制内长者的各种支持,科兹马吠得再凶,也不过是条待人宰割的狗罢了。

严阵以待的防暴警察

科兹马的故事并未就此结束。2000年伊利埃斯库再度当选总统,及至200412月,就在卸任前几天,他突然宣布特赦老战友科兹马,一时舆论大哗。

转型时代,那些与旧体制关系暧昧且混得风生水起的贤达名流,命运大多充满戏剧性,科兹马并非特例。与科兹马相比,传媒大亨沃伊古列斯库的故事更加耐人寻味,传奇色彩绝不亚于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寡头。

沃伊古列斯库出版过一本自传,主要是记述自己的奋斗历程,写得相当励志,据其自传记载,1989年之前,他住的是国家公租房,买车要分期付款。1989年之后,凭借在外贸行业打拼得来的第一桶金,沃伊古列斯库进军传媒行业,办起了电视台、广播电台、杂志、报纸,迅速成为拥有资产近二十亿欧元的商界巨子。沃伊古列斯库不止在商界叱咤风云,早在1991年他便建立了一个政党,起初叫人道主义党,后来更名为保守党。该党一直是从救国阵线分裂出来的社民党的友军,社民党的领袖即那位伊利埃斯库。沃伊古列斯库麾下政党力量虽小,且一路走来丑闻缠身,慑于其家族旗下传媒的巨大影响力,却无人敢于轻视,甚至必须将其当做团结对象。

他在罗马尼亚政坛最辉煌的时刻莫过于2008年当选参议院副议长,影响最深远的则可能是推动了“沃伊古列斯库法案”的颁布。这个以他名字命名的法案内容是,木及木又主义时代被国有化的建筑物的承租人有权继续居住,同时发给原所有权人一笔经济补偿金。我们无从得知,沃伊古列斯库提出这个法案是否源于自己年轻时的租房经历。

但沃伊古列斯库的真实发家史肯定不如自传中写的那么清白与励志。2006年,罗马尼亚秘密警察档案调查委员会指出他在罗共倒台前是秘密警察的线人,并且有两个代号:“菲利克斯”与“米恰尔”。消息传出,举国哗然。见过无数大风大浪的沃伊古列斯库岂肯轻易低头,不断辩解说自己仅仅是跟秘密警察合作过两三次,“正如共产主义时代所有罗马尼亚人都会做的那样”,更不是秘密警察的正式雇员。如此无力的辩解当然只会招来更猛烈的批评,甚至有观察家推测他在秘密警察部门拥有少将军衔。一直吵到2010年,法院确认沃伊古列斯库在共产主义时代为秘密警察充当线人,才为这桩公案画上了句号,正式给沃伊古列斯库的政治前途宣判了死刑。

但更倒霉的还在后头。沃伊古列斯库下台后失去了身为议员的豁免权,各项针对其贪腐、不法的调查随之陆续展开。2013年,沃伊古列斯库被控以权谋私,将国有资产贱卖给自己控制的企业,被判处五年监禁,2014年,又因洗钱被判处十年监禁,他的房产、土地也被没收,用于赔偿国家损失。

像沃伊古列斯库这种人都一度混得无比滋润,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何罗马尼亚的转型之路走得格外艰难。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在罗马尼亚社会是一种普遍现象,部分怀念旧时代的民众就公开说了:不该赶跑齐奥塞斯库,至少齐奥塞斯库还没有那么多国外存款。

在国际透明组织2016年发布的全球清廉指数排行榜(排名越靠后说明腐败情况越严重)上,罗马尼亚排名第57位,比起长年排名一百开外的俄罗斯当然要清廉多了,但相较于同期走上邪路的其他东欧国家,罗马尼亚明显属于差生。

尽管转型前后的罗马尼亚社会存在大量未解之谜,一切都被糊弄过去,但这没有妨碍伊利埃斯库在采访中神情优雅地反问记者:“我们都已经成功跨越那个时代了,发掘真相还有何意义呢?”问题在于,倘若历史真相不得廓清,何以告慰死难同胞及其亲属?没有对邪恶的清算,何以彰显正义的力量?

不过,别看伊利埃斯库闹得欢,其实他也未必能再高兴多久。20153月,在欧洲人权法院的敦促之下,罗马尼亚最高法院决定重启对1990年政府当局调动矿工镇压首都民众抗议一案的调查活动,目前调查对象正是当时救国阵线的几位长者,特别是伊利埃斯库。对此,一位负责该案的检察官信心满满地表示,在档案文件中已经找到了足以证实伊利埃斯库牵涉暴力镇压的有力证据,“这回伊利埃斯库休想逃脱法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