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做外科医生是一门“行为艺术”

原标题:做外科医生是一门“行为艺术”

【打造首个医疗原创新媒体,报道中国最顶尖医疗团队,提供服务性最强就医指南】寻访中国顶尖医疗团队 —— 本期人物:北京大学肿瘤医院 · 胸外二科

主任医师——吴楠

上世纪初,医学教育家威廉 • 奥斯勒曾非常尖锐地指出,医学实践的弊端在于“科学与人文的断裂,技术进步与人道主义的疏离”,而吴楠正身体力行地弥补着这种断裂与疏离。

作为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胸外科一名高人气专家,吴楠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平和、温暖的气质。他习惯时刻保持微笑,多给患者一些沟通时间,拍一拍患者肩膀,予以多一分安慰……在他看来,当外科医生是一种“行为艺术”。门诊、手术、床旁照顾这些都是艺术的表现形式,最后的作品就是患者带着健康的身心出院。他说,“要雕琢好这个艺术品并不难,无非将心比心、以诚相待”

再忙也要抽出时间照顾病人

之所以把临床医学称作‘临床’,就是要在病人床旁关护和照顾。不论多大牌的医生,再忙都要抽出时间照顾自己的病人。

早上七点,吴楠匆匆奔走于各个病房之间,开始查看他的病人。“感觉怎么样?” “今天就要下地走动走动了”……类似的查房,吴楠每天要重复两到三次,即使是手术晚上九点下台,他也会到病房去转一圈,外出开会时也不忘叮嘱学生代他去查看病人。每天他要处理的事情多如牛毛,而病人是他始终不变的牵挂。

病人将吴楠大夫的忙碌都看在眼里,采访过程中很多病人对他的理解是“虽然他很忙,但每到关键时候都能看见他在身边,话不多,但让人心安。”吴楠教授一般需要在门诊和手术的患者沟通几次,反复查看检查结果和各种数据。在他看来,这种沟通是非常重要的,能够让患者理解手术的目的和风险,以便让她们有足够的时间考虑手术的决定。术前一天,他还会再次强调一下术后的注意事项,让患者的配合度更高。术后第一天一早,他常常说的话是:“今天就要下地了,要把痰咳出来。” 每天的查房,患者常常听到的是鼓励的话,督促锻炼的话,非常温暖。

“病人看不到自己的主刀大夫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如果你也有家人生过病住过院就会深有体会。” 吴楠说,“我常常发现,患者对医生的要求其实并不高,常常看看他们,多关注病情变化,跟他们说说话,几句宽慰,几句鼓励就能够让患者信心倍增了。”

在吴楠教授眼中,外科医生的工作从来不是单纯的诊断和手术,更是床旁的照顾和关怀。“病人能把自己的命交到你手里,这不是一般的信任,我们必须要对得起这种信任。” 吴楠想不出什么富丽堂皇的语言来形容这种感觉,“就是一种责任感吧。”

不要轻易给病人开刀

“我们总是劝患者再等等,再等等,先别着急,再观察一段时间。”

今年三月,王老先生发现自己肺部出现结节,检查报告诊断为:右上肺前段见不规则团片影,边缘见分叶及毛刺。病人找几名专家进行诊断,均一致认为这些结节为恶性肿瘤,须尽快手术。找到吴楠时,王老先生其实已经为自己的病下了结论,只是希望吴大夫能亲自执刀为他手术。

不想,看完片子后,吴楠却说:“先做穿刺吧,CT 结果并非百分之百的准确,有时会与实际情况有出入。” 由于之前听说早期发现,手术切除是彻底根除肿瘤的最好办法,王老先生并没有依照吴楠的建议去预约穿刺手术,而是选择再次辗转就医。近一个月后,王老先生再次找到吴楠,陈述了自己想直接做肿瘤切除手术的决心。

吴楠耐心解释着:“您是高龄患者,心肺功能本来就弱,病变的位置又接近肺门,手术风险还是蛮高的。哪怕仅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也希望您去做个穿刺,拿到活检结果后我才能安心给您做手术。如果直接做手术,术后活检结果是良性的,您的生活质量会因此受到很大影响,带来的痛苦也是无法弥补的。”

王老先生一再努力试图说服吴楠未果,最终做了穿刺检查。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最终结果为肺结核形成的肉芽肿。老先生免除了手术的风险,那一刻,王老先生全家人激动万分。

像王先生这样的患者并不在少数,吴楠总会劝他们再等等,再等等。“外科手术实际上是一种破坏性的操作,再精致的手术,都势必要在患者身上留下伤口,切除一些有功能的组织。因此,做手术选择的时候一定是非常非常慎重的,一个好的医生是有责任和义务帮助患者做这方面的判断。” 吴楠说。

每一步操作都要对病人安全负责

“外科医生的每一步操作都要对病人的安全负责,容不得一丁点马虎。”

一旦决定手术,吴楠会对每个步骤进行百分百的严格把控。

术前,吴楠亲自对手术区域进行首次消毒,此后助手还会按照标准流程再次消毒。而吴楠这个标准外的步骤已成了一种习惯。“趁着助手在刷手的时间,我抽空把这个活儿干了,主要是希望消毒剂接触皮肤的时间更充分,将皮肤感染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吴楠解释。

这台手术的病人体型小,身体很胖,将胸腔镜探入胸腔后,吴楠眉头微皱,病人胸腔结构太小了,几乎没有进行腔镜操作的空间。“把那把血管钳给我。” 吴楠换了几件器具,反复尝试了五六个角度,还不断地说着点什么,仿佛是跟助手商量,又仿佛是自言自语。

说着说着,他就将吻合器钉砧夹住肺叶,微微转头对护士说:“看时间” 墙上电子表跳动15下,护士答:“时间到了。”吴楠激发吻合器,一小块用于活检的病灶组织被平滑切下。

用纱布垫着取下的组织,吴楠跟周围围着的一圈助手学生观察良久。“这个切面太光滑了,像瓷器表面,跟我们平时见得肺癌组织不太一样,需要等等冰冻病理确认了。万一是慢性炎症这种良性病变,切太多就可惜了……” 最终,病理还是确认了恶性病变,吴楠和他的团队继续为患者完成了手术。

跟吴楠共事较久的人评价他:“总会一丝不苟地把控细节。” 对此他笑答:“外科医生的每一步操作都要对病人的安全负责,容不得一丁点马虎。”

吴楠感慨,其实病人在大多数情况下并不了解医生身上的担子有多重,尤其是一些高难度高风险的手术。在微创手术和开放手术之间选择非常艰难。传统手术创伤大,患者痛苦程度高,但是手术操作更方便。微创手术要求更高,技术难度大,但是患者免去了“开膛破肚”的痛苦,术后可以快速康复。

曾有一例胸廓入口处的良性肿瘤手术,给吴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个部位的手术难度大,操作空间小,周围都是大血管、重要的神经结构。若要进行开放手术,胸骨要切开,锁骨也可能要切断;而要选择胸腔镜手术,意味着医生要承受更大的压力和风险。

仔细斟酌过后,吴楠毅然决定采用腔镜进行切除。在几个小时的操作过程中,风险随着肿瘤分离的程度逐渐降低,吴楠绷紧的神经也慢慢放松了。

“医生常常是在跟自己较劲的过程中逐渐进步的。为了患者术后快速康复,有时奋力拼一下也会获得福报的。” 吴楠笑言。

业精于勤敏于思

“我喜欢把外科理解成一种行为艺术,就像拍摄电影一样,一段一段地记忆。在脑海中勾画手术的片段,把每一个手术的难点、重点记录在心里,形成一整部电影。”

吴楠曾在美国读过两年博士后,这段时间被他定义为自己科学思维开始形成的阶段。每一次实验都要反复验证,认真对待每一个数据,无论实验成功与否都会总结。吴楠说:“善于总结思考的医生往往在事业上就会比其他人前进得更快、更高、更远。”

实际上,读博士后之前,吴楠是一名腹部外科医生。博士后归国,他选择到北大肿瘤医院成为一名胸外科医生。换专业意味着很多东西都要从头开始。人事科主任甚至曾告诫他:“如果你现在换到胸外,意味着带你的上级医生可能就是你曾经的同学。” 而吴楠没有因此退却。

再次从住院医师做起,吴楠常常利用业余时间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在脑海中回忆每一个手术片段和难点,有什么接不上的地方就去手术室观看。很快,他就掌握了胸部肿瘤外科的大部分手术要领。在后来的实践中,他又不断加深印象、断熟练技巧。“现在回忆起来,我记录的一大本手术印象是个人成长的无价之宝。” 吴楠说。

磨刀不误砍柴功,重新起步的吴楠在短时间内快速从住院医升到了主任医师,成为同届同学中的佼佼者。2012 年,他获得了由同行评议杂志 ANNALS CARDIOTHORACIC SURGERY 组织的中国区胸腔镜手术大赛大师奖,并获邀在英国爱丁堡皇家外科学院组织的胸腔镜国际会议上做手术录像演示,当时整个中国只有四人获此殊荣。

随着技艺的成熟,本子的使用几率已经大幅降低。取而代之的是,吴楠做的一套手术病人数据库,每位他负责的病人的基本情况、手术方式、淋巴结如何处理、术中出现的特殊情况等等都被记录在案。每周五,他都会对这些资料进行归类整理,一般来说,这个过程只需要十几分钟就能完成,但这能对反思总结手术经验、改进创新临床实践大有裨益。

于手术上,吴楠永远追求“如何减少手术给患者带来的创伤”。在他看来,除了手术技艺的磨练,更需要理念技术的不断创新。因此,医生需要不断地学习紧跟学科最前沿的发展方向,不断更新思维,开阔眼界,始终保持技术的竞争力。

(右一为吴楠)

正能量的传递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简单,相互尊重,相互关心,真心相待,大部分问题都能解决。”

吴楠每周固定出两个半天的门诊,很少有准时结束的时候。他说:“病人大老远从外地来,起早贪黑都不容易,我想站在患者的角度,尽量满足患者的一些要求。”

“请坐,怎么样,还好吗?” 一个轻松的问候开启了十分钟的看诊。一位女士体检查出肺部肿物,“我现在心理压力非常大”。吴楠看过片子安抚着:“这就是一个肺部结节,我们定期观察,别老做CT、核磁,没必要,明年再说。”

一位前来复诊的老爷子,病情不太乐观,吴楠沉着解释道:“您现在手术有几个风险性特别高的地方,间质性肺炎伴有肺气肿,在这个情况下还有支架。我查了资料,现有数据不支持间质肺炎的病人进行这类手术,风险甚至超过全肺切除。所以不建议手术,不可预知性太大。先做个穿刺活检,选择不开刀的治疗方法,比手术风险低很多。”

几轮病人来去后,不难发现,吴楠很少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我更愿意告诉病人一些肯定性的话,在治疗上指出个方向。有的可能不是外科可以管得了的,至少能告诉他该去找放疗科治疗。多说一两句话,也许就能帮他省一两周时间。” 吴楠说。

有病人在吴楠的医生主页下留言:在认真看完我的所有检查结果后,吴主任非常和蔼、非常详尽地告知我病的性质、所处阶段、良恶性的不同处置方法及预后、手术后可能出现的问题和对策,术前术后的功能锻炼等情况。我把自己关心和担心的问题和盘托出,所有问题都得到一一对应的准确回答。那一天从门诊大楼走出来,我感到天空是那么湛蓝,阳光是那么灿烂……”

正能量是相互传递的,付出的同时,吴楠也会从患者那里收获善意的回报。一位阿姨术后来复诊。“大夫,还记得我吗?我是特地来谢谢你的!” 阿姨红光满面,说起话来中气十足,“我现在上三楼、下三楼,一天走七千多步完全没问题。参加我们社区活动、单位活动,他们根本看不出来我刚做完一个胸科大手术!”

吴楠笑笑说:“看到患者从破坏性很大的手术中快速恢复是一种巨大的成就感,病人脸上欣喜的表情,是我们疲劳工作之余,最棒的精神奖励。”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从业生涯中的每一刻,吴楠谨记,自己治疗的不是病,而是病人。升华自己,尊重他人,简单的八个字,在吴楠眼中,却需要付出一辈子的努力!

以上内容是大医生兵器谱原创(或独家信源)作品,未经许可谢绝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医妹儿联系topdoctors@topmh.com分享给有需要的人。本文来源于大医生兵器谱官方网站:www.bingqipu.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