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中国或成首个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国家

原标题:中国或成首个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国家

一个数字或者一串计算机代码

或许就将是未来的“钱”

中国人民银行自2014年起已经组建了专家团队研究法定数字货币的一系列问题,并且在近期已经形成了一系列的成果,而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的测试成功也意味着首次将数字货币技术投入了实用。

未来,中国很有可能成为世界上首个发行并使用法定数字货币的国家。

历程 定义比特币为虚拟商品

早在2009年比特币的问世,让人类窥到了通往数字货币时代的大门。但是,比特币以及随后产生的一系列数字货币,由于其去中心化等特点,只能在小众群体中流行。

2013年,由中国人民银行、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管理委员会、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联合印发的《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强调了比特币并非真正意义的货币,而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并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相比于私人发行的数字货币,从官方层面方面发行数字货币是否可行?显然,中国央行已经意识到数字货币本身所具有的优势,也认识到未来人类终将进入数字货币的年代。

组建团队三年研发

从2014年开始,中国人民银行就已经组建团队研究发行数字货币问题。

2016年1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召开了数字货币研讨会,对外宣布正在研发并争取早日推出数字人民币。此次会议上,众多专家就数字货币发行的总体框架、货币演进中的国家数字货币、国家发行的加密货币等专题进行了研讨。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称,央行于2015年初进一步充实力量,对数字货币发行和运算框架、数字货币关键技术、数字货币发行流通环境、数字货币面临的法律问题、数字货币对经济金融体系的影响、法定数字货币与私人类数字货币的关系、国外数字货币的发行经验等进行了深入研究。

一个数字还是一串代码?

那么,未来由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与当下人们所使用的电子化货币有何不同?

对此,范一飞撰文指出, 数字货币的具体形态可以是一个来源于实体账户的数字,也可以是记于名下的一串由特定密码学与共识算法验证的数字。如果只是普通数字配上数字钱包,还只是电子货币;如果是加密数字存储于数字钱包并运行在特定数字货币网络中,这才是纯数字货币。

而中国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则认为,未来的央行数字货币将可能是涉及区块链、移动支付、可信可控云计算、密码算法、安全芯片等技术的本位币,央行数字货币最终可形成一个大数据系统。

设计 实物现金与数字货币并存

根据央行团队的研究成果可以确定,类似比特币这种去中心化的创造方式,显然不适用于未来法定数字货币。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曾经详细介绍了央行的数字货币研究工作,他强调,未来的数字人民币作为法定货币必须由中央银行来发行。

据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司副司长兼数字货币研究所筹备组组长姚前介绍,目前中国的数字货币在设计时的初步考虑是:由央行主导,在保持实物现金发行的同时发行以加密算法为基础的数字货币,M0的一部分由数字货币构成,为了充分保障数字货币的安全性,发行者可以采用安全芯片为载体来保护密钥和算法运算过程的安全。

发行回笼依照二元体系进行

姚前称,中国法定数字货币发行总体框架将根据现行人民币管理原则,发行和回笼基于“中央银行——商业银行”的二元体系来完成,中央银行负责数字货币的发行与验证监测,商业银行从中央银行申请到数字货币后,直接面向社会,负责提供数字货币流通服务与应用生态体系构建服务。

未来央行数字货币体系将包括几个主要构成要素:央行数字货币私有云、数字货币、数字货币发行库、数字货币商业银行库、数字货币数字钱包、认证中心、完成权属登记、大数据分析中心。

央行的数字货币体系由央行的数字货币发行库、商业银行的数字货币银行库和用户端的数字钱包组成。

从物理运送变成电子运送

根据央行数字货币研究项目组的介绍,未来数字货币的运送和保管方式与纸币已经迥然不同:运送方式从物理运送变成了电子运送,保存方式从央行的发行库和银行机构的业务库变成了存储数字货币的云计算空间,因此,法定数字货币发行和回笼的安全程度、效率会极大提高。

按照央行研究团队的初步设想,法定数字货币的流通应用场景不仅要覆盖纸币的应用场景(即现场线下交易),而且要大于传统纸币的应用场景,重点推动在互联网上使用。

用法 可在柜员机上提存

数字货币怎么用?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司长谢众给出的答案是,可以在柜员机上提取或者存入。

谢众称,社会公众提存数字货币时,可以从银行柜台或者改造后的自助终端实现,也可以使用手机客户端或者电脑登录银行机构网站,自行完成数字货币的存提。

“社会公众使用数字货币进行采购场景支付时,要求商户能够受理数字货币使用,促成数字货币在买卖双方间的转移。单位和个人之间因非采购场景支出转移数字货币的,可比照采购场景下的做法。个人之间非采购场景的支付,要充分考虑该场景应用点多面广的实际情况,创造多种多样的业务实现条件,比如采取‘对接设备(个人双方专属手机、银行网点柜台、自助终端)+个人双方的数字货币移动’这类模式。”

链接 还需解决法律问题

不过,要正式发行数字货币,除了技术问题外,还面临着诸多法律问题要解决。

2016年8月,时任中国人民银行条法司副司长的刘向民撰文指出,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管理条例》中对人民币的定义为“中国人民银行依法发行的货币,包括纸币和硬币。”“对于‘无形’的数字货币而言,既无‘印制’的可能,也没有‘纸币和硬币’的载体。”所以他认为,应当立法明确数字货币是人民币的一种表现形式,其发行权由中国人民银行行使,并对相关的定义做适当调整。

他提出了四种途径可以解决这些问题,一是对现有的《人民币管理条例》进行部分修订;二是由全国人大出台特别决定,宣布发行数字货币,并对数字货币发行和使用中的相关问题作出规定;三是对数字货币发行和使用所涉及的《中国人民银行法》、《物权法》、《反洗钱法》等多部法律进行逐一修改;四是制定专门的《数字货币法》。

研发数字货币意义何在?

对于央行研发数字货币的意义,业内多持积极评价。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黄震认为,数字货币的发行有利于人民币“走出去”,伴随着全球金融基础设施的变革,在信息空间技术的推动下实现金融数字化。

“发行数字货币会使我国经济有一定的可编程性,使得经济金融调控会有更加明确的方向,而数字货币实行的全网分布式记账模式,将有效提升我国经济的信用度。”不过,姚前也向媒体表示,目前法定数字货币的发行并没有时间表。

数字货币发行之后,会改变货币流通量吗?那么我们手中的货币会因货币增发而缩水吗?

对此,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表示,数字货币主要是指货币形态,不会引发货币缩水。货币的发行规模依然由央行控制,而至于发行纸币还是数字货币只是形态的变化。另外,黄震提到,现在发行数字货币尚处于探讨阶段,是一种货币价值符号的创新机制,很多问题还在研究中。不过,人们在实践中已经越来越趋向于使用电子银行、电子支付,而不愿携带纸币。在此趋势下,以后市面上流通的纸币可能会随之减少。

(来源:羊城晚报 李钢)

-2017继续开展合规管理培训-

2017已经来到。经过2016这个“监管元年”开始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和监管文件密集出台后,业内早已达成共识:“合规则生,违规则死”。

随着整治阶段的不断推进,还有很多平台在满足“借款限额”、“资金存管”、“信息披露”等合规要求方面存在各种问题。

如何建立合规制度?如何与监管层进行互动?2016年九月开始,网金创新塾成功举办四期培训。2017年春节后,“网金创新塾”将继续开展“合规管理”系列培训,欢迎您的提问,持续接受预报名。

预报名对接

(长按识别,添加联系人并提出您的问题)

《互联网金融》主编简介

黄震

中国互联网金融创新研究院院长

互联网金融千人会创始会长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