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朝文道丨艺术上不穿衣服女性题材作品的进化史

原标题:朝文道丨艺术上不穿衣服女性题材作品的进化史

委拉斯贵支 镜子前的维纳斯 1649-51年

油画,122.5x177cm 国家美术馆,伦敦

四万粉了,庆祝下。休息了两天,今天出篇长的,可以mark后慢慢看。

过去历史中的基督教是有着其禁欲的条规的,但是中世纪以后的欧洲却出现很多不穿衣服的女性题材作品,当然这些女性题材多假借了西方神话的名义,对于不穿衣服的女性题材背后,是人类欲望的突破,当然也是贵族群体的室内装潢爱好,而不穿衣服的女性题材在作品表达上也各不相同,有着历史时代的影响,也有着艺术家个人的独特审美爱好,这却都隐含着一条神秘的线索,前两天有看到这篇

文章的朋友们,应该知道我最近在看 人类和未来简史两本书,并使用其中的一些观点代入艺术史谈一些看法。而女性题材的变化也因汉语《人类简史》 一书中 关于从智人到神的这么一个阶段中。是信仰崇拜到质疑,试探,进而走向反叛的历程。

为什么禁欲?

基督教为什么禁欲是我们要了解的第一个问题,首先我们的谈谈穿衣服,按照基督教的说法,亚当和夏娃的原罪在于成长,在于获得了人不该有而上帝才有的东西。我们来看下原文是怎么说的:

在耶和华上帝创造天地的日子,地上还没有草木和菜蔬。耶和华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耶和华上帝在东方的伊甸立了一个园子,使各样的树从地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园子当中又有生命树,和分别善恶的树。有河从伊甸流出来滋润那园子。

耶和华将亚当安置在伊甸园,使他修理看守,并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了必定死。”

耶和华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便使亚当沉睡,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耶和华就用亚当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亚当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当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

耶和华上帝用土所造的走兽中,惟有蛇最狡猾。蛇对女人说:“上帝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么?”女人说:“惟有园当中那棵树上的果子,上帝说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死去。”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因为上帝知道,你们吃了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跟上帝一样能知道善恶。”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悦人的眼目,并且能使人有智慧,于是就摘下果子来吃;又给她丈夫也吃了。他们二人的眼睛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做裙子。

天起了凉风,耶和华上帝在园中行走,亚当和他妻子听见上帝的声音,就藏在园里的树木中。耶和华呼唤亚当,对他说:“你在哪里?”他说:“我在园中听见你的声音,我就害怕,因为我赤身露体。”耶和华说:“谁告诉你赤身露体呢?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么?”亚当说:“你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

耶和华上帝又问女人。女人说:“那蛇引诱我,我就吃了。”耶和华上帝对蛇说:“你既做了这事,就必受咒诅,比一切的牲畜野兽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终身吃土。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她的脚跟。”又对女人说:“我必多多增加你怀胎的苦楚,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又对亚当说:“你既听从妻子的话,吃了那树上的果子,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获得吃的。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你也要吃田间的菜蔬。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

亚当给他妻子起名叫夏娃(“生命”之意),因为她是众生之母。

耶和华上帝说:“那人已经与我们相似,能知道善恶。现在恐怕他伸手又摘生命树的果子吃,就永远活着了。”便打发他们出伊甸园,去耕种他所出生的土地。

克拉纳赫·老卢卡斯 亚当跟夏娃 1508-10年

油和蛋彩木版画,139x54cm

参考资料:选自《圣经·旧约》

不难看出,衣服在文中是遮羞布的存在,而穿不穿衣服下面的支配者却实为名叫善恶树上结出的禁果,其实就不难解读出《圣经》中穿衣与不穿衣的差别是善恶的问题。再留着他两,可能会吃生命树上的果子就能和上帝一样长生了,所以被赶走了。所以防止人的能力逐渐靠近神,其实在这里就体现出来了。

主题的题外话:

中世纪罗马公教当权时,教会早已是欧洲最大的地主,欧洲人民除贵族外几乎个个都是教会领地下理所当然的农奴,法律规定那些在领地下的人民,他们的新婚妻子初夜权都要献给领主(按:女性在基督教只算是可交易的货品),也即贵族与神父这类地主得拥有初夜权,除非农奴能缴交一大笔赎金,否则就会被地主开苞。

不过大家千万不要以为这是好福利而羡慕不已,因为在当时教会千年统治下,这些农奴的未婚妻,一辈子被教会规定是不准洗澡的,更不要说月事来时特有异味,卫生习惯既不良,穷臭且脏,满头蚤子及处处皮肤病,通常贵族与神父要享用这项应有的权利,是要强按住大鼻子,暂停呼吸或多喷香水, 才能享受,法国香水会有名也是有原因的。

《土耳其浴女》(The Turkish Bath)

1862年,收藏于卢浮宫

题外话的题外话:

这里给大家推荐一本书先 ,《我们应该穿越去哪里》,以下内容 转自该书:

中世纪的很多欧洲人,经常是一辈子才洗两三回澡!

按照史学家某种比较夸张的说法,中世纪的欧洲被称为是“千年不洗澡”!

——在中世纪的欧洲,按照天主教会的观点,肮脏的躯体被看作更能接近上帝,不洗澡则成了圣洁的象征!那些有足够勇气长年不洗澡的人,甚至会被册封为圣人!就如同中国人褒奖****的贞节牌坊一般!

于是,在这一巨大精神激励的****下,许多虔诚的神职人员和基督徒开始了浑身污秽的艰苦修行——圣亚伯拉罕阁下坚持50年不洗脸,不洗脚,最终成功封圣。

圣西蒙先生任凭蠕虫在他溃烂的伤口上拱动,也从不清洗,一直到死为止。

圣尤拂拉西亚女士主持了一座女修道院,教导出130多个最虔诚的修女,严厉监督她们一辈子不洗澡。

法兰西国王亨利四世的母亲坚持一辈子不洗澡,被册封为圣女阿涅丝……

当然,你可以认为,这些宗教狂都是为了博取声望,而在挑战自虐方面的吉尼斯纪录,不能代表绝大多数正常人的日常生活——现代那些吉尼斯纪录挑战者们究竟做过多少不可理喻的事情,在这里暂且不论,就算在古代的中国和日本,也有一些苦行僧和虔诚的佛教徒,会用长针刺破自己的手指,往砚台里放血来抄写佛经……但这并不代表着古代的中国人和日本人,都喜欢拿针扎自己玩儿!

确实,中世纪的欧洲人,并不是从一开始就这么不爱干净的——在中世纪之前的罗马人和希腊人,都是非常喜欢洗澡的民族,几乎每一座罗马城市都有规模宏大的公共浴场。

而最初那一批攻入罗马帝国的边境蛮族,也都很快学会了这种享受,并且很为之着迷。

举个例子来说,那位赫赫有名的“上帝之鞭”匈奴王阿提拉,就曾经役使大批罗马战俘,在草原上修筑了一所非常豪华的罗马式大理石豪华浴室。

但是,从总体上来说,蛮族们都是破坏性大于建设性的,而中世纪初期的欧洲文明也是在不断倒退的。

随着罗马帝国的荣光渐渐远去,各种锅炉管道的先进工程技术相继失传,古代的大型公共浴室也逐渐坍塌荒废。中世纪的欧洲人慢慢地没办法像古代罗马人一样畅快地洗澡了。

——在罗马帝国时代,罗马城内的大型浴室虽然华丽得有如宫殿,其实有很多却是面向公众的慈善福利设施。或是完全免费,或是象征性收费,不管再怎么穷的普通老百姓,都有地方能去洗。但到了中世纪时期,由于技术的退化,没有了建设庞大复杂的锅炉和管道的能力,欧洲人洗澡的成本就大大地提高了。

所以,在中世纪的早期,就算是国王和贵族,大多也就三个月洗一次澡,原因主要有这样四条:一是在澡盆底下要垫很细腻的布或者丝绸才行,这样的话,入浴时身体才不会被澡盆的木刺扎到(可想而知那年头的木质澡盆有多么粗糙),而老百姓是绝对买不起这么多的高级布料,拿来为自己垫屁股的。

二是洗澡水的问题,那时候已经没有了古罗马的庞大浴场,拿家用的大锅煮沸一锅水,只够灌满澡盆的三分之一,因此洗一个热水澡就要烧三次水,很麻烦。而且,铁锅在早期的中世纪欧洲,也是稀有的昂贵物品,很多农夫家里连铁质农具都没有,只能像原始人一样用木器、骨器、石器耕地,更别说铁锅了。

三是古罗马人洗澡用的肥皂(用磨成粉的松果加水捏成的香皂)、香油和香料,在中世纪的欧洲都很贵,除了伯爵以上的大贵族,根本没人买得起。

四是封建迷信的不良影响,天主教会认为洗澡会损伤身体的元气,不到万不得已,最好还是少泡澡为妙(当时还只是不提倡,类似于佛教戒酒戒肉戒色之类的宽泛说法,后来才开始严厉禁止)。

因此,中世纪前期的欧洲人大都是不怎么洗澡的,普通老百姓用不起昂贵的沐浴设备,有很多人一生中都没有好好地洗一次澡。农夫或许时常下池塘游泳,却从来没有好好地把自己刷洗干净。只有在意大利某些古罗马时代遗留的城市之中,才残存着若干完好的浴场,而市民们也保持着时常沐浴的习惯。(注意,中世纪的西西里岛和西班牙,在很长时间内都是阿拉伯人的地盘,不属于天主教世界。)

呃?你说这种夸张的说法是无稽之谈,明明有很多中世纪的图画和文献里面,都记录了当时欧洲人一起洗澡沐浴的场景,还有一些修道院和城堡的遗址里面,也有公共浴室的痕迹?

嗯,那是因为正如现代的时尚潮流总是在不断变化一样,中世纪欧洲人的卫生观念,也并非是在上千年里都一成不变的。

在十字军东征之后,阿拉伯人的沐浴方式和大型浴室修筑技术,也随着返回的十字军战士,慢慢地传入了欧洲,较为便宜的肥皂也被发明出来。再加上肆虐横行的北欧维京人海盗,在烧杀劫掠之余,也把故乡的蒸气浴(桑拿)传到了世界各地,比如说法国的诺曼底和不列颠的英格兰。

于是,从10世纪、11世纪开始,欧洲人开始慢慢地兴建起了一些中型和大型浴室。到了1292年,巴黎就已经有了26家蒸汽浴室和普通浴室。当时还专门有伙计走遍巴黎的大街小巷,招呼客人去洗澡。

不过要注意的是,虽然当时的公共浴室已经很常见,但却始终被教会明文抵制,只不过力度不大罢了。

在当时欧洲人的观念之中,洗澡其实是和现代人的嫖妓一样,属于不好光明正大说出来的享受。而招呼客人洗澡的伙计,基本上跟********里拉皮条的****没啥两样——不过当时确实有很多****在浴室里揽客,而在好一点的蒸汽浴室里,也都提供美酒佳肴和带床的小包间……很像现代中国东莞的洗头房。

所以,教会依然把洗澡视为类似于暴饮暴食、酗酒****一样的“堕落”之举,那些坚贞虔诚的狂信徒们依然坚持不洗澡,神父们则被严厉规定不准洗澡(是否能真正执行就只有天晓得了,当时在宅邸里盖豪华浴室和女仆洗鸳鸯浴的神父也是有的)——在中世纪迷信愚昧的欧洲,这样的家伙占的人口比例可不少!

但是,到了下一个世纪,这种爱洗澡的良好风气,就在欧洲戛然而止了。而主要原因则是黑死病。

从14世纪初期开始,一场黑死病在全欧洲范围内蔓延,夺去了三分之一欧洲人的性命,《十日谈》就是成书于这一时期。浩劫之后,犹如惊弓之鸟的欧洲人们到处找原因,洗澡也不幸名列其中。那时的医生们认为:水会削弱器官的功能,洗热水澡时毛孔完全张开,有毒空气就会进入身体。所以洗澡越多,越容易染病,只有不洗澡才能健健康康的,如果身上有一层厚厚的污垢,更是能够抵抗疾病侵袭!

于是,在对黑死病的恐惧和教会的宣扬之下,欧洲人终于进入了一个全民不洗澡的“臭气熏天时代”

——曾经生意兴隆的公共浴室,全都被火速关闭,人们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沾水。洗澡被当作一种酷刑和医疗手段,医治的对象则是精神病患者……类似现代的杨教授用电击疗法治网瘾。

根据医嘱,贵族们为清洁起见,每天早晨用一块干燥的白布擦擦脸,但是绝对不用水洗——欧洲的庸医们建议人们只用干燥的白布清洁脸和眼睛。因为用水清洗有损视力,会引起牙病和感冒,使脸色苍白,而且对天气的冷热更加敏感……

哪怕是到了17世纪的法王路易十四统治时期,如果没有医生的吩咐,最爱干净的法国贵妇人每年也仅洗两次澡,平时主要用干毛巾擦身。

而法王路易十四本人也要在医生的指导下谨慎地沐浴,从1647年到1711年的64年间才洗过一次澡——这一惊人记录,迄今依然被保留在路易十四的御医每天为他做的身体状况记录本上。

到了18世纪,法王路易十五一生只洗了三次澡,一是诞生日,二是大婚日,三则是入殓。

(唉,想想路易十五那位著名****蓬巴杜夫人还真是可怜,每天要跟这么一块臭气熏天的腐肉****。)

但人不洗澡就要发臭,而欧洲人似乎还没有****到以臭为美的程度——在法国,“整个贵族阶级,甚至包括国王身上的臭气都像猛兽一样,王后的气味又像一只老山羊似的,夏天和冬天都是如此。”

于是,法国人只好潜心研究香水——香水最早发明于古代印度和波斯,而在欧洲,则是由继承了古罗马遗产的意大利人,建立起了第一批生产香水的作坊。

但法国的香水工艺一直很落后,直到后来才突然繁荣起来……因为大家都不洗澡了!

这样严酷的生存环境,自然使得香水成为生活必需品!

——法国贵族们先是大量从意大利进口香水,然后觉得这样不划算,便自己琢磨着开办香水作坊。在路易十六的年代,更是动用举国之力将意大利香水工业高手挖过来,一举奠定法国香水工业的基础。

到了拿破仑帝国时期,热爱科学的拿破仑皇帝鼓励法国科学家投入对有机化学的研究,从而使法国的香水工业开始引领世界潮流,直到今天……

但是要注意的是,全欧洲基本上只有笃信天主教的法国人和西班牙人,才在禁止洗澡方面搞得这么****。其他国家从16、17世纪开始,又开始慢慢地恢复了洗澡的习惯,尤其是新教国家,通常恢复得最早。

而西班牙人由于有很多殖民地位于热带,普通人到了那边不洗澡根本活不下去,所以在洗澡禁令上也不如法国人执行得严格。法国人却一直撑到了18世纪后期的大革命前夕,才基本废弛了洗澡禁令。然后,在拿破仑帝国时代,法国人终于初步实现了洗澡观念方面的扭转,开始认为洗澡是健康的生活方式。

因此,在中世纪末期的欧洲,后世号称性格浪漫、优雅典范的法国人,实际上却是全欧洲卫生习惯最糟糕的一帮家伙。油画里那些文质彬彬的法国绅士和淑女,其实都是肉体上充满污垢、头发里爬满虱子的邋遢鬼,全仗着香水来解决问题。要是把衣服都脱了,现代的不少乞丐都绝对比他们干净!

举个例子来说,5世纪的英国传奇英雄亚瑟王和15世纪的法国圣女贞德,虽然相隔近千年,但我敢打赌亚瑟王的身上肯定比贞德干净——既然是圣女,怎么能堕落腐败地洗澡呢?

所以,贞德这个男人婆估计不用香水也不洗澡……再加上皮革味,马粪味,血腥臭……那些兴冲冲跑过去向她要签名的穿越者,千万得小心别给熏得一个跟头晕过去!

(附带一提,贞德好像不识字,不过自己的名字或许还是会写的吧!)

相反,在亚瑟王的年代,古罗马帝国时代的洗澡传统和罗马人遗留的浴场,估计还没有完全崩坏。

综上所述,中世纪前期的欧洲人不洗澡,主要是出于经济上的贫穷和卫生上的不讲究,对于经济上不成问题的贵族来说,纯属个人爱好的区别——有人很喜欢洗澡,也有人很讨厌洗澡。

当时,在身份尊崇的贵族骑士造访某座城堡的时候,女主人不仅要安排宴席,如果客人提出要求的话,还要准备沐浴的热水和花瓣香料。在爱尔兰地区,还有着城堡的女主人要亲自陪同客人沐浴,以显示热情待客的风俗。但那年头的欧洲人并不以浑身肮脏为耻,所以喜不喜欢洗澡就跟我们现在抽不抽烟一样,请客人洗澡也跟请客人抽烟一个概念,愿不愿意洗澡是客人的自由。

不过,那年头讨厌洗澡的贵族似乎比较多……

穿越到那个时期,只要你有钱置办豪华浴室,想要天天洗澡并不困难,最多被人说是太奢侈太堕落。

到了中世纪的中后期,由于十字军从东方带来的新时尚,以及维京海盗的贡献,各种沐浴方式在欧洲一度蔚然成风,只要有钱就能洗澡,还附带餐饮和色情服务,太穷的人则不管在哪个时代都很脏。

当然,前提是你不能去教会当神职人员,否则若是没点背景和靠山,就绝对不能破戒去洗澡了。

最后,如果你不幸穿越到了黑死病爆发之后的中世纪末期,直至17世纪之前的近代西欧,那么你可就太惨了!由于对黑死病的恐惧,当时欧洲人对洗澡的痛恨程度,是我们现代人根本无法想象的。

在最危险的年代里,如果你背着别人偷偷洗澡被发现的话,小心让正愁缺少替罪羊的牧师们给载上一个天大的黑锅,诬陷成传播瘟疫的女巫或巫师,然后被愤怒的民众绑到柴堆上用火烧掉啊!

就算你手脚灵敏,可以偷偷洗澡而不被发现,但其他人可不会为了迎合你的喜好,而“冒着生命危险”去洗澡。于是,在你的城堡里,到处都是几十年没洗过澡的人形垃圾堆……生活在这种悲催的环境下,根本就不用刺客来暗杀,只要在吩咐事情的时候,让他们往你身边一凑,恐怕不出十分钟,你就能被这些人型移动毒气弹给打发到天堂,跟那位安排你穿越到中世纪的衰神大人抱怨去了。

由于在这个年头,整个欧洲的女人,除了犹太人和伊斯兰教徒之外,全都是臭气熏天的,你说不定还会因此对女人失去兴趣——想想看,当你浓情蜜意地呼唤着恋人的名字,百般奉承讨好,好不容易逗得她咧嘴一笑,却当即露出满口参差不齐的坏牙,从红唇中喷出宛如粪坑的吐息……

嗯嗯,突然有点理解在那个黑暗的中世纪欧洲,为什么会有这样多的王子和国王喜欢搞基,还有阿拉伯女奴为什么这样受欢迎了……

所以,看完上文中的内容,是不是觉得我们看那些什么庄园什么婚纱,其实都是想象中的美好历史呢? 是的,你们所喜欢的婚纱,最早穿着它的可能是浑身可能发臭到要靠香水来消除的女人,而她可能已经把初夜权给了当地的领主,或者她将嫁给一个富有的不得不享有他领地上全部浑身发臭的还是处女的女子的初夜。

言归正传:

我们先来看一幅大家都比较熟悉的作品

《维纳斯的诞生》,约1485—1486年

布面油画

175×285cm,意大利乌菲齐美术馆藏

15世纪的罗马,在圣经之后,文艺复兴开始不仅仅停留于表现基督教题材的作品,越过中世纪的压抑(观看不穿衣服的人甚至在一段时间是犯罪),罗马帝国的那些遗迹成为贵族和画家们的追求,伴随着对古希腊罗马古迹的发掘,不穿衣服的不穿衣服的女神们的雕塑,给了当时的画家们灵感。对于感官产生直接刺激的不穿衣服的美女,开始借神话题材内容出现在画面上,这大概算是穿着镣铐跳舞的画家们找到了一种既不与宗教产生冲突, 又能够画不穿衣服的女人体的妥协结果。

这个时期,多以古希腊罗马雕塑为范本,描绘时,还有不少古希腊罗马人体雕塑的原则,比如黄金分割的几种比例,例如在波提切利的这幅《维纳斯的诞生》中,女神维纳斯就是一位八头身的庄严肃穆,少有人间气的女神样子。依靠神话,画家们从基督教的禁忌中解放了出来。

这种不穿衣服女人的神话题材风潮也逐渐席卷了整个欧洲和之后的艺术史:

德国:

克拉纳赫,老卢卡斯

维纳斯和手拿蜂窝的丘比特

1531年 油和蛋彩画,169x67cm

市民广场,罗马

克拉纳赫,老卢卡斯 风景中的维纳斯

1529年 木版油画,38x25cm 卢浮宫,巴黎

比波提切利的更为妖艳,诱惑,还用了透明的薄纱,让人产生欲望。背后估计是场情欲大戏。

意大利(威尼斯):

提香《乌尔比诺的维纳斯》1538 油彩‧画布

119 x 165 cm 乌菲兹美术馆,意大利

他和师兄乔尔乔内开创的(合作《沉睡的维纳斯》)横躺式的床照类型,还成为后来很多艺术家致敬的构图。眼神迷人的维纳斯,丝毫不像波提切利作品中那种严肃和静穆,却多了不少诱惑,而贵族宅邸作为背景也似乎在向世人宣告,我就是借着维纳斯这个名号认真的画着人世间的女人体。

意大利(佛罗伦萨):

《暴露奢侈》布龙齐诺 约1546年

油画 146x116厘米 伦敦国立美术馆

样式主义的布隆齐诺的作品中, 手拿金苹果的维纳斯竟然在与儿子丘比特接吻的同时被他握住了胸部,作品充满了情欲和诱惑。据说后面的老婆婆象征着嫉妒,而时间老头下面的是天真的少年与代表欺骗的少女。而老头对面的是象征真理的形象,神秘的内容,地面上的面具,这也正是作品解读的乐趣所在。

比利时(弗兰德斯):

鲁本斯 三女神 1639年 木版油画

221x181cm 普拉多博物馆,马德里

据说,这三个女神是维纳斯掌管爱的三位,分别代表美、欲望、纯洁。也可称呼为“美惠三女神”,说事维纳斯的随从,分别代表着妩媚、优雅和美丽这三种品质的三位美丽美惠三女神的女神分别是光辉女神阿格莱亚,激励女神塔利亚,欢乐女神欧佛洛绪涅。

但是鲁本斯画的这种丰满的女性身体,大概是他自己

法国:

布歇 狩猎后的戴安娜 - 油画,37x52公分

布歇,沐浴后休息的戴安娜 - 油画

1742年 56x73cm 卢浮宫,巴黎

布歇在18世纪,也创作了很多神话题材的不穿衣服的女子图片,但更多追求在田园的风光,风景在画中也有着不小的比例,主要用来装饰贵族的宅邸。

法国:

热拉尔 丘比特和普赛克 1798年 木版油画 186x132cm 卢浮宫,巴黎

浪漫唯美的理想女性与心目中美女进行组合

赛克是人间公主,美貌绝伦,引起美神维纳斯嫉妒,派儿子丘比特去伤害她,丘比特奉母命去见普赛克,一见钟情,深深爱上了她,画中所描绘的是初见的第一次吻。这是一个富有浪漫主义情趣的题材,为许多画家画过。而热拉尔则着重于表现两个纯洁的男女完美的人体,并没有刻画出富有个性的相貌与精神气质,重艺术形式,造型规范而类型化;在艺术表现手法上,极端严谨的素描、装饰性的色彩、流畅的线条和均衡和谐的构图等是画家着意要表现的一切。

西班牙:

戈雅 裸体的玛哈 1799-1800年 油画,97x190cm 普拉多博物馆,马德里

戈雅 着衣的玛哈 1800-03年 油画,97x190cm 普拉多博物馆,马德里

大家不难发现,这两张画尺寸是一样的,不穿衣服的先画,穿一幅的后画,据说用穿着衣服的盖在不穿衣服的这幅作品之上,没穿衣服的玛哈,是给画家自己看的。

法国:

安格尔 大宫女 1814年

油画,91x162cm 卢浮宫,巴黎

到安格尔的时代,终于住在土耳其皇宫中后宫的女子(注意,并不是清宫剧里的婢女性质的宫女)的这种东方题材,占据了主导,这种东方风情的作品开启了一种新的不穿衣服的题材类型,当然这还是借口,只不过神话画腻了吧。这个时候,安格尔已经不听上帝安排的开始在画作中改造女性,把他认为美的女性画了出来,改变了上帝创造的女性形象,实现了一次艺术上的突破,为了美,上帝造人就不关他的事了,更不要说什么禁忌了。

法国:

爱德华 马奈 奥林匹亚, 1863年

油画,131x190cm 奥赛博物馆,巴黎

这就是现实中的女性,神话不是借口了,描绘的就是个普通的女性,却用了我们前文看到的那个姿势,维纳斯床照式,但是床上的物件,人物的着装和表情,以及黑人女仆手上拿着的鲜花,都在告诉我们,这是一位风尘女子,是的,画家开始不需要以神话为借口的画不穿衣服的女人身体了。这张作品第一次毫不掩饰的描绘了现实中的不穿衣服(另一个说法可能被屏蔽)的女性身体,也成为了现代绘画的开创性作品。

米勒 沐浴的放鹅少女 38 x 46.5 cm 1863 年 Oil on canvas

而同一年,米勒的作品却是直接实在的农村里,放鹅后沐浴休息的农家少女,纯粹而直白,再也不需要在乎什么神话、土耳其的借口了。。。

此时,我内心戏是:萌萌,站起来了。。。

不难看出,虽然欧洲各个国家或地区,会因为地域、时代以及各自本土特点而对女性不穿衣服题材的作品在表达上各有取舍,但是整体上不断摆脱以神话及东方题材为借口,逐渐走向自由自主表达女性身体的历程却是大势所趋。

最终,神是神,但人更神。

TIPS:所以,不明白那些 NAKEd 奔跑的小伙伴们的读者,因为确实没有一个文化背景,和历史认知,以及当下还处在思想如此封闭的条件下,多读点书真的很重要。。

直播内容已经制成视频,可以去A / B站找搜索 【艺术的史】和我弹幕互动,以后会不定期更新,欢迎大家去关注收藏,砸香蕉、硬币。

QQ千人交流群 259039978 还有100来个空位,也欢迎加入讨论。

有钱没钱,打赏靠黏

文道创艺 好物抢购

点阅读原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