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这支刚成立的国家队,四分一阵容来自深圳大鹏半岛

原标题:这支刚成立的国家队,四分一阵容来自深圳大鹏半岛

区区有大事,粉我就知道

关注

3月31日,国家冲浪队在海南省海口市正式成立,并举行成立暨备战2020年东京奥运会新闻发布会。与此同时,与海口相距1000公里之外的深圳冲浪圈也一片沸腾,深圳浪友们惊喜地发现,国家队首批16名运动员中有四分之一是从深圳大鹏半岛走出去的。

2016年8月,国际奥组委在巴西里约宣布,冲浪等5个项目正式成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竞技项目。随后,国家体育总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便委托海南省组建国家冲浪队,此次成立的国家队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备战东京奥运会。

国家队首批队员合影,其中有四位是从深圳大鹏半岛走出来的。包括陈国权(后排右一)、钟惠萍(前排右三)、杨雪(前排左二)、杨佳瑞(前排左三) 。

4名国家队队员从东西涌走出去

“陈国权、杨雪、杨佳瑞、钟惠萍都是从深圳大鹏半岛东西涌走出去的。”深圳市冲浪协会会长杨子江骄傲地说,国家队男女运动员里成绩最好的“一哥”、“一姐”都来自深圳。另外,国家队年龄最小的队员、年仅14岁的邱灼也是在深圳市冲浪协会的推荐下参与2016极限青少年后备人才集训,加上自身比赛成绩优异,今年才得以进入国家队的。

东西涌,因为险峻的侏罗纪海岸带地貌加上旖旎的近海风光,被国家地理杂志评为国内最美的八大海岸线之一。更因此处位于大鹏半岛最南端,直面太平洋,常年都有适合冲浪运动的浪而成为冲浪爱好者的聚集地。夏秋,西涌浪好;冬季,大部分冲浪爱好者就会转移到东涌冲浪。

杨子江口中的国家队“一哥”陈国权,在冲浪圈里有一个美名“西涌冲浪‘大神’”。作为神级人物,这位高大的贵州小伙起初只是西涌沙滩的一名救生员,因为天天看着别人冲浪,耳濡目染,开始加入冲浪队伍。后来,陈国权更辞去了救生员的工作,专心冲浪。

2016年9月的红牛钱塘国际冲浪对抗赛上,陈国权更是一战扬名。在与国际顶尖冲浪选手比赛时,陈国权与队友赵远宏得到了冠军队伍澳大利亚选手的称赞:“中国队的两位队员今天抓到了所有他们能抓到的浪,给我们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陈国权冲浪视频

而国家冲浪队女队员中成绩最好的杨雪,曾在2016中国冲浪巡回赛中勇夺女子短板冠军。这位安徽姑娘自幼便随父母到深圳读书,喜爱玩滑板。自从认识了摄影师兼冲浪爱好者的男朋友张良之后,杨雪便开始转为投入冲浪运动,随后更与男友一起辞职搬到了东涌。由于滑板的底子好,杨雪在短时间内迅速跻身国内为数不多的女子短板选手,并且成绩一路领先。

深圳是广东冲浪运动的摇篮

“深圳是广东冲浪运动的摇篮”来自广州的冲浪爱好者“china”表示,先不说浪况和人才济济,没有东西涌,冲浪当年无法落地大陆。没有深圳冲浪,连家门前练习与玩乐的地方都没有,无法形成从国际向整个中国辐射的辐射点。

在整个中国冲浪发展史上,我认为深圳东西涌和三亚后海、万宁日月湾的地位是相同的。

“其实整个广东海岸线都有适合冲浪的点。”杨子江说,为什么深圳东西涌会成为这项运动的摇篮呢?这与东西涌背靠珠三角这个经济发达、人口密集的城市群密不可分。

“铁人”与杨佳瑞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2013年初,这对广州小夫妻在海南第一次接触到冲浪运动便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回去后双双辞掉了工作,又到深圳东涌海边租了个小房子,便开始了自由冲浪人的生活。

杨佳瑞是国内最早一批自由冲浪人之一

天天阳光海滩,很多人会认为冲浪人过得是一种惬意的生活。“我们的精神生活很富足,但其实物质上很贫瘠。”“铁人”告诉记者,很多冲浪点远离城市,别说是小卖部,连洗澡的热水也没有。他与妻子冲浪时还会自己煮好热水,带着泵去洗澡。

冲浪生活清苦,对于女冲浪人来说更甚。女性每个月都有五六天不方便的生理期,但女冲浪人可能只有第一天或头两天不下海,遇到有好浪,一样忍不住要往海里扑。每天三四个小时在海水中浸泡,被猛烈的阳光洗礼,女冲浪人的皮肤黝黑、粗糙。“也许一般人会接受不了,但在我们冲浪人眼里,这是一种健康的美。”“铁人”为了让妻子有更好的训练条件,2015年初,又搬到了海南万宁。

国家队队员杨佳瑞在冲浪,深圳东西涌是她冲浪的启蒙地。

尽管离开了深圳,但“铁人”和杨佳瑞都很感激深圳市冲浪协会曾给予的帮助,他们在深圳参加了第一届国际海岸救生员培训,还通过考试取得了澳大利亚冲浪救生协会颁发的证书。

深圳冲浪运动发展遭遇瓶颈

“其实在国家冲浪队成立的两年前,已有一支7名队员的国家级代表队以中国之名在国际冲浪比赛中征战。”国家队队员杨佳瑞的先生“铁人”告诉记者,在那支7人的国家级代表队中有4人是从深圳走出来的,比例更高。

从2005年,新西兰人约翰.阿金斯等外国冲浪爱好者开始在深圳东西涌冲浪以来,经过12年的发展,深圳的冲浪爱好者已超过3000人,数量在国内各城市排在首位。2011年,深圳也组建了全国第一家冲浪协会。2016年,深圳市冲浪协会与大鹏新区共同组建了国内第一支专业的海岸救生员。

尽管创下过运动员占国家级代表队半壁江山的纪录,更有着多个冲浪运动的“全国第一”,但深圳冲浪运动发展目前已遇到了瓶颈。去年9月,西涌海滩曾发生冲浪爱好者“不听劝阻”冲浪,沙滩管理人员拿起短锯锯烂其冲浪板的事件。冲浪运动没有分区管理,特别是旅游高峰期,与游客及海滩管理者易发生冲突。台风天“一刀切”封海,令冲浪爱好者望海兴叹,只能转战惠东平海、汕尾红海湾等地。

3月26日,作为市政协委员的杨子江与朱舜华、张洪两位委员提出《关于通过出台行政命令为滨海运动解困,助力深圳健身休闲产业发展的建议》的社情民意,认为作为滨海城市的深圳能够为滨海运动提供的场地不多。全市56处沙滩,有20个属于没有管理单位的“野沙滩”,其余的大多是按照大众滨海观光旅游的景区模式管理。委员们建议,效仿邻近的香港,从上世纪80年代之后,对海上运动者不再有台风天“封海”的限制,通过行业协会对海上运动者进行管理,并向沙滩管理单位提交免责承诺,同时向政府部门进行备案。

“在冲浪运动硬件方面,海南万宁近年来发力猛追,要将日月湾打造成为国家级冲浪运动培训基地,预计将在今年9月竣工,届时举办世界顶级冲浪赛事的能力也将大幅度提高。”杨子江表示,深圳,特别是大鹏新区,正在创建“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试验区,锐意打造国际户外运动天堂,举办冲浪运动国际赛事应该是一项非常有力的举措。

“我们可以借鉴杭州市政府,通过政府行政命令,允许专业冲浪运动员在钱塘江大潮时开展冲浪运动,并且打造了杭州的冲浪嘉年华节目。”杨子江透露,冲浪亚洲巡回赛(深圳站)有望在今年秋季落户深圳,如果不能出台这样的行政命令,如此国际性比赛则很有可能因台风被禁赛。

—— END——

记者 张妍 /文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编辑 张妍

【版权声明】

微信号:区区大事

深圳商报驻区记者部公众号

本公号发布的原创内容,欢迎转发

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转载请注明出处:区区大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