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给你讲一段我造鼻子的故事

原标题:给你讲一段我造鼻子的故事

  一段失去鼻子却赢得爱情的故事在网络上掀起了不小的波澜,在为这对年轻人击节赞叹的同时,我又想起了自己一段关于鼻子的往事。

  故事发生在二十多年前,那时,我还是一个年轻大夫。一天值夜班,忽然来了一个急诊,一位年轻人右手拿一块毛巾捂着鼻子和嘴走进我的诊室,借着灯光,我发现那条毛巾已经被鲜血浸透了,血还在滴滴答答往下掉,他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然后伸出左手,他的左手握着一块肉,我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半个鼻子和半个嘴唇。

  我马上为他安排手术,那个年轻人却仿佛顾不得疼痛,一个劲痛苦的哀求我:“您一定要把我的鼻子和嘴安上,没鼻子和嘴,我怎么见人?”他告诉我,他本来快结婚了,出来打工,想挣点钱回去娶媳妇,没想到一语不合,和工友吵起来,不想被对方一刀割下了半个鼻子和半个嘴唇。显而易见,这个年轻人尽管鲜血淋淋,但最让他痛苦的,还是毁容导致的心灵创伤。

  那时侯离断的手指头、手臂和脚再植成功的病例已经很多,我国的陈中伟教授因为最早成功再植前臂而被誉为“断肢再植之父”,整形外科学界也有曹谊林教授成功进行过头皮撕脱再植的报告,但当时,还没有鼻子和嘴唇掉下来成功再植的先例。我自恃显微外科基本功过硬,便想搏一把,因为如果再植成功了,效果一定是最好的,也不用再从患者身上取皮给他重新造鼻子和嘴唇了。

  但这个手术又谈何容易?最大的难点在于把血管找到并接通,血管的口径在半毫米以下,在放大几十倍的显微镜下把血管找出来,接通;并让掉下来的嘴唇和鼻子成活,绝对是巨大的挑战。

  我花了整整23个小时给他做这个手术,开始时,血肉模糊的创面让我很难找到血管,花了很长时间找到后,我把血管接通,不料过一会又堵上了。这是因为血管本身有损伤,很容易在吻合的部位形成血栓。我锲而不舍地接通了又堵上,堵上了又接通,数次之后,仍是效果不彰,我只好拿出最后一招,进行血管移植,遗憾的是,最终仍以失败而告终。这是我单个手术时间最长的一次,然而二十三个小时的手术功亏一篑,这个经历让我终身难忘。

  掉下来的嘴唇和鼻子没接活,我只好给他再造,可是以前没有同时造嘴唇和鼻子的先例,只好摸着石头过河。我在他的额头和头皮下埋了一个300毫升的扩张器,比平时单纯造鼻子大了很多。扩张器实际上就是一个硅胶水囊,埋在额头和头皮下,通过注射阀门每隔几天往囊内打十来毫升生理盐水,于是,水囊里面便产生了压力,外面的皮肤就被拉伸,长长了,其过程和机理颇象女人怀孩子,孩子在肚子里面长大,肚皮上的皮肤跟着变长。

  经过三个月的扩张,我终于造出了足够多的皮肤,我把这个过程称为“备料”。

  三个月后,我切开患者额头的皮肤,取出注满水的扩张器,用造出的皮肤翻转下来给患者再造了鼻子和嘴唇,并用雕刻的肋软骨支架完成了鼻子的塑形。但这一次由于要保持上唇的成活,我把鼻小柱造得宽了一些,这样,血液便可以更通畅地经由鼻小柱流到上唇了。我自己形容,这次的手术实际上是造了一个“毛胚房”。

  又过了三个月,我对再造的鼻子进行了一次装修,外形就很逼真了,患者和他的媳妇很满意。我心里也感到非常安慰,好像一个第一次考砸了的孩子,终于在第二次考试里考出了好成绩一样。

  然而故事并没有结束,大约七、八年之后,这个病人又到门诊来看我,重新见到我时,他显得非常激动。我问他为什么过了这么久又要特意来感谢我?他告诉我,当我给他造好鼻子后,他回去找那个割下他鼻子的人,要求赔偿,对方拒绝了他,于是,他用刀砍下了对方的胳膊,为此,他付出了在监狱服刑七年的惨痛代价,不过唯一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在监狱里没有人看出他的鼻子和嘴唇是再造的。这个答案让我哭笑不得。一个被人残害了肢体的年轻人,傻傻地采用了相同的错误方式去解决问题,其结果只是让痛苦加倍,冤冤相报何时了?作为医生,还人们以健康是我的使命,我最希望看到的是人们都健康且快乐地生活,希望每个人都拥有健全的肢体和精神。所有我诊治过的患者,唯有幸福地活着,才不负我日复一日地努力啊。

  我自己的故事也并未结束,术后,我检索文献,发现世界上以前还没有大夫能够同时重造鼻子和嘴唇,我无意间开了鼻子和嘴唇同时再造的先河,于是,我便获得了到美国整形外科年会,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整形外科专科会议上报告我经验的机会,但愿以后有人遇到同样的病例,我的经验可以为他们提供借鉴,更但愿再没有人遇到这样令人唏嘘的事情。

  这就是我,一个整形外科医生造鼻子的故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