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我爱你,所以我要去睡100个女人”,民国渣男有多渣?

原标题:“我爱你,所以我要去睡100个女人”,民国渣男有多渣?

话说渣男不可怕,就怕渣男有文化。能够渣得青史留名的民国boy们就是此等有文化的渣男。好男人大多是相似的,而渣男却各有各的不同。

甜言蜜语就是不娶

一遇渣男误终身,但如果要说被误得最凄惨的,非白薇莫属。

白薇何许人也?她曾得到过鲁迅的提携,名噪一时。她才华不俗,面容姣好,被称为仙女。最终却落得了个“生无家爱无果死无墓”的下场。

与很多有文化的民国女子一样,白薇的故事也开始于逃离一场包办婚姻。她逃到了日本,认识了比自己小六岁的杨骚,从此便深陷一场无法自拔的爱恋。她给杨骚写过很多信,而在杨骚的回信中,有这样一封:

“我是爱你的啊!信我,我最最爱的女子就是你,你记着!但我要去经历过一百个女人,然后疲惫残伤,憔悴得像一株从病室里搬出来的杨柳,永远倒在你的怀里中!”

不知道是白薇过于痴迷,还是杨骚套路太深,这么渣的一个承诺居然让白薇等啊等,等了一辈子,最后孤独死去。

把这么无耻的话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又文采斐然,这样不娶还强撩的渣男就问你怕不怕?

见一个爱一个

与白薇同时期的张爱玲瞧不上白薇的才气,她曾说如果非要把她跟白薇拿来比较,“我实在不能引以为荣”。才高气傲如张爱玲,在情一字上并没有比白薇高明到哪里。

如果说杨骚的渣是永远只开空头支票,信纸中写了满满的承诺,却从不兑现。那么胡兰成这类男人的渣就是,一纸婚书在他们眼中或许还比不上他们舞文弄墨写就的一首诗。

胡兰成与张爱玲相爱时,他说她是“民国世界的临水照花人”。与张爱玲结婚时,他说“愿使岁月静好,现实安稳”。

后来他几次出轨,面对张爱玲让他在自己与“小周”之间做出选择时,他说,“若选择,不但于你是委屈,亦对不起小周。人世迢迢如岁月,但是无嫌猜,按不上取舍的话。”

当一个渣男开口,他爱你的时候可以让你觉得自己是世间最独特的女子,他不爱你的时候,他的话则可以化作世间最无情的刀剑,将多情的女子生生凌迟。

就好像当年徐志摩追求林徽因,让妻子张幼仪去堕胎,张幼仪说,“我听说有人因为打胎死掉的。”那位才华横溢的诗人这样回答,“还有人因为坐火车死掉的呢,难道你看到人家不坐火车了吗?”

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徐志摩为了追求新女性,做成了”中国第一个离婚的男人“,将刚生下孩子的张幼仪当作烦恼丢掉。徐志摩胡兰成这种渣男是见一个爱一个,丝毫没有责任心。而有一类渣男则试图坐享齐人之福,一边哄着妻子,一边跟小三眉目传情。

此类渣男中的典型代表就是外交官顾维钧。顾维钧一生中有过四段婚姻,但这并不是他渣的原因,他的渣男属性集中体现在他的第三任妻子黄惠兰身上。

初见时,黄惠兰是时髦洋气的富商之女,她珠光宝气,善于社交。那时的顾维钧,第二任妻子唐宝玥刚去世没多久。

于内,顾维钧需要一位妻子照顾他年纪尚小的两个孩子。于外,外交官需要一位能为他撑起场面的妻子。于是,多才多艺、见多识广的黄惠兰成为了顾维钧的目标人选。

为了讨好看不上自己的黄惠兰,顾维钧下了大血本,他带她乘坐法国政府送给大使的专用轿车,陪她看各种音乐会、歌剧,邀请她喝咖啡、参加舞会。

终于抱得美人归的顾维钧凭着丈人的财势步步高升,但婚后黄惠兰与顾维钧在很多方面逐渐暴露出矛盾。

因为黄惠兰对自己的前途很重要,顾维钧对婚姻中的种种不和都忍了下来,暗地里却对另一位女性照顾有加。而那位女性,就是顾维钧后来的第四任妻子,被他视为此生真爱的严幼韵。

有一次,顾维钧和严幼韵一起打麻将,黄惠兰听到后气冲冲跑过去,往顾维钧头上浇了一杯水。而顾维钧依然不动声色继续打麻将。

后来,失去利用价值的黄惠兰再也无法让顾维钧继续隐忍,他跟黄惠兰离婚,娶了严幼韵。

终结浪子不易,且行且珍惜

民国渣男们大多才华不凡,简单几笔就可以将自己的风流韵事歌颂成藐视封建礼教、解放女性的浪漫伟大事迹。

或许渣男们也会遇到某个真爱,从此至死不渝,但是女人们,还是不要过于幻想自己能够成为渣男浪子人生的那个终结者,除非已经做好了成为渣男情史上的炮灰的万全准备。

谨记,珍爱生命,远离渣男。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