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皮耶希或垂帘听政:“狼王”争夺战才刚刚打响

原标题:皮耶希或垂帘听政:“狼王”争夺战才刚刚打响

陈楚

(本文刊发于4月30日的《青年参考·汽车周刊》)

编者按:4月20日,中国上海,一场全世界关注的汽车“盛宴”正如火如荼的进行,包括奔驰全球总裁蔡澈、奥迪全球董事会主席施泰德、通用汽车CEO玛丽·博拉和雷诺-日产联盟CEO卡洛斯·戈恩等在内的跨国车企高管几乎全部“赴约”。

然而,近年来从未缺席中国最重要车展、并把中国视为第二故乡的大众集团CEO马丁·文德恩,却罕见地留在欧洲,为他的职业生涯抗争。因为,大众集团总部——德国狼堡,又一次因权利燃起了“硝烟”。

4月25日,在大众集团有着“教父”之称的费迪南德·皮耶希辞去大众汽车集团监事会主席一职,全球哗然。

“我们在管理上对大众汽车充满信心,也对近来的发展感到叹息。”在一份声明中,保时捷汽车控股公司主席沃尔夫冈·保时捷如是说。大众汽车最大股东——保时捷汽车控股公司,也由此走到了管理的台前。

由于在驱逐大众汽车集团CEO马丁·文德恩的对决中失败,执掌大众集团超过20年的皮耶希不得不在上周六辞职。而这位已近耋耄之年的大众汽车“豪杰”,在大众集团一度有着“说一不二”的话语权,也曾成功逐出数位“不听话的高管”,包括他亲手挑选的接班人毕睿德。

不过,在这次毫无征兆的大众督导委员会的投票表决中,5:1的结果令他遭到了孤立。甚至他的表弟沃尔夫冈·保时捷,也坚定地站在文德恩一边。

“鉴于过去几周的情况,督导委员会成员达成一致,成功合作所必需的互信已经不复存在。”上周六的另一场会议,大众汽车督导委员会六人小组发布声明称,“在这个背景下,皮耶希辞去大众集团监事会主席一职立即生效。”叱咤世界汽车业的“狼堡之王”,就这样在即将到来的狼王争夺战中提前被“请出局”。按照正常合同,皮耶希至少还能执掌大众集团两年。

与皮耶希一同被扫地出门的,还有他的第二任妻子厄休拉,曾是保姆的她于2012年加入大众集团监事会。那时,有欧洲业内人士就戏称,大众汽车集团成了一家“夫妻档”公司。

这二人令人震惊的下台,意味着大众汽车一个时代结束了。虽然文德恩暂时保住了“工作”,也为成为大众集团主席扫清了最大障碍。可是权利争夺才刚刚开始。

家族斗争再添新仇

“我们会看到什么变化,谁来填补皮耶希离开的空缺?难道是文德恩上位主席,马蒂亚斯·米勒成为CEO?这是有可能的。”巴黎银行分析师斯图尔特·皮尔森这样说。但还有观点认为,早已经觊觎大众集团多年的沃尔夫冈·保时捷会接任主席,依然让文德恩做CEO。当然,也不排除大众集团将雇佣一个外人做集团主席。

实际上,以皮耶希和其表弟沃尔夫冈代表的皮耶希-保时捷家族,控制着大众汽车过半数的普通股,即使皮耶希想把不受其控制的文德恩换掉的阴谋暴露,但只要两家联合,最终鹿死谁手其实尚难定论。然而,兄弟之间的恩怨情仇,终让沃尔夫冈在关键时刻倒戈一击。

当皮耶希早年效力保时捷的时候,就曾因为挑战保时捷家族的“正统”权力,与沃尔夫冈·保时捷等家族成员争权,而被舅舅费里·保时捷“请出”保时捷公司。

此后40年间,皮耶希处心积虑地导演着对整个保时捷家族的复仇,还缔造了一个庞大的汽车集团——大众汽车。沃尔夫冈——保时捷家族的代言人,则一直希望亲手实现祖父的愿望,并购大众集团。

这场始于上十几年前的并购与反并购大戏,最终因为经济危机,让皮耶希将保时捷汽车控股公司核心业务保时捷AG纳入大众集团旗下。这毫无情面地拉锯战,自然引起了保时捷家族更大的不满。即使沃尔夫冈的父辈临终交代,“不要与皮耶希为敌”,但在能借组各方力量驱逐皮耶希的时候,第三代保时捷家族的成员沃尔夫冈毫不犹豫地忘记了父辈的遗训。

有分析认为,这可能满足了一是复仇的快感,但众所周知,皮耶希作为大众汽车教父,是大众集团旗下12个品牌的粘合剂,以及集团错综复杂的股权关系和经营的掌舵者,并且能够在工会和政府间把握“微妙的平衡”。目前,大众显然没有人能够替代他,那么,驱逐皮耶希符合保时捷家族的长远利益吗?或许,沃尔夫冈这次弄巧成拙了。

工会“篡权” 欲裹挟管理层

资深工会会员贝特霍尔德·胡贝尔将接任大众汽车的船舵,直至大众集团选出新主席。4月26日,胡贝尔表示,“不确定性必需在今天终结,该委员会过去和现在一直意识到它对大众汽车及其员工承担的责任。”

虽然文德恩化解了皮耶希的进攻,但他比以往更依赖拯救他职业生涯的工会了。“没有工会,什么在大众汽车都难以推进——这是一个简单却令人悲哀的事实。”法兰克福梅茨勒银行分析师皮珀指出,“文德恩赢得了对决,很有可能是以更容易受工会左右为代价的。”

拥有60万成员的大众集团工会势力极其强大,其在大众集团监事会20个席位以及监事会主席团6个席位中,都占一半。

由于利润率远低于竞争对手丰田汽车,早前文德恩已经开始左手进行一项计划,到2017年削减大众核心品牌50亿欧元成本。可在工会的配合下,他们这种两厢情愿的进行计划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也是一直以来大众汽车的核心文化。

因此,目前50亿欧元的削减目标,仅有15亿元已经得到确定。去年夏天,由于工会的反对,文德恩不得不将要求进一步对大众汽车执行削减成本计划的麦肯锡的顾问们扫地出门。大众集团工会还颇有微词,认为大众对新产品研发投入过少。相比之下,通用汽车旗下欧宝位于德国工厂面临裁员和关停的出境。

一些分析师担忧,大众集团CEO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执行使命了。而工会的“篡权”势必也会影响到保时捷家族和其他股东的利益。

对跨国汽车巨头而言,工会一直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作为保障员工权益的组织,工会掌有一定权力本无可厚非,可是当一家企业里,工会权力无限膨胀的时候,这家企业就会陷入非常危险的境地。

众所周知,曾经雄霸世界汽车第一宝座长达70多年的通用汽车,在经济危机中宣布破产重组。究其缘由,有很多种说法。但有一条不可否认,那就是通用汽车因员工过多,并且受到强有力的工会组织保护,致使企业负担过重之际,却不能砍掉“包袱”自救,最终被压沉。

换句话说,这就是工会绑架企业和企业高层。在西方国家,由于相关法律,企业工会地位非常高,一些工会代表手中有时会掌握决定企业命运的权力,以至于职业经理人和股东也要忌惮三分。

如今的大众汽车,似乎正在重复通用汽车的老路,那就是工人裹挟职业经理人和企业高层,满足自身眼前利益,而忽视企业未来长远的战略规划。而政府因为就业压力和担心大众工会采取罢工等令政府也非常头疼的招数,自然站在工会一边推波助澜。

“教父”印记难却 或垂帘听政

“那些看到杯子里只剩一半的人,可能会将这视为加强在大众汽车统治的契机。”法国巴黎银行皮尔森认为,该公司首要工作是向外界展示这家公司在正轨上,而非寻找皮耶希与文德恩分歧的原因,或者窝里斗。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皮耶希的离开,对一些大众投资人产生了非常大的震动,有些评级机构已经将大众股票从“买入”列为“持有”。他们担忧,没有皮耶希,大众汽车的并购战略将会出现裂缝。这,恰恰是文德恩等人难以“掌控的”。

过去20几年,皮耶希通过并购将大众汽车集团打造为一个拥有12个汽车和摩托车品牌的航母,能够驾驭这艘航母的,也只有皮耶希。

另一方面,杜伊斯堡大学汽车研究中心的杜登霍夫认为,即便文德恩留在大众集团,但他还是会受到皮耶希的影响。因为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皮耶希是否会利用他的家族持有的大众汽车股份暗中施加影响。据传闻,4月17日皮耶希在萨尔茨堡召开的危机会议中,皮耶希就曾威胁卖光大众汽车的股票。

这也就不难理解,文德恩4月16日紧急赶往皮耶希的故乡,为自己的工作放手一搏。目前,皮耶希拥有大众13.2%的股份,价值17亿欧元。但其他家族股东有优先购买其股份的权力。

杜登霍夫相信,心灰意冷的皮耶希也可能会被建议,在大众股票处在10年高位的情况下将其售出,因为该公司未来充满不确定性。但是,苦心经营狼堡20多年的“老狼王”会束手就擒吗?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