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正文

造飞机四十年 他有一双这样的手!却还没见过C919

原标题:造飞机四十年 他有一双这样的手!却还没见过C919

上海广播记者“话匣子”2月16日消息,国产大型客机C919就快首飞了,对于你我,她可能只是一架新的飞机。对于他们,却是一辈子的梦想,数十年的寄托。

前两天,话匣君在朋友圈里看到一张照片,立马就坐不住了,这居然是一双造飞机的手?!

他是谁?在哪里?到底经历了什么?带着一连串的问号,我,找到了他。

手的主人叫周家有,今年59岁,中国商飞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物流中心的一位下料工。所谓“下料”,是飞机零件制造的最前道,把金属原材料按制造大纲要求切割成不同规格的毛坯料,供给零件生产车间。

和老周握手,话匣君感觉手被砂纸搓了一遍。“这双手,蚊子想叮也叮不进吧?”老周听了,哈哈大笑。

这是一双怎样的手?

手掌像是老树皮,干枯、开裂!白色的掌纹千沟万壑,像嵌着石灰。老周在话匣君来之前,特意洗了手,黑色的油污没了,手指头上一道道刀割般的口子露了出来,红色的血丝渗出,非常显眼。

好好的一双手,怎么弄成这样?

老周说,切割材料的时候他要把材料扶稳。为了降温,上面不断有切削液淋下来,而金属材料表面本身就有油封。“可能是切削液和油封油起反应了吧,二十年日积月累下来,就变成了这样。”

那为什么不戴手套呢?

话匣君看到,一旁两台切削机的操作工可都是戴着劳防手套的。“那是在切铝材,我是专门处理不锈钢和钛合金材料的。这两种材料比较硬,切下来之后去毛刺一定要用砂轮机,但根据操作规范,使用砂轮机这样的旋转设备是绝不能戴手套的。一旦被卷进去,就容易造成事故。”

有这样一双手是种什么体验?

“痛,钻心的痛!尤其是冬天。”每天回到家,老周的手先要泡米醋,再涂满活血膏。一晚上下来,才能缓解一些,不至于影响第二天的工作。

吃这么大的苦,后悔吗?

“不后悔!相反在车间里,还挺自豪的。老师傅么,就该是这样!”不过,回到家里,就不一样了,外孙女七个月,女儿不让老周抱;老伴看着这双手“吓丝丝”,家里的活儿不让老周碰;在90多岁的父母面前,这双手更要藏藏好,生怕老人家心疼。

老周切割的材料,用于转包生产的波音737平尾,也用于ARJ21支线客机和C919大型客机。说实话,在飞机制造中,老周的工作谈不上什么技术含量,但他最自豪的是,20年来,从他手上出去数以万计的产品,没有一个是次品!

进入民机行业40年,切材料切了20年,老周明年就要退休了。眼下,他最牵挂的就是C919。老周的岗位在宝山大场,C919总装在浦东祝桥,两地相隔70公里,虽然还没有亲眼见过这架飞机,但老周却能感受到她的“心跳”。

“攻关最忙的时候,我们没有休息日,任务来一个灭一个,需要赶什么零件,半夜12点被叫进车间也正常。”老周的原则就一句话,绝对不能拖大客项目的后腿。

C919什么时候飞?老周不知道。但他极其肯定地告诉话匣君,快了!而且一定飞得很稳,很好!

“因为,经过我手的每一块材料,都是对得起良心的精品。交给后面的兄弟们,他们拿出来的一定也是精品!”

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