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马六甲炮台的大炮为啥不瞄准大海而是城市本身

原标题:马六甲炮台的大炮为啥不瞄准大海而是城市本身

荷兰屋古色古香 唐人街多姿多彩

马来西亚的马六甲之前世可谓精彩纷呈,其今生亦堪称风情万种。

我们在广场旁的information要了一张地图,向里面的工作人员咨询了一些方向性的问题后,就开始走进马六甲的时光隧道,去体会她的前世今生。

张爱玲说,男人总是贪心的,有了单纯的白玫瑰就想要热情火辣的红玫瑰。反之,亦朝思暮想不得满足。如果把马六甲这座历经风霜的城市比作女人话,那么,显然她是谙熟悦人之道的。马六甲河两岸风格迥异的建筑群就像红白双色玫瑰,各自散发出浓烈的迷人气息,取悦着不同口味的芸芸众生,让你总能找到一个理由喜欢上她。

马六甲之红玫瑰——荷兰广场

过去,我们总是擅长一棍子打死的绝对主义:喜欢的就描写得天花乱坠仿佛天上人间,不喜欢的同样也描写得天花乱坠叫人忍不住上去多踩几脚多啐几口借着混乱之际痛打一番落水狗。比如在对待殖民者的态度上,以前我们总是习惯性地带着善恶过滤镜,只说罪恶的殖民者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做坏事做绝,给所到之处的人民造成了怎样怎样无以复加的痛苦等等,却忽视了类似香港人民幸福地赖在英国的怀抱里不愿回家这样的事实,可见英国人也不仅是童话故事里恶毒的后妈。

公正地说,殖民者在掠夺占领国资源和财富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给被殖民国家带去了某些进步的气息,客观上帮助他们缩短了向精神和物质两个文明现代化挺进的进程。

说到这里,我们脑海里浮现出这两年走过的很多被殖民过的国家,印度、斯里兰卡、越南、、老挝、马来西亚------,回忆让我们悲哀地发现,这些国家也许没有现实的中国“富有”,但无一例外地是,他们的人民幸福感普遍比我们强,他们对生活的热爱和讲究要比我们高了不止一个级别。当中国的普罗大众每天在高房价高学费高医疗费的压力下艰难喘息的时候,他们正坐在街角端着廉价咖啡享受简单静谧的辰光,身后是一片盛开的绚烂花朵。

我们并非吹捧被殖民的好处,我们只是想说,殖民者的介入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被殖民国家人民的生活理念和生活模式,当然也包括生活环境、城市建筑和服务意识(这点尤为突出)。

其实原因很简单,所有殖民者几乎都是当时的经济军事强国,都是比被殖民者远远发达的民族。

在众多殖民国家中,荷兰给马六甲打下的印记尤为明显。

荷兰占据马六甲的时间长达百年,所以有充分的时间按照自己的意愿和构思去改造这个东方古老的城市。荷兰人将马六甲当成了另一个荷兰小镇,并为它绘制了美好的蓝图。在他们的构思中,有色彩艳丽的小巷和似锦繁花,充满趣味的风车在幽幽的马六甲河边轻巧地转动,人们可以在鲜红的教堂和市政厅里完成与神灵和众生的交流。

一切都无比美好。当蓝图变成现实,估计当时的统治者应该很满足,也做过千秋万代的美梦吧?

徜徉在荷兰广场上,围绕这座红色的灯塔和维多利亚时代修建的喷水池,四周均为荷兰式红色建筑物,它们是荷兰人在东方保留下来的最古老的建筑,大都建成于公元1641年至1660年前后。透过喷水池的水花看这些浓烈的建筑,以及左近热热闹闹做着游客生意的小摊贩,骑着装饰得花里胡哨的人力三轮车的车夫们热情的招徕声不绝于耳,刹那恍惚,禁不住要问一句今夕何夕?

在众多荷兰特色的建筑物中,最为著名的当属荷兰红屋(Stadthuys)。最初,荷兰人赋予它的乃是纯洁的白色。直到1820年,英国人才将它刷成红色。这座恢弘的建筑物原为市政厅和总督府,门前宽阔的石阶、厚厚的红砖墙和笨重的硬木门都在诉说着她曾经的辉煌和重要。如今,这座据说是东方最古老的荷兰建筑被开辟成历史、人种和文学博物馆(Historical、Ethnographic & Literature Museums),馆内保留了马六甲各个时期的历史遗物,包括荷兰古代兵器、葡萄牙人16世纪以来的服装、马来人的婚嫁服饰和手工艺品、各类古代船只的图片、以及一些稀有的古代钱币和邮票。

紧邻荷兰红屋的是基督教堂(Christ Church)。这是一座充满了童话色彩的荷兰式教堂,它建成于1753年,其中最精美的艺术品当属圣坛上方的壁画《最后的晚餐》。

尝试一下在教堂里寻找亚美尼亚(Armenian)人的经文吧。

荷兰红屋前有一处阶梯通往圣保罗山,山丘的顶端是圣保罗教堂(St. Paul's Church)遗址。1521年,一位葡萄牙将军DUARTE COELHO在此兴建了一座小教堂,他希望这会是这座城市中最先进的天主教堂。荷兰人接管马六甲后,它被改称为圣保罗教堂。1753年CHRIST教堂建造完毕,圣保罗教堂被弃而不用,并最终成为当地有名望者的墓地。教堂里有一座圣弗朗西斯(就是那位死而不烂的传教士,详情可见我们的印度游记http://ratpetty.blog.163.com/blog/static/6929691120101113591911/)的坟墓,1553年,他被埋葬于此,后来遗体被移往印度的果阿(GOA)定居。

圣法朗西斯的大理石雕像。

站在山顶的教堂前可以俯瞰整座城市,远处便是著名的马六甲海峡。

当年,葡萄牙人仅用了一个月时间就离间和战胜了马六甲的各个苏丹统治者。成功占领后,他们驱逐了城里的穆斯林商人,拆除了主要的清真寺,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名为A Famosa(意为著名的)的城堡,以求从此高枕无忧夜夜笙歌。可惜,后来荷兰人和英国人以相同的方式结束了葡萄牙的统治,为“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提供了一个绝妙的注脚。

当年葡萄牙殖民者为防范被击败的马六甲王国军队反攻而修筑的圣地亚哥碉堡,如今只剩下一片残墙断垣供人缅怀感慨。葡萄牙人在马六甲的统治早已消散,但据说在马六甲郊区的海边,葡萄牙建筑风格的村落仍然保存完好,住在那里的人们至今仍说着16世纪的葡萄牙语。

可见文化侵略的影响要远远超越武器的力量。

广场上的炮台,奇怪的是大炮对准的竟是城市本身,而不是极易被攻破的马六甲河,原因是当时的建造者认为自己海上无敌。

很漂亮的一座教堂

古色古香的邮局

圣保罗山的另一侧是马六甲苏丹王宫(据说是复制品,所以我们未进)。

故宫的隔壁就是独立宣言纪念馆(Proclamation of Independence Memoria)。1957 年,马来西亚首任首相就是在这里宣布国家独立的。纪念馆曾是马六甲俱乐部,建于1912年,其建筑风格相当别致,上面盖了一个很有气派的圆顶。馆内收藏了马来西亚独立前后的照片以及第一位首相东姑阿都拉曼的肖像。

纪念馆所在的小广场上停放着当年东姑阿拉曼使用过的车辆。

码头区的航海博物馆外形。

马六甲之白玫瑰——唐人街

马六甲的唐人街秉承了中国人含蓄的传统,所有的美好都是那样的不动声色。走过马六甲河上的小桥,仿佛进入了另一个国度,这种感觉非常奇妙。

唐人街大概算得上是国人体验旧时代美好时光的最好去处,曲折狭窄的小巷在光影的作用下格外生出疏离感,古旧的二层小楼房上饰以兰草荷花等吉祥图案,方方正正的繁体字会勾起你心底隐藏的阅读欲望。

鸡场街(Jonker Street)上古董店林立,这里绝大多数老板都是华侨。在这里可以淘到很多不错的木雕制品。在一座古玩店,老板告诉我们,以前华人在这里很受欺负,经常遭人驱逐,伴随着中国国力的不断强大,如今他们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周围邻居也不会再带着有色眼镜看待他们。但同时他也说,他是第四代华侨,依然有很重的中国情节,可是他的孩子们却几乎已经没有家国情怀,对他的宗教信仰(佛教)也都嗤之以鼻并斥之为迷信。

除了古董店,唐人街的小巷里所见最多的估计就是铁匠铺了。想起乌衣巷里捣衣声,不知道当年这里会是怎样的光景?悠长的青石板路,拐角处一方小小的门脸儿,正值壮年的汉子赤裸着上身,灶膛里的火焰映红了他的脸和胸膛,他左手执火钳夹住烧红的铁块,右手一下一下地敲打,那铁块便渐渐成形,便成了巧妇手中的剪刀,剪出牡丹富贵鸳鸯成双;也可能是锋利的菜刀,切出一桌的好菜式;当然也少不了农民们的镰刀斧头。

所有的生计都从这间小小的铁匠铺里绵延开去,浩浩荡荡,绵绵不绝。

只可惜,这不过是美好的想像。

这家铁匠铺的老板告诉我们,如今手工铁匠铺生意清淡,单凭它养家糊口着实艰难。他是第四代传人,依然舍不得放下从事多年的营生,而他的孩子们没有一个愿意将这门手艺传承下去。皇帝听后颇有感触,干脆操起工具拍了个打铁照,边摆pose边跟村妇说,当年我下乡的时候------

上山下乡太过久远,现实是我们的确结结实实地喜欢上了这些充满生活气息的巷子。清真寺、印度庙和青云亭毗邻而居,热闹的市场和肃穆的宗祠交相辉映,时空感在古董店里凝固,世俗的温暖从杂乱的小卖铺里流淌开来。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呆在他的仓库兼起居室里,干瘪的三轮车夫眯缝着双眼躺在他的三轮车里,老式的手提收音机里播放着过时的舞曲。

眼前的生活景象仿佛电影画面般流光溢彩,充满了戏剧性的喜感。

电影里从来不缺乏美食元素,马六甲也不缺少。

除了昨天说过的娘惹叻沙,今天推出马六甲美食榜单上的另一位重量级人物——海南鸡饭粒。

马六甲人说观光马六甲就如同观光马来西亚;我们要说,不吃鸡饭粒枉来马六甲。

在马六甲众多的鸡饭粒店中,有3家比较出名。

第一家是位于桥头的中华餐馆,第二家是和记鸡饭团,第三家是古城鸡饭粒。古城鸡饭粒是店面最为豪华阔气的,门前赫然立着香港食神蔡澜的推荐模样,可惜门庭冷落生意冷淡,实在是可惜了蔡澜那名嘴;中华餐馆据说每到吃饭时间必然顾客盈门,最夸张的时候排队得排到马路对过去。

而我们的选择是和记。

只因为一个美丽的故事。

据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户渔家,丈夫每日出门打渔,妻子在家料理家务养育孩子。一日,丈夫出公海捕鱼遭遇印尼人袭击,至此未归。从此,娇弱的妻子担负起了家庭的重任。为了养活5个孩子,同时也为方便在码头等候丈夫,她将米饭糅合鸡汁做成饭团模样在码头卖给渔民。这种方便快速的食物很快得到了渔民的喜欢,她的生意也越来越好,并最终从一挑扁担发展成店面,并逐渐扩大。

她就是和记的创始人陈老太。

如今,年事已高的陈老太早已将生意交给了她的大儿子。但是,刊有她照片的杂志和报纸依然被放在墙上显眼的位置。

和记的鸡饭粒由鸡汤烹煮而成,由始至终采用传统手工,米饭被揉捏成乒乓球大小的鸡饭粒,每一颗都非常的结实饱满,表皮还透出一层鸡油的诱人光泽。一口咬下去,鸡汤的浓郁和饭粒的香甜盈溢于唇齿之间。

1份鸡饭粒含5颗饭粒,3.8马币。

配饭粒的菜肴是白斩鸡。和记的白斩鸡皮爽肉滑,色泽金灿油亮,口味鲜咸,并带有一股葱油香,连皮带肉咬一口,清清淡淡的味道完美的还原了鸡肉本身的鲜甜,实在是妙不可言。

另外,再推荐一下黑豆汤,精选黑豆,配合红枣、鸡脚熬制而成,可是有美容效果的哦。

写到这里,发现很没出息地饿鸟------

唐人街里的图书馆,馆员介绍说这个图书馆由青云亭师傅捐助而建,书籍小部分购买,大多数是有缘人捐的,图书馆采用会员制,1年会费10元,终身50元。

华灯初上,饱餐美食之后回到荷兰广场。与白日的街道相比,此时的广场更添流光溢彩。只是,我们终于还是要走了。

在著名的马六甲海峡留个影吧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马六甲 教堂 荷兰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