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观察思考】宋宝珍:中国话剧——自信与活力

原标题:【观察思考】宋宝珍:中国话剧——自信与活力

盘点2016

中国话剧:自信与活力

文 / 宋宝珍 尤里

2016年中国话剧整体演出市场保持供求平衡,经典、改编、原创、实验剧目等各显风采。以国家大剧院、中国国家话剧院、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为代表的国营院团继续引领风潮,民营剧团继续保持着创作的活力以及对市场的适应力,寻找着属于自己的领地。

回望历史 关注现实

近年来,在国家艺术基金的倡导、资助和扶持下,话剧原创剧目明显增多,各地院团也十分重视从创作源头抓起,集思广益,积极努力,增强创作实力,提升剧本水平。

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文广新局与上海剧本创作中心从全国调集有创作实力的剧作家和青年创作人才,正加大力度助推有经典潜质的重要剧目。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国家话剧院、上海话剧中心、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等重点院团都设立了艺术委员会,下大力量提升创作水准。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原创剧目《玩家》,以“十年磨一剑”的真诚态度打磨剧本,通过讲述一个与古玩收藏有关的京味儿故事,展现了古玩收藏与世道人心之间微妙的镜像关系和人情世故。

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话剧团演出的《从湘江到遵义》以叙事体、群像戏的方法,多场面、多角度、多声部地展现革命历史的雄浑壮阔,革命历程的艰苦卓绝,革命领袖、普通士兵、随军群众的人格、胸襟、气魄。

一些话剧发展相对较弱的边远区域,同样显示了创作演出的生机与活力。云南话剧院的《护国忠魂》,展现了蔡锷将军与复辟帝制的封建势力势不两立,用一腔热血捍卫共和的英雄事迹。西藏话剧团演出的《共同家园》,展现了乾隆年间的西藏勇士远赴宁波抗击英国侵略者的故事,勇士们慷慨陈辞:我们是松赞干布的子孙,我们也是文成公主的后代。

由国家话剧院与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第二届中国原创话剧邀请展”。邀请了全国18个省区市的40余家国有院团、民营院团、社区戏剧团体,6部大剧场剧目和24部小剧场剧目在坚持以“重视原创,紧跟时代、艺术精湛、服务人民”为宗旨的同时,呈现出更多元的艺术探索。国家话剧院《杜甫》刻画了一位“视国家为生命、以民生为己任”的诗人形象。安徽省话剧团演出的《徽商传奇》讲述了主人公程梦溪从柔弱书生变为成功徽商的传奇经历,以戏曲意象对话剧舞台的融入式展现,表现出话剧民族化趋势。山东省话剧院推出的大型历史剧《孔子》,把孔子请下神坛还以血肉,展现其毕生理想、人文情怀和文化担当。杭州话剧艺术中心的《生命密码》、内蒙古自治区话剧院的话剧《北梁人家》、广州话剧艺术中心的《去往何处》、西安话剧院的《麻醉师》等则分别以当下现实为题材,讴歌人性光辉的时代正能量。话剧《启功》,则以小细节、小故事彰显启功先生的大情怀、大智慧。

演绎经典 呈现创新

在中国话剧原创力匮乏的当下,从国内外经典小说、影视、诗歌中汲取戏剧养分来浇灌创作的土壤,成为当下院团、编剧、导演的稳妥之选。在2016年北京戏剧舞台上,莎士比亚、汤显祖、老舍、易卜生、契诃夫、迪伦马特、达里奥·福、贝克特、丁西林等国内外名家的改编剧目纷纷亮相,为低迷的北京话剧市场注入新活力。如国家话剧院推出的《长子》《比萨斜塔》《爆米花》《罗刹国》,前两部是俄国戏剧,后两部是英国戏剧和黄维若创作的新剧。在四位青年导演的努力下,各具特色。

陕西人民艺术剧院演出的《白鹿原》,由歌队吟诵展现出黄土高原的演出风格古朴、苍凉,浓烈。《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由丁西林所作短剧《一只马蜂》《酒后》《瞎了一只眼》组成,均以婚恋题材为主,再现了民国时期人们的爱情观和婚恋观。同样讲述发生在上个世纪20年代的民国故事的还有《二马》,它以一对中国父子在英国伦敦的奇遇,在京味幽默和英式风趣之间,展现东西方文化的碰撞和无尽的人生况味。根据军旅作家马晓丽的同名小说改编的话剧《催眠》,把目光聚焦在心理医生、作家、某部队排长这三位人物身上,完成良知救赎的心灵之旅。

除了中规中矩忠实原著的改编作品之外,另一些改编之作力求在经典与现代中寻求新的艺术表达。在纪念费穆先生110周年诞辰之际,由李六乙导演的《小城之春》,以刻意压慢的戏剧节奏来扩大人物心理的内在张力。而他导演的《万尼亚舅舅》,靠光影的明暗营造出舞台空间、独白式的对话,让观众沉浸在19世纪的优伤之中。林兆华导演的三部改编剧目:易卜生的《人民公敌》、迪特里希·施万尼茨的《戈多医生或者六个人寻找第十八只骆驼》和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则带有不拘一格的即兴色彩。

开拓市场 点亮童心

中国的儿童剧市场近年来发展迅猛,国营与民营演出团队各显身手,各有相对固定的观众群和市场空间。

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创排的儿童剧《彩虹》以大爱情怀,重点展现不同生长环境、不同知识背景下,孩子们共有的淳朴天性以及对未知生活的憧憬。

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演出的《红缨》以王二小的故事为原型,开掘红色历史题材的当代价值,发挥小英雄自身的壮举对于当今儿童的启迪教育作用。《时间森林》则以童话寓言剧的形式,展现儿童世界对于时间、空间、快乐的遐想。

由中国儿童艺术剧院主办的第六届中国儿童戏剧节,以“点亮童心塑造未来——共筑中国梦”为主题,汇聚了美国、罗马尼亚、立陶宛、日本、韩国、西班牙、澳大利亚和中国台湾的25家儿童戏剧团体,是儿童剧国际交流的盛会。此次演出活动历时49天,有46部中外优秀剧目,共演出215场,惠及观众16万人次。展演剧目包括中国儿艺童话剧《马兰花》、肢体动漫剧《三个和尚》、益智趣味儿童剧《小吉普·变变变》、童话剧《小蝌蚪找妈妈》、儿童剧《小王子》、中美合作“中国故事”之《成语魔方》和北京丑小鸭剧团儿童舞台剧《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北京儿艺大型恐龙童话剧《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以及西班牙欧蒙斯剧团儿童剧《影子神偷》、罗马尼亚坦达利卡动画剧院木偶剧《你是谁?》等等。让孩子们在一部部传奇的故事里,感受爱与责任、关心与呵护、悲伤与喜悦。

放眼世界 致敬经典

2016年,各类邀请国外演剧团体和引进剧目较为频繁,如国家大剧院国际戏剧季、首都剧场精品剧目邀请展、首届天桥·华人春天艺术节、北京青年戏剧节、乌镇戏剧节、南锣鼓巷戏剧节、两岸小剧场艺术节、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北京喜剧艺术节、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等。来自法国、英国、日本、韩国、美国、德国、以色列、俄罗斯、立陶宛、罗马尼亚、波兰、意大利、挪威、马来西亚等世界顶级院团携带优秀剧目纷纷竞相展演。

2016年,恰逢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在致敬“莎翁”系列演出中,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带来了三部历史剧《亨利四世》(上、下),《亨利五世》;英国莎士比亚环球剧院登台国家大剧院演出的《威尼斯商人》;立陶宛OKT剧院颠覆想象力版的《哈姆雷特》;德国柏林邵宾纳剧院的《理查三世》;克拉科夫老剧院的获奖剧作“没有李尔”的《李尔王》;英国TNT剧院创作莎士比亚的系列作品《暴风雨》《驯悍记》;意大利都灵国家剧院带来的莎翁经典喜剧名作《皆大欢喜》;英国国家剧院现场(NTLive)在“莎士比亚单元”里接连放映了《哈姆雷特》《李尔王》《奥瑟罗》《皆大欢喜》四部莎翁名剧。

而在第四届乌镇戏剧节上,丹麦共和剧团&虎百合乐队的《哈姆雷特》、罗马尼亚锡比乌龚剧团的《暴风雨》、香港爱丽丝剧场实验室的《哈姆莱特机器》,纷纷以现代手法演绎莎翁经典。在繁星戏剧村举办的“永远行走的莎士比亚演出季”中,上演了原创浪漫爱情音乐剧《莎翁的情书》和话剧《福斯塔夫狂想曲》等。由国家大剧院联袂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首次制作的话剧版莎翁名作《仲夏夜之梦》、新蝉戏剧中心制作的话剧《暴风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制作的《驯悍记》等纷纷亮相。

在纪念汤显祖逝世400周年系列演出中,中国国家话剧院导演孟京辉执导的新创话剧《临川四梦》备受关注,以《南柯记》为主线,将《牡丹亭》《紫钗记》《邯郸记》予以穿插表现,通过独具特色的孟氏解构,在梦与梦相连的起承转合中连接古人情感与现代哲思。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与英国壁虎剧团联合制作的舞台剧《惊梦》,从汤显祖的《临川四梦》和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中提炼出“梦”和“爱”的主题,经重新诠释取得了不俗反响。

2016年“第三届天津曹禺国际戏剧节暨第六届林兆华戏剧邀请展”移师天津,但热度不减,还掀起一波双城观剧的热潮。立陶宛国家剧院的《英雄广场》、德国汉堡塔利亚剧院的《前线》、波兰华沙新剧团的《阿波隆尼亚》、波兰华沙多样剧场的《殉道者》、德国柏林邵宾纳剧院的《理查三世》、波兰NET Theatre剧团交互式戏剧《藏匿》、波兰华沙跨大西洋剧团的《卡尔·霍克的影集》等当下欧洲最具实验性的前沿剧作,加上每场演出之后举行的研讨会,引发了戏剧界对当代西方剧场美学的关注。

寻找差距 砥砺前行

总之,2016年我国的话剧演出数量依然保持平稳上升趋势,有亮点但不灿烂;有热度但不突出;有不错的作品但欠缺经典的高度。尽管在剧场形式上已经出现了“直面戏剧”“浸入戏剧”“形体戏剧”“叙事体戏剧”“IP戏剧”“多媒体戏剧”等多重探索,但仍然存在着深入生活体验不足、感悟人生不透、反映时代不准、刻画人物不深等问题。以至于选题思路狭窄,主题思想模糊、人物形象扁平、戏剧叙事简单等现象时有发生。寻找原因和差距,体现在如下几方面:

其一,艺术思想尚需进一步开放。艺术思想的活跃是创作思维活跃的前提和保障,戏剧家们不应当畏首畏尾,原地打转,理论模糊化、思想平庸化。

其二,人文内涵要加强、人民性要鲜明。一些剧作受到庸俗社会学的影响,对艺术表现中的善恶、是非、美丑缺乏辨析力,戏剧人文内涵和思想价值不够丰富深厚。

其三,戏剧创作存在着新的公式化、概念化、简单化倾向。存在如领导出题,商家出资,作家出稿,专家出建议,主创者无所适从,不按艺术规律创作的现象。

其四,导演中心制过犹不及。存在戏剧导演着重场面、轻人物,重新创、轻打磨,重技术、轻艺术,重守成、轻创新的问题。

其五,话剧表演功力及魅力有弱化趋势。一些话剧演员过多参与电视剧演出,对舞台艺术表演产生了负面影响。演员站在舞台上,缺乏剧场定力,台词不清已经不是个别现象,心理线索、情感线索的断裂时有发生,肢体对情绪的感应力、表现力不足。

其六,戏剧批评不够专业和到位。评论界也出现了重外国戏、轻本国戏,重保留剧、轻新创剧,重大剧场戏剧、轻小剧场戏剧等问题。

(作者: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所长、研究员;第二作者:在读博士生)

(BJCC-HJ/HQ)

版权申明

来源:本文刊发于《北京文化创意》杂志,欢迎分享。

【文创前沿】微信公众号将会为读者更多地推送文章和资讯,更及时地传递相关政策,追踪业界动态,解析创意案例,分享理论成果,弘扬人文精神,旨在助推文化繁荣、文创发展!

欢迎投稿

微信公众号:【文创前沿】

投稿或合作邮箱:bjcc0820@163.com

全国邮局订阅杂志:邮发代号 82-778

杂志订阅请联系:010-82060580/ 82062366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