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足,换特谢拉、换胡尔克、换高拉特

原标题:国足,换特谢拉、换胡尔克、换高拉特

第一部分是赛前写好的。再不说一下,我都快被憋死了。

比赛前一天,伊朗足协将中国队的新闻发布会“不上路子”地安排在了中午十二点半的饭点。里皮毫不客气地拒绝了这一不太友善的安排,并很得体地在晚间国足踩场训练前自行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既没让球员受累,又没开罪媒体,还获得了亚足联的充分理解。

伊朗足协这一贼溜溜的“算计”,让我很自然地想到了央视足球解说员刘嘉远的“阴损”。他在中韩开赛前怂恿无脑球迷道:“该去韩国队下榻酒店门口放鞭炮了,就当过年了,没有炮就把锣啊锅呀拿到酒店敲一敲……把时间分配好,别一窝蜂地去,比如一点去一波,等三点做梦呢再去一波,早上再来个广场舞 。”

同样是这么个人,却对伊朗足协的“使坏”表达了强烈的愤慨。他在微博奋笔疾书:“训练场草皮破烂,发布会坑爹时间,波斯军盘外招不少。前方将士和随队球迷在魔鬼主场注意安全!”

这是部分国人的通病——也是部分央视宣传报道的毛病:当己方谋取到不当得利时显得特别心安理得,而当己方遭受到刁难稍稍吃点暗亏时便立即急赤白脸跳脚骂娘。

孔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意思是:如果自己都不希望被人此般对待,推己及人,自己也不要那般对待别人。

说回比赛。

那些一夜之间突然冒出来的——蹭国足热点、揩国足油水的老男人们,终于没能实现他们的“裸奔梦”。他们为“裸奔”设置了极苛刻的条件:不仅是要打赢伊朗,还必须打进世界杯。这是他们的鸡贼之处,清楚地知道这是一个极稳妥的赌局。他们轻浮的海口,更像是对国足的戏谑。

对于这一结果,我想到了伍佰的《泪桥》:

寂寞的人/总是习惯寂寞的安稳/至少/我们直线/曾经交叉过。

国足又成了世界上寂寞的疑似出局人,但就在刚刚,就在镜头前,我们四目相交,曾经交叉过。

中韩赛前,对于国足所取得的成绩,我感到“知足”。因为,我们终于亲自来踢预选赛正赛了。

中韩赛后,对于国足所取得的成就,我感到“特别知足”。因为,我们亲手埋葬了韩国的荣耀。

恐韩症都给你破了,你总不能要求中国队把恐伊症顺道儿也给破了吧。就像你作为老板(我说假如啊, 知道这跟武磊进球一样,仅存在理论上的可能),你的员工在推杯换盏间拼死喝出来一个石油生意的大单, 你总不能要求他中途转场接着喝,把石油管道生意的大单也给喝出来一个吧。

伊朗,亚洲连续四年排名第一,12强赛小组积14分排名第一,主场灭韩国,十万人免票入场。前方高能预警……

拿到中国队首发名单,单是三前锋宁鸣而死不默而生提三尺剑“直取主公”的架势,便令观者虎躯一震,要向里皮脱帽致敬了。

中超天价洋枪队,把一门门土炮拆卸得渣都不剩。

上一场比赛,我们表达了一下对母亲的爱,也谈到了国家队新晋网红尹鸿博和为了他踢球处处妥协变卖房产的妈妈。尹鸿博也通过微博转发了此文。但凡谈论母爱,天底下儿子的心都是共通的,哪怕你在电视机里,我在电视机外。本场,我特别希望他能得到一枚进球,但最终他得到了一枚黄牌。如何破门,成了中国队的一块心病。事实证明,纵使英明如里皮,也不可能把一对小二变出一对小鬼来。但他却能把恒大玩出花儿来,因为俱乐部可以在市场上买进,而国家队则无法在市面上流通。

如果不是突发的失球,如果不是无法发生的进球,中国队的其余表现还是挺打动人的。就像诗人贺炜所言:这是中国队难得的呼吸均匀的比赛。而里皮接下来的比赛,还会给这支球队做着均匀按压的人工呼吸。

除了伍佰这首离歌,我还想到了一部电影,那是伊朗除了足球之外为数不多的输出,《一次别离》。

影片中的每个人,不论是中产阶级,还是底层人民,都想方设法地要向对方索要点什么,但最终又都失去了点什么。因此每个人都焦虑而纠结。

就像我们在对阵韩国的时候嫌时间太多,而在对阵伊朗的时候又嫌时间太少。

就像我们复兴了本土的联赛,却消灭了本土的射手。

就像我们有能力举办世界杯,却始终没能力打进世界杯。

就像我们虽然一步步地与世界杯渐行渐远,却还是收获了一次次的且行且珍惜。

就像站在烈日骄阳大桥上/眼泪狂奔滴落在我的脸庞。

From:伍佰《泪桥》

【END】

欢迎关注有马体育微信公众号ID:youmatiyu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