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追忆冯之浚先生丨关于决策科学化、民主化和制度化的若干问题——在青年软科学研究座谈会上的发言摘要

原标题:追忆冯之浚先生丨关于决策科学化、民主化和制度化的若干问题——在青年软科学研究座谈会上的发言摘要

编者按

冯之浚先生昨日(2017年2月20日)驾鹤西去,先生的离去,是中国软科学界的重大损失。重温冯老的思想和箴言,是对他最好的纪念。冯老一生倾情软科学研究事业,三思派今天选编1986年冯老作为上海市科学学研究所所长在青年软科学研究座谈会上的发言,追忆先生当年的风采,缅怀先生在科学学、软科学等领域做的战略性、开拓性和前瞻性贡献。

冯之浚,男,回族,1937年4月生,北京市人。民盟盟员。历任上海铁道学院讲师、副教授、管理科学研究所所长,上海科学学研究所所长、教授,《现代领导》杂志主编,民盟上海市委副主任委员,民盟中央专职副主席。

第五届、六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九届全国政协常委、民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七至十届全国人大常委,第十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长期从事软科学研究、战略研究、区域经济与循环经济研究工作。曾任中国软科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科学学与科技政策研究会理事长。2012年9月被聘任为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我就万里同志在全国软科学研究座谈会上的讲话,谈一些自己的学习体会。

软科学的基本使命是什么?我认为,决策最重要的是要有软科学的知识系统。只要有领导决策, 就有决策科学, 领导决策与软科学是同根所生, 共生共存, 一开始就结下了不解之缘。有一位市长问我: 什么是领导? 我认为领导就是十个字:战略、规划、政策、组织、服务。领导的任务就是研究战略、制定规划、选择政策、组织管理、提供服务,而这些都需要决策。因此, 领导就是决策。决策是领导的基本职能, 是一门专业, 要有一个决策的知识系统。软科学的基本使命就是为领导决策服务。

现在,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和制度化已经形成一股浩浩荡荡的世界潮流。下面, 谈谈我的认识。

一 、决策科学化的科学基础

第一, 目前, 自然科学研究了离散性、随机性、非线性、模糊性、突变性等现象, 给软科学的研究提供了丰富的营养。我们以前做规划, 把复杂的社会现象做简单理解, 引起决策失误, 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汇流的第一个融汇点就是软科学。

第二, 电子计算机、系统仿真、系统动力学的出现, 使软科学有了科学试验的可能, 使我国战略研究、社会规划可以试验。过去是典型抽样,不是随机抽样,总结出来的经验很难推广, 同时出现为得到吃偏饭的好处而争做典型的现象。这样的典型不一定说明问题, 因为没有进行社会模拟试验。

第三, 心理学、管理心理学、社会心理学的发展同软科学研究有密切关系。决策最后要表现为心理活动, 历史上一些小人常常根据君主的喜、怒等心理活动进谗言,从而影响决策。人们过去总是对付自然,对付别人,不研究自己。因此,研究心理现象是软科学的重要课题。

第四, 现在学科众多,但分久必合。我认为有五大学科是最重要的: 1 、物理学, 2、哲理学, 3、数理学, 4、心理学, 5、事理学, 这是软科学的学问。事理学要研究运筹学、协同学、突变论、紊乱学、耗散结构等这五大学科。即五理同堂。

二、决策民主化的重要性

第一, 它是发挥社会主义高度民主的重要保证。民主是有层次的, 最大的、最高的民主是拿主意时发扬民主, 在决策时发扬民主。

第二, 它是党的群众路线方针的发展和深化。

第三,它是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重要表现。我国尊重人才的措施经历了“加工资, 分房子” , 以及提拔升官几个阶段。但是, 效果并不理想。因为, 最重要的尊重是决定大事时尊重知识和人才,这样才能使尊重知识和人才蔚然成风。

第四, 它是发挥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最大体现。优越性只是一种可能, 如果决策对了, 社会主义优越性才会得天独厚, 如果决策失误, 则是得天独“薄”,损失比任何社会制度都大。

三、决策制度化引起的变化

现代社会活动的特征是规模大、变化快、影响深, 牵一发动全身, 一失策千古恨。目前, 我们面临许多重大宏观决策, 一个主意拿不定、拿不好, 就要遗患无穷。现在, 领导思想、理论和方针有四个变化。

第一,领导体制发生横向分工,决策体系、执行体系、监督体系和咨询体系四部分各尽其职, 各司其能, 使领导体制完善化。自执自监产生的问题是信息量损耗大, 信息超载, 车底噪音大, 正道不通, 小道消息影响决策。

第二,领导体制发生纵向分层, 分为战略规划层、战术计划层、运营管理层,从而把决策托顶到最高点。

第三,领导思想由单值分析变为系统分析, 讲究整体效应, 要求领导具有战略眼光,系统分析能力,综合能力, 创新精神和求实精神。

第四,在有关领导的理论中, 随着社会的发展, 越来越重视决策理论的研究。

最后, 我借助一句名言结束我的讲话, 歌德用六十年的时间写了《浮士德》一书, 他的秘书请他用一句话说明为什么要写此书, 歌德讲:“凡自强不息者,终能获胜”。我们软科学研究只要咬住青山不放松, 定能取得胜利。

文章原发于《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1986年第12期。

编辑邮箱:sciencepie@126.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