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AAOS 2017 赵立连:肩袖损伤治疗经验及 Latarjet 手术的冷静思考

原标题:AAOS 2017 赵立连:肩袖损伤治疗经验及 Latarjet 手术的冷静思考

美国骨科医师学会年会 2017 年会(AAOS 2017)于美国时间 3.14~3.18 在加利福尼亚州第二大城市圣地亚哥会议中心隆重召开。

作为此次的参会嘉宾,来自佛山市中医院运动医学科主任赵立连教授,就肩袖损伤的治疗难点做了简要介绍,让我们一起来学习一下!

肩袖损伤的治疗难点

肩袖撕裂镜下手术修补的主要难点在于如何在保持肌腱没有张力的情况下,使其回到原来的附着点,重新附着到正确的解剖位置。

尤其是一些比较大的撕裂,肩袖回缩比较明显,或者撕裂的形状不规则,如何正确识别出它是 L 形撕裂、月牙形撕裂还是单纯的部分撕裂,如何找到病灶并且正确识别出其撕裂的形式,正确附着到其原来的解剖位置上,这是最大的难点。

Latarjet 手术的冷静思考

Latarjet 手术是治疗骨性缺损比较大的肩关节复发性脱位比较好的办法,目前在法国开展比较多,尤其是 Lafosse 把切开的 Latarjet 手术变成关节镜下手术之后,就逐渐在关节镜医生中开始流行。

因为这个手术镜下操作的难度非常大,所以大家都希望通过这个手术来证明自己的关节镜手术技术和实力,国内最早开展的包括姜春岩教授、崔国庆教授,现在有很多人开始学着开展,但普遍存在的问题是对手术适应证的严格把握。

Gilles Walch 教授切开手术做的非常多,效果也很好,因为做的多、经验多,并发症相对比较少;Lafosse 虽然把这个手术从切开手术变成镜下手术,但他也是在积累了很多经验之后才去开展这个手术。本次大会上 Gilles Walch 教授讲的题目就是:我的 Latarjet 手术失败之后怎么办?即使由这样的高手做此手术,还是有很多失败的病例的。

当然失败之后可以采取一些措施,首先找到正确的原因,再去治疗,对于适应证选择不对的病例并没有什么很好的补救方法,对于适应证正确的病例最后的补救措施就是把原来的内固定去掉重新植骨,修补前方的关节囊,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并且一旦出现一些严重并发症,是非常难解决的。

所以,赵教授认为不能把适应证放的像法国那样宽,毕竟新开展一个手术,学习曲线过程中会造成很多不良后果,何况这个手术本身也存在一些难以避免的并发症和一些不良后果。

比如一个普通病人(非运动员)的脱位,对功能要求不是很高,通过软组织修复就能解决问题,病人就不需要承担那么大的手术风险,何必为了追求手术而去做 Latarjet 手术增加病人的风险?

巨大肩袖损伤的治疗经验

关于巨大肩袖撕裂大家有不同观点,首先在判断什么是可修复的、什么是不可修复的方面,每个专家就有不同。

通常来讲,只要肌肉没有萎缩到非常严重的程度,就算回缩严重,如果是相对新鲜的损伤,手术中进行充分松解是可以拉回来并且能够很好的固定的,这种病人有很大机会可以恢复。

本次大会讲了一个巨大肩袖撕裂治疗的专题,涉及到很多肌肉完全萎缩的病人,这种情况下,有人做胸大肌转位,有人做背阔肌转位,还有的做斜方肌转位,都是通过不同的肌腱转位来解决问题。当然部分修补和反肩置换也是选择方法之一。

现在另外流行的一个办法是日本的 Mihata 教授做的上关节囊重建手术,国内丁少华主任已经开展很多了,现在也开始有一些追随者。这次大会上看到美国基本不采用 Mihata 这种方法,他们也有人做上关节囊重建,但是用一种上皮组织做上关节囊重建,或者肩袖修补之后再用它去做加强,会上报道的效果也很好。

总的来说,能够修补的还是尽量修补,实在修补不了的,部分修补或上关节囊重建也是一个选择,最后还可以选择反肩置换。

编辑 | 骨哥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