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正文

这个“奇葩”说:这个世界上不该有“残疾人

原标题:这个“奇葩”说:这个世界上不该有“残疾人

《奇葩大会》自打年初开播以来,便受到“奇葩粉”的热烈响应。奔着看看这块神奇的土地上还能有什么样的“妖孽”的小C君,却意外发现一股清流。

农历新年前的最后一期《奇葩大会》,来了一个看起来有点特殊的年轻人。

“我是蔡聪,是一个盲人”。他自报家门。

上场前,第二现场的主持人问道:

您来会不会有压力?觉得自己和其他的选手不一样?

他回答:没什么压力,正是因为不一样所以才没有压力。

▲蔡聪调侃盲人三大传统行当是:乞讨、卖艺和算命

让人有些意外的是,站在镜头前的蔡聪,自信,爱笑,思维敏捷,表达流畅,侃侃而谈,时不时还穿插着幽默。

一上台,蔡聪便“语出惊人”:这个世界上不该有“残疾人”。

WHAT?!!!

蔡聪从亲身经历开始讲起。

▲不同与这些体验活动的是,小蔡聪面临的可能是永远的黑暗

蔡聪10岁的时候,因为药物性的青光眼,导致视神经萎缩。在短时间内,蔡聪的视力下降至0.02。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他和家人踏上了寻医问药的路,甚至去过四川深山寻访能人异士。可是,一直治不好。

这些事发生在任何一个孩子身上,都是巨大的打击,蔡聪也不例外。

但更让蔡聪沮丧的是周围环境的声音:真是太可惜了;这辈子完了……那种惋惜的眼光,叹息的语气,让蔡聪陷入深深地自我怀疑当中:我这辈子真的完了?

蔡聪不相信。很快转机就来了。

曾是“别人家的孩子”,却不想做“身残志坚”的榜样

父母平时要上班,便把蔡聪先送到爷爷奶奶家养着。过了半年,蔡聪觉得实在无聊,提出想继续上学。

▲变成“别人家的孩子”的经历给了蔡聪很多鼓励

父母把他送进普通中学,让他且先“混着”。但蔡聪去学校的第一个月参加了月考,就考了全年级第一。

他虽然看不见黑板,但凭借仅剩的一点儿视力,趴在桌子上还能看见字。

那次考试让他一鸣惊人,蔡聪回忆,“突然变成了别人家的孩子,而且还是一个盲人,简直是别人家孩子的平方”,他略带自嘲地说。

但慢慢的,蔡聪发现有点不太对劲儿。因为“身残志坚”式的夸奖,让蔡聪总觉得“低人一等”。

盲人,除了按摩就不能干别的了?不信邪!

高中时期,蔡聪的视力再一次下降,这个时候已经看不清课本和试卷上的字儿了。每逢考试都需要老师和同学帮自己读题,填答题卡。

2004年高考,对蔡聪报以厚望的老师,特地与教育部门沟通,能否让蔡聪在考试时获得念题的帮助。但这个申请并没有被批准,理由是没有先例。

无法参加高考,让原本以为生活已踏上正轨的蔡聪再次受到重重的打击。

▲摆地摊,写小说,旅游……蔡聪度过了丰富的大学生活

蔡聪父亲偶然在杂志上看到长春大学针对盲人设有针灸推拿、音乐等专业,实行单考单招。经过一番努力,2005年,蔡聪考上了长春大学的针灸推拿专业。

蔡聪喜欢“折腾”一点的生活:摆地摊,写小说,旅游……他觉得自己和其他人都一样,什么都能干。

但当面临就业时,老师和同学对视力障碍者的期望值较低,依然认为推拿按摩是视障碍者最容易学习和就业的行当。去医院实习一段时间后,蔡聪发现这不是他自己的兴趣所在。

蔡聪还想闯一闯。

机缘巧合,他网上看到一加一残障人文化发展中心在招聘广播节目制作人,了解后蔡聪觉得挺有意思,便发了封简历过去。

对方回了邮件,并提出了5个问题——就是这5个问题,让蔡聪坚定决心,要去一加一工作。

其中有道题目是:如果电视相亲节目《非常勿扰》开办残障专场,你怎么看?蔡聪早就思考过类似的问题,洋洋洒洒写了好几页,顺利被录用。

由此,蔡聪开启了自己的“北漂”生活。

残疾只是特点,不是缺点,我们都是父母最珍贵的礼物!

“一加一”是在2006年由7位视力障碍人士、1位肢体残障人士创办的关注残障人士的公益机构,最初他们想基于中国残障人的学习和就业现状做点事情。

▲ 一加一出版的书籍

蔡聪从做广播开始,并发挥自己写作的特长,有了中国残障领域的第一本社群杂志——《有人》;后来接触了非视觉摄影,蔡聪又变成一个培训师;慢慢地他有开始做残障人士资助……虽一直在做为残障人士服务的事,但蔡聪觉得还少点什么。

▲蔡聪正要为视觉残障人士进行非视觉摄影培训

2013年,蔡聪有机会采访了哈佛大学法学院历史上第一个聋盲人:Haben Girma。与蔡聪不同的是,Haben Girma是先天聋盲。蔡聪大胆地问了一个问题:一生下来就聋盲,父母有没有想过把她遗弃?

▲Haben Girma曾访问人大法学院

Haben Girma的回答却让蔡聪有些震惊。

她回答说:我从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父母一直觉得自己和其他的兄弟姐妹一样,是他们最珍贵的礼物。

Haben Girma刚生下被确诊无法医治,但医生同她的父母一起鼓励她:你和别人一样,只是换一种方式去生活而已。

▲蔡聪分享:究竟是谁让孩子成为我们眼中的残障

蔡聪这个时候才明白:对于残障人士,真正让他们的生活遇到很多问题不仅仅是身体上的限制,更是社会物理环境的障碍,以及公众脑海里对他们传统的刻板的负面认知。

蔡聪进一步想:如果能让更多的残障家庭能意识到,那么更多残障人士的人生会不会有所不同?

▲蔡聪演讲:从盲人到父亲:如何练习成为一个妖孽

蔡聪首先自己身体力行,他和妻子都是视障人士,考虑生孩子的时候医生强烈建议他们去做基因检测,蔡聪和妻子拒绝了。

他这样说:我爱他(蔡聪的孩子),只是因为他是一个有着跟所有孩子一样同等价值的生命,这种价值不会因为他的任何外在的表现有所减损。

▲蔡聪的演讲引起全体起立为他鼓掌

蔡聪的演讲让现场的各位导师颇有感想,蔡康永直言“深受启发”。

小C君想说:人作为一种社会化动物,所需的不仅仅是物质的提供,更重要的是社会认知的支持。有的时候,这是比教会他们生存技能更重要的“心理赋能”。

正如蔡聪所言:残障是他们的一个特点,不是全部的标签。不同的角度,也可以看到五彩纷呈的世界。而且,很多四肢健全的人,不见得精神和灵魂就比残障人士更“健全”呢,你说呢?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