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张琛 | 别对我说谎

原标题:张琛 | 别对我说谎

『奢易拍』APP的自我描述是:『国内首家权威奢侈品鉴定评估平台。』能够开出被高级检察院和高级法院等机构认可的司法鉴定证书,来对自己『海淘』或者二手店购入的奢侈品验明正身,这对于越来越持有购物怀疑论的消费者来说,显然有着定心丸一般的吸引力。而它的创造者张琛耕耘十年,只想坚定一件事——用事实说真话。

深红色西装外套、深红色条纹领带/Selected

浅粉色衬衫/Ted Baker

| 经商的理想

一辆黑色奔驰轿车在影棚前停下,张琛微皱着眉头走下车,低头看了一下时间,手腕上的劳力士迪通拿并没被一身严肃的西装盖住风头:“没迟到吧?等我拿一下道具”,而拎在手里的五六件顶级奢侈品牌包袋和配件对他来说,只是日常工作的鉴定估值对象和授课课件的一小部分。

环绕在影棚里的背景音乐没能舒缓他的情绪,蹙起的眉头几乎成了他的标志性表情:“最近事情有点儿多,昨晚忙到四点才睡。”作为“奢易拍”的创始人,这位二手奢侈品市场的“资深鉴定师”的忙碌程度,已经远远超越了他最初的设想。

“奢易拍”的业务范围包括鉴定、回收和寄卖,但显然,拥有不俗口碑的鉴定课程是这间公司在业内的金字招牌。每月一期在北京的课程时长六天,课程包括几十个国内顶级品牌的包袋、服饰和腕表鉴定讲解。课时每天将近七个小时,每期招收的学员要控制在10人之内,因为怕人太多覆盖不到每个人的提问。

“并没有怎么宣传过,可能就是在圈内慢慢传开了。”张琛说。做公司、开展贸易、鉴定、授课,在他的成长过程中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浑身的商务气息也令人想象不到,少时的他也曾“文艺”过。作为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张琛从小是一名音乐特长生,吹长笛,隶属于北京市金帆交响乐团。

但音乐道路没持续太久,跟着乐团国内国外演出“见世面”的经历很快触动了他经商的神经,张琛逐渐意识到,对于自己来说,音乐作为爱好就好。拿到国际经济与贸易学士学位后,身边逐渐有人去了欧美国家发展,那时的张琛觉得做国际贸易的话应该先从近处下手,于是选择了日本:“当时考虑得也挺简单,就是觉得如果我有一百万的话,我去做中日之间的贸易,可能我的运输成本和时间成本会非常低,小资金也可以做。而且日本人也是黑头发,用筷子,吃米饭,寻找共同点会更多一点儿。”

| 奢侈品的水深

2008年张琛在国内考完日语二级,来到日本,读了两年语言学校,并成功考入日本武藏野大学,硕士的研究方向他选择了中日奢侈品市场对比发展研究。那时他发现一件让自己很在意的事情,日本的二手店实在太多了。

学校旁、繁华商业区,这个市场竞争如此激烈,能存活到现在,市场一定相当成熟。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留日第二年,他开始尝试做起了二手奢侈品代购。他坦言并没有太培养过国内买家市场,只是因为日本二手商品的评级定义非常完善,95成新的商品瑕疵很小,所以客户接受起来很容易。

随着客户和在日本的关系越来越多,张琛又从发照片来代买的代购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买手”——根据自己的经验和销售情况去自己压钱采购,然后再卖给客户。生意就这样慢慢运转了起来。

随着国内公司的大批量订货,对于商品“真”或“伪”的判定成了一个难题。很多时候,买方和卖方在交易的过程中全凭“刷脸”。然而如何有确凿的证据证实自己贩售的所有二手奢侈品保真?张琛开始有意地向日本的买手学习,没事就“瞎打听”。后来出过的两次麻烦事,让他下定了决心要去系统地学习鉴定课程。

第一件事出在一个Burberry钱包身上:“我当时只管买,后来把钱包发回国内,合作商家和消费者都觉得不太对。可我明明买得没问题啊?我百思不得其解,就去研究了一下这个事儿,发现这个钱包是日本的西川公司做的。

它有Burberry的授权,但是做的东西又比较粗糙,所以我费了好大劲给客户那边解释这些关系,加上举证,这事儿才算过了。“还有一件事是一个名牌男斜挎包,卖到国内对方说是假的,因为买家去专柜拍照片,说同款的包专柜卖的品牌Logo铁牌很大,张琛卖的铁牌就很小,对方认为是假的A货。

拎在手里的五六件顶级奢侈品牌包袋和配件对他来说,只是日常工作的鉴定估值对象和授课课件的一小部分。

“我觉得这事儿就很难办,问日本人,他们说这包没有问题。我再去日本专柜看,也全都是小的。最后只能给消费者拍照,说在日本的版本就是这样的。虽然对方看到我们也是提供了好多证据证明包不假,但通过这个事让我觉得,遇到这样的问题还需要逐个花时间调查再解释,显得非常不专业,也不负责任。

既然我从事这个行业,这些商品的品牌我一定要去了解,无论新款旧款,也需要知道怎么能鉴别真伪。”2011年,张琛正式开始系统地学习鉴定课,跑遍了日本关东关西陆续学了大半年。培训的费用,加上价格不菲的教材费以及和日本人吃饭社交学习的耗费,投入了几十万人民币。

“我赶上的时候比较好,有这种系统的学习机会。像日本很多大的二手奢侈品公司Brand Off、Ecoring之类,都是只培训几天,公司内部就会给你鉴定资格认证。我当时求学若渴,花了好多钱各处学习,也花费了不少钱在非公开的资料上。日本许多所谓的内部材料,要不然就是资料很老已经用不到,要不就跟我已经掌握了的知识重复,反正前后投入了很大心力在鉴定学习上,自己也不断更新总结自己所学。”

买手做了四五年之后,张琛在日本虽然日子过得不错,但乡愁还是时时向他袭来。多年来修习的一身知识储备不想浪费掉,他慢慢感觉,也许是时候回国打开一个新的市场了。小时候的游戏《大航海时代》唤回了他想要开展贸易的想法,基于对中日两个市场的了解,加上硕士研究是关于中日奢侈品市场的未来发展方向,张琛阅读了大量关于日本奢侈品市场的发展过程资料文献。很多事实都在告诉他,未来的两三年内,中国奢侈品市场必将超越日本。

黑灰黄拼色针织衫/Selected

公司的核心不是我们想做什么,而是先要看现在市场和消费者需要什么。

| 鉴定导师

2012年底张琛放弃了在日本月入十几万人民币的收入回到北京,多年积累的基础知识和实物阅历,让他在当时国内最大的二手奢侈品电商平台,仅仅用了半年时间,就从见习鉴定员攀升为首席鉴定师。

作为部门里最专业的人,他也负责给公司其他部门做培训,客服、运营等许多部门都需要进行配合。“小的时候我看日剧GTO,当时觉得老师不应该以学习成绩判断学生,更与人品无关。好像你学习不好,你的人品也就不好,什么都不好了。

我当时就羡慕有鬼冢英吉那样的老师,学习成绩只是一方面,除了知识外,也应该给予学生们健康的价值观。结果阴差阳错,真的当起了某种意义上的‘老师’。我觉得很适合我,没什么不适应的。”

稳定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公司在鉴定方面希望引入价格昂贵的仪器,走机械化鉴定流程,张琛对此并不认可:“黄金钻石有国际度量衡盎司、克拉、4C这些东西,但是在包袋这种东西上,牛皮跟牛皮轻重纹路不可能一样,品牌方在制作这个工序的过程中,也没有说要达到机械测量的某个标准才能上架。它自己制作都没有这种标准,如何拿出来机械化的标准,判断商品的真假?”

离职后,张琛开始思考是否应该找回搁置已久的日方关系。他前前后后去了七次日本,然后从2015年开始以个人身份,在国内陆续开展了一些鉴定培训及授课。“我发现鉴定师资源还是挺稀缺的,虽然国内很多人都说自己是专家,包括日本也有一些培训机构卖证,两三万块钱学几天就发你一个证。

但那个证并不是鉴定师资格证,只是毕业证。真正的只有我当时学习的协会发的是协会性质的鉴定师资格证,上面也有有效期的。因为鉴定师这个职业时效性很强,都是要定期回去考试的。某些骗钱的机构花钱给你一个毕业证,回国就装成是‘鉴定师资格证’,都没有时效性,这件事特别可怕。”

| 理想主义

张琛离职后找到几名业内比较好的朋友在2015年成立了“奢易拍”。一开始,他们先有了线下回收团队,之后开设了几个体验店,又迅速开展起来鉴定学院培训课程,以及线上回收、寄卖、鉴定等业务。张琛与三个合伙人各自分工,自己把主要精力放在鉴定与培训教育。

“一开始做培训没有想那么多,就是觉得我应该为这个行业做点儿什么,比较理想化地想改变这个行业。因为时至2015年做二手奢侈品的人已经很多了,鱼龙混杂,我觉得行业专业度需要通过培训来实现。”

培训的筹备从2015年初就开始了,耗时三个月。需要准备的东西很多,比如课件的实物,每一个品牌购入二三十个包,需要花费几十万元。综合时间、场地、加上实物课件、采购假货研究等损耗成本,“奢易拍”最后决定的鉴定培训课程费用依然低于业内其他机构。

“在国内行业标准是二万元人民币讲七天,但是我并不是想把这个事情作为赢利的事业去做,想以教育的方式为行业出一份力。好的培训机构和不好的培训机构的区别在于,前者的收入会拨出来采购假货研究,进修新知识,在之后的授课方面进行补充。后者就是我一次收10几万学费,把钱分完了,下批再招生讲一样的东西,内容几乎不更新。”

张琛觉得自己的想法也比较理想主义,就好像是每个人给我一把米,我把它汇总起来,用一个大锅来省这个火,然后我把做完的米饭分给大家。

绿色休闲外套、蓝色针织衫、深红色长裤/Selected

| 走在假货的前面

基于对于鉴定师身份的严谨,“奢易拍”鉴定学院严格规定,课程结束之后,学员可以获得的是鉴定培训课程的结业证书,而真正的鉴定师证书需要在毕业之后,通过理论加实操的方式进行考核或提出论述才有可能获得,并且每年都需要审核更新。

对于他们来说,一切关于“看着不太对”“摸着有问题”“味道有点儿奇怪”等模糊的形容词都不可能作为鉴定的依据。品牌工艺的错误是授课的重点,几大本彩印的内部课件凝结着所有讲师多年来的心血。“一个包袋我们可以有数个鉴定点,一般我们都给学员讲几个最关键的。学完一期课程这些知识很久都受用。

不过因为国内假货现在更新很快,所以我们也有教材增补,会以月刊或者季刊的方式发放,方便学员更新知识,”张琛说,“虽然市场与时俱进很快,但我们必须保证永远走在假货的前面。”

在1月,刚结束了第十四期的授课培训,奢易拍与国家相关部门合作,正式推出了面向消费者的奢侈品司法鉴定。“消费者在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无论在网上海淘奢侈品,还是代购,买到假货是无法投诉的,因为消费者开不出来任何具有法律依据的鉴定结论报告。

司法鉴定证书就是为消费者在购买到假货需要向商家维权、索赔时提供的依据。我们开出的是法院采信的资产评估甲级A类证书,高级检察院和高级法院都认可。”张琛说。在鉴定过程中,他们也经常会遇到死不承认自己东西是假货的顾客,或者有制假商拐弯抹角试探他们商品究竟哪里假。

这些都是难以避免的情况,张琛对于其他鉴定机构也一直保持着开放的态度,但显然对于自己的鉴定团队有着十足的信心:“我觉得每个人都是凭本事吃饭,其他机构要来做这个事,也是想要为这个市场更多地出一份力,是一件好事。

但要说能力的话,我只能说,鉴定能力现在在国内能达到我们团队这个水平的,应该是没有了,我指的是我们团队的综合实力。”两三年的时间里,在互联网炽热的火焰中,已经有无数创业公司经历了生与死。

张琛觉得许多互联网项目是先做规模,再找赢利方式,但二手奢侈品市场并不是这么回事:“如果你在入行的时候赚不到钱,生存不下来的话,你到未来是依旧找不到赢利的模式的。加上低频消费类的客户忠诚度较低,竞争对手多,一旦从免费变为收费会导致用户流失。”

真正专业的人在入行时已经准备充足。“在鉴定方面,我们可以保证我们的资金流循环起来养活自己没有问题。公司一直在健康发展。”张琛也并不担心“奢易拍”的前景。“企业战略”、“三年或五年规划”,这些对张琛来说都很虚。目前的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还没有进入真正的爆发期,还不够稳定,制订长期的未来发展计划毫无用处。

“公司的核心不是我们想做什么,而是先要看现在市场和消费者需要什么。他们需要什么,我们就把他们需要的做到极致。比如这个开司法鉴定,就是解决新品代购或者二手的交易的真伪问题,假货横行的今天,让谎言离每一位消费者更远一些。”

编辑/王宇 撰文/胡畔

视觉统筹/焦淼 摄影/陈曦

服装助理/尹妍闻

化妆、发型/童欣

微信号:mensuno-life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同步转发媒体平台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