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德难民性侵6岁女孩判缓刑 女孩父亲被警方击毙

原标题:德难民性侵6岁女孩判缓刑 女孩父亲被警方击毙

警方资料图

图说:来自巴基斯坦的Tayyab M 来源:英国《每日快报》

文|祖晓雯

去年9月,德国柏林一名难民在难民营内性侵了一个6岁小女孩,女孩的父亲发现后试图持刀报复,被警方击毙。近日,该案有了判决结果,该名男子被判20个月缓刑。

女孩的母亲在法庭上哭泣,不能理解为什么德国的法律会给那名男子自由,“他应该被关在一个不能再干这种事情的地方。”

德国的法律学者告诉搜狐公众号“地球外参”,在德国法律中,缓刑20个月意味着即时获得人身自由,只要缓刑期间不犯事,就不会被收押。

“他们杀死了全世界唯一保护她的男人”

性侵女孩的难民来自巴基斯坦,名叫Tayyab M,今年27岁。2016年9月,他用手机引诱难民营的6岁女孩到偏僻处性侵。

两名同为难民的目击者告诉警方:“我们在仓库后面发现了他俩,那个女孩一丝不挂,他压在女孩身上,我们冲上去把他推开,然后找来警卫,一起报了警。”

女孩的父亲非常愤怒,赶到后持刀欲向该男子报复,遭到多位警察开枪射杀。警方解释说当时他“多次忽视警方的警告”。这个来自伊拉克的移民死时年仅29岁,一家人刚在柏林难民营住了4个月,死前他正在申请难民庇护。

当时,该新闻以“德国难民营中,一难民欲砍杀性侵自己6岁女儿的罪犯而被警方枪杀”的标题登上了欧洲各大媒体。很多人质疑警方对这位愤怒而无助的父亲开枪的行为是否合理:“他们杀死了全世界唯一保护她的男人”。

图说:律师接受采访 来源:观察者网

临时起意犯罪所以未判实刑

2月15日,Tayyab M被判20个月缓刑,这一判决结果引发争议。

“我并不是有预谋这样做的,”在法庭上,Tayyab M供认他脱掉了女孩的裤子,然后摸了她,获得了自我的“满足”,“我只是一时冲动,是女孩还是成年女性对我来说都无所谓。”

经过医院的检查,女孩身体没有受到实际伤害,但这件事对她内心的伤害可能是无法治愈的。她母亲说现在不敢让任何人接触她。

据德国媒体报道,是一份认罪书让他最终被判以一年零八个月的拘留并得以缓刑。

在案件开始审理时,犯罪人提交了一份认罪书,表示自己并非有意选择孩童下手,他之前就认识小女孩一家,小女孩还经常找他借手机玩。

根据德国刑法,判处二年刑期以下的,法官可以评估后直接宣判缓刑。换句话说,这位被判缓刑的难民只要在20个月缓刑期间表现良好,就完全不用被关押。

汉堡大学法学博士候选人杨国栋告诉搜狐公众号“地球外参”,法院对该案犯罪嫌疑人判定为缓刑(20个月)的主要依据是,其一,该犯罪嫌疑人认罪态度良好,如实供述罪行;其二,该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行为非有预谋或计划,乃是临时起意而实施的。依据相关法律,如果其在上述考验期内不再实施新的犯罪或没有旧罪被发现,考验期满后将不再被执行自由刑的部分,意即判决生效后他将获得事实上的人身自由;考验期满后,原有刑罚也将一笔勾销(即有罪名但无惩罚)。

图说:德国本身就饱受争议的难民政策遭到质疑 来源:资料图

德国每天发生10起移民性侵案

此事件再次凸显了欧洲,尤其是德国难民营中的治安混乱问题,也令德国本身就饱受争议的难民政策遭到质疑。

今年是德国大选年,一些德国网友看到该案的判决结果后,愤怒地评论道:“我们也选一个‘特朗普’,让移民(难民)滚出我们的国家吧。”

Gatestone Institute智库在刚发布的一份报告里,引用德国联邦刑事案件警察办公室(BKA)的数据称,在2013年,有599起移民性侵案件,几乎是每天都要发生两起此类案件;到了2014年,这个数字是949起,意味着一天要发生三起;2015年的数据飙升到了1683,也就是一天要发生五起;而仅仅在2016年前三季度,就发生了2790起移民性侵案件,几乎一天10起。

外界认为,这与德国的难民政策存在直接关系。

图说:一名德国欧盟高官的女儿玛利亚在2016年10月被难民奸杀

在难民性侵案中,此前最受关注的一起发生在2016年10月,一名17岁的难民奸杀了一名德国欧盟高官的女儿,当时她在难民营中做义工。目前,该案还在漫长的警察调查取证和排期上庭审讯的司法程序中。

受害者不仅是德国民众,过去一年间也曾发生多起中国留学生被难民性侵案件。

难民难以遣返 还给心理治疗

根据德国法律,有性侵犯罪的难民可能会被遣返回国,但是真实执行起来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既然如此,欧盟为什么不依法遣返这些犯下罪行的难民呢?

德国人权律师克里斯托弗·沃尔夫冈告诉搜狐公众号“地球外参”,要遣返一个难民,其实是两个国家之间的事情,一个国家送,另一个国家接收。许多难民根本没有真实的原始身份证件,自然也就无法遣返回原始国家了。

克里斯托弗进一步解释说,这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按照欧洲的人权条约,首先要确定他的来源国没有人权问题,他回国不会遭遇迫害;同时还要找寻他在来源国的监护人;第三,还要保证他的监护人拥有相应的财力来保证这名被遣返难民的生活。

“不仅如此,根据人权条约的审核流程,遣返的程序耗时极长,而且效率低下。”克里斯托弗说道。

(韩晓龙 吴鸿键对此文有重要贡献)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