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49天死20人 要命的托养中心何以存在六年

原标题:49天死20人 要命的托养中心何以存在六年

文丨熊文

2016年10月19日,15岁的自闭症少年雷文锋被辗转送到了广东韶关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出来的时候却是一具冰冷的尸体,静静地躺在殡仪馆的冷柜中,等着父亲来认领。像他这样被送到练溪托养中心而殒命与此的,六年里有近百人,其中今年1月1日到2月18日,49天内就多达20人。练溪托养中心的高墙之内到底藏着一个怎样的世界,而这个世界又是如何能持续地存在,难道那些救助机构,公安机关从未对这个不正常的死亡率提出过疑问吗?

同样是在广东,孙志刚之死让强制收容制度寿终正寝,取而代之的是城市生活无着人员的托养制度,从社会公益的角度来看,这是政府承担自身责任的必然选择,取消了强制收容,不代表政府责任的取消。2015年民政部颁布《流浪乞讨人员机构托养工作指南》,对托养机构的资质提出了诸多要求,现在回过头来看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按照指南的要求,是不符合托养条件的。

这样一个严格来说,不符合规定的托养中心,在2010年开始运营。一种不可言说的“潜规则”是,在地方,参与这种政府购买社会服务的有关企业单位,其所有人背景通常不简单。练溪托养中心的背后同样也存在公务员的背影。据该中心法人代表亲属罗腾透露,练溪托养中心自成立伊始,就一直有相关官员的关系人参与经营。新丰县民政局一主要领导安排其侄子李志成,负责托养中心财务工作,而这背后是否存在腐败的情况,目前还需要有关部门更细致的调查。但根据报道所提供的信息,中心连工资都是现金发放,恐怕所掩盖的问题并不比揭露的少。

如果不是手眼通天,该中心不可能从几十人的规模发展如今超过700人,业务范围也扩展到广州、深圳、东莞、惠州等地。但仅仅只是当地部门的问题,尚不足以让这个要命的托养中心存在如此之长,也不会如此不停地扩大托养规模。据报道显示,广东省某地救助站工作人员林齐根据练溪托养人员的送院记录,多数存在营养状况不好的情况。多次就练溪托养中心病死率高等问题,向市政府和民政局申请提高托养费,更换托养机构,但均未获批。

也就是说,相关的救助机构其实已经发现一定的问题,而且也进行过调查,但这种调查都是公开进行,提前通知的,所看到的都是事先安排好的“现实”,但凡这些救助机构能够暗访一次,也不至于让这个中心存在六年之久。而对于市政府和民政局而言,每个人每月600元的托养费,出现大面积营养不良的情况难道不应该重视一下吗,既然认为托养费不能提高,为何不更换,不怀疑呢?

而根据《流浪乞讨人员机构托养工作指南》的要求,托养机构出现托养人员死亡的情况是,要立即向救助管理机构报告、请医疗机构出具死亡证明书、报请公安机关到场处置并出具死亡原因鉴定书等处置措施,并做好善后工作。但凡对死亡有点重视的人,练溪托养中心这样频繁出现托养人员死亡的地方理应得到重视,公安机关对于辖区内,密集的死亡事件没有进一步的调查也存在严重的失职,死亡可以是因病,但病却是因为托养中心。

六年里,有关部门有许多机会能够发现这个中心存在的问题,甚至于新丰县民政局两次对该中心提出整改要求,一次是2016年10月31日,一次是今年的2月24日。第一次整改是如何通过检查的,而民政局又是如何检查的,这需要民政局的解释。

六年来近百人的死亡,有关机构只是在表格上改一下数字,而从未就数字变化的背后提出更深刻地疑问,大家都按照相关地规定做着相关的工作,既不少干,但也从未多干。高墙之内,这些生活无着人员依然无着,所谓的救助,也并不是救助。或许在这死亡的背后依然隐藏这更为悲伤的故事,在职业乞丐之外,这些城市流浪生活无着人员,大部分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他们的存在就如同“贱民”一般,救助机构按照相关规定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但“贱民”依然是过着“贱民”的生活,只不过是在别人看不见的高墙之内。甚至死亡都无法触动墙外的人关心一下墙内的生活。

比不作为还要可怕的是假作为,一堆人都合理合规地工作中,但依然漠视这些死亡,如果不是这些假作为,活在墙外的这些生活无着人员真的会过得比墙内更悲惨吗?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托养中心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