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尿酸:进化推手与健康杀手

原标题:尿酸:进化推手与健康杀手

在漫长的进化历史中,生命从一锅热滚滚的原生汤里开始萌芽,到人类出现并走到今天,或许只是源自一连串的巧合。

万物生长、物种存续,都有赖于对遗传信息的精准传递。但在每次信息传递过程中,都有一定概率出现基因突变。

虽然绝大多数突变都属于无效变异,不产生任何后果,但在极偶然的情况下,突变有可能发生于关键基因,从而引发疾病、导致死亡。

而在一些更为罕见的情形下,基因突变甚至有可能成为开启进化的密钥。

X战警系列电影,正是基于基因突变原理的科幻演绎

进化推手

嘌呤,是生物用于供应能量、调节代谢的重要物质。

在哺乳动物体内,嘌呤会逐渐代谢为尿酸,再在肝脏尿酸盐氧化酶的作用下,分解为尿囊素随尿排出。

大约两千万年前,人类和大猩猩的共同始祖----古猿人经历了一次意义深远的基因突变。

这次突变的直接效应,是尿酸盐氧化酶的失活。

这也意味着,尿酸无法被继续分解,成了嘌呤代谢的终产物,只能借助肾脏、胆道、肠道等物理途径逐渐清除。

在营养代谢领域发生的变异,往往都会引起灾难性后果。

例如,6磷酸葡萄糖脱氢酶基因突变导致酶缺乏,患者进食蚕豆等食物后,就会触发急性溶血性贫血(蚕豆病);

又如,先天性乳糖酶基因缺陷的婴儿在进食母乳或牛乳后,就会出现呕吐、腹泻,几乎无法成长。

但这次突变不同,它从天而降,给古猿人的进化送上了一份厚礼:由于尿酸盐氧化酶的功能丧失,尿酸排泄减慢,机体获得了稳定而持久的尿酸浓度。

基因突变的结果被遗传中心法则固化下来,至今,人类和大猩猩的尿酸水平仍远高于其他哺乳动物。

今天的我们已经知道,尿酸是体内天然的抗氧化剂,能够清除生理和病理过程中产生的毒性自由基,在抗氧化应激、神经保护、抗炎等方面起着重要作用。

甚至有观点认为,人类之所以拥有比大部分哺乳动物更长的寿命,和这次基因突变带来的尿酸升高密不可分。

健康杀手

在当今社会,尿酸并没有给人们留下什么好印象,痛风患者更是视之如梦魇。

原因在于,高尿酸已经与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合称四高,成为严重威胁人们身体健康的四大杀手。

长期的高尿酸会引发痛风性关节炎、肾脏损伤、动脉粥样硬化、加重高血糖等诸多危害。

从进化推手沦为健康杀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答案并不复杂,与另外「三类似,人类生存同样离不开必要的血压、血糖、血脂水平。

但水满则溢,一旦尿酸浓度过高,超出自身溶解度,会形成细小沉淀从血液中析出,沉积于关节、肾脏等处,高尿酸还会直接刺激靶器官,引发各种损伤。

因此,我们要像控制血压、血糖、血脂一样,把血液中的尿酸水平限制在安全范围内。

目前认为,尿酸在男性不应超过420μmol/L、在女性不应超过360μmol/L。对于高尿酸血症患者,有必要调整生活方式或启动药物治疗。

切勿矫枉过正

医生早已注意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痛风患者具有较低的帕金森病(一种常见的神经系统变性疾病)发生率。即使同为帕金森病患者,比起尿酸水平较低者,尿酸水平较高者的病情进展更为缓慢。

在对尿酸与心血管疾病的关系研究中也能看到类似现象:

当尿酸水平处于中等浓度时,心血管疾病的发生率最低;而当尿酸水平过低或过高时,心血管疾病都会增加。

类似的证据还有很多,它们从不同角度证实了尿酸的两面性:正常浓度下的生理保护作用异常浓度下的病理损害作用

因此,在降尿酸治疗过程中,务必防止矫枉过正。

无视尿酸的生理功用,片面认为越低越好、甚至要求除恶务尽,这是降尿酸治疗的大忌。

临床上,当尿酸水平实现持续达标、且无痛风急性发作后,可以在医生指导下尝试减量或停药,当然,还要继续保持对尿酸水平的规律检测。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