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圣彼得堡散记(四)】浪漫旖旎,叶卡捷琳娜花园

原标题:【圣彼得堡散记(四)】浪漫旖旎,叶卡捷琳娜花园

【圣彼得堡散记(四)】

浪漫旖旎叶卡捷琳娜花园

终于想起去年暑假的俄罗斯之旅了。进程缓慢,貌似一半儿还没写完。看来,这一辑的游记跨度要破记录。

时间回到20168月,圣彼得堡。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果真,当圣彼得堡的天空一片深情湛蓝,白云舒展起来的时候,就感觉,快乐的日子来临了。昨日的阴郁不留一丝痕迹,恍如梦境。

这样晴好的天气,正适合穿一身优雅长裙,戴顶宽檐帽,在充满浪漫气息的法式花园中与所爱的人一起漫步——

我们前往圣彼得堡郊外,参观叶卡捷琳娜花园——一般简称为叶宫。

说到叶卡捷琳娜,就得说说叶一世和叶二世,虽然同名,但这是两个并不相关的女人,却又都与叶宫有关。

一世原为立陶宛农奴的女儿,辗转成为彼得大帝的妻子,算是低调,主政时间也不长。叶宫中陈设有一幅国际象棋,据说那便是令彼得大帝与叶一世一弈钟情的那一个。

即使出身低微,又先后跟过别的男人,看画像,容貌也并非倾国倾城,却能让彼得大帝那么伟大的人物为之钟情,并娶为皇后,给予殊荣,那么,这个女人即使没留下什么传奇,也会让人忍不住揣想她独特的魅力;或者,感叹爱情的魔力,各花入各眼,世上花朵千千万,咋就这一朵入了眼,也入了眼。。

叶宫最初的模样,就是一座两层楼高的木制宫殿,是1708年彼得大帝为妻子修建的郊外行宫。直到1756年,叶二世完成了对叶宫的扩建,才有了如今规模的花园宫殿。

叶二世是德国贵族女儿,沙皇彼得三世的皇后,后除掉丈夫取而代之成为一代女皇。女皇政绩非凡,但骄奢淫逸,这里据说就是女皇喜欢与情人们相会的地方。嘿嘿,听起来是不是有点武则天的意思。

叶宫一度名为皇村,十月革命时,觉得皇村的名字不好听,1937年为纪念普希金在此度过童年,就改叫普希金城了。

远远的,我们下车,走至那铁铸雕花艺术感十足的大门外,便被一组俄罗斯老人组成的乐队吸引。他们自由演奏,前面放着收小费的盒子。显然迎合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除了我们耳熟能详的前苏联歌曲,还会吹奏起我们的国歌。

异国他乡奏起的国歌格外有感染力,很多同胞都付了小费。

应该也是按预约时间参观宫殿吧,我们先自由活动,游览花园再参观宫殿。叶宫宫殿由蓝、白、黄三色构成,据说这分别代表着女主人蓝色的眼睛、白色的皮肤和金黄的头发。

宫殿同夏宫冬宫的建筑一样,主体为长长的一排,我们顺着宫殿走过去。黄色,集中在廊前窗下的浮雕上,那巨大的抱头负重的男子雕塑,皆为低头负重的形象,不知是不是为了显示“母仪天下”的威权。更耀眼的黄,是宫殿金顶,如高贵优美的女皇冠冕;墙体的蓝,是明媚可人的蓝,阳光下观之,更让人心悦。

宫殿下方,是草坪庭园,草坪以植物修整出优美的几何图案,洁白的雕塑、造型灌木,散落其间。庭园以绿木为篱,营造出迷宫般的趣味。这种优雅多姿的园林布局艺术,显得清新浪漫,亦弥漫着女性的柔美与娇媚。

古典的回廊式建筑卡梅隆走廊下的花园,是叶卡捷琳娜花园的精华之处,草木多彩芬芳,繁花明丽动人,令人心醉。旋转式阶梯两旁,分别站立着古希腊罗马的芙罗拉(花神)及赫尔库勒思(大力神)的青铜雕像。

站在阶梯往下眺望,是一面湖,碧波荡漾,云影徘徊,森林环绕,幽静美丽。湖畔漫步,精巧的白色长椅上一坐,清风吹拂,心境顿如这风光,如诗如画,旖旎芬芳。如果说那些树篱草坪是园林工匠的巧手打造的人工景致,这里便是叶宫花园属于自然风光的部分了。

说起来,皇家宫苑园林,无论中外,设计都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人工构筑与林木自然相结合,追求宏大气派的。

湖畔漫步,林间掩映精巧别墅,据说都是女皇与情人幽会的专用所在。心中一闪念,女皇貌似活得恣意快活,然而那穷奢极欲的背后,却是巨大的空虚啊,话说回来,如若幸福满足,便不会有那么强烈的欲望,不管是对权力,还是对情爱。

徜徉一周,回到起始,宫殿前的树荫下,安静地聆听卖艺人的长笛演奏。这一刻,又寻到了昨日芬兰湾波罗的海边喂海鸥的惬意舒爽。

时间差不多,集合,一起去领略叶宫内部的富丽奢华。参观冬宫时就说,帝王的奢侈,后人的眼福,依然如此。刚进叶宫,白色墙壁,红色窗幕,似乎朴素了些,然而细看,从墙壁到天花板,那无处不在的雕塑、绘画、工艺品陈列,亦是琳琅满目,不遑多让,那朴素,只是错觉罢了。

主展厅皆在二楼,循序渐进,随队逐一参观。各种装饰,各种金饰,其中不乏中国艺术品。各种画像。已分不清叶一世叶二世甚至伊丽莎白女皇谁是谁了。

最大的展厅,是这间金色舞厅,女皇宴客之所,四下里布满金饰的真窗与镜面越发显得美轮美奂,地板亦是珍贵实木拼贴。这里要求穿鞋套。

然后,参观有着巨大的青花瓷壁炉的骑士宴会厅,以及,大量使用银制餐具、装饰了精美壁画的白色宴会厅,还有,难得摒弃金饰,格调清新淡雅的绿色宴会厅等。

不必一一形容,其金碧辉煌,其美不胜收,其富丽奢华,令人惊叹。然而这还不算完,必须一提的是此间极具传奇色彩的琥珀厅。还未参观,我们就心怀向往和好奇,不知到底是如何用天然琥珀镶嵌拼接墙壁的。

不管怎么想象,也没想到是如此完整的四面墙壁,全部用深浅不一暖色调的琥珀铺满,从嫩黄到澄黄,从棕红到酒红,平滑无缝,若不是淡淡的松香缭绕,几乎以为那是假的。

琥珀宫是唯一不许拍照的地方,但从门外用长焦还是可以捕捉到局部画面的。小子长了个心眼,用手机随手拍了两张。除非明目张胆举着拍照,守馆的俄罗斯大妈能忍也便忍了。若不是有亲手拍下的照,记忆真的很快就会模糊,直至漠然淡忘。

通往出口的拱廊两侧,展示了很多资料照片,讲述的是叶宫的前世今生。二战时叶宫饱受战火,毁损严重,许多珍贵文物,包括雕塑和建材都被埋到地下,琥珀宫的琥珀更是被全部运走,下落不明。

战后重修叶宫,工匠们因陋就简之余,仍旧精雕细刻,尽量恢复原貌,然而琥珀宫却再不是从前那个了。然而,琥珀宫用料,那是不含糊的,皆产自波罗的海。

参观完琥珀宫,对波罗的海琥珀蜜蜡兴趣大增,后来还参观了琥珀加工,也逛了琥珀专卖店,买了小小一串蜜蜡手链,以诠此念。此是后话,待续吧。

点击“阅读原文”,

可进入相关俄罗斯游记阅读。

爱的最高境界,就是经得起平淡的流年。

与您分享,紫旭棠一家的喜怒哀乐。

旅行、生活、成长。

岁月深深,流年有爱。

谢谢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