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婴>>正文

任淑一:我是二年级的“小个子”

原标题:任淑一:我是二年级的“小个子”

孩子从学校回来神情沮丧,我问她:“今天在学校有什么不开心的吗?”她对我说:“妈妈,我的心情很不好,我换了新同桌。”我觉得这是个奇怪的回答,于是就继续问。

“换了新同桌为什么会不开心?”

“因为她总是欺负我,她不和我说话,我坐在座子上,她还总是推我。”

“哦,那你有试着跟她搞好关系吗?”

“我主动和她说话了,但是她还是不理我,她一定是瞧不上我这个小个子。”孩子闷闷不乐的开始写作业。

第二天孩子从学校回来,孩子更加沮丧,低着头都不愿意说话了。

我关切的问她:“今天跟同桌还是相处的不好吗?”

她看着我点点头:“她还是那个样子。今天上体育课她也不和我一起玩,还有其他同学因为她,都不和我一起搭档玩游戏,他们说我个子太小了,不想和我一起玩。”

“妈妈,就是因为我个头小,他们都不喜欢我吗?我什么时候才能长高一点。”

我安慰的抱了抱孩子,跟她说:“入学的时候,你是班里年龄最小的,其他同学都要大你1年到半年,所以他们看起来个子会比你看起来高一些。你慢慢也会长高的,但是这需要时间一点点长高。现在是春天了,这个季节是小朋友长个子的时候,所以你过段时间会发现自己又长高了,你没发现你的衣服又小了吗?”

孩子看看自己的衣服,若有所思。

“你在学校,学习没有比别的同学差,体育测验每次也都达标,老师安排的事情你也都能做好,妈妈觉得你已经做的非常棒了,甚至比那些大你很多的同学做得都好,你是不是也很厉害!他们没有跟你一起玩,可能是因为一起游戏会不协调,你可以找和你身高差不多的同学一起玩啊,这样游戏搭配也会更有趣的。”听我这么说完,孩子明显开心很多。

我接着问她:“新同桌相处不好,需要我去跟老师说一下,帮你换个座位吗?”

孩子连忙说:“不用跟老师说,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去解决吧。”

这样过了几天,孩子回来没有再提到同桌的事情。我偶然的问了下:“怎么样?和新同桌相处的还好吗?”

孩子开心跟我说:“哦,我把你给我新买的彩色铅笔送给她一支,是她最喜欢的紫色那支,她很开心,然后我们成了好朋友。”

看到孩子自己解决了困扰的事情,我也很为她高兴呢。

随着孩子进入七、八岁,他们开始从家庭主导的成长环境进入到复杂的同伴世界。他们开始理解并交流很多复杂的想法,善于表达自己的愿望,也应能分辨出不同的友谊形式。他们更看重如何与学校的同学相处融洽,通过团体活动来确定自我的形象,在运动能力、外貌、头脑或者是穿着打扮方面,开始喜欢和别的同学进行对比。

比如孩子会跟我说:“xxx,今天体育课跑的最快了,我才跑了倒数第三名。”或者“xxx本来是我的好朋友,但是她现在是别人的好朋友了。”又或者就像文章开头,孩子说:“我主动和她说话了,但是她还是不理我,她一定是瞧不上我这个小个子。”

这个时期的孩子会着重看到自己的局部特征,(“我的眼睛很小”,“我的身高很矮”)做出不合实际的自我评价。也有些孩子会根据同伴的评价来界定自己,即使父母会告诉孩子,她很可爱,很优秀,但是她也会因为在同伴面前的表现感觉到痛苦。

虽然这是种痛苦不安的体验,但是因为这种相对复杂的思考,和微妙的推理,孩子会迅速发展对外关系的协调能力。在这个时期,父母要让孩子完全参与到同龄人的群体中,不用过度担心,可以先把事情交给孩子去处理,让他去理解不同的感受,和体会多种多样人际关系。从更加复杂的层面看待生活的能力,也是会促进孩子学习上的进步,帮助他掌握数学概念或者理解文学内涵,他们也会明白与人相处也是有规则的。

在七、八岁的年龄里,也许他们会体验到失望,失败,或者感受到挫折,孩子不能正面接受时,作为父母可以进行正确的引导,让他们可以大方的接受不是所有的同伴都会喜欢他,一次的失败不能代表他的全部能力。

在七、八岁的年龄里,他们在了解友爱、竞争与对抗的过程中,孩子不能正确的认知时,父母要让孩子明白,友爱与竞争是可以并存的,可以参与竞争,不要逃避竞争,也不要攻击性太强,或过于顺从。孩子逐渐了解在团体生活中的位置,才会对自我进行界定,顺利过渡到自我评价相对客观的时期。

理解我们的孩子吧!让我们的小小少年们,在成长的路上一路顺畅,让我们的双手引领着他们成为一群无忧的少年。

个人微信:renshuyi1228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