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如果将杂志中的那些裸女图片撕掉,《花花公子》将是世界上最有品位的文学杂志之一

原标题:如果将杂志中的那些裸女图片撕掉,《花花公子》将是世界上最有品位的文学杂志之一

王朔曾在一篇文章中透露:“我曾经从自己过去写的《玩的就是心跳》中摘了一些片段,想登在《花花公子》上,但是稿子后来被退了,理由是‘太黄色’。他们可能忌讳里面出现的一些敏感的人物关系,这样我才知道《花花公子》这样的美国杂志,其实反映的是非常严肃的人的需要和欲望,相比之下,我显得粗鄙。”

1953 年 12 月,一个名叫玛丽莲·梦露的女孩找到休·赫夫纳,这个崭露头角的模特当时受人威胁要公开裸照,她不愿受人胁迫,打算把这张照片卖给了赫夫纳。

赫夫纳向 45 个人筹集了 8000 美金,购得了这批梦露的裸照,在餐桌上拼贴出了第一期《花花公子》。杂志以每本 50 美分的价格出售,在市场上引起了轰动,奇迹般地卖出了 53991 本。

第一期《花花公子》封面及内页

商业上的成功让赫夫纳决心把《花花公子》办成定期刊物,并力图为他的成人杂志寻找文化上的理论支撑。为了让《花花公子》登堂入室,让“性”远离粗俗二字,赫夫纳把情色照片与知名作家、艺术家的作品放在一起,创造了一种颇具时尚色彩的成人文化。

《花花公子》是一本成人杂志,明确点说,是一本办给成年男性看的杂志。赫夫纳在创刊号上如此描述:“我们应该享受这样的生活:在自家公寓中,调上一杯鸡尾酒,准备两份开胃小吃,唱机里放上一段音乐,邀请一位红粉佳人,静静地谈论毕加索、尼采、爵士乐,还有性。”毕加索、尼采、爵士乐对应艺术、哲学、音乐,再加上性,这就是《花花公子》的全部内容。

这本杂志的确有性,这也是它最大的卖点之一。但如果认为它只有“性”,类似于街角的成人用品店,就是误读了。

《花花公子》的人物专访以深入见称,每次专访通常长达七至十小时,受邀采访的人包括:约翰·列侬、卡斯特罗、马丁·路德金、让-保罗·萨特、拳王阿里、史提芬·霍金等。他们的作者群也绝对够豪华:博尔赫斯、纳博科夫、加西亚·马尔克斯、约翰·韦恩、吉米·卡特、罗素、石原慎太郎......

萨特接受《花花公子》采访的勘误稿

让-保罗·萨特在拒绝诺贝尔文学奖不久后接受了《花花公子》的采访,原文刊载于在 1965 年 5 月。原稿共 8 页,在每页左侧的空白处都有萨特的缩写签名和大量经他之手用铅笔作的勘误。萨特在采访中主要谈了他对法国作家圣·热内的看法,对妇女、犹太人、马克思主义、法国外交政策、美国文学、美国小说家多斯·帕索斯和福克纳的看法。

对于这本杂志,王朔曾在一篇文章中透露:“我曾经从自己过去写的《玩的就是心跳》中摘了一些片段,想登在《花花公子》上,但是稿子后来被退了,理由是‘太黄色’。他们可能忌讳里面出现的一些敏感的人物关系,这样我才知道《花花公子》这样的美国杂志,其实反映的是非常严肃的人的需要和欲望,相比之下,我显得粗鄙。”

有人说,如果把杂志中的那些裸女图片撕掉,《花花公子》将是世界上最豪华、最有品位的文学杂志之一。据此看来,我想这并不为过。

赫尔穆特·纽顿为《花花公子》拍摄图片

《花花公子》的摄影图片一直控制着尺度,试图将性感和审美结合在一起,而不仅仅是暴力地展示肉体。因此,赫夫纳曾花重金邀请了许多著名摄影师为其拍摄杂志图片,其中就包括情色摄影大师赫尔穆特·纽顿。

如今,移动互联的大潮袭来,这本杂志的全球销量也难免下降,《花花公子》居然选择了去色情化。2016 年 3 月,《花花公子》 CEO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花花公子》将改版并不再刊登全裸女子照片。

但时隔近一年,2 月 14 日,《花花公子》宣布将重新开始刊登裸照,并表示去年“彻底停止刊登裸体照片”的决定是一个错误。“从今天起,我们要找回自己的身份,重新宣布自己是谁。”

1968 年 8 月刊封面,奥尔森,经典封面之一,《花花公子》 LOGO 做成的泳衣,加上远处的柔光,将这幅图片营造的暧昧至极

新版的四月刊杂志

创始人赫夫纳在美国仍是争议人物,维护传统家庭价值的人骂他,一些女权主义者也骂他,但赫夫纳和《花花公子》对美国文化所产生的巨大影响是毋庸置疑的。不论这本杂志的命运将会如何,今天我们还是来欣赏下历年的经典封面:

精彩回顾:

你最愿意做的那件事,才是你真正的天赋所在

愿所有姑娘都可以嫁给爱情

-END-

LCA 整理 可随意转发至朋友圈

公众号及其他转载请提前告知

LCA:热爱生活 喜欢文化 关注艺术

您有任何建议、供稿都可发至邮箱

邮箱:lca_art@163.com

新浪微博:LCA的家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学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