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正文

捐献登记进入"互联网+"时代 用手机10秒完成登记

原标题:捐献登记进入"互联网+"时代 用手机10秒完成登记

记者 杨振宇

从填写长达3页的登记表,到利用手机10秒完成登记;从两年间累计登记8万余人,到两天半时间登记86200人。2016年12月22日至今,互联网模式给器官捐献志愿登记工作带来了一场速度革命。

3月7日,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共同举办中国器官捐献志愿登记宣传媒体见面会,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相关负责人在会上表示,“施予受”器官捐献一键登记平台在支付宝移动客户端上线至今,已有逾10万人完成器官捐献志愿登记。

器官来源仍是最大瓶颈

2016年,中国实现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4080例,捐献大器官11296个,年捐献数量位居世界第二位。

然而,压力仍然存在。在3月7日举行的媒体见面会上,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刘秀琴强调,“器官来源始终是困扰我国器官移植事业发展的最大瓶颈”。

“我国每年有100多万名患者需要接受器官移植,其中约有30万人若不进行器官移植手术就可能会死亡。打个比方,这些人如果失去救治,相当于一个县的人口消失了。”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宣传部部长洪俊岭表示。

在2012年全国两会上,时任卫生部副部长的黄洁夫坦言,器官紧缺是我国器官移植事业发展的瓶颈,由于缺乏公民自愿捐献,死囚器官成了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截至2009年底,卫生部统计数据显示,超过65%的移植器官来源于死囚。黄洁夫在其一篇论文中表示,如果继续依靠死囚器官,而不努力建立起公民自愿捐献器官的移植体系,我国器官移植事业将成无源之水。

三年后,2015年1月1日,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宣布:从今天起,中国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公民逝世后自愿器官捐献将成为器官移植的唯一渠道。

此言一出,当即引起轰动,有媒体甚至称“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事业即将步入寒冬”。因为,很多人存在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的传统观念是器官捐献事业发展的一大障碍。

洪俊岭对此则有自己的看法:“在我国传统文化里,舍己救人、舍生取义、割股奉君、鼓盆而歌、气散则死等典故比比皆是,表现了古人通达豪放的生死观和尽己之能救人助人的精神。可以说,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精神是当今器官捐献事业的支撑。”

黄洁夫直言:“说传统文化观念阻碍公民捐献器官是给民族文化泼脏水。”

2015年,我国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达2776例,创历史新高。有媒体对此评价说,“解决器官供体短缺问题,要通过适当的途径。如果把公民自愿捐献的器官与死囚器官混在一起,公民的捐献意愿就会大打折扣。告别死囚器官依赖,不仅不会加重器官短缺,反而会促使更多公民自愿捐献器官”。

在各方合力下,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人数节节攀升。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副主任侯峰忠介绍,2010年中国启动器官捐献志愿登记工作,截至2017年3月6日,我国通过网络等各种途径完成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人数达219365人。

虽然报名登记者越来越多,但这并不能迅速缓解器官捐献来源的压力。“报名登记捐献器官和实施捐献之间不能划等号,这是两个不同层面的概念。”洪俊岭说,“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仅是表达一种全社会支持的态度和意愿,是一种弘扬大爱、慈悲救人的社会宣传。”

创新渠道弘扬人间大爱

2002年,一名身患绝症的女孩在生命垂危之际希望身后捐献遗体和眼角膜。由于路途遥远、程序复杂,其父母多方奔走仍未找到接收单位,最终女孩抱憾离世。

如今,“捐献无门”的遗憾早已成为历史。2010年初,中国红十字会受原卫生部委托,开展器官捐献试点工作;2014年3、4月,国家卫计委与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相继推出器官捐献志愿者登记网站“施予受”和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网站。

“两网并存”给有捐献意愿的爱心人士提供了更多了解和参与的途径,但受普及度较低、推广渠道单一、登记手续复杂等各方面因素制约,截至2016年底,两大登记平台仅收到8万余份器官捐献志愿登记。

在此期间,重庆市红十字会发起“博爱山城 纸鹤传情”遗体器官捐献者缅怀纪念活动,倡导社会各界人士折叠千纸鹤,向遗体器官捐献者书写祝福,寄托哀思,营造全民缅怀捐献者的新风尚;辽宁省红十字会联合省卫计委、沈阳日报报业集团举办为期两个月的“传递生命的美意”人体器官捐献大型公益宣传活动,让更多人了解、认同并参与器官捐献。上述活动取得了明显成效,社会各界纷纷参与其中,其影响已不局限在当地,而是辐射全国,乃至影响全球多地。

创新方法,广开渠道成为宣传器官捐献工作的有效手段。

2016年12月22日,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联手拥有4.5亿用户的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中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支付宝手机客户端医疗服务窗口,对接基金会旗下“施予受”器官捐献志愿登记平台,实现支付宝实名用户可一键完成志愿登记。

支付宝用户可在手机上打开应用,在首页搜索“器官捐献志愿者登记”,选择“我愿意登记”,并按提示填写个人信息,点击确定即可完成登记,整个过程不超过10秒。这一渠道开通后,两天半时间,即有86200名志愿者完成登记,相当于之前两年的登记量。这标志着,我国器官捐献登记工作进入“互联网+”时代。

黄洁夫认为,把器官捐献志愿登记工作与国民生活紧密相关的互联网服务相结合,这是一种超常规的广泛便捷的社会动员方式。可以预见,其广泛性和便捷性将让人们更好地理解器官捐献的意义,能让更多具有器官捐献意愿的人们参与进来。

公益事业插上腾飞之翼

2016年底,世界卫生组织支持的一项针对中国民众的“器官捐献公众意愿调查”显示,98%的参与调查者赞同器官捐献,94%的参与调查者愿意成为器官捐献志愿者。在不愿登记成为器官捐献志愿者的人群中,有46%的参与调查者表示因为“不知道在哪登记或手续太繁琐”。

按照传统捐献登记流程,公众先要自行搜索登记网站,在众多网络信息中甄别权威登记渠道。进入登记页面后,还要填写多项个人信息,很多人在填写过程中失去耐心,放弃登记。

用支付宝客户端进行器官捐献登记,让上述问题迎刃而解。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施予受”器官捐献志愿登记系统主任赵洪涛介绍,自2016年12月22日至今,已有超过10万人通过支付宝通道,完成了器官捐献志愿登记。

“器官捐献志愿登记,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只是‘Yes’或‘No’,选择‘Yes’的话,登记身份证信息即可。”黄洁夫说,越来越多的人成为器官捐献志愿者,对器官捐献工作的推进意义在于,一旦有意外发生,医务人员能更快发现有器官捐意愿的逝者,坚定其家属同意捐献的决心。

2015年8月,中国首部《中国器官捐献指南》正式发布,其中指出,直到2003年,我国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的数字仍然是零。十余年来,器官捐献工作得到了公众越来越广泛的认可和参与。如今,“互联网+器官捐献”,为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会。“互联网+”这艘大船,正载着千千万万华夏儿女的无私大爱,沿着“更透明、更高效、更便捷”的航线,去追寻一代又一代人“生命接力,大爱传递”的理想。

可以预见,拥有4.5亿用户的支付宝开通“器官捐献”通道,其广泛性和便捷性将推动中国器官捐献意愿的表达进入新阶段,“器官捐献,生命永续”的道德风尚将更加深入人心。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