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共享单车高校蝶变记| 共享单车系列报道之六

原标题:共享单车高校蝶变记| 共享单车系列报道之六

自2015年北大校园的一场试验之后,共享单车的热潮席卷了大江南北200多所高校。大学校园作为一个自成的生活圈,既是共享单车的发源地,也是共享单车市场竞争中的重要部分。

除了最初主打校园市场的ofo,摩拜、小蓝、小鸣等后起之秀也接连在高校布局,甚至引发了校园原有公共自行车系统的自我革新,加入共享单车的竞争热潮当中。

文 |深圳晚报实习记者 黄嘉祥 黄思琪

图编 |吴淡宁

| 王炳乾

自2015年北大校园的一场试验之后,共享单车的热潮席卷了大江南北200多所高校。大学校园作为一个自成的生活圈,既是共享单车的发源地,也是共享单车市场竞争中的重要部分。

除了最初主打校园市场的ofo,摩拜、小蓝、小鸣等后起之秀也接连在高校布局,甚至引发了校园原有公共自行车系统的自我革新,加入共享单车的竞争热潮当中。

共享单车的来临,悄然间改变了大学校园原有的出行生态。过去,在大学校园,大学生一般都会自己购买一辆单车作为日常使用;现在,无论有没有单车,人们也会考虑使用共享单车。

共享单车正渐渐地融入高校,成为大学校园生态的元素之一,同时也引发了一系列的蝶变。

深大校内飞快地骑着ofo的学生。深圳晚报实习记者黄思琪 摄

热潮

共享单车风靡校园 迅速获得学生青睐

36日,十几辆共享单车从深圳大学的门口鱼贯而出,骑往深圳湾的方向,兴奋的欢呼声撒在校道上,渐渐消散于校园和街道的交会处。

发出欢呼声的人正是陈伟华,他是深圳大学一名大四年级的在校生,也是一位爱好共享单车的骑行者。这天,他约了十多位同学,从深圳大学骑共享单车到深圳湾游玩。

在这十几辆共享单车中,有ofo小黄车、摩拜小橙车、小蓝车、小鸣单车以及校园的无桩共享单车fun bike。黄、橙、蓝、浅蓝、绿五种颜色的共享单车骑行队伍组成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深大门口停放着各种共享单车以及公共自行车。 深圳晚报实习记者黄嘉祥 摄

陈伟华骑的则是主打校园市场的ofo小黄单车,这也是最先进入深圳大学的共享单车。自从共享单车来了之后,陈伟华的生活也在悄然间发生变化,无论是校内出行还是校外骑行,他都热衷和习惯于选择共享单车。

事实上,陈伟华是从2016年12月开始使用共享单车的,这时离ofo共享单车出现在校园已经过了半个多月。

共享单车出现时,他正在深圳市检察院实习,每天早上,他都要花十分钟左右等待校园巴士赶地铁。一开始,面对突然出现的共享单车,他并没有马上尝试,而是一如既往地乘坐校园巴士。

不过和他一同实习的同学则选择骑共享单车赶往地铁站,他发现两人最后所用的时间几乎差不多。而且完全不用担心自行车的偷盗和损坏。这对于陈伟华和大部分大学生而言,无疑是个福音。

共享单车的使用特性让他觉得这就像一个漂流游戏,单车骑到哪里,就停在哪里,下一个需要使用的用户再接着骑下去。

中国大学校园的面积通常较大,单车是学生普遍使用的交通工具。过去,大学生会自己购买一辆单车作为日常使用。然而,单车被偷几乎是大部分学生都难以避免的一个“魔咒”,陈伟华在半年前,也碰上了这个“魔咒”,让他失去了爱车。

在深圳大学这个有2000多亩的校园里,许多学生都面临过“等校园巴士还是步行”的出行选择困难症,陈伟华也一样。

在这样的出行背景下,进入大学不久后,他便和室友一起买了同款的山地自行车,每天“风驰电掣”地穿梭在校园中,偶尔也会约几个同学好友外出骑行。

就这样,自行车一直作为他在大学校园出行的工具。直到2016年6月,一次,当他把自行车停在学校门口,然后乘地铁去家教,回来的时候发现山地车不翼而飞了。

想着还有一年就毕业了,他没有重新买一辆自行车,也担心自行车再次被盗。于是,在校内的出行方式“一夜回到了解放前”,改为了校园巴士和步行。直到共享单车的出现,让他重回校园骑行一族,而且可以更加自由地骑行。

一个大学生正在使用共享单车。受访者供图

事实上,不仅仅是陈伟华,他身边的同学也逐渐融入这股共享单车的热潮当中。短时间内,整个大学校园一眼望去,尽是一片“黄流”。然而这样猛然而至的热潮,打破了原有的出行生态,首当其冲的是深圳大学周边的自行车店铺。

冲击

打破原有出行生态 校园单车店收入猛降80%

在大学校园的出行生态中,自行车店铺往往起着中转站的作用。大学生的自行车大部分从这里购买,就算不是从这里购买的,拥有自行车的学生几乎都“造访”过自行车店铺。陈伟华的山地车这几年也没少往自行车店铺跑。

3月伊始,寒假将尽,大部分的学生已经回到学校,深圳大学的校园里人来人往,却没有人在嘉旺车行的门前停下脚步,买车或修车。

以往,每逢开学之际,是这里最为繁忙的时候。不过,自从共享单车出现之后,这样的景象很难再现。即使此时深圳大学禁止共享单车在校园使用,可这种被大多数学生热衷的出行方式,难以完全杜绝。同样,自行车店铺的生意,也没有恢复到从前。

这天,风很大,嘉旺车行的老板唐师傅站在单车店铺的门口,夹着胳膊,缩着脖子取暖。修单车的器材整齐地摆放到一旁,自行车上的防水布铺满了一层薄灰。记不清上一次卖车是什么时候了,总之过了许久。前来修车的学生也少了许多。

最近,他总是回想过去的日子。

十六岁当自行车学徒,练就一门修车的好手艺,攒了积蓄进了深大开起了门店,兼顾修车和卖车,成为深圳大学的第一家自行车店。因为手艺好,学生的单车一有问题就会想到他。那时候卖出去的车很少低于五百,一两千一辆车的交易也不少见。

就在店铺对面的宿舍楼下,是一排排的共享单车。他没想到这些配置跟自己店里的单车无法相比的车,只用了半年就可以让他身后这家开了十年的单车店临近倒闭。

其实早在一年多前,唐师傅就发现了学生偶尔会骑着一种写着“深圳大学”的黄色单车往返宿舍区,但当他明白这种单车只局限在校内使用时,就没放在心上。果真,学生为了能骑车外出,还是会来买自己的车,自己的生意也没受到什么影响。

慢慢地,越来越多的共享单车进了学校,学生们踩着五颜六色的单车飞驰在校道上,随意进出校门。他也没想太多。他以为和之前出现的校内单车没有差别。

然而令他想不到的是,不到三个月,自行车店铺的收入便萎缩了80%。他苦笑着说,“就连饭都快吃不上了”。因为生意惨淡,入不敷出。如今他已经在考虑把苦心经营的单车店转行成别的商店。

可是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的,不仅仅是高昂的铺租,还有小店内部那些堆得高高的单车零件,其中不乏价格高昂的高级配置。倘若改行的话,这些零件又该如何处理,他的心里始终没底。

他十分清楚,自己吃了三十多年的饭碗将在这场共享单车的浪潮中慢慢被瓦解。

事实上,在大学校园,受到共享单车冲击的并不仅仅是自行车店铺,还有校园内的公共自行车。

在共享单车的热潮中,原有的校园公共自行车也感到了危机,并进行了一场自我革新,从有桩公共自行车发展为无桩“共享单车”。

变迁

五彩混战中的落败与革新

华南农业大学校园里的共享单车。受访者供图

随着共享单车竞争的逐渐进入白热化,不同品牌的共享单车逐渐“进军”大学校园,布局高校市场。

在深圳大学的校园中,随着原有校园公共自行车加入竞争,陈伟华也见证着共享单车在“五彩混战”中,有的落败,有的自我革新,但没有人放弃。

第一个进深圳大学校园的共享单车是ofo,2016年11月14日,3000辆ofo以深圳大学为中心进行投放,辐射到深圳科技园。

而随着摩拜单车的一路奋进,也逐渐进入深圳大学,随后小蓝、小鸣也在潜移默化中走入校园。有的虽然没在校园内直接投放,但并不能阻挡学生骑进校园内使用。

这样的局面,让原来在深圳大学校园内的公共自行车深圳凡骑绿畅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fun bike”)措手不及。

大部分学生热衷于便捷的共享单车,以至于令原校园单车“霸主”fun bike鲜有人问津。于是,2016年12月初,fun bike在有桩公共自行车的基础上推出无桩“共享单车”投入校园使用。

深大校内小绿车停放点。

fun bike推出的无桩“共享单车”有两款,一款是有桩单车的升级版,即无桩淑女车,一款是无桩山地车,统称“小绿车”。fun bike 小绿车的使用方式与共享单车相差不多,扫一下二维码即可使用,价格也较低。

一时之间,风雨涌起,五彩混战。

对于校园中fun bike 的出现,陈伟华感到有些意外,他想不到一向以“正统”出身的fun bike 也会进行这样的革新。

不过,这样的革新也是深大一直以来的“传统”,深圳大学校园的交通工具曾历经两次革新,从引进更多的校园巴士到更新公共自行车,校园公共自行车从有桩的“小黄车”革新到质量更好的有桩“小绿车”,而这次则是第三次革新。

第三次革新让fun bike 以新的姿态重新获得了学生的认可,陈伟华也是其中一个,在前两次的革新中,他都没有尝试使用过校园公共自行车。而这次革新,他还专门骑着fun bike 山地车外出体验。

3月9日,深圳凡骑绿畅技术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深圳晚报采访时表示,fun bike分批次逐步在深大投放了一千余辆小绿车,还计划逐步实现深圳市所有高校内短距离出行的精细化配套运营。

就这样,在五彩混战中,学生们根据各自的需求和喜爱使用各种共享单车,骑行于校内外。

然而,这样的境况没能持续多久,2017年1月12日,深圳大学发出了一则《规范校园自行车管理的通知》,宣布除了小绿车之外的共享单车,其他类型共享单车禁止进入校园。原因是共享单车随意进出校园,且常常出现车辆乱停放、无人管理的状况。

随后,除了fun bike 小绿车之外,其他共享单车被统一运往校外,也不再允许共享单车骑进校园中。自此,深圳大学的共享单车在这场五彩混战中,“fun bike小绿车”完胜。

生态

自有闲置车可“转化”成共享单车

不过一纸禁令引起了深圳大学学生的广泛关注和讨论。许多同学也纷纷在校务信箱中留言,表达希望“共享单车”重回校园的意愿。

2月23日,一个服务深圳大学校园的微信公众号“深大荔知”对此发布了一份是否“希望共享单车回归深大”的调查。一共有3011人参与,其中80%表示“希望”,4%则表示“不希望”,15%表示“无所谓了”。

陈伟华选择了前者,他也希望共享单车能够回归深大,他觉得共享单车在乱停乱放的现象并不是很严重,大部分学生都是有规范地摆放。

面对学生们的诉求,深圳大学表示,从既要规范管理又要方便同学的角度出发,综合考虑、调研后再作进一步调整。

3月7日,深圳大学在回复深圳晚报的采访函中也表示,对于校园共享单车未来的管理,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计划,在等待深圳市出台相关政策。

如今,深圳大学对于共享单车进入校园的禁令也有些松缓,深圳大学的校园中又渐渐出现了包括ofo、摩拜等共享单车的身影,也有学生骑着共享单车进出校园。

在共享单车的热潮中,无论是遇冷落败,还是校园公共自行车的自我革新。两者的角力,正在磨合中探寻出更为安全且便利的校园出行生态。

相较于共享单车在深圳大学受到“冷遇”,共享单车在其他高校,正在迅速地扩张着。在距离深圳大学100多公里外的广州大学城里,共享单车已然遍地开花,成为了广州各高校出行生态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就读于中山大学的周志高就是一个经常使用共享单车的学生,他觉得自己还挺有“福气的”,共享单车进入校园让他终于结束了和自行车“对抗”的日子。

说到自行车,周志高显得有些郁闷。

大一的时候,他买了辆“新车”,当时看着还不错,但骑了几天,车座就掉下来了,再没多久又掉漆,并逐渐露出了车身的原色,第二年车就没法儿骑了。第一辆车“寿终正寝”之后,他又从师姐手中传承了一辆,无奈在暑假期间,车被晒坏了。

ofo投放在中山大学南校区。深圳晚报实习记者邹志庸 摄

共享单车的来临,他也不用再和单车“对抗”了,共享单车已经成为他在校园出行的首选交通工具。由于ofo小黄车对师生有首单免费的优惠。包括他在内,身边的同学在一天之内都至少使用一次ofo小黄车。八个月前,他充了十块钱,如今还剩五块多。

共享单车的热潮席卷高校的同时,也在缓解着“校园僵尸车”的老大难问题。

近日,ofo在高校里推出“连接车”的运营模式,用户将自己的闲置自行车向ofo申报,通过质量以及资质的审核,就可以接入平台,供大家使用。

“连接车”最早从北京大学校园推出,后来成为ofo在每一个城市高校里的必推项目。如今,无论是ofo的“连接车”,还是其他品牌的共享单车,在走向各大城市的同时,都在逐渐嵌入各地高校的出行生态中,成为高校的元素。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微信| 彭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