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情系老山的“红二代”上将刘亚洲向社会捐款数百万元,这些钱是从哪儿来的?

原标题:情系老山的“红二代”上将刘亚洲向社会捐款数百万元,这些钱是从哪儿来的?

情系老山的“红二代”上将刘亚洲

向社会捐款数百万元,这些钱是从哪儿来的?

一、“红二代”上将刘亚洲捐款18次,钱从哪儿来?

新京报报道:近日,国防大学政委、空军上将刘亚洲向革命老区湖北随州九口堰新四军第五师纪念园捐赠稿费20万元。

刘亚洲嘱托,要专款专用,把纪念园建设好、保护好、使用好,以传播红色文化,弘扬革命精神,造福老区人民。

刘亚洲的父亲刘德建是1939年参加革命的老八路,曾任兰州军区后勤部副政委,战功卓著。而其爱人李小林则是前国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儿,现任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

有“高层文胆”、“军中才子”之称的刘亚洲,在上世纪80年代之初就开始创作,曾写出了《恶魔导演的战争》、《那就是马尔维纳斯》、《攻击、攻击、再攻击》等报告文学引发轰动。

后刘亚洲一直笔耕不辍,进入新世纪以来,刘亚洲在国家战略和军事战略上深入研究,推出了一系列作品,如《大国策》《西部论》《金门战役检讨》《大战略观》等宏文,引起国内外关注。据中国军网评价,“美国五角大楼自2005年以来,已秘密召开过数次研讨刘亚洲著作的会议”。

2014年9月,刘亚洲出版了《刘亚洲文集》9卷本,作品覆盖多元向度,横跨政治、军事、历史、经济、科学、百科等。

此外,刘亚洲还在多个媒体上开专栏,对军中热点、敏感问题犀利发声。在中国军网的“名家讲坛”专栏,刘亚洲一年来已发表25篇文章。6月3日,刘亚洲在《解放军报》发文,痛批郭伯雄、徐才厚把持军队大权时期,假忠诚、伪忠诚严重污染了军队的政治生态。

据统计,刘亚洲十几年来频繁捐款,至少捐资18次,共计220多万元,其中大部分捐赠的是其稿费。而其捐款对象则多是革命老区、贫困山区小学、高校等,助力推动当地教育事业发展和革命纪念园区建设。

三次共捐35万助力革命园区建设

7月15日,刘亚洲委托国防大学大校李明海将刘亚洲捐赠的20万元稿费转交给随州九口堰新四军第五师纪念园。刘亚洲嘱托到:专款专用,把纪念馆建设好、保护好、使用好,以传播红色文化,弘扬革命精神,造福老区人民。

据了解,九口堰新四军第五师纪念园与刘亚洲岳父、前国家主席李先念有着深厚的渊源。

后排左二为刘亚洲,前排左三为李先念

1939年12月,李先念率领鄂豫挺进纵队,进入九口堰地区,开辟白兆山根据地。1941年4月5日,鄂豫挺进纵队改编为新四军第五师,李先念于九口堰通电就职师长。后五师官兵在九口堰战斗生活达3年之久。

九口堰革命旧址纪念馆于1982年建成,2012年秋,随州市在旧馆附近兴建新园,并于2015年9月建成开放。

刘亚洲曾两次前往参观。2013年10月,刘亚洲第一次到九口堰,瞻仰新四军第五师司令部旧址,缅怀李先念。今年6月23日,刘亚洲第二次来到九口堰参观,并决定个人捐出稿费20万元给纪念馆用于建设。

在2011年和2014年,刘亚洲也先后共捐15万元,用于革命纪念馆建设。

2011年,瑞安市抗美援朝志愿老兵马发泉联系108位志愿军老战士,自筹经费成立瑞安市抗美援朝历史教育馆。马发泉认识刘亚洲的母亲,于是便跑到北京拜访,讲明情况后,刘亚洲一口答应,当场给了5万元。

2014年6月,作为国防大学政委的刘亚洲,带领国防大学轮训班学员到四川巴中市考察,瞻仰了川陕革命根据地博物馆、红军石刻陈列园和红军碑廊等。刘亚洲向博物馆捐款10万元。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6次共捐140万建四所山区小学

除了给革命纪念园区捐钱外,刘亚洲还曾先后捐钱共140万元,为贫困山区建设了至少四所小学。

2001年,时任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的刘亚洲,将其积攒的稿费30万元捐赠给革命老区湖北红安县天台山,建设了凌志希望小学。

天台山是李先念等老一辈革命家浴血奋战过的地方。当时由于自然条件差,交通不便,一直没有一所完整的小学,4个村的120多名学生失学流失较多,且两个年级共用一个教室。刘亚洲在红安县考察时了解这一情况后,决心帮助老区人民建一所学校,从根本上改善孩子们的读书条件。

据报道,刘亚洲妻子李小林也曾募集资金350多万元,帮助红安县长丰村李家大屋27户村民建起新村,使农民住上了配有车库的楼房。

2003年5月,刘亚洲视察四川巴中市光雾山镇,两个月后刘亚洲捐赠了自己的稿费30万元,援建光雾山红军小学。2008年11月和2014年6月,刘亚洲又两次捐出了自己的稿费共计20万元,支持学校发展。

一年后,刘亚洲又向四川通江县空山乡小学捐资30万元,将原来仅几栋楼的瓦房学校改建为砖混结构教学楼,后该学校更名为空山乡先念小学。

2006年,刘亚洲向云南麻栗坡县猛洞乡老陶坪村仁先小学捐资30万,将学校搬迁重建,并为该校题写校名。

仁先小学原名叫堡脑小学。1982年,刘亚洲任空军政治部副营职干事时,曾到麻栗坡境内采访。在此,听说了王仁先战士上阵杀敌的故事,刘亚洲非常感动,每次到麻栗坡,都会到王仁先墓前祭拜。新学校建成后,遂改名为仁先小学。

其他9次捐款

除了上述9次向革命纪念园区和山区学校捐资外,刘亚洲还向西路军女战士、“英雄八连”、母校武汉大学等捐赠稿费。

2006年10月,甘肃省妇联拍摄上映了该省健在的14位西路军女战士纪录片,李先念是当年西路军主要领导人之一。刘亚洲在看到影片后,非常关注西路军革命老前辈的生活,立即打电话给省妇联负责人,了解健在的女红军战士情况,并指派专人看望她们,每人送上1万元慰问金。

随后,刘亚洲还给14位西路军女红军写了封信,其中写到:“看了关于西路军女战士的片子,深为感动。我一直关注着这段历史,关注着你们。我不能为你们做更多的事,只能从我的稿费中拿出一万元钱,略表一个红军后代的心意。”

2013年6月21日,刘亚洲冒雨驱车前往六盘山下,将自己的10万元稿费和200册图书捐赠给武警驻甘肃某部三营八连。

据媒体报道,这个连队原隶属第21集团军,1965年被国防部授予“英雄八连”荣誉称号。1996年,该连转隶武警部队。刘亚洲16岁入伍就在这个连队。

而这也是18年来刘亚洲第7次给这个连队捐赠稿费和书籍,在由他倡导设立的连队基金里,刘亚洲个人捐赠累计达38万元,给连队赠送书籍已有3000余册。

2012年,刘亚洲还为“英雄八连”著书立传,其联系当年和自己同在八连当兵的老战友、著名军旅作家耿耿,自己负责筹划协调,耿耿亲自执笔,为老连队著书。历经1年多时间,创作组成员赴兰州、山西、江苏等地,查阅上千万字文献档案资料、采访150多名不同时期的老兵,终于形成了近150万字的《“英雄八连”连史》,现已进入后期的编审和校定阶段。

在2015年6月,离校40年后,刘亚洲、李小林、李中子等1972级外语系校友,共同提议向母校武汉大学捐资设立“武汉大学亚中创新教育中心”和“武汉大学亚中创新教育奖学金”。500万元捐款由李中子校友的公司提供。

二、走进刘亚洲将军捐建的老山“仁先小学”

据《映象文山》杂志报道:“仁先小学”位于麻栗坡县猛洞乡老陶坪村。学校的前身原来叫脑堡小学,始建于1958年,在搬迁重新修建前,这个历经几十年沧桑的学校,校舍已破败不堪,梁断墙残。2006年,一直情系老山和老山地区战后恢复建设的时任空军政委刘亚洲中将捐资30万元,使堡脑小学得以搬迁新建,并将校名由“堡脑小学”改为“仁先小学”,刘亚洲将军应学校的邀请,亲笔为学校题写了校名。

至于“仁先小学”这个校名的由来,还得从30年前的那场战争说起。

1984年,麻栗坡境内的老山、者阴山战火打得正激烈的时候。总政治部组织了一批军队作家到前线采访,时任空军政治部副营职干事的刘亚洲就是其中之一。

当时,刘亚洲正在调查军队中婚姻问题,想就此写一篇论文。到参战部队,他主要也侧重这方面调查。到了许多单位他吃惊地发现:参战部队中凡有未婚妻的官兵,战前大多都吹了。有一个女大学生给未婚夫的信中写了这样一句话:“我父母说:你要牺牲了倒也罢了,假如你断了条腿,或少了一支胳膊,那怎么办?”有一个连队进攻作战,异常惨烈,指导员等三十多名官兵牺牲。烈士遗体抬下来,指导员未婚妻的绝交信正好到了部队。连长集合幸存的官兵,当众念这封绝交信,一旁静静地躺着指导员的遗体。全连战士都哭了。

在麻栗坡,战士们本该津津乐道女人的情形大变,凡将投入战斗的部队,官兵均不谈女人,仿佛有约在先。只听过一件例外的事:某连组织突击队,连长和指导员争着要率突击队冲锋,争执不下,最后连长怒了:“老子是结过婚的,摸过女人!我去!”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刘亚洲听到了王仁先的故事。

王仁先是某部副连长。战前,与他相处了五年的女朋友离开了他。他所在的连队作为尖刀连就要开赴前线。他率领一个排驻在老山脚下一个小村庄里。房东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叫阿岩,已有一个在襁褓中的婴儿。阿岩一见王仁先就喜欢上了这个潇洒的小伙子,向他频送秋波。阿岩是个很有性格的女子,青山咬定不松口。6月某日,部队已确定翌晨进攻老山某高地,战斗命令已发出。王仁先来向阿岩做最后诀别,这天晚上,他俩发生了男女关系。

第二天,情况突变,进攻时间推迟。凡事有第一次,就有一百次。堤已决口,汹涌澎湃。于是,在村边,在树林中,甚至在阿岩家的牛圈里,一个古老的爱情故事被赋予了新的内容。

这样的事瞒得了世界,瞒不了丈夫。阿岩丈夫知道这件事后向部队告发了。王仁先受到处分,还从副连降为正排并被派到最前沿的阵地。7月12日,越军一个师和我军在老山地区发生剧烈争夺战。王仁先以前是炮兵参谋,在战斗中及时向后方炮兵报了一千多条情况。使我军炮火象长了眼睛一样,落到敌人头上。为这场自收复老山以来最为激烈的战争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

王仁先牺牲后,阿岩把家里的财产变卖了,买了两条相当高级的过滤嘴香烟,来到王仁先的坟前,把两条烟全部拆开,一根一根点燃,插在坟头上。坟头都插满了。

听了这个故事后,刘亚洲非常感动。

开始军里不打算给王仁先记功,后来在这批作家一再强烈的要求下记一等功。当时刘亚洲去烈士陵园找到了王仁先的坟墓。他也学阿岩把一包烟撕开,都给他点燃,插在坟上。

那时,刘亚洲还是空军联络部的副营职干事。事隔十五年之后的1999年,刘亚洲在北空担任政治部主任,他又专门带着几个处长到麻栗坡烈士陵园。并专门从北京带来烟酒,在王仁先坟前把酒给他倒上,把烟给他点燃。跟着去的处长都流泪了,吃惊地问他:“主任你对这个地方还有这么深的感情啊!”

刘亚洲说,千年的墓碑会说话。麻栗坡那个地方有上千座在中越战争中牺牲的烈士墓碑,走近它那是走近每一个灵魂。走进麻栗坡烈士陵园,平时心里的那些污泥浊水都不存在了。

此后,刘亚洲一直情系老山,多次来到麻栗坡,来到王仁先的墓前。

记者随运送爱心物资的志愿者一同前往老陶坪进行了采访。虽然几十年过去了,但村头寨尾、房前屋后、田边地角随处可以看到至今依存的防炮洞和大大小小的猫耳洞。

老陶坪村村长盘云明告诉记者,这里当年是我军炮兵部队的主要阵地,从戈主到老陶坪一带几公里长的公路边,到处是各种大大小小的火炮。使这里成了越军炮击的重点地区,几年来全村共有10余名村民被炸身亡,几十人受伤,村民财产损失惨重

【相关阅读】

刘亚洲、刘亚苏将军哥弟麻栗坡陵园祭英烈

2015年4月8日上午,麻栗坡烈士陵园烈士王仁先和马占福的墓前来了两位特殊的祭奠人,佩戴着上将军衔是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佩戴少将军衔的则是他的亲弟弟刘亚苏。哥哥刘亚洲在对越自卫反击作战及老山轮战期间,以军旅作家的身份多次到前线采访,写下了一大批深受读者喜爱的战地作品;弟弟刘亚苏则是原兰州军区47军被称为“夜老虎团”的417团团长,在老山轮战时亲自组织指挥了著名的“黑豹”行动,其中“1.7”战斗震撼了老山,也惊动了世界……1月9日,“美国之音”报道称:“1月7日,在中越边境爆发了自1979年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战斗。”1月8日晚,河内广播电台称:“1月7日,中国军队向我边境地区发动了两个团规模的进攻。”其实,这是“夜老虎团”在老山前线发起的一次出击拔点167高地的作战,作战主力仅仅是417团4连。

在陵园举行完公祭仪式、给埋葬在英雄台的张大权等烈士献上鲜花敬上烟酒后,哥弟俩迫不及待的来到了王仁先烈士的墓前,刘亚洲将军在他的墓前献上鲜花敬了酒后,边仔细端详着墓碑上的碑文边说:“这小子平时最爱抽烟,今天我亲自给你点一支!”说着从旁边的工作人员手中拿来一支香烟点燃摆放在墓前,随后又撕开整包香烟摆在已堆满香烟的墓。刘亚洲将军说,这是他第三次来看望王仁先。

王仁先是刘亚洲将军纪实作品《烟坟》的原型人物,多年来,刘将军一直心系老山及老山人民,2006年,时任空军副政委的刘亚洲曾私人捐款30万元,在猛硐瑶族乡老陶坪村建盖了一所“仁先希望小学”。“仁先小学”的前身叫脑堡小学,始建于1958年,在搬迁重新修建前,这个历经几十年沧桑的学校,校舍已破败不堪,梁断墙残。2006年,一直情系老山和老山地区战后恢复建设的时任空军政委刘亚洲中将捐资30万元,使堡脑小学得以搬迁新建,并将校名由“堡脑小学”改为“仁先小学”,刘亚洲将军应学校的邀请,亲笔为学校题写了校名。

在祭奠完王仁先后,哥弟俩又来到陵园右边第一排青海籍回族烈士马占福的墓前,站在烈士的墓前,刘亚苏少将眼睛红肿并不时擦泪。马占福就是刘亚苏少将所带领的夜老虎团“英雄四连”的战士,在1987年著名的“1.07”战斗中壮烈牺牲,荣立一等功并被成都军区授予“钢铁战士”称号。

(祥见《映象老山》博客:刘亚洲、刘亚苏将军哥弟的老山情缘http://blog.163.com/ynrty@126/

关注《映象老山》博客

点击下面原文阅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