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足坛史上最大骗子!巴西假球星20年0球混了20队

原标题:足坛史上最大骗子!巴西假球星20年0球混了20队

一个人球踢得不怎么样,最害怕上场,怕上场后就露馅儿,职业生涯只踢过二三十场比赛,一场正式比赛没打满过,一个球没进过,却在20来家球队混了20余年,而且当时还没有穿帮。你敢想象吗?你相信确有其事吗?这事真发生过,而且发生在“足球王国”巴西。

巴西足坛最大的骗子名叫卡洛斯·恩里克·拉波索(Carlos Henrique Raposo),他可能也是世界足球史上最大的骗子。据他自己说,由于长得跟德国“足球皇帝”弗朗茨·贝肯鲍尔(der Kaiser)长得有点像,他得名卡洛斯·凯撒。

职业生涯20年,凯撒效力过达伽马、弗拉门戈、博塔福戈和弗卢米嫩塞等巴甲豪门球队,还在墨西哥普埃布拉、阿根廷独立、法国阿雅克肖加泽莱克等国外球队待过。职业生涯20载,凯撒从没打满过哪怕是一场比赛,没进过一个球。

维基百科卡洛斯·凯撒个人词条显示,职业生涯,凯撒效力过11支球队,在里约州球队班固队,他上过一次场;在弗卢米嫩塞,他15次出场;在卡纳关瓜拉尼,他上场12次。在另外8支球队,凯撒的纪录都是0出场纪录。

职业生涯20多年,他只出场过28次,一球未进过。而据凯撒本人说,职业生涯,他在20多家球队呆过。在好多地方,他呆的时间一般不超过3个月,因此他被称作 “巴西足坛阿甘”。这么一个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一混就是20年,凯撒真是有点本事。

本来,瞒天过海可以瞒一辈子。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2011年,将近20年之后,接受巴西环球电视台采访,凯撒的一些前队友把他那点事儿都抖擞了出来。那之后,他本人也不得不接受环球台采访,对自己所做过的一切“供认不讳”。

同期,接受葡萄牙一家媒体采访,凯撒吐露了实言:“一家巴西电视台‘逮住’了我的一些朋友,我没办法再隐瞒下去。一切都是事实。我在20多家俱乐部呆过,可从没打满过哪怕是一场比赛。进球?更没进过。”

望子成龙悲剧:养父母希望他靠踢球出人头地 可他不是那块儿料

卡洛斯·凯撒1963年4月2日出生于南里奥格兰德州里奥帕尔多。他具体哪天出生,在哪里出生,谁也不确切地知道,因此只能听信凯撒本人的说法。

凯撒是一个被收养的孩子,他被里约一对夫妇在里约抚养长大。他的养母是厨娘,养父在里约当地一家电梯企业工作。小时候,凯撒也喜欢踢足球,光着脚,跟小伙伴儿们在街上踢。凯撒是里约州豪门球队博塔福戈的球迷,这也很好理解,因为他的养父就是博塔福戈球迷,他受到了养父喜好的影响。养父母都是穷人,他们希望凯撒能靠踢球挣大钱,好出人头地。

该怎么评价凯撒的足球天赋呢?平心而论,他的资质一般,天赋不足以踢职业足球。但另一方面,他小时候也确实喜欢过踢球,身上也有一些优点,人也比较聪明,因此短时间内足以迷惑人。

反正不管怎样,10岁时,一位博塔福戈的球探对凯撒产生了兴趣,他把凯撒带进博塔福戈少年队。养子能进巴西足坛豪门博塔福戈的少年队,养父母自然很高兴,他们还专门为养子聘请了一位经纪人。

时隔多年后,谈及自己当年进博塔福戈少年队,凯撒仍显得很无奈:“我的家人开始强迫我踢球,这引起很多问题。事实却是,我的母亲把我当作一块救生木板。为了逼我踢足球,我妈妈甚至还打过我。”

对于足球,凯撒所抱的态度只是玩玩而已,他不想成为职业球员,他也没能力成为职业球员。“我对职业足球没有一点概念。我只是踢着玩儿,把它当作娱乐。我更喜欢学习,喜欢看书。我妈妈让我踢球,但我想走相反的路。我想学习,我想当体育教练和私人健身教练。”

不过,拗不过父母,在他们的逼迫下,凯撒还得踢球。之所以踢球,凯撒是想赚大钱。2011年接受巴西环球电视台采访,凯撒说:“像其他足球球员一样,我也来自一个贫穷家庭。但我想成为名人,想有好多钱。那样的话,我就能给我家人以更好的生活条件。我知道,要想使那一切发生,最好的道路是通过足球。我想成为一名足球球员,但不用真正踢球。”

望子成龙,可凯撒的养父母没能等到养子靠踢球出人头地、成名成家的那一天。凯撒13岁时,他的养父母就都过世了。而由于不愿意踢球被强迫踢球,凯撒也产生了逆反心理,球怎么也踢不好,他也不想踢球。

球员时代的凯撒 远走墨西哥:第一次伎俩得逞

年纪稍长,凯撒升上博塔福戈青年队。之后,他又转到弗拉门戈青年队。在两家里约豪门的青年队,凯撒前后呆了好几年,但他不显山不露水,看起来没有多大的发展前途。靠踢球赚大钱,这条道路似乎走不通,凯撒显得很苦闷。

不过,1979年,16岁时,凯撒时来运转,被墨西哥普埃布拉队的球探相中。普埃布拉是按进攻前场引进的凯撒,墨西哥人觉得他还可以。回忆起当年第一次出国经历,凯撒自己则解释说:“他们在我身上看到了优点,我射门好,我很强壮。”

在家千日好,出门万事难。到了一个新地方,最初的新鲜感过去之后,凯撒就想回家了。凯撒不喜欢墨西哥,不喜欢那里的一切,他尤其不喜欢墨西哥的饭食。“刚到那里,我就想回家了。那里的饭,我吃不惯。”凯撒最头疼的还是上场踢球,他坦率地承认:“我不喜欢踢球。”

在墨西哥,代表普埃布拉,凯撒只踢了几场友谊赛。据他自己回忆,有一场比赛,他甚至还打进了一个点球。不过,事情过了那么多年,他自己也有点记不清楚了。但有一点他记得很清楚:他从来没为普埃布拉在正式比赛中上过场,一分钟都上过。

既然不想踢球,不想上场,那总得找点儿借口吧?别看才16岁,但凯撒已经很机灵了,他早就找到了应对的办法。训练中,他跟队友要球,队友把球传给他,他大力施射,射完后他就倒在地上,手抱着大腿,做疼痛状。

凯撒不无自得地说:“他们(普埃布拉俱乐部的人)想尽了一切办法,只是为了我能上场踢球。我跟他们说:‘我肌肉疼。’我那么说了,他们只得相信,他们怎么能证明事实不像我说的那样呢?”

离开普埃布拉,凯撒又去了美国德克萨斯州的El Paso俱乐部。在那里,他也是一场比赛没打,一个球没进。据凯撒本人说,他在El Paso队呆了3个月,最终他之所以离开美国球队,是因为当地的气候实在太干燥了。

球员时代的凯撒 职业生涯第一次上场 他被红牌罚了下去

离开El Paso之后,凯撒又去了里约州球队班固。班固是里约西区的一个小城镇,班固俱乐部全名班固竞技俱乐部。20世纪上半叶,班固也曾是里约州足坛的一支强队,有实力跟达伽马、弗拉门戈、博塔福戈和弗卢米嫩塞等里约四大豪门掰手腕儿,跟里约州美洲队争了好多年里约州第5的名分。1933年和1966年,班固队拿过两次州联赛冠军。1985年,班固还拿过巴甲亚军。

凯撒加盟的时候,班固已经雄风不再,但仍是里约州足坛一支不可小觑的力量。有一场比赛,班固0比2比分落后,比赛还有8分钟就结束 。比赛当天凌晨4点钟,在一家夜总会里,球队主教练曾答应凯撒,那场比赛不会派他上场。在替补席上,凯撒舒舒服服地坐着,有点怡然自得。

可这时候,教练手头的步话机响了,班固俱乐部的老板卡斯托尔·德·安德拉德想让凯撒上场。凯撒可发毛了,他不想上场踢球,他怕露馅儿了,他得在极短的时间里想出个万全之策。他真是很聪明,不聪明的话,他不会瞒天过海24年。

凯撒说:“我开始在场边热身,铁丝网后面的球迷开始冲我喊。我爬上了铁丝网,跟球迷们打斗了起来。我那样做,就是为了我可以被红牌罚下去,我就不用踢球了。”凯撒的计策成功了,还没有上场,他就被红牌罚了下去。

那是凯撒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代表班固上场,可戏让他演砸了。不,不如说戏让他演得惟妙惟肖。

比赛结束后,在更衣室里,主席卡斯托尔·德·安德拉德勃然大怒。凯撒向主席解释,“球迷们管你叫小偷儿,我看不过眼,才爬上铁丝网,我是为了维护你的尊严。之前我没跟你说过,上帝给了我一个父亲,可是却带走了他。之后,他又给了我一个父亲(指主席安德拉德)。因此,我不会允许别人管我父亲叫小偷儿。”

听了凯撒巧舌如簧说的那番话,主席安德拉德转怒为喜。“他拥抱了我,还亲了我一下。之后,他又给我准备了一份新合同,我又签了一年。”说完这番话,凯撒自己都笑出了声。

安德拉德靠卖彩票起家,是个黑白两道儿通知的人物。1997年4月11日,保外就医的他偷偷跑出去跟朋友打扑克,结果因心脏病突发而去世。安德拉德是个枭雄,他喜欢凯撒那样的人,喜欢他的会骗人。

班固俱乐部责任足球经理纳尔德利说:“我知道他的故事,俱乐部了签了他,后来我们发现了他的花招儿。加斯托尔喜欢会骗人的人,俱乐部甚至还想再跟凯撒续约,但是他拒绝了。他想去其他地方,骗其他的人。因为他的那些谎言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持续很长时间,总会有被戳穿的一天。”

骗人骗到了法国

凯撒的下一站是欧洲。凯撒有个朋友叫法比奥·巴罗斯,当时去了欧洲足球,正是他帮助凯撒实现了去欧洲踢球的梦。“我帮他去了科西嘉岛,我当年很喜欢他,我觉得应该给他一次机会。”法比奥·巴罗斯回忆说。

凯撒加盟的球队名叫阿雅克肖加泽莱克,那只是一支法国乙级联赛球队,位于法国科西嘉岛阿雅克肖。尽管是乙级联赛球队,但它毕竟是欧洲球队呀。阿雅克肖加泽莱克的球迷听说球队从巴西买来一位巨星,也都很兴奋。

球队举行了一场公开训练课,对所有球迷开放,目的是让他们可以一睹新来的巴西球星的风采。凯撒不想在球迷面前秀球技,他怕露馅儿。于是他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妙计。他把皮球一个一个地都踢向看台,送给了球迷。他还向球迷挥手致意,感谢球迷,并亲吻球衣胸前的俱乐部会徽。

凯撒回忆说:“球场不大,但是挤满了球迷。刚开始时我以为我只需要踏上草皮,跟球迷打个招呼就可以。可是,我突然看到场地中间有很多足球,我们确实要认真地训练。我有一点紧张,那可是我到球队的第一天,我不能让人们看出来我不会踢球。”

接下来,凯撒就按想好计策行事。“踏上草皮,我把所有的球都弄到一起,我把它们踢向球迷。一边踢,我一边向他们挥手致意,一边亲吻球衣胸前的队徽。球迷们都疯了,而在球场草皮上,已经一个球都没有了,我也就不用秀球技了。”

尽管没一试身手,但阿雅克肖加泽莱克队的球迷们还是喜欢上了凯撒。凯撒很会来事儿,不仅知道怎么讨球迷欢心,也知道擒贼先擒王,首先要搞定俱乐部主席的夫人。球迷见面会上,凯撒送给俱乐部主席夫人一束鲜花。不知道是不是主席夫人的枕边风起了作用,尽管球见面会过后凯撒的旧伤又犯了,但据他自己说他在加泽莱克一待就是8年。

但凯撒到底在加泽莱克待了几年,其实谁也不知道。凯撒自己说呆了8年,可信度不大。米歇尔·曼奇尼1976年至1993年曾担任加泽莱克俱乐部体育经理,他还记得法比奥·巴罗斯,但他对凯撒却没有一点印象。

凯撒在加泽莱克时,巴普蒂斯特·让蒂利是球队主教练,他说他也记不得凯撒了。让蒂利说:“我是阿雅克肖本地人,到这里踢过球的巴西球员很少,我都认识他们。我敢保证如果他确实到我们这里踢过球,肯定也不会待了8年。他的名字并没有成为俱乐部历史的一部分,他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他的故事不可信。”

不过,尽管记不清名字,曼奇尼和让蒂利还是记得,1980年代,确实有两个巴西球员在加泽莱克呆过几个月时间,很有可能其中的一人就是凯撒。

跟高乔(左)和雷纳托·高乔(右)是好朋友 辗转另外两家里约豪门:弗卢米嫩塞和达伽马

从加泽莱克回来之后,凯撒进了里约热内卢另一家豪门球队弗卢米嫩塞。在弗卢米嫩塞呆了没多长时间,他又去了达伽马。先是博塔福戈和弗拉门戈,之后是弗卢米嫩塞和达伽马,至此,凯撒在里约四家豪门球队都呆过,尽管他在哪家俱乐部都是零出场纪录和零进球。

凯撒是怎么进的弗卢米嫩塞和达伽马。据说他从加泽莱克回来时,年纪不过20岁。他穿上漂亮衣服,把自己打扮得英俊潇洒,就去了里约的夜总会。球员们都爱过夜生活,正是在那里,他认识了雷纳托·高乔、里卡多·罗沙等著名球员,很快就跟他们打得火热,成了亲密无间的好朋友。

当时经纪人还不像现在这么厉害,要想去某支球队踢球,有大牌球星给引荐一下就可以。于是,有雷纳托·高乔等好友背书,凯撒先去了弗卢米嫩塞,后又去了达伽马。据说,他之所以离开弗卢米嫩塞,也是因为他的名球员好友离开了。好朋友去哪里,他只要说上一句好话,凯撒也就能去哪里。

但无论是哪里,凯撒还是不上场。不仅在普埃布拉、班固和加泽莱克诈伤,在他所效力的其他球队,凯撒也故伎重演。在凯撒的整个职业生涯中,肌肉伤就像是驱之不去、万分难缠的魔鬼,一直跟随着他,一刻也不曾远离。

在弗卢米嫩塞,马尔西奥·梅拉曾执教过凯撒,梅拉管凯撒叫巴西足球的“171”。在《巴西刑法》里,第171条规定的是诈骗罪。于是,但凡是撒谎、骗人的家伙,巴西就习惯称之为“171”。马尔西奥·梅拉说:“这个数字,凯撒最配得上!他知道怎么说服别人。跟你聊着,他就偷了你。”

别管怎么样,凯撒就有这个本事。他能言善道,可以用甜言蜜语欺骗所有的人。真让他上场了,他也有办法不上场。他就那么蒙事儿,就那样瞒天过海,日子过得还很潇洒。

他还拿过解放者杯和丰田杯冠军?

有一篇报道说,墨西哥人曾想让他加入墨西哥国籍,打算招他进墨西哥国家队。从他的履历来看,凯撒只效力过普埃布拉,呆的时间不长,根本就没在正式比赛中上过场。墨西哥人不会那么傻,被一个毛头小伙儿欺骗得那么厉害,以至于要把招进国家队。这种说法,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应该是凯撒信口开河,杜撰出来的。

凯撒还说过,说他曾在阿根廷独立队踢过球,还拿过1984年解放者杯和丰田杯冠军。凯撒说,他跟独立签的合同是一份半年期合同,那要感谢他和豪尔赫··布鲁查加都认识的一位朋友的帮助。布鲁查加是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冠军阿根廷队主力前锋、马拉多纳的队友,能认识布鲁查加,说明凯撒交际能力确实非常强。

凯撒说,在独立呆了6个月,但一秒钟都没上场,却拿到了解放者杯和丰田杯冠军。不过,阿根廷独立俱乐部却否认了凯撒的说法,说他根本没在独立踢过球。不过,凯撒说他绝对在独立踢过,他的证据是一张照片。那是独立队的一张合影,其中有一个长头发的家伙,凯撒说那就是他。

照片上的那位球员长得确实跟凯撒有点像,名字也像。照片上的那个人叫卡洛斯·恩里克(Carlos Enrique),但他的名字恩里克(Enrique)前没有字母H,并非凯撒名字里的Henrique。那个卡洛斯·恩里克是一位阿根廷左后卫,他跟凯撒一点关系都没有,绝对不是他。

和当时知名前锋高乔(左)合影

球技到底怎么样?

由于时间过得太久了,许多俱乐部都记不清凯撒到底在没在他们那里踢过球。对于凯撒曾在他们那里待过,博塔福戈和达伽马没有确认也没有否认,而里约州的另两家俱乐部班固和美洲都承认他们确实有他在他们那里待过的记录。

不过,班固、美洲、达伽马、博塔福戈和弗卢米嫩塞的一些老球员都承认凯撒跟他们做过队友。凯撒跟巴西足球史上一位著名的中后卫里卡多·罗沙就在达伽马当过队友,里卡多·罗沙是1994年美国世界杯巴西队中卫,也曾效力过西甲豪门皇家马德里。里卡多·罗沙也承认凯撒曾经是自己的队友:“我们当时觉得他很有意思,他竟然做到了不管怎样都不上场。不过,他确实喜欢足球圈儿,他喜欢跟我们在一起。”

里卡多·罗沙说:“他唯一的问题是踢球,他跟足球搞不好关系。他说他是前锋,可他是技术如此全面的一位前锋,以至于他从来没进过哪怕是一个球,也从没贡献过哪怕是一次助攻。他总是说他受伤,有伤病在身。他技术确实不怎么样。当皮球在左边,他会奔右边去,反之亦然。他没有踢足球的天赋,但他是一个非常好、非常好的人。所有人都非常喜欢他。”

里卡多·罗沙补充道:“他是我们的朋友,一个很好的人,一位非常不错的人。但他就是不愿意踢球,他的问题是足球。(笑)无论是在哪个地方,我从来没见他踢过球。他是巴西足坛的阿甘,他讲故事,开玩笑。可是到了周日下午16点钟,在马拉卡纳,他从来不上场踢球。对此我有确信。”

对于凯撒的伎俩,里卡多·罗沙早就心知肚名。他说:“我知道他的故事,他到一家俱乐部踢球,可上场的时候,他会弄出点事情来,他会诈伤。因此,他就不参加训练和比赛了,他说是肌肉拉伤,他接下来就会两三个月不训练。他是个天生的171。”

曾入选过巴西国家队、刚刚率格雷米奥夺得2016年巴西杯冠军的雷纳托·高乔也是凯撒当年的好朋友。他说:“我知道凯撒是足球的敌人,他身体没问题。可在(有球)训练中,他会跟一名队友商量好:‘第一次做动作,你就踢中我,我好去队医室呆着。’”

为什么能迷惑那么多的人?

凯撒是怎么骗过所有人的?这令人难以置信,但通过机敏、魅力和厚颜无耻,凯撒实现了他的目的,达到了他的目标。

职业生涯20余年,凯撒之所以能蒙骗很多人,首先一点是因为他身体条件确实不错,像是个好球员的坯子。他个子很高,身体强壮,射起门来也模有样,很有力量。进行体能训练时,他更是没有问题,练身体是他的拿手戏,每次体能训练他也很主动。

凯撒对自己很清楚,他知道自己的强项是身体,球技是绝对的短板。于是每到一家新俱乐部, 他总是说他身体状态不佳,按照他的私人体能教练的建议,他需要先恢复上几个星期。私人体能教练当时还不时兴,其实凯撒根本也没有私人体能教练,一切都是他杜撰出来的。

刚开始两星期,凯撒不干别的人,就在球场边跑圈儿。但丑媳妇总有见公婆的一天,一位职业球员,不能总练身体、恢复身体,总得有上场一试身手的那一刻吧?身体养好了,要进行有球训练了,凯撒也有办法。

凯撒回忆说:“我让队友把球高高地传给我,我故意踢不到球。然后我就抱怨大腿后面疼,就又到队医部混上20天。那个年代还没有核磁共振,根本查不出来什么所以然来。不过,总不上场也不是个事儿。越来越难以装下去,感觉压力巨大时,我的牙医朋友就会施以援手了。他会出具一份证明,说我的牙齿有问题,那样就又没问题了。”

当时还没有核磁共振,凯撒说自己肌肉伤了、肌肉疼,也没有技术和仪器能证明他在说谎。于是,凯撒就得以继续用肌肉伤和脚脖子筋伤了那个弥天大谎来蒙骗人,而且每每得逞。当然了,有时候看到实在难蒙混过关,凯撒还会送钱给队医,让他们为他做假证,说他的身体未恢复,不能上场。

凯撒根本打不了比赛,他也没打过比赛,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球队想用他?为什么他总是不缺下家儿?因为有一些教练相信凯撒总有一天能摆脱他那难缠的伤病,一旦重返赛场,他会交出令人满意的答卷儿。“总是有那种期待——‘有一天他会上场的’。可到比赛那天,我在比赛前热身时就又伤了。”凯撒说。

其实,也有不少教练知道买了个假货,知道被凯撒蒙骗了。但出于自尊,谁也不会公开承认自己被骗了,不愿意承认自己极力游说俱乐部花大价钱引进的球员其实是个骗子。

凯撒自己也很会装

凯撒是个聪明人,那个年代,他就懂得包装自己,让自己看上去很抢手,很有市场。

1980年代早期,砖头大的“大哥大”手机还是一种身份和社会地位的象征,凯撒手上就有一个,不过那个“大哥大”是假的。凯撒会随身带着假“大哥大”,时不时地接听电话,假装有英国俱乐部对他感兴趣,好让他在队友和教练心目中更有价值。

不过,效力博塔福戈俱乐部时,他的伎俩却穿帮了。怪都怪凯撒自己,不能怪别人。凯撒不知道博塔福戈俱乐部体能教练罗纳尔多·托雷斯曾在英国呆过,他懂英语。有一天,凯撒正假装跟经纪人通话,被罗纳尔多·托雷斯偷听到了。

罗纳尔多·托雷斯说:“他总是在附近晃,跟他的经纪人通话。他假装说的是英语,可以说他英语都不正确。有一天,我发现他确实在说话,但电话那头根本没有人。我跟着他,没听到谁在电话里跟他讲话。”

擅长跟名球员搞关系

凯撒一个最大的本事就是跟有名的球员队友搞好关系。凯撒特别擅长与人打交道,每到一个地方,他很快就能跟队中的重要球员搞好关系。他的朋友里有巴西队世界杯三冠队长卡洛斯·阿尔贝托和巴西队世界杯四冠成员里卡多·罗沙,雷纳托·高乔、罗马里奥、埃德蒙多和布兰科等人也是他的朋友。

凯撒有时候也知道狐假虎威。雷纳托·高乔有一次他去迪斯科舞厅,报了名字之后,迪厅门口的保安却不让他进,理由是“高乔已经在里面了”。原来,凯撒先到了,怕保安不让他进,他就报了雷纳托·高乔的名字。

由于跟著名球星关系好,每次球星朋友转会,凯撒就可以搭顺风车,就可以作为“配搭”也去那支球队。但凯撒也很鬼,他从不贪婪。在一个地方呆时间长了,自己的花招儿容易被识破。因此,在一个地方,凯撒一般只呆3个月到半年。“我一般签风险合同,更短,通常为期3个月。不过,我能拿到转会签字费,再那里呆上3个月之后我就走人。 ”

以这种方式,凯撒赢得了不少机会。先把一两个月的工资装进口袋里,当情况变得糟糕,难以继续下去时,他就利用另一位朋友的关系,变换门庭。他又如法炮制,再签一份风险合同,拿到签字费,然后一切又从头来过,再重新上演一遍。那样来的钱不太多,但足以让凯撒过一种可以接受的生活。

为什么队友们当年不揭穿他?

谁都不是傻子,凯撒踢球不灵,当年的队友中肯定当时就有人发觉。他们为什么当时不揭穿他?非要等到将近20年后才戳穿他?

那也没什么稀奇。凯撒与队友们,尤其是与队内大牌们关系搞得非常好。碍于情面,谁也不会站出来说出真相。就算有队友知道凯撒的伎俩,但他们也愿意帮助他隐瞒这个故事。毕竟凯撒跟他们关系不错,而且他在其他方面很有能力,可以帮助到他们。

凯撒说:“那时候,比赛前我们一般在酒店里集中住宿。我提前三天到达,带来十个女人。球队下榻的这层酒店,在它下面隔一层,我租了好几个房间。那样一来,晚上谁也不用再从集中住宿的酒店偷偷逃出去,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下两层楼梯而已。以至于现在有的教练在(球队住的那层)安排保安把守。”

以凯撒的能力,要想帮队友们找个把女人并非难事。凯撒是“非凡之城”里约热内卢最好的夜总会的常客,利用足球球员的身份,他不难接近女人。“女人是最容易的东西,可以用西班牙语、英语和法语(跟她们搭讪)。单是因为是球员,就已经会有人来纠缠你,更何况我自认为我不丑。”

凯撒知道怎么组织聚会,知道怎么让他的队友们玩个痛快。这一点,没有几个人能做得到。因此在队友们中间,凯撒十分受欢迎。

凯撒这么帮助队友,队友有敢揭他老底儿的吗?更何况队友们也有把柄在他手里,尤其是那些名球员。你揭发说凯撒不会踢球,纯属滥竽充数。把他逼急了,他不可以也揭你的老底儿,把你在球队下榻酒店睡姑娘的事儿也抖擞出去?

当年媒体对他的报道:凯撒:踢着冠军的足球

他跟媒体关系也棒棒的

要想不被揭穿,凯撒还得跟媒体搞好关系。因此,他时不时地会送给记者们一两件球衣,还会向他们透露一些球队内部的消息,让他们有稿子可写。有名气的球星朋友夸他,媒体也捧他,凯撒的名字见报时,总是会伴有“射手”和“神枪手”那样的夸赞之词。

在媒体的帮忙之下,凯撒就有了一个好球员的形象,而这种形象可以被出售给想接手他的俱乐部。当年去班固踢球时,一家报纸关于他的报道用了这样的标题:“班固已经有了他的国王:卡洛斯·凯撒”。

“我特别擅长赢得别人的友谊,可以说是手到擒来。我那个年代,好多媒体都喜欢我,因为我从来没有亏待过谁。”凯撒说。

凯撒为什么能混下去?那也跟当时的时代有关。当时还没有核磁共振技术,他说他伤了,也没有仪器能查出真假。1970和1980年代,新闻媒体还不像现在这么发达,没有因特网,没有有线电视直播全世界所有的比赛。那时更不像现在这样,足球经纪人大行其道,球员到底好不好,看看经纪人提供的DVD里的比赛或训练录像,就知道了。

以当时的条件,凯撒说自己伤了,他就是伤了。凯撒说自己踢得好,他就是踢得好。凯撒很聪明,他就是利用了当时信息的缺乏。

那样蹉跎了青春 他自己一点儿都不后悔吗?

当年,凯撒就是足球圈儿的一个游荡公子。美洲队前队友奥利维拉·阿纳斯塔西奥说:“他想要分蛋糕,他想要呆在球员们之间,他希望被视为一名球员,可他却不想承担与球员这个职业俱来的各种责任。”凯撒自己也承认:“我想自娱自乐,我对职业精神没有一点概念。”

很多年之后,谈到自己当年的南郭先生经历,凯撒开玩笑说:“我一点儿都不后悔,俱乐部欺骗过那么多球员,得有人替他们报仇雪恨。”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凯撒也觉得有点后悔。如果当年好好踢球,他应该还踢得不错,至少取得的成就会更大一些。

“我获得了那么多机会,进过那么多球队,如果我更认真投入一点的话,我兴许在职业生涯中会走得更远。从某种角度来说,我有点后悔了,后悔总是把事情当作儿戏。如果说我害了谁一辈子的话,那个被害的人其实是我自己。”

39岁时,凯撒挂靴。现在,他干着自己喜欢的工作:在里约做女子健美教练。干这行,他可谓得其所。小时候,他不想踢球,他想当年体育老师或健身教练。儿时愿望实现了,又天天有美好相陪,不亦乐乎?

老了,反倒干上自己喜欢的事儿了。

犀利体育

尽在体育评论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