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许渊冲:英语爱好者的人生励志楷模

原标题:许渊冲:英语爱好者的人生励志楷模

寡闻如我者,是在妻介绍的董卿策划主持的电视节目《朗读者》中遇见了许渊冲先生。作为英语爱好者,许先生的执著、热爱和一颗年轻的心让我油然而生仰慕之情。笔耕不辍,不知老之将至,依然童心向生活,这是何等的境界!人,不愧是万物之灵。笔者在网上搜了些资料,稍作删减,并附带《朗读者 许渊冲》《许渊冲做客江财》片段,与爱好者分享,也算为曾经的感动留下记忆。让我们一起前行!

许渊冲,江西南昌人,1938年考入著名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曾师从钱锺书学习英文翻译。上世纪40年代,许渊冲先后在清华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和法国巴黎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后入北大外国语学院和新闻传播学院任教。

迄今为止,从事翻译工作70余年的许渊冲已出版各类著作150余部,涵盖汉语与英、法语互译。上世纪80年代起,许渊冲开始把中国古典诗词曲赋翻译成英文和法文,计有《诗经》、《论语》、《楚辞》、《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牡丹亭》、《桃花扇》、《西厢记》、《长生殿》等,深受西方赞赏,许渊冲于1999年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

许渊冲的学术著作有《翻译的艺术》、《中诗英韵探胜》、《文学与翻译》等。此外,他还翻译了包括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朵夫》、德莱顿的《一切为了爱情》等十余部重要英法译汉作品。

从上世纪 80年代开始,许渊冲先生致力于将中国的古典诗词翻译成英法韵文。在译注的过程中,许渊冲一直坚持不仅翻译诗文,更要译出诗的意境,且译后仍能对仗工整。

物理学家杨振宁曾赞赏过一个和他一样老的老头儿,大意是他多年才有了一个灵感,得了个诺贝尔奖 ;而“他几乎每天一个灵感”,并且赞赏其译诗用韵是“使不可能成为可能”。这个比他牛的老头儿,就是中国“诗译英法唯一人”许渊冲。国际译联在柏林颁出了2014“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将这国际翻译界的最高奖项授予了我国著名翻译家、现年93岁的北京大学教授许渊冲先生。这也是该奖项自1999年设立以来,首次颁给亚洲翻译家。许渊冲先生也是目前中国唯一能在古典诗词和英法韵文之间自如互译的专家。

近况:九十高龄笔耕不辍,每天工作六七小时

“书销中外六十本,诗译英法唯一人。” 这句话许先生印在了自己的名片上。“有人见了,觉得他太狂妄,但许先生的著作何止区区60本!光我们出版的《许渊冲文集》就整整27卷1000万字,这仅仅只是收录了他翻译的作品。而且,只要看过了他的译著,你就会觉得他是一个创造性极强、可遇不可求的翻译天才。” “几分钟内,他就能把一首诗翻译成一篇韵律优美的英文,笔锋所指,经常出人意料,令人惊叹。”老先生十分单纯,除了日常饮食起居,就是翻译作品,“他真的是以翻译为乐。我今年看望他时,93岁高龄了,还一天工作六七个小时。不仅仅是莎士比亚文集,他同时还在翻译其他东西。许先生并不在乎翻译的东西能不能出版,就是忙着翻译,喜欢翻译。”出版人俞晓群说,正因为许渊冲的这个“嗜好”,为他出书不难,“比如去年出版的《丰子恺诗画 许渊冲英译》,里面不少诗,许先生早就译好了,就搁在那儿,稍一整理加补充就成了”。

说起与许渊冲相识,俞晓群说纯粹是机缘巧合。“之前我知道许先生的名字,但未曾谋面。大约三年前,我陪一位也在出版社工作的家人去许先生家谈书稿。来到许家后,我没告诉许先生夫妇我的真实身份,就说只是个开车的司机。”然后,俞晓群就坐在一旁静静地听他们谈话,“许先生耳朵背了,但嗓门很大,他的精神很好,气度不凡;他的老伴儿照君女士,温和亲切,一直跑前跑后,边倒茶,边找书,边为许先生大声‘解说’”。照君女士说,许先生老了,但身体还好,每天工作到凌晨一点,还能骑自行车。“照君女士还说,许先生已经是九十多岁的人,时间不会很多了,你们有什么需求,赶快让他做吧,能多做一些事情出来,就是给人们留下的财富。”听到这里,俞晓群被感动得一塌糊涂,赶紧亮明身份,并表示愿意为许渊冲先生做点事,“结果,本来是家人来组稿的,倒变成了我组稿,我一下子约定他的许多作品,希望能够逐一整理出版”。

缘起:初学英语嫌拗口,也曾爱听“小星星”

别看许渊冲如今是翻译界的泰斗,但在刚接触英语时,他并不“感冒”。

欲求原因,且让我们翻开许渊冲的回忆录,暂时“穿越”到1921年的4月18日,一个百花欲开、新月渐圆的时候。

那一天,在江西南昌的一户普通人家,一个哭声特别响的男婴呱呱坠地,这就是许渊冲。许渊冲的父亲只读过几年私塾,社会地位不高。曾有人推荐他去一乡下学堂做校董,但有人却因“资历不够”而反对。这事让许父很生气,许渊冲记得小时候父亲常说要他们好好读书,“有了资格,才好为家庭争口气!”

许渊冲首次接触英语是在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英文老师教二十六个字母,讲到“wxyz”四个字母时,因为没有中文读法可以借鉴,许渊冲被难住了。“幸亏二堂兄把这四个字母编成口诀:‘打泼了油,吓得要死,歪嘴!’这才勉强记住。”在许渊冲的自传里,也记录了这一段趣事。但可惜的是,由于当时还不会国际音标,许渊冲对英语产生了畏难情绪,失去了兴趣。倒是六年级的时候,许渊冲听见哥哥背英文儿歌“星星眨眼睛”时,觉得很好听,“这是我第一次学到的两句英文诗,却是我后来翻译几千首英文诗的第一步。”

有意思的是,当记者辗转找到当初这首可以算许渊冲“英语启蒙”的儿歌时,居然是如今仍然传唱、并在亲子秀真人节目《爸爸去哪儿》第一季开头Kimi唱的那两句:

Twinkle,Twinkle,little star!

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

飞跃:西南联大师从钱锺书,奠定“创译说”

许渊冲真正对英语感兴趣是在高二时。一次考试,记忆力极好的许渊冲轻易背下了教材《英文短篇背诵选》里的30篇短文,成绩一下子跃居班级第二。再加上老师教学得法,让许渊冲对英文产生了兴趣。此外,许渊冲又读了朱光潜的《谈兴趣》一文,“使我读书教学都重兴趣:没有兴趣的书不读,没有兴趣的课不听;有了兴趣的事可以做得尽可能好,教书教得有趣时,学生反应令人神往;译诗译得神来时,读者反应令人入迷”——许渊冲一生的翻译学术思想就此奠定。

1938年,许渊冲考入了刚成立不足一年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与当今的物理学家杨振宁、经济学家王传纶、两弹元勋朱光亚以及两院院士王希季等成为同年级的同学。

在西南联大期间,许渊冲听过不少精彩的讲课,比如闻一多讲《庄子》。他认为,1938年~1946年间的联大胜过哈佛大学,“因为联大不仅有当时地球上最聪明的头脑,还有全世界讲课最好的教授”。因此,许渊冲不仅疯狂汲取中国古典文化知识,并在大一时师从钱锺书学习英文翻译。从许渊冲写的《钱锺书先生和我》一文中可以看出,无论是当时听钱锺书讲课还是日后与钱锺书通信谈论译诗之法,都使许渊冲获益良多。在给许渊冲的一封回信中,钱锺书一语道破翻译的难点——“无色玻璃般的翻译会得罪诗,而有色玻璃般的翻译又会得罪译”。在评价许渊冲的译作时,钱锺书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你带着音韵和节奏的镣铐跳舞,灵活自如,令人惊奇。”

许渊冲回忆说,钱先生的信对他是一个鼓舞,也是一种鞭策。此后数十年的翻译工作,许渊冲字斟句酌,一直以“知之、好之、乐之”为评论译文的三大标准,并专门著述予以解释:“知之是低标准,看译文能不能使读者理解;好之是中标准,看译文能不能使读者喜欢;乐之是高标准,看译文能不能使读者愉快。”“知之是要达意,好之是要传情,乐之是要感动。”因此,他认为译文要能传达原文的三美:意美,音美,形美 ,才有可能达到翻译的高标准。“如何能传达原文的三美呢?那可以用三化的方法:等化,浅化,深化。”而这“三化”,“合起来说就是优化,就是再创作,或者说创译”——许渊冲坚信:翻译就是一门化原文之美为译文之美 、再创作的过程。1941年应征在美国志愿空军任英文翻译,把三民主义解释并翻译为美国林肯总统的“民有、民治、民享”,惊艳全场。

不过,许渊冲的翻译理论,也招来了不少“直译派”的非议。俞晓群告诉记者,他也有耳闻:“今年,我社出版了《许渊冲文集》二十七卷,它是国家基金项目,却颇受国内翻译界诟病。一是有人说许先生狂妄,再就是许先生译笔灵动,‘为了更美,没有什么清规戒律不可以打破’。因此国内一些中译外的翻译家说他的翻译不靠谱,不入主流。”听到这些论调后,俞晓群专门请教了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的林道群先生 ,林先生回复:“西方学者认为,许渊冲先生的译著是非常好的。”俞晓群说,由此看来,主流与非主流,好与不好,不能人云亦云,“还是要跳出当下环境的影响,做一点客观与长远的判断”。

成就:译中国律诗为英法韵文,异国惊艳

众所周知,译诗难,译博大精深、讲究含蓄之美和意境的中国格律诗更是难上加难,可许渊冲一心想把中国文化的精髓推向世界。他认为中英互译是全世界最重要的翻译,“全世界有十多亿人在用中文,又有约十亿人在用英文,所以中文和英文是全世界用得最多的文字”。平时关心政治的许渊冲说,21世纪是中国崛起的世纪,他认为,中国的和平崛起不只是经济方面,还有文化方面,文学翻译理论的崛起就是中国文化在全世界崛起的先声,是中国争办世界一流大学、出版世界一流文学作品的先声。

1958年,许渊冲开始把《毛泽东诗词》翻译成英语韵文。而得益于他1950年赴法留学的机缘,他以自己在法国巴黎大学研习文学研究的积累,同时也着手了中译法的翻译工作。资料显示,到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他就源源不断地把中国古典文学精华翻译成英、法韵文。

据许渊冲回忆,由于诗词的原文意大于言,寥寥数字即引起无限联想,比如《诗经》中的”悠哉悠哉”,意味深远,韵味无穷,仅形似的译文难以表达。所以,他在译诗的过程中,改用了“意译”的方法,采用最好的译语表达方式,也就是“创译法”。其实,许渊冲并不排斥直译,他在谈到唐宋词翻译时也曾说过,如果直译就是译语的最好表达方式,那也可以采用直译。许渊冲的创译法,就是不拘一格,反复斟酌,直到找到最好的译语表达方式,“概括成三个字,可以说是‘信达优。”许渊冲用创译法把中国四大古典文学名著译成了英法韵文,受到了国内外的好评,有的美国学者甚至认为许译已达到了英美文学的高峰,20世纪学贯中西的文理大师、美国科学院院士顾毓琇就曾指定让许渊冲翻译《顾毓琇诗词选》,西南联大时的同窗杨振宁在为许渊冲回忆录《追忆逝水年华》英文版写序时,也赞赏许译“使不可能成为可能”。

译作欣赏

三民主义:民族,民权,民生

许译:

of the people,for the people,by the people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汉乐府《长歌行》

许译:

If one does not make the most of his youth,

How can he not,when old,regret in troth!

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

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

——李白《把酒问月》

许译:

When did the moon first come on high?

Is top drinking to ask the sky.

The moon’s beyond the reach of man;

It follows us whenever it can.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王翰《凉州词》

许译:

With wine of grapes the cups of jade would glow at night,Drinking to pipa songs.

we are summoned to fight. Don’t laugh if we lay drunken on the battle-ground!How many warrior sever came back safe and sound?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李煜《相见欢》

许译:

Spring’s rosy color fades from forest flowers,

Too soon,too soon.

How can they bear cold morning showers,

And winds at noon!

Your rouged tears like crimson rain,

Will keep me drinking all day.

When shall we meet again?

The stream of life with endless grief will flow for aye.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杜牧《清明》

许译:

A drizzling rain falls like tears on the Mourning Day,

The mourners’ heart is going to break on his way.

Where can a wine shop be found to drown his sad hours?

A cowherd points to a cot amid apri-cot flowers.

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易为春。

——俞文豹《清夜录》

许译:

The poolside bower’s the best place to enjoy moonbeams,

The flowers basking in sunshine may dream spring dreams.

朗读者 许渊冲

许渊冲做客江财

Youth And Persistence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学 英语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