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高价送孩“补”情商:中国家长的教育焦虑与隐忧

原标题:高价送孩“补”情商:中国家长的教育焦虑与隐忧

儿子上课时,他和其他家长被“隔离”在另一间小教室。每个70分钟里,老师具体都给孩子讲了些什么,他们的每句话将对孩子的人生观价值观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他无法细想。

文 |深圳晚报记者 刘姝媚

| 王炳乾

中国的家长一直被贴以追赶式教育的标签,而课外补习是他们实现这一追赶必需的武器。如今,这一武器正在变幻出更多花招。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项新的补习内容——“补情商”——开始进入舆论视野。搜索关于“儿童情商课”的新闻,你会看到,北京、上海、深圳、南京等地的媒体都在争相报道这一新事物。其中,“300元一节课”“两年3万4千元”的关键词十分抢眼。

市场似乎总能变着法儿推出让家长趋之若鹜的神器,从“学英语,找蓝天”,到疯狂学而思,再到学情商从娃娃抓起。在光怪陆离的补课现象背后,是家长内心的百般焦灼。

情商也能“补”?

周六的深圳市少年宫被家长和孩子挤了个水泄不通,里面多数人是前往五楼和七楼的补习大军。

自我教育是父母影响孩子最有效的方法。深圳晚报记者陆颖 摄

10点20分,正是两节课交接的空当。五楼的大厅和走廊里,家长领着孩子匆忙奔走在不同教室间,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可能整天都待在这里,一天给孩子上四堂课。少年宫五楼和七楼的20多间教室,会在周六周日两天收纳3000多人次儿童的周末,用音乐、体育、智能、英语、表演这样的辅导课来填充他们的童年。

由5个小男孩组成的一溜队伍在大堂里放肆奔跑,喊着“离上课还有4分钟!”隐隐透出对休息时间的留恋。与此同时,522教室的女老师扯着嗓子朝大厅里乌泱泱的人群喊:“儿童情商班的家长请进来!”这一声叫喊很是引人注目,有人留意到,原来这里还能补习情商。

半年前,莫高也是带儿子上右脑开发课时听到了这样一声吆喝。“儿童情商”四个字吸引了他的注意。莫高的情商不高,性情急躁,用专业的情商术语来形容,就是“不会管理自己的情绪”。在情急的那一瞬间,他会失去理智,容易对人恶语相向。

6岁的儿子也感染了这一毛病。他曾试图自己给儿子矫正,但效果不佳。他决定试一试儿童情商课。

有人抨击给孩子“补情商”做法荒谬,莫高认为是这些人自带偏见。他查阅了一些与情商相关的资料,总结“给孩子补情商合理且必要”。

人的情商分为先天遗传和后天学习,先天生理存在不足,需要后天学习来完善。另一方面,父母的言传身教是孩子学习情商的主要来源,但每对父母或多或少都有着情商缺陷。在过去的家庭教育中,父母会斥责孩子的胆怯、骄躁和任性,却意识不到这是自己言传身教的过失。而现在,父母们觉醒了。

“他们想通过外力来弥补自己的缺陷。”所以,莫高认为儿童情商课这样的市场力量是应运而生。

奔跑在人生路上,家长们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更有优势。深圳晚报记者陆颖 摄

快车上的家长百态

市面上的儿童情商课大同小异,基本内容囊括情绪管理能力、自信心、人际交往能力、独立性等方面,课程时间包括儿童部分和家长部分。

一个家长路过展示栏时,查看介绍儿童大脑的课程。深圳晚报记者陆颖 摄

在儿童部分,老师会通过情景模拟等形式,让孩子体验在生活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并传授解决方法。一位在深圳某家儿童情商教育机构上课的小男孩这样跟记者回忆上课内容,“学习情绪控制时,老师让我们联想情绪交通灯来解决问题。当我们生气和即将失去理智时,要想到红灯,马上停止在做的事;犹豫不决的时候联想黄灯,停一停;想清楚之后就是绿灯,直接去做。”

儿童部分的课程一般为时70分钟,之后是20分钟的家长课程。老师会跟家长反馈孩子在课堂中的表现,并将相关方法告知家长,让他们回家后配合孩子使用。

这样的课程设置看起来似乎很完美,确实也吸引了不少家长前往。

一位在深圳的父亲一度对自己很失望。他曾在女儿10岁之前的童年中缺席,当他重新回来时,小女孩对他表现出胆怯和远离。在朋友建议下,他陪女儿去一家儿童情商乐园上课。

与其他一心希望改变孩子的家长不同,他更多地希望改变自己,主动走近女儿。以前他不会表达感情,现在他会时不时给女儿一些惊喜,并在她难过的时候伸出手给她拥抱。女儿在跳舞机前跃跃欲试时,他会拉着女儿上前一起跳。

几个月后的一个下午,他陪女儿从培训大楼走出来。深晚记者试图上前与他聊天。他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儿,有些为难,小女孩却主动地从他手中拿走车钥匙,说,爸你们好好聊,我在车上等你。这让他眼圈有些发红。

另一位父亲希望通过情商课进一步了解孩子。“平时,我们家长都是直接给孩子指令,要做什么,不要做什么。但孩子心里怎么想的,这些指令会对他们心理产生什么影响,我们很难直接了解到。”他希望情商课中的游戏和情景模拟能带给他更多信息,因为孩子在游戏中的表现是最真实的。

侨香村一家儿童情商乐园的老师告诉深晚记者,家长大多带着解决问题的心态来上课,希望孩子拥有更健全的人格和更健康的心态。孩子脾气暴躁、性格孤僻、叛逆、学习自主性差是家长们普遍想解决的问题。

当然,也不乏带有功利心者。一些家长会有目的性地培养孩子的财商、交际能力和领导力。这与市场上对情商与成功关系的宣传不无相关。这些宣传也频繁出现在儿童情商教育机构的广告语中,如“人生成功80%的因素由情商决定,智商只占20%”“铆足情商,筑未来”……

情商与个人发展确实存有相关性。人格和社会心理相关研究表明,情商与积极的人际关系和心理健康水平呈正相关,并对工作绩效有显著影响。而在功利主义和工具理性盛行的当下,情商的价值被进一步放大。高情商不仅让一些人实现了向上的社会流动和阶层跨越,也让他们在社会评价体系中占据优势地位。

情商作为一种人力资本的价值不断凸显。对于一部分已养成追赶式教育惯性的家长而言,情商补习班这趟快车自然不能错过。

行业野蛮生长

家长心态的焦灼催生了儿童情商教育的火爆。

少年宫综合培训咨询台的服务员发现,2006年少年宫刚引进儿童情商课时,来报名的家长没几个。到现在已经供不应求,以至于那名女老师一个人要带三个班。

侨香村的儿童情商乐园则在准备提价。新的价格单还没出来,但负责接待的老师透露将从1年1.79万涨到2万+。

少儿情商班共上课16次,收费1200元。深圳晚报记者陆颖 摄

这个价格看似高价,但对于成立了“专项课外辅导经费”的家庭而言,似乎并不高。聂小佳在侨香村的情商乐园上了两年课,即将进入最后的魔鬼兵团(训练领导力)阶段。他向记者抱怨补习压力太大,“每天的课外时间都在经受各种补习班的狂轰滥炸。”他的父亲甚至无法单独记住花在情商课的费用。他和妻子给聂小佳成立了专项补习基金,需要时直接从里面拨款。

在国内,儿童情商教育行业还处于野蛮生长、尚未建立秩序和规范的阶段,因而其操作的规范性和效果良莠不齐,都无法找到一把标尺来衡量。

聂小佳能对老师讲授的各类方法娓娓道来。“12岁之前是情商的最佳培养期,过了这个时间段就不行了。假如你有一个坏品质,比如小偷小摸,如果你在这12年里不作调整的话,以后恐怕得当强盗了。”“其实当领袖也是要具备一定条件的,在团队里面要有一个良好的风度,不然别人不会服你。你还要会联盟,要懂得团结别人。”对于这个11岁的男孩而言,老师说的每句话都是信条。

儿子说得头头是道,当父亲的却依旧无法评估情商课的效果。儿子上课时,他和其他家长被“隔离”在另一间小教室。每个70分钟里,老师具体都给孩子讲了些什么,他们的每句话将对孩子的人生观价值观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他无法细想。有时,他会担心课程内容的良莠不齐。

3到12岁是少儿心理发育的黄金时期。情商教育机构在这一阶段的介入,对儿童人生观、价值观的养成不可谓不举足轻重。这也是为何在情商教育行业野蛮生长、行业规范尚未建立之时,家长需要对给孩子上情商课持谨慎态度。

交谈时,聂小佳会表现出超乎同龄人的少年老成。他会察言观色,有意绕开相对敏感的问题。当记者问他对领导力感不感兴趣时,他会瞥一眼在不远处接电话的老爸:“我不知道爸爸同不同意我(自己)说话。”

“爸爸欠我几百块”

“上完这半年课,不会再继续上了。”张媛对花费了2万多元的情商课很失望。

她是一对双胞胎儿子的母亲。这一年来,她的每个周末都耗在陪孩子上情商课上,周六是哥哥,周末是弟弟。张媛的家庭模式在大城市算是典型,丈夫赚钱养家,妻子全职处理家务。

“全职带都带成了这个样子,脾气不好,容易急躁。”她的朋友,另一位全职妈妈,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对方邀她一起给孩子上情商课。结果大半年下来,两个家庭的孩子脾气都不见好转。

周末上兴趣班,不仅孩子累家长也累。图为下课后,家长带着孩子席地而坐休息。深圳晚报记者陆颖 摄

朋友比她先一步退学,她决定继续上完这学期。“虽然知道没多少用,至少能给自己一个心理安慰吧。”张媛所说的心理安慰,是相对于学校给她的压力而言。老师经常向她投诉,说两个孩子课上不听话,课下对同学调皮捣蛋,让她好好管管。张媛就不明白了,小孩子不就应该调皮一点吗,为什么非得规范成一个模样?如果不是学校给她压力,她真希望两个儿子能“自然生长”。

与记者谈话间,一旁写作业的大儿子嘟囔了声,爸爸已经欠他好几百块钱了。父子俩有约定,周末父亲如果没有回来,就要给100元作为补偿。

关于父爱缺失对孩子的影响,哈尔滨医科大学医学心理学教授曾对哈尔滨市855名中学生进行调查。结果发现,那些没有得到足够父爱的孩子情感障碍十分突出,容易形成焦虑、孤独、任性、自制力弱、攻击性强等行为缺陷。

这些被统称为“父爱饥渴症”的症状显然不是一两年的情商课可以治愈的。与其重金买来情商课,或许张媛更需要劝一劝丈夫多陪陪孩子。

周六下午,侨香村的儿童情商乐园门口,一位父亲从课堂抽身出来接电话。通话似乎不是很愉快,以至于他没顾得上周围来往的人流,朝电话另一端吼了声“滚蛋!”

一位老师护送一对父子走出大厅。父子俩一起上了自家的车,儿子临时起了尿意,下车走到大厅正门的花坛旁撒了一泡尿。老师仍然站在大门口,父亲坐在驾驶座,谁也没说话。

上了半年情商课,莫高发现儿子不再那么急躁了。他很惊喜。不过,他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的性格还是那么急躁,在家中还是会当着儿子的面跟妻子吵架。“是的,这样的家庭环境还是会对孩子有影响。”他说。

尽管如此,他认为自己的性格已经定型,不想再做改变。

微信| 黄嘉祥

图 | 陆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儿童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