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正文

流着蓝色的血,这怪物竟这么鲜美

原标题:流着蓝色的血,这怪物竟这么鲜美

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

这世界上,多了去奇奇怪怪的生物,虽然很多时候他们的归属都是餐桌。但不妨碍它们各有色彩的一生。

今晚要说的一种食物,叫鲎。它年代久远,流动着蓝色的血液,在福州这曾是家常饭桌的常客,如今踪迹渐少,让我们看看,这是如何神奇的存在。

——深夜君

- 正文 -

我的家在福建福州,比起隔壁名气太大的厦门来说,福州虽贵为省会名气却是小得可怜。福州的美食,随手一搜便有一箩筐,而让我最想诉说的,是仅仅存留在我童年记忆中,彼时我极度不爱吃,如今却又吃不到的美味——鲎(hòu)。

鲎在福州话里念hao(第三声),由于人类过于好吃如今的鲎早成了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被禁止食用了,不过对于我来说却是无所谓的事情,因为小时候我总是对这种流着蓝色血液像虫不像虫像鳖不像鳖的四不像怪物感到害怕更别说是吃了,于是我排斥一切和它有关的衍生菜品,比如福州人最近常做的鲎炒鸡蛋。

虽然我不喜欢鲎这个怪物,但是对于像我父亲这一辈的老福州人来说那简直就是一道无上的美味,假若你走在福州的街道上随意拦着一位上了年纪的老福州人让他描素下鲎的滋味,热情的福州老人立刻会操着他们特有福州腔韵味的普通话为你介绍这道早已消失的美味,说上三天三夜也不停歇。

说到这里还是很多人不知道何谓鲎吧,这是来自百度百科的解释:“鲎,音[hòu],属于肢口纲剑尾目的海生节肢动物,鲎形似蟹,身体呈青褐色或暗褐色,包被硬质甲壳,有四只眼睛。”

这样的解释很是生硬, 不管这鲎到底长成是什么样子,它最让人难忘的一点,就是这四不像的身上流着的是蓝色的血液,据说在地球上存货的时间比恐龙还早,可惜如今已经快被人类吃到灭绝了。

小时候每回和妈妈逛菜场,总能看见许多贩卖鲎的小商贩,而且鲎的价格比起螃蟹来说却是便宜很多,鲎几乎成了每个家庭最常见的一道家常菜,所以每次看见老妈在厨房里杀鲎,蓝色的血液四溅时,我就知道今天晚上的餐桌上必然少不了这道令我头疼的鲎炒鸡蛋。

用鲎肉炒鸡蛋是福州最常见的一种吃法了,咸腥的鲎肉充斥在鸡蛋里连盐都不要放直接放进锅中爆炒一番,新鲜出锅的鲎炒蛋确实鲜香十足,吃进口里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苦涩梗在喉咙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对它颇有偏见以致产生较大偏差,但这就是我记忆中鲎炒蛋的味道。

福州人对鲎肉的美味简直喜爱到无法用言语形容几乎顿顿不离,每年在福州时常会发生吃鲎中毒的事情。吃鲎中毒并不是因为鲎本身有毒,而是人们常常会把常吃的中国鲎和另一种有毒的圆尾鲎混在一起,稍不注意区分很容易误食而导致中毒。去医院洗胃灌肠必不可少,严重的甚至可能丢了性命。

即使这样,依然阻挡不了福州人对鲎的喜爱,福州人爱鲎犹如云南人食野生菌的热情一样高涨,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尝一尝这个比恐龙诞生还要早的远古生物。

鲎肉在我记忆里虽然不好吃,但是鲎壳却是个好东西,鲎壳形似勺水的瓢子而且坚硬无比。所以我妈总是把它洗干净当做勺水的瓢子,甚是好用,时隔这么多年过去我妈依然怀念这个纯天然的勺水瓢,只是岁月变迁这个天然勺水瓢早就不知遗落在了哪个犄角旮旯里。

鲎曾经是福建沿海边上最为常见的海鲜美味。由于人类过于好吃,鲎的数量逐年急剧减少了,忽然有一天,在餐桌上和菜市场里再也看不到鲎的身影。如今的鲎成了国家明令禁止食用的野生保护动物,早已成人的我也只能在午夜梦回之际偶尔还能念想一下鲎的美味了。

文 / 白小纯

图片 / 百度图片

BGM / 岁月轻狂-李治廷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美食故事

你想与20万吃货分享你的美食故事吗?欢迎给我们投稿~投稿邮箱等待着你的故事:tougao@tonightfood.com(点击原文获得更多信息)

深夜谈吃

你与吃的故事,讲给世界听

q群:344547537 | 暗号「深夜君开门」

▲长按扫码关注

深夜谈吃是覆盖千万受众的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