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刘年:郑正西伤人的七种武器

原标题:刘年:郑正西伤人的七种武器

刘年,本名刘代福,1974年生,湘西永顺人。喜欢落日、荒原和雪。主张诗人应当站在弱者一方。出有诗集《为何生命苍凉如水》。

郑正西伤人的七种武器

作者:刘年

1

把诗坛比作江湖的话,郑正西像极了星宿老仙丁春秋。

老当益壮,而且,擅长用毒。

2

我脸皮厚,胆子小,郑正西攻击了我四年,只字未回。

他得势不饶人,到如今,伤害了越来越多的诗人,甚至伤害到了诗歌本身。再不站出来,有点对不住自己的良心了。这里介绍一下他的为人和手段,仅供各路豪杰参考。如有雷同和巧合,以新华社的通稿为准。

他招式繁杂,总结起来有七种武器。

这七种武器,都在我身上用过,每一种都大获成功。

3

第一种武器,诗歌。

我经常说,诗歌是人间的药,但被他一用,就变成了毒药。

初级拉关系的时候,就这样:你不听我话,我就不转载不编选你的诗歌,哪怕你写得再好;你听我话,你写的再烂我都会推荐你。

当升级到他想斗人的时候,就把你最烂的作品拿出来,说你水平低。大家都知道,艺术和木桶不同,木桶是以最短的那块决定你的盛水量,而艺术是以最高的那一部分作品代表你的成就。李杜写了几百首烂诗,并不影响他们的伟大。没有烂诗的实验尝试,也很难创作出好诗来。郑正西无数次说雷平阳写得不好,却从未提他《春风咒》《大江东去帖》《集体主义虫叫》等代表作。骂了余秀华三年,也不敢正视她的《我爱你》《我养的小狗,叫小巫》《下午,在田埂上摔了一跤》。

当升级到他想置你于死地的时候,也就是最毒的时候,把你的诗歌进行曲解,给你扣政治帽子,给你封建社会才有的文字狱。因为他知道,所有的诗歌都会有歧义,都可以曲解。

幸好,他没有一统诗坛,要不然,会有多少好诗人会打进冷宫。

幸好,他没有一统天下,否则,这片土地上又要多多少白骨和冤魂。

4

第二种武器,仇恨。

有良知的诗人都会这样认为,诗歌是人类用来传递温暖、爱和希望的,是用来化解仇恨和隔膜和围墙的。在荒凉的人世,我们用诗歌取暖和安慰。

在郑正西手里,诗歌是用来制造仇恨的。几乎他所有的文章都充满戾气,满口大字报风格,非白即黑,表决心,戴帽子,攻击人身,攻击私生活,上线,上纲,顺者昌,逆者亡,反对他的人都是敌人,“敌人”做的一切都是错的,“敌人”支持的他就反对,“敌人”反对的他就支持,诗人应有的宽恕、包容、慈悲和温暖,在他的文章中半点都看不到。

通过作品的对比,制造诗人和诗人的仇恨,制造官刊与民刊的仇恨,制造编辑与作者的仇恨,制造暂时没发表的作者和发表过的作者的仇恨。他很清楚,大家有了仇恨,他的斗争手腕才会变得重要,当世界充满爱和温暖的时候,他这种人,便没有了用武之地。

其实,真正了解当下诗歌的人都知道。官刊(有刊号的正规刊物)民刊互为补充,互相尊重,官刊经常选民刊的诗,民刊也经常用官刊的作者。中国的诗歌无论创作上还是影响上,最近都有了不小的起色,其实是官刊民刊诸多优秀的编辑,和优秀的诗人共同努力的结果。但他就看不惯,说现在的诗人曝光率太高,诗歌奖太多,诗歌活动太多,甚至《诗刊》涨稿费,他都看不惯。

让辛苦、清贫的诗人过好一点,不好吗?

出版商愿意出诗集了,不仅不收诗人的钱而且还给诗人稿费,不好吗?

电视节目新闻媒体愿意接纳诗人和诗歌了,这不好吗?

老百姓在喜欢新诗了,愿意买诗集了,不好吗?

年轻人可以仅凭才华、诚实和勤奋就可以出人头地,不好吗?

让这个物欲的人间,多一些爱诗读诗的人,多一些诗意的栖居,不好吗?

5

第三种武器,反腐。

这是郑正西最常用的武器,这种武器,也最毒,百试不爽。

因为他知道,所有的人都对腐败深恶痛绝。包括我自己也是。

反腐的时候,一定要讲证据,讲法律,因为每个名字后面都是一个温暖的生命,每个生命后面,可能都有一个家庭、半生努力。但在郑正西的眼里,我恨你,你就是腐败,你反对我,你就是阻止我反腐败。当说一个有权者腐败,他将永远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当能说一个有权者腐败,而不需要证据的时候,他将无往而不胜。当我们能说一个有权者腐败,而不需要证据的时候,我们将退回到那个丛林社会。

他说朱零腐败,有权色交易,他认为在十多年事业发展部的岗位上,必然有大量的权钱和权色交易,经反复调查,没有。他说商震腐败,有权钱交易、权色交易,认为一个国刊的常务副主编,有各种机会贪污,经反复调查,没有。他说李少君腐败,有权色交易,经反复调查,也没有。他说我有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经查也没有。我曾经不止一次痛斥给我送钱的作者,至今还被人记恨。

这年头,有人清白,有人坚守,只是某些人看不见或者不愿看见。

6

第四种武器,谎言。

他的谎言太多,只要他自己写的,几乎每一篇都有。在你不知道不经意的角落,他会动手脚。“移花接目”“断章取义”“混水摸鱼”“混淆是非”“指鹿为马”是最常用的几招。他知道,真正清楚内情的人不多,也不会立马站出来。就是事后指出来了,他想要达到的效果早就达到了。

前段时间,还在帖子上说我是“见习编辑”,最近,又说我是《诗刊》的“接班人”,这两个身份隔着几条长安街,怎么可能?他硬说《诗刊》推出余秀华《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诗刊发表的是《打谷场上赶鸡》组诗里面,根本没有这首诗。前几天,他说巡视组开会,时间都精确到分钟了,内容列了八条,第一条劈头盖脸的一句“作协存在权色交易”,今天我看到的原文是“有人反映有的领导干部在评奖中搞权钱、权色交易”,掐头去尾,意思就全变了。他不去写间谍小说,宫廷剧本,真是浪费了。

谎言,是有毒的,而且有剧毒(详细说明,参见拙文《你真诚地叙述,我会真诚地听》)。

7

第五种武器,识时务。

有人说郑正西是疯狗,我真不赞成,他的智商很高。

他知道他七十五岁了,别人会同情老者,所以纵情诽谤(其实他是1946年生人,只有71岁,连自己的年龄都撒谎)。

他知道自己写不好诗,也编不好诗,要拥有话语权,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制造事端,制造新闻,攻击最出名的诗人和编辑。他知道什么东西最吸引眼球,无限制地编造情色故事,让一些女诗人惶惶不可终日,一个在上海的打工女诗人,因此不敢写诗歌了。

他从不咬真正有权势的人。他矛头,只对准诗人,而且是那些认真写诗认真编诗的人。他知道,对诗歌越认真的人,越容易欺负,因为这些诗人都有良心、有坚持,都自命为君子、高士,不计小人过。随便算一下,他攻击的谢冕、吉狄马加、商震、李少君、于坚、雷平阳、谢有顺、林莽、金铃子、荣荣、朱零、李琦、李犁、陈先发、西娃、霍俊明、潘维、玉珍、颜梅玖、杨克、汤养宗、夏午、张二棍、侯马、李元胜、林莉、陈仲义、高洪波、庞培、何三坡……等等,哪一个不是谦谦君子。相反,不明真相的诗坛吃瓜群众,反而是他团结的对象。

他还知道攻击《诗刊》和《人民文学》最有效,其一,他们名声大,反响大;其二,国刊的人不会放下公务和他计较;其三,在国刊上能发表的毕竟是少数,没有发表的诗人,都可以是他潜在的支持者。

显然这一系列选择,他都是对的。

只是,他忘记了四个字,“邪不胜正”。

8

第六种武器,执著。

他深知,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成为真理。不停地说,反复地说,他有的是精力和时间。他的帖子又不要证据,不要逻辑,只需把几个黑白分明的词语堆上去即可,和大字报一样,一天能写好几个帖子。

他曾连续三年,用几百个帖子骂余秀华。他认为,伤到了余秀华,就伤到了《诗刊》。余秀华作为一个优秀的农民女诗人,生活艰辛。《诗刊》发表推荐余秀华那组《打谷场上赶鸡》没有任何色情和政治问题。最后余秀华的命运得到了改变,由喂兔子年收入四百块的农村残疾妇女,变成了一个影响到全国的诗人,无论对余秀华本人,还是整个诗歌文化,都是一大善举。但在郑的眼里,成了罪过。无底线地攻击她,还涉及她的私生活、他的老公和上大学的儿子,其手段之阴狠、用词之恶毒,不了解内情的人,还以为余秀华是吕后、妲已、汪精卫,卖了国,殃了民。

有一段时间,还真担心余秀华自杀。

9

第七种武器,底线。

郑正西没有底线,就好比丁春秋的化功大法。

你有底线,他没有。你有原则,他没有。你有诗歌要写,他没有。你有工作要做,他没有。你有家人和孩子要养,他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

因为没有底线,他的手段更多,战术更加灵活。你跟他说诗歌,他跟你讲道理,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讲政治,你跟他讲政治,他跟你讲私生活,你跟他讲私生活,他跟你说谎,你拆穿他的谎言,他的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谎言早就酝酿好了。你把他所有的谎言都揭穿,他又跟你耍流氓。你总不能跟着耍流氓吧。

这次又大获全胜,连续刷屏,成了诗坛茶余饭后热议的话题。

他苦苦追求的出名,终于达到了。

“星宿老仙,法驾中原。神通广大,法力无边”!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10

丁春秋,最后被虚竹种了死生符,皈依佛门。

希望,郑正西也能放下屠刀,利用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名气,真正为诗歌做点事。推广优秀的诗人,推广优秀的诗歌,推广尊重生命、尊重自由的诗歌精神。

时光,将宽恕老人;白纸,将保佑黑字。

2017年3月7日

吞风吻雨葬落日未曾彷徨

欺山赶海践雪径也未绝望

拈花把酒偏折煞世人情狂

凭这两眼与百臂或千手不能防

天阔阔雪漫漫共谁同航

请扫描二维码,关注“王单单和他的朋友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