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黑龙江一农民家被团伙打砸

原标题:黑龙江一农民家被团伙打砸

原题:黑龙江一农民家被团伙打砸户主误捅死一嫌疑人

律师认为是正当防卫,不应定性成故意伤害罪

来源:中国法制时报 发布时间:2017-2-16 12:05:14

核心导读:2016年3月10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富锦市锦山镇永阳村村民赵金家里,来了一伙手持“凶器”的陌生人,放言要抄家灭门。在被这伙陌生人打砸中,户主赵金的儿子左膝盖关节被砍开一条口子,侄子右臂鹰嘴被砍断,妻子被打翻在沟里。情急之下,赵金抓起清理厕所用的扎枪进行正当防卫,却不想在慌乱中将一打砸人员闫某某误伤致死,其余打砸人员见状逃走。

之后,赵金以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检察院批捕,赵金的儿子赵某某、侄子赵某某均以涉嫌故意伤害被取保候审。腾某某则以涉嫌聚众斗殴罪被批准逮捕,林某以涉嫌聚众斗殴被刑拘,其余大部分打砸人员尚未追求刑事责任。

赵金的代理律师认为,对方8辆车、20余人带作案工具长途奔袭几十公里进行打砸活动,在法律上应定性为犯罪预备,属团伙犯罪,而村民的行为属正当防卫。同时,腾某某等团伙属于共同犯罪,都应该全案追求刑事责任,而不是让其他团伙人员逍遥法外。

【起因】一场“宴席”冒出8亩“莫名地租”

2016年3月10日中午,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富锦市锦山镇永阳村村民赵金,前去参加村书记闫某某家的酒席,恰巧遇到不是本村村民的焦女士。焦女士突然告诉赵金,说他种的8亩地是她家的,要给自己2000元地租。

赵金感到莫名其妙,因为自己的地都是村里分给自己家的,地租也是缴给村里,而这个焦女士即不在永阳村住,户口也不是永阳村的,哪来的地?于是,二人便发生口角,争执不下。最后,赵金告诉焦女士:“你要钱要地去找村上,跟我没关系。地租我们都交到村上了!”焦女士未达目的,回到富锦市家中,便跟其刑满释放的儿子腾某某讲述此事。腾某某曾因抢劫被判刑十二年多,现为当地某房地产开发商拆迁队的主管。

据知情人士介绍,很快滕某某找到金子湾洗浴中心的刘某某等。在不到1个小时,腾某某便召集了四五十名社会闲散人员和刑满释放人员,以及曾有吸毒史被拘留过的一些人。这些人集结后便带着砍刀、铁棒和镐把,驾驶着雷克萨斯、奔驰商务、丰田霸道等10余辆被摘下车牌的车,从约90里外的富锦市,直奔永阳村村民赵金家。腾某某给赵金打电话说:“你在家等着,一会儿就到你家,把你家平了。”腾某某还告诉了赵金的弟弟,也称要去赵金家抄家灭门。

【经过】家毁人伤!户主误捅死一人众徒逃逸

永阳村村民介绍,腾某某一伙人进入村里后先是被村书记拦下,但对方人多势众,迫于砍刀等威胁,村书记不得不放行让开道路。

腾某某一行人随将车开至赵金家大门东边的一条南北道上。十几辆车停稳后,从上边陆续下来四五十人,有的拿着砍刀,有的拿着铁棒,还有的拿着镐把等。

赵金见事情比想象的更严峻,便让人赶紧报警。报警时间是2016年3月10日下午3点06分。待时间一秒秒过去……手持凶器的众人很快进入赵金家。赵金的妻子见状慌忙拿出手机录像,想把对方吓走。此时,手持凶器的两人,即卢某某和周某某,均是当年腾某某的狱友,询问主事的是谁?

赵金妻子说:“我们也不认识,你们有拿砍刀、镐把到人家说事儿的?”然后,赵金在一旁喊道:“我是主事的,你有事冲我说,跟女的叫什么劲?”这时,对方跑来很多人,卢某某喊道:“就打他,往死里打!”话音刚落,砍刀、镐把就像雨点一样打向赵金。赵金的儿子赵某某见状,顺手从院子里拿起一根铁管和对方搏斗,将对方一人的刀打掉后,便捡起刀向砍他的人追去,却被另一拿刀的刘某某迎面砍来,左膝盖关节被砍开一条口子。村主任赵某某急忙出来拉仗,拉仗时被刘某某等人用刀将右臂鹰嘴砍折,筋和神经被砍断(神经至今无法恢复,手部肌肉已经萎缩),赵金妻子也被人打进道北的沟里。

此时,赵金手无寸铁,被砍刀、镐把打得浑身是血。在逃出围攻后,赵金从大门附近随手抓住家里清理厕所的工具——扎枪,对抗众徒。在慌乱中,不慎将扎枪刺中扑向自己的闫某某。闫某某是腾某某的狱友,最终被误伤致死。而赵金家人介绍说,赵金与死者闫某某素不相识,也无冤仇,误伤致死实属正当防卫,当腾某某等人见倒地后的闫某某流血不止时,便急忙将其抬走,不过仅仅走了一段路,就将闫某某仍在地上,然后纷纷开车逃跑。赵金打电话报警后,为了帮助警察留下对方的犯罪证据,冒着危险阻挡正在逃跑的奔驰商务和丰田轿车,并敲碎了车玻璃。车上的众人见状,迅速弃车而逃。

【进展】蹊跷+质疑问题背后或有问题

经鉴定,闫某某被他人用单面刃锐器刺伤右胸部,致肺脏破裂、心脏主动脉离断死亡。闫某某被误伤致死后,赵金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村主任赵某某右臂鹰嘴被砍折后送医就治,至今神经无法恢复,手部肌肉开始萎缩,但司法鉴定却只是轻伤一级,而且没有伤残。家属提出,当时在佳木斯鉴定时有一人员到房间将鉴定人员已经做好的伤口12厘米改成9.5厘米,把手活动受阻改成手活动自如,有明显的作弊行为,要求到上一级鉴定部门重新鉴定,但仍被定为轻伤一级,伤残九级。对此,家属表示难以接受,对鉴定机构开始质疑。

不过,令赵金家属感到蹊跷的是报警后,赵金的妻子和儿媳妇,还有拉仗的赵某夫妇一并被用特警押到公安局地下审讯室,在笼中关押36个小时。其中,一家属声称,赵某夫妇被反复审问,直到按照办案人员要求所说之后,才将3名妇女放回,对赵某却是无理由关押了22天之久,而对那些手拿破刀、镐把行凶的犯罪分子,为什么只有腾某某一个人到案,其他人都逍遥法外?

目前,赵金以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批捕,赵金的儿子赵海洋、侄子赵某某均以涉嫌故意伤害被取保候审。腾某某则以涉嫌聚众斗殴罪被批准逮捕,林某则以涉嫌聚众斗殴被刑拘,其余打砸人员至今逍遥法外。

一系列的质疑,让法律界人士也感到费解!赵金的代理律师认为,对方先是组织了8辆车、近20人(检察院认定的),又是带着作案工具长途奔袭几十公里实施违法犯罪活动,这在法律上叫做犯罪预备,而车辆和凶器都应该属于犯罪工具。同时,法律规定两人含两人以上就属于共同故意、共同犯罪,属于团伙犯罪,而村民赵金的行为应该认定为是正当防卫。同时,腾某某的其他团伙人员至今逍遥法外,令人难以理解,应全案追究犯罪团伙所有人的刑事责任。此外,对赵金和腾某某等人的量刑定罪是值得商榷的,而事实认定或也存在一些问题有待进一步澄清。

原文链接:http://www.zgfzsbw.cc/html/4914.html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