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中国堪比“萨德”的武器,60年代我们就搞的工程

原标题:中国堪比“萨德”的武器,60年代我们就搞的工程

中国天空的盾牌传记

【军武次位面】作者: C.C

韩联社3月7日最新消息称,韩美开始在韩部署“萨德”系统,将经相关程序在星州部署“萨德”系统。韩国政府证实,2台“萨德”发射架抵韩。

在社交媒体上,路透社的摄影记者公布了一组美军萨德运抵韩国的图片。

随着韩国乐天集团同意将其在星州的高尔夫球场移交给韩国军方以作为美制“萨德”反导拦截系统部署地的事件尘埃落定,中国的反对之声是一浪高过一浪。

▲地图红色的标注地点为“萨德”部署地,韩国星州的乐天高尔夫球场

讲萨德的文章,到处都是,所以今天不谈萨德。有人也曾发问,难道在国力已经强大的今天,我们国家有没有相应的导弹防御系统呀?有的话,我们国家的水平怎么样呢?其实这个系统我们国家不仅有,而且从研制时间节点上来研判。一点不输给大洋彼岸的美帝鹰酱和隔壁毛熊,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谈的在上世纪60年代开始进行相关研制和部署工作的“640”反导系统工程

说起这个“640”反导系统,就不能不提及当年的国际背景。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随着美苏两个超级核大国内携带核弹的中、远程弹道导弹的迅速发展,双方都开始着手研究如何防御对方的导弹武器对自己本土的袭击。而后美国相继部署了“奈基-宙斯”、“哨兵”和“卫兵”等导弹拦截系统,苏联则部署了能携带核弹头的“橡皮套鞋”反导拦截系统。

▲美国现今的“国家导弹防御系统”(NMD)示意图,其本质上是当年“奈基-宙斯”、“哨兵”和“卫兵”等系统及后来里根时期“星球大战”计划的现代化产物

▲体积巨大的苏联“橡皮套鞋”反导拦截系统中的反导拦截弹,由于其命中精度不佳,便采用了核装药弹头来进行大范围杀伤

此时中国第一代国家领导人,为了打破了美苏的核威胁,在积极发展“两弹”的同时,也同时提出了发展我国自己的反导防御战略。在1963年12月16日及1964年2月6日,毛主席在先后会见聂荣臻元帅及当时五院院长钱学森时都谈到了用导弹、激光等武器实施拦截敌方核导弹的可能性,并指示要组织相关的技术人员和队伍进行这方面的研究。

特别是与钱学森在1964年2月6日的谈话时,毛主席讲到:“总要搞防御的,有矛必有盾,搞少数人专门研究这个问题。五年不行,十年;十年不行,十五年。总要搞出来的。”而这次讲话后来便被称为“640”指示(这也是该项反导计划为何后来被叫做“640”工程的主要原因),也成为此时我国探索研究反导武器的依据,并在一段时间里列为国家的重点任务。

此后经过了几年全国各科研单位及人员的不懈努力,“640”工程终于是取得了一部分突破性的技术成果。而在这之中,最主要成果就包括反导导弹工程“640-1”、反导大炮工程“640-2”、远程预警雷达工程“640-4”,下面就让小编带领大家对上诉系统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反弹道导弹工程“640-1”

反弹道导弹工程系统包括低空拦截和高空拦截反导系统。其中低空拦截系统包括了“反击一号”(也被称之为“红旗八十一号”)导弹系统的研制工作和“反击二号”导弹系统的总体方案的论证及单项预研工作;而高空拦截系统,主要围绕着“反击三号”导弹系统的总体方案论证和各分系统的攻关试验展开。

其中“反击一号”试验器系统方案以拦截我国中程地地导弹“东风三号”在再入弹头为目标。该系统包括:导弹、目标精密跟踪雷达、制导雷达、导弹发射设备以及与远程预警雷达进行协同工作的指挥所。在1979年8月至9月,“反击一号”曾在昆明基地成功地进行了两发模型遥测弹的飞行试验。为了能在与苏关系交恶后,对苏联核弹头进行有效拦截,我国还在这一时期开展了战技术指标为射程50公里,拦截高度20-40公里的低空拦截系统“反击二号”导弹的研制工作。并在1971年10月到1972年4月间,先后进行了6次1比5模型弹的弹射试验,其中5次获得了成功。

而“反击三号”则是一种能在上百公里的高度的外层空间和大气层内拦截敌方来袭弹头的反导拦截系统(类似现今的美国还没上马的“增程版萨德”以及已经部署的疑似代号“红旗19”中国新型反导拦截弹)。该工程在1971年6月确定研制,主要由导弹、“715”远程精密制导雷达、“7010”远程预警雷达、指挥所和地面设备等组成。其导弹最大直径1.4米,从固定地下井发射。

▲“反击1号”导弹介绍

▲正在做发射前准备的“反击一号”导弹,可见其采用陆基单臂导弹发射架进行倾斜发射

▲转运途中的“反击一号”导弹,该导弹的飞行试验任务主要由驻扎在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县大石洞基地进行承担,该基地还部署有“110”超远程单脉冲跟踪雷达

反导大炮工程“640-2”

反导大炮工程“640-2”,主要由当时的210超级炮研究所牵头进行研究。其主要分为以下两个阶段:

阶段1,用炮射次口径弹作为拦截手段。早在1965-1966年间,就在85毫米口径滑膛炮上进行了试验,其4公斤的弹丸,初速达到了1200米/秒,这个速度比改装前提高50%。而在1966-1968年间,还在140毫米口径的滑膛炮上进行了11次48发试验,发射18公斤重的弹头初速达到了1600米/秒,射高达到了74公里,射程130公里,1000米立靶射击精度0.0168%,达到了当时国际水平。就在滑膛炮发射次口径弹试验的同时,210所还进行了420毫米次口径火箭加力弹及固体冲压加力弹的研究试验,并确定了420毫米超级大炮----“先锋号”超级大炮的设计方案:炮长26米,炮重155吨,弹重160公斤,初速900米/秒,在当初还曾力争用该门大炮在1969年参加拦截“东风三号”弹头的试验。

阶段2,1970年,研究人员意识到由于国际上突防技术的发展,利用无控次口径弹拦截导弹已不可能,因此改为了研究炮射导弹。为了研制能承受高过载的陀螺敏感元件,210所和当时电子工业部1410所合作,专门研制出了能成功挺过3000个到5000个股癿振梁速率的陀螺(当然了这这种陀螺还应用到了其他导弹工程上,并荣获国家发明奖)。此外,210所还对回收弹丸做了大量的成功研究,包括:140毫米口径炮射高过载开伞回收弹试验;从3000到15000个G的高过载环境里开伞回收试验;弹丸速度达到3-4倍音速时开伞的试验等,以上几项研究,可以说直接推动了我国空间飞行器再入开伞回收技术的进展。

▲“先锋”反导超级大炮,可以说是当年一个大胆的想法而如今其部分技术或许将有助于、更有利于反导的我国未来电磁轨道炮的研发

远程预警雷达工程“640-4”

在整个“640工程”里,可以说进行最为顺利,取得应用成果最多的莫过于其中的远程预警雷达工程“640-4”。

该雷达系统的核心是“7010”远程相控雷达和“110”超远程单脉冲跟踪雷达,主要由南京第14光电子研究所负责研制。

其中,“7010”远程相控阵预警雷达于1970年5月批准研制,1972年开始小面阵天线设备的安装架设和联调,1975年10月正式开机观察外空目标;1976年进行全面阵天线安装调试并投入运转。“7010”远程相控阵预警雷达电扫描天线阵面宽40米,高20米,探测距离3000公里,发射机采用4只大功率多腔速调管,总峰值功率为10 兆瓦,平均功率为200千瓦,馈电单元8976个,在方位 120度和仰角2-80度空域内进行边搜索边跟踪,可连续跟踪十批以上目标,并配备了大中小型计算机对全站实时控制,处理和计算。

雷达采用了脉冲压缩,反副瓣,变极化等反干扰措施,对一`些关键器件,分机采用双工冗余技术,配有全机工作状态监测系统和故障显示系统。该型雷达在1977年以后多次完成我国导弹、卫星观测任务。

▲“7010”远程相控阵预警雷达曾经的照片

▲“7010”远程相控阵预警雷达结构示意图

▲如今“7010”远程相控阵预警雷达只剩下巨大的混凝土基座和一些建筑物供人参观

“110”单脉冲超远程精密跟踪雷达则是一种探测距离大于2000公里的雷达。在1965年至1970年,我国在1959年研制的“110”模拟试验雷达基础上,先后开展了“卡塞格伦”式单脉冲天线、脉冲压缩、脉冲多卜勒测速、参量放大器、先进计算机应用、大型天线结构及转台等方面的研究,并获得了许多技术方面的突破,从而进入“110”雷达工程实施阶段。1977年,我国第一部“110”超远程跟踪雷达装备部队,并在随后我国发射洲际火箭、卫星等工程中多次执行了跟踪测量国内外大气层内外目标的任务。可以说该雷达的研制成功,使我国成为继美俄后世界上第三个拥有超远程跟踪大型雷达的国家。

▲体积巨大的“110”单脉冲超远程精密跟踪雷达

在“7010”和“110”雷达装备我国,并成为我国的主要探测设备后,曾在1979年和1983年,分别准确地跟踪了美国“天空实验”和苏联1402号核动力卫星,为我国准确地预报上述两颗失控卫星坠落的时间和地点提供了数据,在国内外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除了上诉几个重要的成果外,当年的“640”工程还在“640—3”反导激光拦截工程、“640—5”弹头再入物理现象工程研究等领域取得了重大的突破。其中“640—3”反导激光拦截系统曾经在70年代中期的激光远距离打靶和反导研究上取得了重要成果,并获得国防科委重大科研成果奖。

不过随着国内外局势的风云突变以及当年部分技术条件所限,“640”工程最终在1982年宣布下马。但我国的反导拦截事业并未就此中断,反而是在当年“640”工程的各项成果的基础上,不断的进行预研工作。并在21世纪后,随着综合国力的日益强大和周边局势的逐步紧张,我国又重新上马了各种地球空间内外反导反卫星工程,并多次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如今我军公开部署的多型对空拦截导弹,均具备不同高度对付不同弹种的反导能力,从上到下分别是红旗9、海红旗7及新型疑似代号红旗19拦截导弹的画面,然而这只是冰山一角

▲图为我军装备的自用激光反导拦截器并曾配置在了辽宁舰上进行试验

▲中国“沉默猎手”LASS激光拦截器

我军其实不仅将激光反导武器用于自用,还将其用于出口。从这点来说,又比美军走到了前面。在今年阿布扎比防务展上的展出销售的中国“沉默猎手”LASS激光拦截器,其标准输出功率为30千瓦(最大功率实际高于30千瓦,但低于100千瓦),最大射程4000米。该激光器主要用于拦截大批低空无人机及导弹,其激光器威力据称可在800米距离烧穿5层2毫米厚的钢板,1000米距离可烧穿5毫米厚钢板。

▲区别于的“萨德”普通版(中图),疑似代号红旗19(上图)的中国新型反导拦截弹采用了先进的两级固体助推器,而同样采用该技术的“萨德”增程版(图末)则因国会还未批钱,故还没上马,因此未来一段时间,该领域的技术唯中国一家独有

▲我国公开的一部分各类反导,空间拦截及高超音速飞行器试验奖章

从这些奖章可见,我国在这个领域的各项试验及运用已经进行了不知道多少年。如果不是因为“萨德”入韩这事,我国媒体估计也不会这样公开。毕竟作为一个在国防科技上喜欢低调做事的国家来说,我们不说,不代表我们没有,这点大洋彼岸的美国及我们周边国家和地区应该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才好。

最后军武菌想说,即将部署在韩国领土上的“萨德”系统,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我国的国防安全形式,但其本质上的复杂性和先进性还远非能达到我国当年设计的“反击三号”导弹以及我军早已实际部署的疑似代号“红旗19”中国新型反导拦截弹。

如今美国人想依靠这样一款武器系统,放在中国周边国家,用来压制中国,这无疑只是一件一厢情愿的事情。毕竟对于一个在上世纪60年代就已经开始与潜在敌国互相竞争反导武器的国家来说,制衡“萨德”只是一件十分轻松的事情,但韩国或因美国人的这个“一厢情愿”而从此陷入炮灰地步,这或许是才是此次“萨德入韩”事件带来的最大影响。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