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电池革命——特斯拉汽车背后的小超人【行业新知】

原标题:电池革命——特斯拉汽车背后的小超人【行业新知】

3月8日,特斯拉的汽车电子供应商长信科技发布公告称,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比克电池、西藏浩泽等持有的比克动力75%股权,交易对价为67.5亿元。公司同时拟以询价方式增发募集不超17.56亿元配套资金。

这一公告让比克集团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比克集团副总裁廖振波对21世纪经济报道介绍,2016年比克电池全年出货量达到2.5GWh,电芯产销突破2亿只,占全国动力电池市场份额约10%;在三元动力电池领域占大约30%的市场份额。

“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已经达成共识,磷酸铁锂电池供商用车,而三元电池供乘用车。随着乘用车市场的逐步释放,三元动力电池市场正在爆发。”廖振波介绍,预计2020年比克集团电池产能将达15GWh,营收可以达到180亿元,占动力电池市场份额12%。

锂电过剩的只是低端产品

《21世纪》:比克既有3C电池业务,也有动力电池业务,这两块业务在集团内部是怎么分工的?

廖振波:比克以3C电池起家,是国内最早布局动力电池的厂家之一。早在2004年,我们就和美国A123联合开发出全球第一款动力电池,即磷酸铁锂26650电池,但由于双方对技术路线的判断不一致,比克优先发展三元材料体系的高能量密度锂离子电池,放弃了已大量投入研发的铁锂系电池产品。

比克重心由3C电池转入动力电池是在2014年,这一年被业界称为新能源汽车市场爆发的元年。目前,比克动力及其子公司共有130PPM圆柱锂电芯自动化生产线3条,60PPM锂电芯自动化生产线11条,圆柱锂电芯产能约104万只/天,主要应用于车电产品。

2014年,动力电池销售占集团营收比例只有20%,3C电池占比为80%。2015年,动力电池与3C类电池的销售占比持平。2016年,动力电池在集团营收占比已经达84.58%。

《21世纪》:这种内部产品结构的变化,在比克动力电池的财务报表上也得到了体现。比克动力电池2014年-2016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48亿元、5.30亿元和23.91亿元,利润分别为-1879.83万元、2632.34万元和4.51亿元。为什么2016年比克动力电池的利润会增长这么快?

廖振波:这主要受益于行业的持续爆发和公司业绩的迅猛增长。2015年,我们占动力电池市场的份额只有2%,主要是受制于三元电池不能进入到客车领域,销量还比较少。

2016年度,我们在动力电池领域装载新能源汽车超过50000辆,在国产电池供应商中排行第二,仅次于比亚迪。

其中,众泰是我们的最大的客户。2016年,众泰E200出货4万辆,其中2万多辆的电池包来自比克;众泰云100出货2万辆,将近1.5万辆来自比克动力驱动。同时,华泰汽车也有近7000辆车的量。

2016年,我们占到动力电池市场10%,三元细分领域已经达到了30%。

《21世纪》:你们目前的电池产能有多大?未来怎么布局?行业的产能过剩对你们是否有影响?

廖振波:我们2016年已经实现的产能为6.5GWh,预计2017年将实现8GWh产能,2020年将实现15GWh产能。

尽管不少人在讨论锂电行业的产能过剩问题,但我认为这只是结构性过剩,过剩的只是低端产品,中高端产品依然是稀缺的。例如2.75Ah的18650产品,目前市场只有比克一家能做。

《21世纪》:你们的18650电池有哪些原材料供应商?

廖振波:具体的供应商名字我们不方便透露,其中正极和负极材料供应商主要是国内厂家,隔膜和负极材料中的铜箔是国外供应商,电解液由我们自己调制

走811体系高镍少钴路线

《21世纪》:电池的上游材料上涨得厉害,下游车企由于补贴的退坡也有压价的冲动。你认为上游价格上涨是什么原因?今年是什么态势?比克如何面对来自上下游的压力?

廖振波:从2015年年底开始,正极材料价格就有上浮的波动。最初是碳酸锂涨价,去年调到中等大家能接受的程度。去年年底,钴价又随之上涨。我认为,从供需关系来看,并不完全是供不应求,而是少数厂家在炒作。

回顾历史,钴价在2007年也曾涨到一吨十几万元,那时确实有笔记本电脑需求量扩张导致原材料供不应求的因素,但背后也有人为操作的原因,三个月后钴价下降的幅度非常大。

因此,我预计正极材料价格上涨不会持续太久,今年五六月份可以看出价格后续的走势,但总体对我们影响不是特别大。

从技术角度来看,我们将主要走高镍少钴的技术路线,开发811体系的三元锂电,其中钴的比例占10%,这样可以把钴价上涨的影响降到最低。

《21世纪》:在高镍三元材料方面,811体系的材料目前国内只有金和锂电可以做到量产,你们如何保障材料的供应?

廖振波:811体系的三元材料,国内做到量产的厂家确实只有金和锂电,但是我们也储备了韩国、美国的供应商。现在811体系的产品制作工艺特别难,对环境要求特别高,对材料生产厂家和电池生产厂家要求都很高。我们在前期布置好了,所有的生产线都是高镍811和NCA生产线。

同时,由于811体系的三元锂电能量密度提高,国家的补贴额度比原来的622和532体系三元锂电高,这样高镍电池的综合性价比也可以体现出来。现在我们811体系的电池已经开始量产。

《21世纪》:现在有车企客户使用811体系的高镍三元电池吗?

廖振波:云度汽车使用的就是我们高镍811电池,江淮汽车也计划用我们的高镍811电池,目前已经完成安全测试。对2.75Ah的高镍电芯,各家车厂都非常关注,现在能够做到量产的企业还很少,到年底实产估计也就5到6家。我们在2018年会主推2.75Ah电池,新客户和新车型都可以全部使用高镍电池。

暂不考虑投资上游企业

《21世纪》:电池材料目前处于一种短缺的状况,短期内难以改变。你们是否有投资上游材料企业的计划?

廖振波:关于对上游原材料进行投资,最近有一些友商在进行这个动作。我们这几年也在研究对供应链进行参股。虽然上游材料企业市场估值比较高,但我们不是从市场估值的角度去考虑是否参股,而是从保障材料供应安全角度去参与。

但我们也要看到,参股上游企业有一定风险,电池材料体系还处于不断地演变过程中,今天这个材料好,几年之后更高性能的材料就会问世。

所以,在参股上游企业这件事上,我们至今为止只是在做研究和探讨,此前跟有些上游企业进行过洽谈。但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是一心一意做电池。解决上游的材料供应风险,我们认为,更多地还是要靠跟上游企业保持比较好的合作关系。

《21世纪》:在下一代电池方面,比克有何布局?

廖振波:在固态电池上,我们现在开发的是凝胶态的电池,也就是俗称的半固态电池。当然,最终的目标是全固态,我们已经组建成立了全固态研发团队。全固态电池的缺点是解决不了界面问题,目前停留在实验室阶段。当然,未来不排除找到更好的高分子解决电导率的问题。我们预计,随着技术的进步,五年后全固态电池会大规模生产。

钠离子电池领域,我们正在跟牛津大学合作,做隔膜优化,争取今年有一个比较大的突破。毕竟目前只是在实验室进行的产品,想在生产上放大认证,希望在储容方面有所突破。

在燃料电池方面,我们注意到日本积极布局燃料电池,我们也相应地进行了关注和布局。我们认为,燃料电池将来最有可能直接跟锂离子电池进行竞争,毕竟燃料电池最环保。

面对新要求,已经过剩的动力电池行业,开始了新一轮的扩张征程。业内预计,2017年动力电池新增投资规模继续增长,仍将保持在千亿元以上

一边是动力电池的持续扩张,一边是普遍预期的新能源汽车增速放缓。受新能源汽车骗补调查影响以及“新国补”的出台,新能源汽车补贴不断退坡并加强市场监管的力度,让一度大热的新能源汽车理性降温。

中汽协预计,2017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或达80万辆,但也有不少分析预测或是60万辆。供给侧产能大肆扩张、应用侧市场增速放缓,可以预见电池产能出现调整震荡或不可避免。

产能扩张、竞争加剧带来的一个显而易见的好处是,电池成本的下降——电池产业链急剧扩张带来的原材料成本降低,特别是占据成本较多的主材(正极、负极、电解液、隔离膜),其他重要的材料还包括方壳电芯的钢壳/铝壳等;材料体系从磷酸铁锂逐渐向三元体系转变,能量密度进一步提高;产能进一步扩大带来的规模效应以及生产效率提升带来的制造成本降低。

但在产能扩张,尤其是超前扩张中,一系列问题也相伴而生:技术水平处于中低端,产业缺乏竞争力;存在产品高端研发高投入,加工制造性能优劣不齐;产业链之间缺乏协同创新机制,技术发展水平不平衡;行业结构性矛盾突出,高质量电池及关键材料供不应求,低端供给出现产能过剩;新能源汽车运行出现安全事故,电池系统安全性需提升……

今年初,工信部部长苗圩在电动汽车百人会上就直言利害,动力电池高端产能不足、低端产能过剩的问题进一步加剧。“不仅如此,动力电池领域关键性的问题还在于技术水平偏低、电池标准缺乏。同时,还存在制造合格率低、安全差、成本高等诸多问题。”

逐利是企业的天性,面对这一不良生态,提升和严进需双管齐下。提升就是要加大电池产业基础研究,避免低水平重复建设,提升核心竞争力,全面提高电池生产、系统集成和控制能力;严进就是对行业发展的“散、小、弱”,建立国家产能预警机制,以引导行业企业合理规划产能发展计划。

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进步对动力电池提出了更高要求,尤其是对电池品质、能量密度、安全系数等,同时电池制造也朝着信息化、稳定化等方向迈进。动力电池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是通过技术创新、生产自动化、管理规范化,加快推进电池智能制造步伐,推动我国电池产品进入更高端市场,以满足新能源汽车对电池高品质的要求,而非一味地扩大产能,重产量而不重质量。

与此同时,成立由政府牵头、行业聚力的动力电池研发机构,比如国家层面已于2016年组建国家动力电池创新中心和产业创新联盟,并组织行业发布了动力电池技术路线图,给行业发展明确目标,合理引导社会投资。

在严进方面,国家设置行业准入条件,未达标者禁入。有消息称,目前工信部正在对动力电池规范门槛做修订,在产能、生产条件、技术研发能力等方面设置新的准入标准,标准或在近期推出。

电池产业正处在一边是火焰一边是海水的阶段,所谓火焰就是对于动力电池准备公布的更高行业标准,所谓海水就是蓝海市场,新能源汽车以及电子设备都需要更高质的电池产品,让用户彻底摆脱电池瓶颈所带来的种种不便。这个行业是值得投资者持续关注。——投资魔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