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OPPO与Vivo的幕后推手 段永平:我也是名“果粉”

原标题:OPPO与Vivo的幕后推手 段永平:我也是名“果粉”

搜狐科技 文/王雪莹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段永平应该很喜欢这句话。作为隐藏在OPPO和Vivo身后的亿万富豪创始人,数年前,当他和苹果CEO蒂姆·库克首次见面时,他很确信库克并不认识他是谁。然而数年后,他一手打造的手机品牌在中国却击败了全球市值最高的苹果,一举拿下2016年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排行榜的第一名。

OPPO和Vivo,它们曾经被嘲为山寨版iPhone,但如今却成功挤退了苹果,让iPhone的出货量在中国市场首次出现下滑。对此,段永平在首次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之所以要做中国手机品牌,是因为苹果这个舶来品并不适应中国市场的竞争。在他看来,OPPO和Vivo用了苹果不愿用的策略——如高配低价。对此,段永平说:“苹果在中国无法击败我们,这是因为他们依然存在短板。他们有时候可能过于倔强,并做出了许多好东西,比如操作系统,但我们在其他方面超越了他们。”

当然,这并不是说段永平不认可苹果全球市场上的影响力。事实上,这位亿万富豪长期以来一直痴迷于苹果这家美国竞争对手。据悉,他不仅是苹果的长期投资人,更是库克不折不扣的粉丝,并称“我在多个场合遇见过库克,他或许不认识我,但我们曾经一起聊过。我非常喜欢他。”

然而尴尬的是,苹果方面并未证实段永平曾与库克有过“短暂的会谈”,但清楚的是,从2013年开始,段永平就不断发博,公开谈论苹果产品、股价和运营。彼时,苹果的股价也还只是现在的一半。在2015年的一篇博文中,段永平表示,苹果年利润有望在5年内达到1000亿美元。如今,他很少提起自己何时买入的苹果股票,但却表示自己多数的海外资产都与苹果相关。

“苹果是一家接触的公司,也是我们学习的楷模”,段永平说:“我们没有想超过任何公司的想法,因为我们的重点是提升自我。”

在中国,段永平被称为“中国的股神沃伦·巴菲特”。出生于江西省的他,在1990年前后离开了国营的工厂前往广东。最开始,段永平推出的第一款产品是双墨盒插槽“小霸王”游戏机,拉开了与任天堂经典“红白机”的争夺战。因为本土竞争对手很少,100~400元人民币一台的小霸王迅速成了热销品,最红的时候成龙都曾为其代言。直到1995年,小霸王总营收已超10亿元。开门红的段永平随后来到了东莞,成立了步步高——尽管这个选择在当时遭到很多人的非议。幸运的是步步高又成功了,主营生产VCD和MP3播放器,后来也开始为全球品牌生产DVD播放器。2000年前后,子公司步步高通讯设备公司成为中国最大的功能手机制造商之一,正式叫板诺基亚、摩托罗拉。

事实上,苹果2007年的一代iPhone为OPPO和Vivo铺了路——虽然这两个品牌“同根生”的品牌彼此也是非常激烈的竞争对手。对此,IDC研究负责人Kiranjeet Kaur表示,OPPO和Vivo两个品牌的销售理念非常适合现在的新兴市场。

“了解自己的千禧用户群”这或许就是段永平带着他的OPPO和Vivo能快速兴起的原因。

2001年,40岁的段永平来到加利福尼亚投资,同时也开始了慈善事业。随后,他买下前思科董事会主席John Chambers的豪宅,并在此处安家。

一切转折都在2005年:功能手机销量下滑,华为、酷派等公司开始大量推广1000元左右的智能机,这把步步高几乎逼到了破产的边缘。对此,段永平并没有回避:“我们的确曾经慎重讨论过用一种让员工不会受到伤害、供应商不会亏钱的平静方式关闭公司。”

2005年,段永平和自己的徒弟陈明永创办了OPPO——一家以音乐播放器为噱头的新公司,2011年开始增加智能手机业务。与此同时,2009年步步高又创办了Vivo,其负责人也是段永平的另一位徒弟沈炜。

“生产手机不是我说的算的”,段永平说:“但我认为我们能在这个市场做得很好”。

事实上,OPPO和Vivo起初并未获得太多关注,因为在当时,iPhone凭借自身革命性的应用系统和界面圈住了一批人,黑莓则依靠自身的系统锁定了企业市场,但OPPO和Vivio也有自己的套路:明星代言和分销网络。它们强调物美价廉,主攻千禧一代,从表面上看,OPPO和vivo手机在充电速度、内存以及电池续航时间等方面都已经超过iPhone。不得不说,这种策略很成功。

IDC预计,OPPO和Vivo 2016年中国市场出货量超1.47亿部,相比之下,华为7660万部、苹果4490万部和小米4150万部都有些相形见绌。2016Q4这两家品牌占据了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第一和第三位,而第二位则是“身经百战”的华为。对此,IDC分析师Tay Xiaohan认为,OPPO和Vivo的营销策略对中国三、四线城市特别适合,因为在这里,中端机才是王道。

另外,OPPO和Vivo的海外表现也可圈可点。2016年Q4,OPPO和Vivo分别成为全球第四和第五大智能手机制造商,在OPPO的外销中,近25%的手机流向了印度。先到先得,就是这个道理。对此,段永平说:“智能手机代表着前所未有的机遇,我们预测至少未来10到20年中,这种趋势不会改变。”

另一方面,库克在访问北京时曾表示,苹果还没有为市场份额设定特定目标。“中国的市场竞争的确更激烈,但这不是智能手机产业一个特例,许多产业也是如此”,因而库克认为:“我认为大量国内企业会投入更多精力,打造更好的产品。”

然而值得玩味的是,尽管仍是OPPO和Vivo的大股东之一,但段永平一直在刻意保持与他们的距离。对于段永平来说,他喜欢“远离聚光灯”,与妻子和孩子在加州享受生活。事实上,除了参加董事会会议,段永平也只是通过网络获得有关公司的信息,这也是为了避免“扰乱”公司的经营。

然而,对手怎么会这么说放就放呢?2016年10月,小米联合创始人雷军未点名地抨击了在农村地区建立密集零售店渠道的做法,在他看来,使用“不对称的信息”欺骗买家阻止其购买小米手机的行为,是导致小米从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龙头位置滑落下来的一大原因,但段永平也未点名地驳斥了这种做法:“荒谬至极……当有人谈论信息不对称时,本质上就是他们认为消费者是白痴。”

近年来,段永平的激情是股票投资,为此,2016年他花费了62.01万美元与巴菲特共进午餐。事实上,段永平精明金融投资者的声誉有一部分源自于对网易的投资。在网易遭遇大危机时,段永平2002年斥资仅200万美元,以0.16美元的均价买入大约5%的网易股票,而在网易股价达到40美元后,他抛售了大多数的网易持股。上周五,网易股价在纳斯达克证券市场报收于291.50美元。此外,段永平也投资了贵州茅台。据悉,2012年年底以180元价格买入的贵州茅台股票,如今其价格已超过370元。

目前,虽然OPPO和Vivo的发展不错,但没有人能保证未来他们一定能够取得成功,但可以肯定的是,段永平不会再出山,因为他选择让其他人来处理未来的挑战。“许多年前我就明确表示,我不会再回来。如果他们无法解决一些问题,那么我也不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智能手机 网易 苹果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