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谷园讲通鉴》第59回:黄老治国的极致

原标题:《谷园讲通鉴》第59回:黄老治国的极致

《谷园讲通鉴》第59回讲汉文帝黄老治国的极致,自由铸币以及他的人生三宝。

内容节选:

汉文帝之所以在后世地位这么高,说到底是因为他开创了“文景之治”的盛世。

什么叫盛世呢?什么叫盛世啊?

起码一条,就是得,得富裕,国家和人民都有钱。

初中课本里讲到“文景之治”时,也主要是讲,当时国库里的钱多得,多少年都用不着,串钱的绳子都糟烂了。

这最早应当是《史记*平准书》里描述的:

汉兴七十馀年之间,国家无事,非遇水旱之灾,民则人给家足,都鄙廪庾皆满,而府库馀货财。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史记*平准书》

一千个铜钱,天圆地方,孔方兄,中间有方孔,拿绳子穿起来,是一贯。这个绳子都糟糕了,钱都散了,“不可校”,就是没法数了。

那么,哪来那么多钱呢?

挣来的吗?

铸出来的。

哪铸出来的呢?你肯定以为,当然是类似国家造币厂,央行啊,是吧。国家得有这么个部门干这个活,管印钱的,铸钱的呗。

一开始,我也以为是这样的,然后读到,汉文帝怕邓通穷死,就给他一座铜山让他铸钱。我就以为,这差不多就是让邓通做央行行长,随便印钱,还可以随便往家拿呗。

可是,仔细一看,不是这么回事。历史真是超出一般人的想象,比想象更离谱、更离奇。

事实是,当时全国上下,几乎是谁愿意铸钱,谁就铸。

你要是生在那时候,大学毕业想创业,可是苦于找不着什么好的创业项目,什么挣钱都不容易。咋办呢?我可以建议你,干脆开个印钱的工厂!

别怕,警察绝对不管你,随便印。只要你按照国家给的标准,大小、分量、材质、样子,都符合标准,别偷工减料,就OK

你感觉,我像是在开玩笑吗?谷园讲通鉴,这才是历史,我讲的差不多都是正史。

《史记*平准书》里是这样讲的:

孝文时,荚钱益多,轻,乃更铸四铢钱,其文为“半两”,令民纵得自铸钱。--《史记*平准书》

听清了不,“令民纵得自铸钱”,人民可以放手自己铸钱。

同样的情况,《汉书*食货志》里是这样写的:

孝文五年,为钱益多而轻,乃更铸四株钱,其文为“半两”。除盗铸钱令,使民放铸。--《汉书*食货志下》

孝文五年,就是公元前175年,这一年,贾谊正在长沙国当太傅。一听说汉文帝竟然出台了这么个政策,“除盗铸钱令”。--以前也是严禁民间私自铸钱的,比现在的法律还严呢,违反的最轻也是砍头,主犯都得夷三族什么的。可是,怎么突然废除了这道法律呢?神啊,皇上是不是疯了?

贾谊立即写了一道奏疏,给汉文帝寄过去:皇上啊,您得赶紧停止这个政策。而且,不但要严禁民间铸钱,还应当把铜矿、铜资源全部收归国有,从源头上控制,让民间想铸钱,都弄不到原材料。

汉文帝呢,竟然不听。

上回咱讲过,汉文帝心底里根本不服贾谊的才华学问,认为贾谊在这个事上,不如自己看得准。他老犟了,他不听。

另外的一个大秘,也姓贾,叫贾山,也反对这个政策:皇上啊,您慎重啊。

钱者,亡用器也,而可以易富贵。富贵者,人主之操柄也;令民为之,是与人主共操柄,不可长也。--《汉书*贾山传》

钱这玩意,本来不当吃不当喝的,就是一块铜,是吧?可是它有一个神奇的功效,就是能让人变得富贵。

这个功效可不了得啊,让谁富贵,这是人主、是皇上驾驭人的操柄啊,是驾驭人的抓手。如果放开禁令,谁都能铸钱了,岂不是谁都可能有这个抓手了吗?不都成了皇上了吗?那样皇权不就没威势了吗。此风不可长啊。

汉文帝一概不听。铁了心了,坚持推行这个“使民放铸”的经济政策,而且这个政策一直维持了有三十多年,直到汉景帝晚期才废止。也就是说,它几乎贯穿了整个“文景之治”时期。

“文景之治”的盛世局面、经济繁荣,当然地,与这个政策是相关的,甚至很可能就是“文景之治”的关键,是秘密所在。

那么,它们之间究竟是怎样的关系,汉文帝为什么要坚持这个政策呢?

这就是学术了,必须得考据了,得查找大量的相关资料,相互印证,推十合一,才能得出个答案。这就得投入大量时间,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甚至更长。这不是我的方向,我读历史时刻提醒自己,不能陷入到考据的深渊里去,,不能跟大学里数以万计的教授专家争饭碗,得给人家留口饭吃--哈,开玩笑啊,这方面得懂得拿来主义。

我翻了一下彭信威的名著《中国货币史》,还有网上的几篇论文。梳理出这么几个知识点:

一个是,彭信威讲的,

.......

如果您还没看,或者没发个评论,请点下面的“阅读原文“,可以跳转到爱奇艺视频播放的页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