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在线教育千亿市场如何分割

原标题:在线教育千亿市场如何分割

在经历了迅速爆发和野蛮生长之后,一些在线教育已出具规模,逐渐从技术、内容、服务等各个切口延伸到终身学习,而人工智能、VR、AR等技术越来越多渗透到教育领域,推动着整个教育行业的变革。教育培训行业也不再只是新东方、好未来、学大等行业巨头的天下,在最火爆的幼教、K12教育、职业教育、教育信息化等细分领域,不少新生创业公司异军突起。仅少儿在线英语细分领域,51Talk、VIPKID、哒哒英语等都是以年均2-3倍以上的增速在增长。

数据显示,2016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突破1560亿,加之政策支持、市场利好、用户规模扩大,在新一轮政策红包的刺激下,2017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有望突破2000亿。

资本寒冬挡不住在线教育风口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资本市场就开始遇上冰火两重天,几家投资公司对教育的投资开始放缓,投资教育越来越趋于理性和慢节奏。那么在线教育到底是不是投资的新风口?

投资多家教育企业的真格基金的合伙人李剑威说,“今年的风口,有一个非常大的趋势,就是在线教育起来了,用户愿意在微信上为了获取知识和技能付费。”

相似的说法,51Talk创始人黄佳佳也在说过。黄佳佳表示“在线教育正处于风口”。

虽遇资本寒冬,但在线教育仍被不少投资者看好。近期,小牛顿科学启蒙教育获6000万元Pre-A轮融资;来自加拿大的金沃斯获得上亿元A轮融资;弘成教育融资15亿,欲成立教育产业基金;纽诺育儿宣布获得千万级首轮融资。

就在资本寒冬被行业内人士热议的时候,2016年12月的哒哒英语获得了东方富海领投的数亿元融资。

在和哒哒英语的品牌负责人聊天中,该负责人透露,在线少儿英语火热,但哒哒英语拥有自己的特色,其他教育平台的学生每次上课前都要抢老师,哒哒不需要,因为从一开始上课就一直是一位老师。

不论是51Talk的外教资源渠道还是哒哒英语固定的老师跟踪辅导,能获得投资的基本都是优质的有前途的项目,用东方富海投资公司合伙人陈利伟的话说,关键要看是不是有刚需。

纵观投资在线教育的资本市场,投资教育的不单是投资机构,还有各个行业的巨头们,包括一些八竿子打不着的桥梁、灯具、建材、装修等行业,他们拥有庞大的现金流来投放,因此,正如陈利伟所说,真正的优质的、有前途的项目是资本市场看好的,是不用害怕资本寒冬的。

知识付费时代 变现仍是一大难题

拥有众多资本涌入、如火如荼的在线教育,仍然处于起步阶段。无论是好未来、新东方、学大等三大老牌巨头教育机构还是一些小的教育企业,在互联网+教育领域,如何实现盈利都是一大难题。去年只有5%的互联网教育企业盈利,亏盈平衡的占到26.62%,其他处于亏损中。

即使知识付费越来越被用户接受,在线教育的盈利模式依然在不断探索中。多数在线教育企业依旧没有摆脱烧钱模式。

因为,教育不像其它行业,能迅速被互联网颠覆、发展,在线教育是一个发展缓慢的行业。

以51Talk为例,自敲响纽交所钟声的那一刻起就遭受到很多争议。面对着巨额亏损以及亏损不断扩大,51Talk依然逆流而上,一边流血一边上市,2017年3月公布的2016年财报显示,终于实现了正向资金流,但依旧没有盈利。

从2014年称不以盈利为目的到不再入不敷出,51Talk创始人黄佳佳认为,由于毛利率不断提高,营销成本占比逐渐下降,整体运营效率明显提升,再加上技术驱动和规模效应,51Talk一定会迎来盈利的那一天。

纵观一些在线教育企业,目前的盈利模式主要有内容收费、会员收费、平台佣金和广告等模式,盈利模式堪忧是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

2016年火爆起来的网络直播成为在线教育对变现模式的新尝试。连好未来、新东方等传统线下培训机构都在试水直播,作业帮的联合创始人陈恭明曾表示,在线教育想要盈利,很大程度需要融合线下教育的变现模式。既然辅导是线下变现最直接的途径,那直播辅导也就自然成了在线教育最值得探索的变现方式。

除了自建平台进行直播外,教育机构也通过与直播平台合作、入驻2B平台开辟直播课。行业内人士认为,直播满足了教育所必须的初步交互性,克服了面对面交流难、课程质量难以保证的问题。最早入局直播的邢帅教育,如今收入已破亿。

但不论是教育o2o还是在线一对一、一对多,终究都是不同方式的卖课,基本都是网校的模式。新东方在线COO潘欣就曾预言过 “最终想变现的十有八九还得绕回到网校这条路上,当然你还可以绕到线下开面授班。”

进入公立校是各家争抢的大蛋糕

K12培训市场从2015年开始进入红海,公立学校市场就成为创业者另辟蹊径的道路。多家在线教育企业都表示,公立学校是他们都看好的一块大蛋糕。一起作业网从2011年成立后就一直布局公立学校,瞄准的就是教学环节的刚需——作业。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扩大在线教育信息消费,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办学服务。这让在线教育企业看到了新的机遇。

行业内人士认为,这能看出在线教育确实得到了政府的重视,是在线教育发展的一个新的机遇。但也有不同的声音表示,政府工作报告中对在线教育或社会力量的办学并没有写进“办好公平优质的教育”一章中。

好未来集团总裁白云峰前几日也表示,公立校必将是未来重要的市场。未来教育机构会越来越深入的渗透到公立体系。

对于学校而言,北京、上海、杭州等地的学校也在探索智慧校园建设,探索如何接轨网络平台,创新教育模式,北京去年年底启动“中学在线辅导计划”试点,尝试自建在线教育平台,那么众多在线教育企业的资源能否引进课堂教学,能否和学校的智慧建设嫁接融合,这是当下面临的一大问题。

从在线教育和学校两方的反应来看,目前在线教育企业想切入公立学校还面临很多困难。

尤其在北上广一些大城市,学校面临的选择多,想要进公立学校就很难,而且很难向学校直接推广产品,大多还要看教委的脸色。这也造成了明博教育、洋葱数学等机构直接瞄准二三四线城市的公立学校,因为相对门槛低,推广比较顺利。

区别于大城市,在线教育企业可以直接和学校沟通,甚至和一线师资建立粘性。

一起作业就是通过线下地推形式打进公立学校市场。他的主要用户群体是三四线城市。然而即使占领了大批学生,这些进入学校的在线教育公司们,却仍然很难找到盈利模式的突破口。

因为免费是在线教育进入公立学校最直接的招牌。而教育局对公立学校的拨款非常有限,在线教育企业获得了大量学生用户和老师,但却无法向学校大规模收费,只能对已有的用户尝试做个性化教育,开通直播或一对一等收费,也就是说,收费渠道转移到了家长。

业内人士曾质疑,怎么能保证这些公立学校今天用了你的产品,明天就不会放弃你的产品呢?

但不得不说,在在线教育还没有布局的城市里,还是有很多市场空间的,不少学校一直在探索信息化建设,由于渠道有限对外界在线教育的产品了解不深,不知如何选择,这种情况下,哪家在线教育企业抢的先机哪家企业就抢到了客户。未来网 记者 杨佩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